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县府 第972章 问鼎省府

小说: 官道天骄 作者: 西楼月 更新时间:2015-02-20 11:28:58 字数:3111 阅读进度:744/2586

第972章问鼎省府

张一凡在二号别墅见到了沈宏国,看到他老婆正在收拾东西,孔秘书也在帮忙,他就觉得有些奇怪。莫非沈宏国要回京?

果然,沈宏国将张一凡叫到书房,也不跟张一凡哆嗦,直截了当地道:“京城有事,我得回去一趟,快的话二三天,慢的话一个星期。这边的事情,你多注意下。”

张一凡在心里琢磨,沈宏国如此性急,是不是沈家出什么事了?

看到沈宏国脸色有些忧郁,他基本上可以肯定。

两人在书房里交谈足有十分钟,沈宏国交待了一件事,怀州今年发生百年不遇的旱情,这件事情,你去处理一下。

旱情属于农业厅的事,自己分管的工业,沈宏国为什么交待自己去呢?张一凡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从他的角度上讲,做为一个副省长,必须完全配合省长的工作。

但是抗旱这事情,不属于自己分管范围,自己又不是常务副省长,也不是省长助理,去管这件事会不会有什么冲突。

分管农业的副省长他会在心里怎么想?说自己手伸得太长,管到别人头上去了。不过沈宏国很忙,今天晚上的飞机,没多少时间跟张一凡解释。

他说有什么事情,张一凡可以同李天柱书记去沟通。

仅十分钟的时间,沈宏国老婆就叫了,“宏国,可以走了。”

然后他们两个就在孔秘书和司机的护送下,匆匆赶往机场。张一凡也亲自相送,直到沈宏国夫妇上了飞机,他才返回城区。

在回城的路上,他打了个电话给沈婉云,得知是沈宏国的老妈听说是快不行了,正在医院抢救。

张一凡这才释然,原来是这么回事,否则以沈宏国的性子,何至于这么急?

沈婉云的奶奶重病,七十多岁的高龄,张一凡在心里想,估计这次这老奶奶恐怕是不行了。如果换了另外一个人,是沈家老爷子的话,睿君那边应该给自己消息才对,既然是沈婉云的奶奶,自然就不这么重要。

回到家中,张一凡睡意全无,他在书记里对着全省政区图反复分析,怀州地处湘省之西部,在整个全省也属于比较贫困的一带,为何这次旱情如此严重?

在湘省,历年如此,每到四五月的时候,涝灾不断,河水泛滥成灾。而到了**月,又是旱情不断,四涝八旱已经成为了湘省的特征。

其实,每年省里都有拨款,针对抗涝抗旱的问题,不知道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偏偏这旱情工作就是抓不好,年年救灾,却不见好转。

张一凡就想到了当年在柳水镇的时候,那些人每年领了上面的款子,也不见落到实处,一层一层刮下来,到最后就所剩无几了。有些人也许还做做样子,有些人干脆就将这笔钱全部吃掉,连骨头都不让老百姓看到。

这样的事情倒是屡见不鲜,张一凡在想的是,为什么沈宏国要自己去主持这救灾的工作。分管农业的副省长郭万年,是一个快六十岁的老头,这人脾气不怎么好,有些暴燥。

当时分管工作的时候,沈宏国指名让他负责农业、农村、供销、移民、乡镇企业、扶贫、县域经济方面工作。

分管省农村办、省水利厅、省农业厅、省林业厅、省供销社、省农科院、省移民局。

他这个人不怎么好打交道,张一凡跟他也没什么交情。

有时开会的时候,两人碰面,明显能感觉到郭万年对自己的不满,或者是说不屑。张一凡知道象他们这种老家伙,通常看不起年轻人。在他们的眼里,认为只有资格老的人才有能力。现在的年轻人,能爬到这个位置的,无非也就是靠了那点背景。

他在张一凡面前拿架子,表示自己的清高,这次沈宏国离开,突然将这担子交给自己,张一凡就得在心里衡量了。

本来两人分工不同,井水不犯河水,现在要是自己插手这事,恐怕要与这老家伙起冲突。我国是农业大国,农业一直以为占了主导地位。

但是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工业慢慢转弱为强,占据了重要的分量。现在全省的经济,均以工业为主,农业虽然看似占地广,人口众多,实际上已经没什么税收了。再加上国家正一步一步减轻农民负担,取消了很多农业税收项目,象江浙一带,基本上不再收取农业税,因为他们的工业,已经占据了主导地位。

这某一程度上讲,张一凡在省政府领导班子里的排名,已经比郭万年靠前了。也许正因为如此,他才心里不痛快。

再一个,他已经是黄昏的太阳,在仕途上没什么进展的可能,他也没想过自己还能进政治局的一天,因此,他用不着再攀谁的大树。

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第二天,张一凡来到办公室不久,李天柱的秘书就打电话过来了,让他到李书记办公室去。张一凡赶到的时候,郭万年也在。

看到老发斑白的郭万年,他一下子想到了昨天的事,这事自己还没来得及问李天柱,他倒是行动敏捷,抢先一步将自己叫过来了。

张一凡与两人打了招呼,李天柱点点头,叫他坐。而郭万年呢,也只是点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李天柱道:“今天叫你们来,主要是怀州的事情,怀州的旱情已经到了很紧迫的时候,我们年年救灾年年灾,这事情总得想个办法。自从我来了湘省,总是听到有人说四涝八旱的事情,不是每年都有拨款吗,为什么这事情就做不好呢?万年同志,你是老同志了,这一届是二届连任了吧?农业的工作,历来是你在抓,你看看怎么拿个方案出来。我们不能老是治标不治本,做一些无用功。”

郭万年就道:“这是老毛病,我们也只是在破锅上补疤,今年补了这最}}好书里,明年坏了那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们也不能怪下面的同志没有努力,他们是在抓,年年在抓,哪一年抗洪救灾,不是干部打先锋冲在前面?省里拨款的事,我看也是杯水车薪,这主要是底子太差,麻布袋上绣花的事情嘛。”

李天柱是个激进的人,他自然不满意这番话,当年他当省长的时候,也曾听到很多人说这种话。但是他不信,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些人是没心嘛!

哪有推不倒的山?哪有填不平的海?这只能说明,这些人没有努力,没有把工作做到点子上。但是李天柱没有将这番话说出来。

年纪大的人,都没有什么上进心,但求无过,不求有功,这一点李天柱明白。他也是个一直主张大胆启用年轻干部的领导。

听郭万年说完,他就道:“那万年同志的意思是,这事情还真没完没了了?”

连张一凡都听出了李天柱话中的不悦,谁知道郭万年却是一副忠臣不怕死谏的架势,“除非省里加大力度,将那些破坏的水利设施全部完善,否则总是这样修修补补,用处不大。”

李天柱道:“现在全省旱情最重的地方还在怀州,解决怀州的事情迫在眉睫,万年同志,这件你一定要落实下去。不能再出问题了。”

郭万年瞟了眼张一凡,“本来好好的,可是一些工厂擅自排污,污染河道,严重影响了抗旱救灾的进程。怀州方圆几十里,就这一条河流,这抗旱救灾工作恐怕有难度。”

听到这里,张一凡才明白沈宏国的意思,他要自己去怀州处理的事情,恐怕还是这工业污染的问题。他是分管工业的副省长,换在平时,这工业污水处理倒不是什么大问题。

可在这关键的时候,大家都缺水,竟然还有工业将这唯一的水源给污染了,这才是真正的大问题。不仅影响到了抗旱救灾,而且还影响到了居然饮水问题。

在郭万年这么一说,就不是他的工作没抓好,而且张一凡没有管好下面,破坏了他工作的进程。真要论起过错,恐怕也是他张一凡的错,而错不在他。

郭万年这就样轻描淡写,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张一凡身上。

工业污水处理,对环境的污染,一直是个大问题,张一凡上任之后还没有来得及处理和着手去抓,一场**风暴,就让众人晕头转向的,还没等他缓过神来,郭万年就将这个重磅炸弹扔过来了。

接,还是不接?

那是你张一凡的事,与他无关!

PS:第二更到!今天二更!

感谢funnysoul和pofi2001两位兄弟打赏,这两天整理一下思路,很快就会把更新拉上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