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县府 第299章 以牙还牙

小说: 官道天骄 作者: 西楼月 更新时间:2015-02-20 11:28:21 字数:3525 阅读进度:291/2586

接下来的日子里,东临市政府表现得很平静,水利发电站的项目,似乎也准备偃旗息鼓,好象有种放弃竞争的打算。wWw.23uS.coM

市县书记朱志方正听着招商局牛局长的汇报,这件事是由刘一海一手策划的,朱志方为了出口恶气,居然与年仅二十多岁的张一凡拗上了。

两年前朱顶天的案子,让当时的行署专员朱志方一个耿耿于怀。没想到舒亚军不争气,自己把自己弄疯了。张一凡最近在东临市搞这么大动静,朱志方也看不下去了。他决定出面整整这个年轻人,做事不要太高调。

于是,朱志方的专职秘书刘一海就策划了这起掩耳盗铃的事,把人家在招商地上拉来的投资商骗到交州来。

只是招商局长反应,那个寰亚集团的代表,似乎并不满意交州的投资环境。朱志方当场就骂人了,他们胃口了太大,交州政府为了抢走东临市的这笔投资,已经给了寰亚国际最大的优惠。

没想到那个萧先生还是表现出不怎么热情,朱志方当时就气得骂人了。不管怎么样,事情弄到这个份上,再怎么着也不能让这笔投资推到东临市那边去。

否则自己这事情做得就有点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

刘一海就出了个点子,寰亚国际不论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交州政府都可以答应他,只要他们投资进了场,坛子里的乌龟,它还能往哪里跑?慢慢再收拾他不迟。

刘一海是出了名的阴招高手,朱志方手下阴谋理论家,他这一招够毒的,先把投资商骗进来了,再慢慢收拾,这招的确够损。

只是朱志方在担心,这样下去,无疑就断了交州招商方面的路子。刘一海又出了一个损点子,朱书记您在交州能呆多久?已经呆了二年,再呆个三年?五年?到时捞点政绩往上面一调,交州以后能不能招到外资,又关朱书记您什么事?

只要在这几年里,尽量把政绩拉上来,以后的事,谁管那么多?有了刘一海的损招,朱志方想想还真有道理。

可是就在两人商量这事的时候,招商局的牛局长气呼呼地跑过来,“朱书记,大事不好了。”

朱志方正和刘一海在讨论寰亚公司的事,看到牛局长如此不顾体面跑进来,心里就老大不痛快。

刘一海退到旁边,就听到牛局长道:“我们从江浙一带引过来的几位台资企业主,被东临市招商局的人给挖走了。”

“什么?”朱志方拍着桌子站起来,“不是今天去签合同吗?”

牛局长见书记发火,立刻就头冒大汗,哆嗦着道:“本来一切都谈好的,但是没想到他们四个台商全部改变了主意,跑去跟东临市地边签了合同。”

朱志方脸色很不好,前几天捅了人家一刀,现在又给人家连捅了四刀。自己这边挖来的寰亚国际还没有谈妥,反而让别人挖走了自己这边四个台商。真是丢人丢到老家了。

本来这些事,朱志方是不过问的,但他为了出这口恶气,偏偏就事无巨细,通通过问。交州市政府在他眼里,如同虚设。那个新来的市长,无疑就是个摆设,整个交州市他朱志方一个人说了算。

因此,很多重要的单位一把手,都是直接给书记请示和汇报工作的。听到这个消息,朱志方自然就很气愤。但是人家合同都签了,肯定不可能再去拉回来。

朱志方发完了火,发现牛局长还没有要走的意思,他就瞪了一眼,“还有事吗?”

牛局长本来不敢说了,但是又怕朱志方对自己有看法,就吞吞吐吐将肚子里的事一脑古说出来。“还有东都矿业的那个锡矿项目,也被东临市抢走了。”

砰——“马里个B!”

听到这个消息,朱志方再也忍不住了,砰地拍起了桌子,咆哮着站起来。牛局长浑身一哆嗦,差点就跪在地上。

东都矿业这个项目是交州市争取了好几年的项目,一直到前不久才确定下来。没想到这次也被东临市一并给挖走了。

交州方面一直担心的就是这个问题,因为交州的锡矿含量远远不如东临地区的沙县。在谈论这些问题的时候,交州方面尽量能地避而不谈。

因为东都矿业投资交州的事,朱志方还亲自去过一次东都集团,与他们的老总见面谈过。没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拉下来的项目,就这样轻易被东临市招局商拉走了。

朱志方不发火才怪,自己辛苦了这么久,竟然是为他人做嫁衣。牛局长几乎是滚出书记办公室的,最近几天,几乎是一败涂地,很多的项目都被东临市那个女招商局长给抢走了。

没想到刘一海跟了出来,在牛局长耳边嘀咕了几句,牛局长立刻两眼放出光茫,兴奋地跑回去了。

没过几天,东临市招局商就传出一些花边新闻,说苏如虹利用美色,如何如何将一个又一个投资商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东临市招商局最近虽然连连告捷,抢了好几笔大的投资,但是张一凡并不满足,他的心思还停留在寰亚国际准备投资的那个水利发电项目上。

苏如虹虽然在工作上取得了重大的成果,连连得利,但是没想到突然出来这么多的绯闻,让她的工作顿时陷入了困境,其中最大的压力,自然来自她老公方面的威胁。

朱志方对东临市这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手法,弄得挺不开心的。尤其是东都矿业这个项目被抢走,给他的感觉就象有人用刀子在心口剜了块肉似的。

最近苏如虹在自己的授意下,打了几个大胜仗,张一凡也难得放松一下。

星期天的下午,张一凡开着那辆新买的奥迪A6从省城回来。这辆车子是董小凡给他买的,以前的那辆二手普桑,早变成废铁进了收购站。张一凡就一直没有买车,有时拿董小凡的车子开下,没车的时候,就用胡雷的车子。

现在胡雷和冰冰各有一辆车,冰冰也终于修成正果,两人在上个月结婚了。胡志明就给媳妇一辆崭新的宝马z4做为礼物。

张一凡不是个喜欢购物的人,对车子也不例外。以前的时候,他想买一辆好点的车,可自己处在那个位置,又不能太张扬。

明明家财万贯,却不敢露富,这就是为官的痛苦。有个时候,他甚至很羡慕胡雷,可以这么潇洒地活着,从来不用担心别人在乎什么。

而张一凡自己的个人财产,已经超过了胡雷这个专业的商人。但是他还是不敢太张扬,万一有个不小心的,检察院就上门了。

但是董小凡实在看不下去,就拉着他去买了辆车,以董小凡的性子,想给他买辆二百万的A8,但是张一凡执意不肯,开个A6都已经很惹眼了,干嘛去碰A8这个神经。

现在东临市里,想看自己出问题的人很多,张一凡必须步步小心,无论做什么,都不能给别人留下话柄。

因此,他挑了一辆跟自己平时坐的那辆车不同颜色的奥迪。原来想买辆黑色的,考虑得与政府配的车区别,他就挑了辆白色的。

不过,年轻人开辆白色的奥迪也还过得去,毕竟自己没有步入中年大叔的行例。谁知道就在星期下午,开着车子回东临市的时候,在高速路口碰到了一个开飞车的疯子。

上高速路口的时候,张一凡正要靠过去拿卡,后面一辆很张扬的法拉力红色跑车,呼啸而来,一下抢在了张一凡的前头。

为了避免两之发生碰撞,刮擦,张一凡只得拼命地向左打方向盘,没想到自己的新车居然撞到了护栏上,擦掉了好大一片油漆。

刚刚买来的新车,就被刮擦掉了一片油漆,张一凡心里难免有火。他朝法拉力车上那个戴墨镜的女孩子吼了一声,“你怎么开车的!有病!”

谁知道那女孩子也很横,朝张一凡勾了勾手指,“瞧你那小样,开个破车也敢挡人家的道。有本事你追上我,我赔你一辆法拉力!”

草,张一凡真的很想骂人,开法拉力了不起啊!老子开坦克出来吓死你!只不过,自己毕竟是代市长的身份,跟一个女孩子计较,实在是有失体面。

于是,他就只好自认倒霉,没准碰上哪个没家教的千金小姐了。

在省城,有钱人多的事,张一凡也认不出对方的身份。红色的法拉力跑车发出一阵呜呜的加油声,戴墨镜的女孩子朝张一凡丢来一个鄙视的眼神,法拉力在眼前晃了晃如闪电般飞驰而去。

原以为插曲已经过了,谁知道刚刚上了高速不到十分钟,刚刚象闪电一样消失的法拉力又神出鬼没出现在张一凡的后面。戴黑镜的女孩子丢过来一个口香糖,朝张一凡挑剔地喊道:“小白脸,有本来我们两个赛一场,敢不敢?”

张一凡懒得理她,觉得这女孩子有毛病。他立刻就在心里将对方归为那种思想堕落,行为放荡的富二代。

那女孩似乎很生气,见张一凡不理她,她反而来劲了。一会儿加大了油门,冲到张一凡前面,一会又突然减速,似乎故意跟张一凡过不去。

张一凡就火了,朝她吼了一声,“有病啊!不要命了!”

谁知道那女孩子居然也不生气,放慢了车速,朝张一凡笑了下,说了句令人吐血的话,“小白脸,你终于有反应了?”

张一凡很郁闷,自己又没招她,又没惹她,怎么就冒出这么一个神经病叫自己小白脸?他忍不住回了句,“有你白吗?老子是堂堂的男人!”

那女孩丢来一个鄙视的眼神,法拉力与白色的奥迪并驾齐驱,就象两个人在路上散步似的。戴墨镜的女孩子道:“有没有胆量,跟我比试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