纵横县府 第283章 雨季来临

小说: 官道天骄 作者: 西楼月 更新时间:2015-02-20 11:28:20 字数:3476 阅读进度:275/2586

董叔打来电话,“该争取的都帮你争取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怎么表现。东临市这个地方,还是有很大的展空间。比喻在交通,经济建设上,都可以再进一个台阶,向沿海城市靠拢。”

张一凡知道岳父大人的意思,不用说,东临市的格局,如果没有个市长,很多人都会眼巴巴地盯着这块肥肉。长期空缺的话,就会引起一些不安份的人有别的心思。不利于领导班子的团结。

因此,董副书记肯定和省委书记建议过了,应该尽快落实,才更有利于地方的稳定与展。省委当然也有多方面的考虑,总的来说,多数人认为张一凡毕竟太年轻,任一个地区的市长,过于急切了一点。

但是他们又考虑到张一凡的背景,现在几大势力暗自角逐,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事。年前的时候,方家与李家联手动了动,把张系的几位大员给拉下了马。现在张系又和沈系结成联盟,到底以后的局势会怎么样?大家心里总是没底。

舒亚军三十多岁当上市长,结果他自己没这福份,疯掉了。

张一凡目前是常务副市长,太年轻,才二十八岁,如果让他上位,只怕有人不服。省委考虑再三,还是决定让他挂职代市长一职,看看这个年轻人,是不是能镇得住场面。

因此,省委浅搁了空降一名市长的决定,暂时由张一凡代市长一职。

接到这个任命,张一凡不得不再次放弃五一去深圳的打算,而偏偏这个时候,雨季来临了。也许是上天为了省委的这次任命,对他张一凡做出的最严峻考验。

九八年的雨季,在整个长江流域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和巨大的灾难。

雨接连不停地下,整整半个月没有停歇,各地纷纷传来紧急险情预告。

市政府组织的会议上,一次又一次加强防汛通告,让各地领导班子积极做好防汛应对工作。

市政府也专门成立了一个防讯指挥部,由于大面积的降雨,临水河的形势也不容乐观。而且东临市比较平坦,临水河上流的舒家坝水库,蓄水已经到了历史最高位置。

舒家坝水库,离市区不过三十多里,如果引决堤事件,后果不堪设想。

刚才又有电话打到防汛指挥部,张一凡立刻就叫了秦川,“走,我们去看看!”

“张市长,这么大的雨,还是不要去了吧?”办公室主任跑出来劝道。

张一凡没理他,叫了秦川和柳海,三个人坐上车子立刻赶往舒家坝。市秘书长黄承恩,立刻就叫了几个人,紧紧跟在张一凡那辆车后面。同时还打了电话给市公安局,派几个干警一齐往舒家坝赶去。

防汛工作,每年都在抓,但是今天的雨下得特别大,情况与往年有些不一样。黄承恩本来自舒亚军疯之后,一直在心里忐忑不安。

他现在的这个位置,有种摇摇欲坠的味道,说不定哪天换一个市长上台,他这个市政府秘书长的职位立刻就会不保。

能坐到今天这个时候,主要是因为上下一直没有决定市长的人选,张一凡虽然代市长,却也并没有立刻就把以前的班子换掉。

公安局长袁成功接到电话,当下也不敢怠慢,立刻叫了几个得力的亲信,开着警车朝舒家坝方向赶去。

等众人赶到舒家坝的时候,张一凡现在大坝的下方,还有两个村子的人没有安全转移。他就问黄承恩,“这是怎么回事?不早就在会议上强调,要安全转移群众吗?”

黄承恩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舒家坝下面有好几个村子,这两个村子处地离水库稍远点的位置。他估计是安排群众转移的乡政府部门班子,根据以往的经验,来处理今年的问题。

于是,他让人把负责这件事的人叫来,在舒家坝这边的负责人,是舒家乡政府和民政局的一位副局长。

听说张市长已经到了舒家坝水库,几个人就立刻冒雨赶来。

“张市长!下这么大雨,到车里去吧!”

几个人喊着,让张一凡进车里。张一凡指着水库下方的两个村庄道:“先把他们转移了再说,今年的汛情与往年不一样,我们要高度重视!”

舒乡长本来想解释几句,但看到张一凡如此慎重,他也不再说话了。按以往的惯例,洪水再大,也淹不到那两个村庄,为了节省安置费用和人力物力,他们就商量着,分析应该不可能会淹没那两个村庄,于是,他们就做了这样的决定。

但是张市长亲自指出来了,他们就不得不再次去动员,因为有些群众很顽固,尤其是年纪大的老人家,死活不肯离开这房子。

舒家坝水库的水位越来越高,张一凡率先上了大坝,察看了水库行情。舒乡长带着乡政府的领导班子,去水库下方给村里的群众做心想工作,很多顽固的群众,坚持过去陈旧的观念,过去几十年里,洪水再大,也淹不到他们这个地方。

一些人就与乡政府的领导据理力争,还有一些老人家,对乡政府工作组的人员提出一说法,不以为然。

舒乡长就同陈:代市长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乡里在这上面花费的人力物力,每年不知道多少,他这么一声令下,又不知道要增加多少费用。

陈书记也很赞同舒乡长的观点,以前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群众一直没有被转移过。最多是将水库下面的两个村庄的人转移到了临时安置点。

主要的是,一些群众反应,安置点的条件太差,很多人都不愿意去。

舒乡长是舒亚军的远房亲戚,从一个村长提上来的。现在舒亚军突然进了精神病医院,张一凡被任命为临时代市长,他们这些人还是有情绪。

看到群众动员不了,雨又大,工作组的人便有情绪。为什么这个代市长一来,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下这么大的雨,要自己这些人来卖苦力。

还些人甚至抱怨,自己一个当干部的命还比不上一个群众。群众可以坐在家里,等着干部上门去求他们转移。而他们还得冒着这么大的雨,跑来跑去的。要命的是,这些群众并没有意识到危险性,宁愿坐在家里,也不愿意去安置区。

于是,一些工作组的人就火了,老子吃饱了没事干,下这么大雨,跑到这里来神经。把你们转移到安置区既花财力,又费人力,侍候你们大爷似的。不去拉倒,老子还不作这工作了。

就在工作组的人准备放弃的时候,黄秘书长带着几个人跑过来了,雨越下越大,黄秘书长也不敢丝毫懈怠,几个人在暴雨中狂奔而来。

看到这么多的住户,迟迟没有动,黄秘书长也不等代市长吩咐,带了几个人便赶了过来。黄承恩以前是冯书记的专职秘书,跟舒亚军关系极好,所以冯书记走后,舒亚军上台,立刻就提名黄承恩为市政府秘书长。

都说人算不如天算,谁都没想到,舒亚军当上市长不到一年,就疯了。现在的黄承恩也不知道张一凡是什么心思,自舒亚军出事以来,他就小心翼翼的,丝毫不敢懈怠。

在官场上,一朝天子一朝臣,他也知道,如果张一凡正式成为市长,自然会提名其他的人为市政府秘书长。但是他必须抢在张一凡当上市长之前,做出最大的努力,希望张一凡看在自己尽心尽力的份上,不让他下得太难看。

所以,黄承恩特别卖力。

刚才在大坝上,陪同张一凡视察过了水库的情况,现舒家大坝暂时没有出现任何异常。张一凡只是吩咐水库管理方多加注意,随时向市委市政府报告。

察看过水库的蓄水情况之后,张一凡就朝水库下面那两个村庄看去,现舒家乡工作组的人还是没有动员好群众做转移。

就在这个时候,山坡上跑下来一位村干部,大叫着朝一行人喊道:“张市长,张市长,后山出现了裂缝,有重大险情。”

这个人正是两个村其中之一的一位村长,他刚刚从后山下来,无意中现后山出现好几条裂缝。这一现,意味着后山随时可以生滑坡现象。

因此,群众转移刻不容缓。

幸好出现裂缝的地方,不是水库位置,而是水库下方的村庄后面。如果在水库上方的位置出现这样的裂缝,情况将更加严重。

黄秘书长这才着急了,匆匆带了几个人赶到了村庄里。

舒乡长和工作组的人,跟黄秘书长自然很熟悉,因为他们都是舒亚军一手扶持起来的。看到黄秘书长过来,舒乡长就诉起了苦,“秘书长,群众工作做不动,我看要不就算了吧,派几个人住村就是了,万一有什么情况,立刻向上面反应。雨这么大,要不先回乡政府如何?”

黄秘他们这些人的心思,他立刻就拉下了脸,“舒乡长,你难道不知道后山已经出现了险情?”

舒乡长见黄秘书变了脸,他就在心里嘀咕:真是风吹两边倒的墙头草,舒市长刚出事,你就倒向张一凡那边了。

不过,这话他倒是不敢说,但心里对黄秘书长的话并不怎么为然。住在山边上的人,每年下雨,看到滑坡的事经常生,没他们说的这么严重吧!

可就在这个时候,刚刚从后山下来的那位村长,又匆匆跑过来,“不好了,不好了,后山出现了好几条大的裂缝,群众得赶快转移。”

后山山脚下,住着六户人家。黄秘书长也顾不上什么,招呼了十几个人,“大家快去,把那些群众撤离出来!”话音未落,后山就传来一声巨响!

轰隆——后山果然滑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