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县府 第五百一十六章(016)

小说: 官道天骄 作者: 西楼月 更新时间:2015-02-20 11:28:41 字数:3484 阅读进度:508/2586

第五百一十六章(016)

段振林正在省城有事,只是想起张一凡了,便打个电话试试。()

没想到这个电话,无意中改变了他的命运。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巧合,也是一种机缘。

如果不是这种冲动,也许段振林还将在东临市下面的县城里呆了好一阵子。

改变人的命运,就在那一刹那间,所以,做人有时不要忘了,适当地想起该想起的人,偶尔一个电话,一句简单的问候,也许就是你人生的机会。

段振林听说张一凡要他去双江,他立刻就意识到了,张一凡肯定有什么事情跟他说。于是他坦白地道:“我就在省城。”

“那样正好,明天早上我们八点之前见个面吧!”张一凡马上做出决定,事不宜时。

“行,明天早上我打电话给你。”段振林挂了电话,躺在床上抽着烟。琢磨着张一凡话里的用意。

段振林有一种预感,自己要飞黄腾达了。因为年初的时候,张一凡跟自己提起过。因此,他也很上心。其实,要不是因为水电站的事情,他段振林早进了市一级。

汪远洋曾经是他的秘书长,这个机会等于是他给的,因此,汪远洋一直很尊重这个老领导。每逢过年过节,总是要拜访一下段振林。

段振林抽着烟,带着一丝小小的兴奋,居然失眠了。

张一凡坐在沙发上,看着刘晓轩和温雅,今天晚上怎么睡呢?

温雅似乎理解他的心思,打着呵欠站起来朝客房里去了。“我先去睡了。”

这是她故意留给刘晓轩和张一凡两人的空间,张一凡自然不能太张扬,他抱着枕头,你们睡吧,我睡沙做到,倒在沙发上就睡了。

刘晓轩从房间里抱来一条毯子,看到温雅那边的门关上,她俯下身子悄悄道:“别装了,去里面睡吧!”

张一凡拉了她一下,刘晓轩就从沙发那边倒下来,扑在张一凡身上。

两个人在客厅的沙发上接起了吻,刘晓轩倒是不害怕,因为她料到温雅与张一凡之间肯定有事,既然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事,遮遮掩掩便没有这个必要了。

两人在沙发上吻了会,刘晓轩便拉着他跑进了卧室,两个人如暴风骤雨一般,很快就缠绵起来。

刘晓轩很会来事,在这方面一点都不客气,张一凡常常在想,养着这么一个宠物,的确不令人省心,不过好在刘晓轩是公众人物,平时在这方面挺懂得注意的。

在这个圈子里混了这么久,她能保持着玉女身份,而没有绯闻缠身,这已经很不错了。张一凡紧紧抱着她完美的娇躯,便有一种爱不释手的味道。

跟刘晓轩相处,他越来越发现,刘晓轩就象一坛陈年老酒,越品越香。别看她在电视台里的端庄,正经,但是到了床上便散发着一种难以形容的狂野。

自己几个女子中,唯一能与她相提并论的沈婉云已经离去,现在就她一个人一枝独秀。张一凡听说,越是表现端庄的女孩子,在床上的表现越强烈。

现在的刘晓轩,简直就是诠释了妩媚与风情万种的真义。

一场暴风雨过后,她便依依不舍在紧紧缠着张一凡,在她的生命中,这就是自己一生的期待。做为一个主持人,一个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她暗暗发誓,这辈子不准备结婚了。

只有保持着这个形象,她的事业才能进一步达到巅峰之境,她的理想才能延续。在刘晓轩的观念中,主持人和那些娱乐明星的形象,决定了他们一辈子事业的成就。

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婚姻往往就是她们事业的坟墓,这句话一点都没错。而且很多明星的经历,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为了实现自己伟大的理想,刘晓轩不止一次又一次跟老妈做思想工作。也许是平时在工作中压抑和禁欲得太久,往往这种人的暴发力便相当惊人。

刘晓轩估计就是这样,她得把平时在工作中的压力,适时释放出来。因此,她在床上的表现,也就不难解释了。

而张一凡留恋的,偏偏就是她这种难以驯服的狂野,两个人可以毫无顾虑的打开心扉,在刹那间释放所有。

夜深了,房间里也平静了,张一凡习惯性在坐起来去拿烟,刘晓轩从床上爬起,夹着两腿替他取来了香烟,并且叨在嘴里点上了。

她抽了一口才放在张一凡嘴上,又挺欣喜地亲了他一口。

夜的颜色,让刘晓轩完美的身材在这个空间里变得更加撩人,张一凡很喜欢她这种感觉。柔顺如水的黑发,一甩而下,带着一种飘逸的灵动。

雪白的肌肤,在粉红色的灯光衬托下,看起来有几分诱人。触手之处,全是那一片嫩如婴儿般的感觉。什么叫吹弹可破?什么嫩如新剥的荔枝肉,世界上最好的形容词,便是刘晓轩此刻的经典写照。

混在官场的日子,永远都是那么行色匆匆,永远都是那么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能有几个真心办事的人,有这会闲工夫静下心来,看看与自己相怜相爱的女人。

品味她们的优秀,分赏她们的快乐。

什么是幸福?这一切,已经给了最满意的答案。

考虑到明天还有去接人,张一凡穿好衣服,“我还是睡客厅里去。”

刘晓轩也没有拦他,只是起身帮他把衣服穿好,拉了拉领子。就在她要站起来的时候,突然又夹着两腿坐下去,一脸郁闷。

“怎么啦?”张一凡系着裤子,见刘晓轩那脸郁闷,便好奇地问道。

“全流出来了!要命。”

刘晓轩扯了张纸,麻利地按住某处,从床上爬起来跑进了主卧室的卫生间。张一凡突然好想发笑,不过他还是悄悄地回了客厅的沙发上睡觉去了。

第二天,张一凡早早起来去会段振林,在漱口的时候,温雅来了。

“昨天晚上睡得还好吗?”张一凡没话找话,问起了温雅。

温雅回头看看刘晓轩不在,便一本正经回答,“还行,这房子隔音效果不错。”

张一凡张了张嘴,这丫头心里什么都明白,就是能装。

温雅就是这样的人,不管她心里想什么,只要她不说,你绝对猜不出来。

段振林在一家茶楼等张一凡,七点半钟,张一凡准时赶到。两人喝着早茶,张一凡跟他透露了一个消息,让他去双江市当副市长,看看他的意见如何?

段振林当然巴不得有这个机会,只是要从东临地区调出来,省里那边的路子得有人去铺。张一凡自然有这个把握,才约他出来谈的。

一个县委书记的任命,需要省委批准,因此,市委的权力相对就小了。段振林要想从济州县出来,非得摆平谢建国不可。

现在张沈两家想联手动动,当然这只是他们下面的人在动,这样的小事不会牵系到京城。张一凡的目的,就是要把戴立功拿下来,换一个自己的人上去。

昨天晚上张一凡早想过了,如果把段振林直接放上去,估计有难度。要是让关保华去换这个组织部长,虽然吃亏了一点,阻力就小了一些。再把段振林拉进来,自己在双江市就多了一个说话的人。

虽然腾出了一个常务副市长的位置,自己却得了两个位置,对自己的长远计划,依然十分有利。

张一凡这招以退为进,也是在反复琢磨之后才敲定的。

和段振林谈过之后,已经是八点钟了,张一凡跟他别过,立刻打了电话给沈宏国,说了自己的意图。

沈宏国道:“这事我去活动,你先去办自己的事。”

得到这个答复,张一凡就放心了。

当他赶到宾馆的时候,车队准备就绪,只等张书记到来之后马上出发。

张一凡把关保华叫到车上,两人在路上谈起了这事。关保华没有犹豫,立刻就同意了张一凡的构想。

其实,他也是别无选择,要么依附方义杰,要么依附张一凡,面对两个强大的势力,他只能选择一方的时候,他自然选择强者。

现在京城的势力虽然微妙,但是张一凡在双江如日中天。堂堂的委市书记,一把手,关保华自然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再加上关汉文与张一凡是旧交,这个机会绝对不能错过。

两人达成协议之后,车子很快就到了机场。

艾米小姐依然还是那么漂亮,风采依旧,与众不同。很好看的波浪式金发,映着白晰的皮肤,还有那美丽的蓝眼睛,绝对是机场里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好几个摄相爱好者纷纷举起相机,对着这位美丽的西方女孩子死命地拍了起来。艾米的新助理,一个劲地拿着文件夹挡住。

“别拍了,别拍了,又不是电影明星。”

张一凡和温雅迎上去,艾米与温雅一个拥抱之后,又与张一凡握了握手,“很高兴见到你,一凡先生。能让你亲自来接机,我感到很荣幸。”

艾米一如概往的风趣,这就是西方人,一来一回,便能换一种心情,重新开始。艾米的洒脱,让张一凡望尘莫及,他保持着微笑道:“能接到这么美丽的艾米小姐,也是我的荣幸。是先到省城?还是直接去双江?”

艾米笑得很妩媚,她习惯性地理了一下金发,“我喜欢做事爽快一点,就不要到省城呆了,直接回去吧!”她看着温雅,“老朋友,这次你有空吗?多陪我几天。”

温雅玩笑道:“没问题,不过我事务所的损失,是你给还是他给?我可是按时间收费的。”

P:求花,兄弟们有花就投!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