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县府 第四百五十二章(53)

小说: 官道天骄 作者: 西楼月 更新时间:2015-02-20 11:28:38 字数:2511 阅读进度:444/2586

P:今天第四更了!吼吼!求花!

“诸葛喻,我看你是猪狗不如!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抓你吗?”

审讯室里,何健对这个突然挖出来的大案子极感兴趣,连夜对这衣冠禽兽展开了审讯。()没想到这厮一点也不害怕,扶了扶眼镜,举起双手道:“我将保留你们对我所做的一切起诉权,你们有什么证据抓我?我只是协助你们调查,我不是犯人!请你们注意说话的方式。”

靠!何健今天喝了酒,本来很好的兴致,被这个案子搞到没有一点意思。这厮还敢跟自己大言不愧,要证据?他拿起手中一个杯子就砸过去。

砰――杯子在诸葛喻头顶的墙壁上炸开了,碎片溅了一地,审讯室里一片寂静。几个人吧嘎吧嘎地抽着烟。

何健手上的确没什么证据,只有罗小红的口供。从诊所里搜出来的还没有来得及送去解密。

诊所里那台联接摄相头的电脑,并没有太多的资料,看来这个家伙喜欢及时清空摄相记录。对于两个受害人的指控,诸葛喻并不承认,反正他说来说去就只有一句话,我这里正常的检查工作。

他们可以去告我,但是你们绝对没有权力抓我。

我学过法律的,超过二十四小时不放人,我将起诉你们。

何健气晕了,毕竟这小子是个名人,警察也不敢过份。

他只好退出来,跟叶局长做了汇报,这家伙死不认帐。现在手里除了两个病人的口供,并没有其他直接的证据。

叶亚萍匆匆赶到公安局,仔细看过了两个受害者的口供,又看过诊所那护士的口供。光从这些上面,的确证明不了什么?

虽然两人都这么说,但是没有直接证据,很难将犯罪嫌疑人定罪。叶亚萍琢磨了很久,想打个电话给张书记,发现时间已经很晚,只好作罢。

第二天,叶亚萍便早早来到市委大院,找张书记商量此事。

张一凡给了她一张名片,“这位律师手里有很多证据,你们只要能提取到犯罪嫌疑人身上的标本,这案子基本上有了定论。”

叶亚萍接过温雅的名片,出门的时候,张一凡又交代了一句,“注意影响,尽量不要让媒体介入。”

叶亚萍回到局长,立刻找来了温雅。温雅将她手里调查到的一些证据,呈交到了市公安局。看到温雅的调查报告,叶亚萍大为震惊,这么明白过来,张书记为什么不希望媒体介入……

要是这样的案子公布于众,无疑是影响巨大。由于叶亚萍自己是女同胞,她更加体谅这些人的戚苦。

面对铁证如山,诸葛喻突然保持了沉默。好久他才抬头道:“我要见我的律师!”

下午四点,技术科的人将电脑送过来。电脑里有十几个视频文件,叶亚萍看完了这些视频,杯子都砸坏了好几个。

这十几个视频中,其中就有罗小红在内。每次她去检查室的细节,摄相头拍摄下来。也不知道这变态是什么原因,叶亚萍猜测,也许这是一种嗜好,他居然完好无损地保存了这些记录。

一切,如罗小红口供的大致相符,这个变态医院每次给女病人治疗的时候,先是消毒,然后擦上麻醉药,等麻醉生效了,他就开始了龌龊的勾当。

诸葛喻的律师还没有到,叶亚萍将这些证据摆出来的时候,诸葛喻什么也不说了。“你们不要问了,我招!”

案子终于有了头绪,诸葛喻承认自己对这些妇女做了不可告人的勾当,同时,他也极力为自己狡辩,“如果没有我,她们永远都不会怀上孩子。她们应该感谢我,而不应该举报我!是我给了她们做女人的幸福。”

听到这话,连叶亚萍也气极败坏的跑过去,扇了他几个耳光。

疯子,十足的疯子!后来,又在这个医冠禽兽家里搜到了一个日记本。这个日记本里写着一段话,这段话正是贴子上写说的一模一样。

叶亚萍震憾了!半天没有说出话来。一次又一次的突破,一次又一次的审讯,终于让这个疯子彻底坦白。

自己还是从六年前就开始了这个庞大的计划,正如贴子上说的,他要把全世界的人,都变成他的子孙,这样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数百年之后,整个世界就只有他这个姓氏,全世界的人民,都是他的后代!

诸葛喻在审讯室里,肆无忌惮地大笑,还指着叶亚萍他们骂道:“你们是愚蠢的人类,我才是至高无上的神灵!”

为此,何健亲自动手,好好的慰问了这个狂妄的疯子。

案子已经明朗,叶亚萍却不知道该如何结案。

如果将这些视频和调查公布出来,引发的后果,那是谁也无法预料的。因此,她试探着问道:“张书记,这案子只有按照强J案处理,否则无法向社会交待。”

张一凡也是这个意思,否则他就不用提醒叶亚萍,要注意影响了。

后来,这个案子没有公开庭审,但是妇儿医院这个专家,利用身份和职务之便,对病人进行亵渎和强J的案子,还是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双江市这一茬接一茬的事情,让张一凡头痛不已。不到三个月时间里,出现大大小小的案子,让他这三个月来,几乎没有好好休息过。

先是火车站事件,然后又是拐骗绑架案,这事还没完,又来了一个恶性杀人案,无德男妇科医生强J案,一件接着一件,就象一张纵横交错的网,剪不断,理还乱。

看似富裕的双江,就象一团乱麻。只有扒开了它的表皮,才能看到如此丑恶的本质。张一凡现在才明白,老爸曾经跟他说过的一句话。富裕的地方比穷的地方更难治理。因为那里的人更复杂了。

张一凡当初还不相信,现在算是彻底领悟到了其中的深意。

还有五天就到了年假时间。案子终于赶在年前结案,张一凡也算是了结了一桩心事。

年底了,事情特别多,求财的,跑官的,拉关系的,一个接一个。

会议也多了起来,光是上午,就是两个会议。

这种会议,大都流于形式,没有太多实际的意义。有些人喜欢在台上长篇大论,哆里哆嗦讲半天,会开完了,下面的人都不知道讲些什么。然后大家就跟着瞎起哄,一个劲地鼓掌。

张一凡主持会议的时候,最喜欢三言两语结束,该说的该两句,不该说的绝口不提。他很讨厌宁成刚那种老太婆裹脚布似的讲话。

刚刚开完会,张一凡回到办公室便叫李伟给自己泡了杯茶。正想靠在椅子上休息会,秦川急急跑进来,“张书记,刚才殷省长秘书打电话过来,说殷省长还有一小时左右就到双江市。”

“什么?”张一凡猛地站起,殷省长这时候来双江,又没事先通知,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不管这次来是什么目的,总得马上去迎接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