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县府 第988章 问鼎省府

小说: 官道天骄 作者: 西楼月 更新时间:2015-02-20 11:29:04 字数:3189 阅读进度:760/2586

第988章问鼎省府李虹很无奈,昨天晚上又让他得逞了,想到这事,她就有些沮丧。

认为张一凡是算计好的,否则他提着酒,请自己吃饭,会有这么好心?被他算计了,还得帮他办事,这才是李虹最郁闷的事情。

不过,仔细回想起来,张一凡吻自己,摸自己的时候,好象自己也没有拒绝。相反,李虹很渴望那种吻,那种强劲有力的拥抱。

她想自己应该就是迷失在那种强有力的拥抱当中,做为一个女人,不论再怎么坚强,脆弱的时候,总需要有个人来安慰。

也许这就是女人的天性吧!李虹暗自摇了摇头,端着一杯茶慢慢地喝着。

这是第二次与张一凡做那种事了,以前,李虹每次听到,或者是想到这事,总觉得一阵恶心,现在她慢慢地发现,自己居然被张一凡同化了。

好象也不怎么厌恶这事,难道他说的都是真的?

一直被自己认为是下流,肮脏的男女之事,居然也能被自己慢慢接受,这一定是跟张一凡在一起,潜移默化的结果。

李虹有些沮丧,我堕落了吗?

此刻,她脑海里满是与张一凡做的时候那些情景,昨晚喝了这么多酒,异常兴奋。被张一凡这么抱着,居然就这样逆来顺受了,任他亲吻,任他抚摸,非但没有拒绝,隐隐还有一丝企盼与渴望。

尤其是张一凡的那只魔爪,入侵自己大腿之间,从小内ku里钻进去的时候,李虹居然完全放弃了抵抗。然后,张一凡就借机,脱光了李虹所有的衣服,他的手法很娴熟,一边吻,一边轻解兰裳,让你一点感觉都没有。一切,都在不知不觉中完成。

从客厅进卧室,李虹只觉得自己的脑海里是空白的,她只知道抱着张一凡疯狂地吻,却不知道他在自己身上做了什么。

然后,她又感觉到被张一凡抚摸后的快感,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沦陷了。

当张一凡长枪直入,她甚至感到自己象个*.?妇一样呻吟出来,她想闭嘴,却无奈阻止不了心中那种强烈的**。

那一刻的消魂,的确很容易让人达到一种从所未有的巅峰,也容易让人迷失在这种游戏里。难怪有这么多人,为了追求这种激刺而败坏伦理,也有人为了这种激刺,不惜用手中的权利,做一些权色交易。

李虹在刹那间,居然想通了很多的事,她总算领悟到了那些巨贪们的心里需求。有人不惜一切手段,玩忽职守,将一些女人玩弄于股掌之中。

于是,李虹想到了一句话,万恶*为首!

李虹毕竟是李虹,她领悟到的,永远是别人想不到的。如果不是因为昨晚的事情,她恐怕这一辈子也无法理解,那些利用手中职权,做权色交易的动机。

这种**,的确永无止境。

但愿张一凡不要身陷其中才好!

李虹想到这里,不由有点隐隐担心。

他身居高位,身边的女孩子自然不少,肯定有人为了达到某种目的,不惜一切手段引诱,他能把持得住吗?李虹心里,竟然有些替张一凡隐隐担忧。

想来想去,她还是打了个电话过去,张一凡接了。李虹道:“吕强的事,你跟他自己谈次话,去怀州。”昨天晚上,她答应了张一凡的要求,将吕强调到怀州,任纪委副书记,正处!

张一凡连说,“谢谢你费心了!”

李虹就骂了一句,“虚伪!”

的确,在这个时候,两人都这样了,还说这句话,的确有点虚伪的味道。不过张一凡知道李虹是玩开笑的,她从来不跟别人开玩笑,只有在张一凡面前才有几分小女人的味道。

李虹就是李虹,除了那一刻的温存,她永远都是冰山上的女神,高高在上,神圣无比。她永远只能是别人仰慕的山峰,哪怕是远观,也得小心翼翼地,别让她发现。

李虹还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说不出口,她嗯嗯啊啊了一阵,说不上来。

张一凡道:“怎么啦?”

李虹说没事!

没事才怪,以李虹的性子,怎么会这么犹犹豫豫,吞吞吐吐呢?张一凡微微一笑,“那我们下班后再谈吧!”

李虹忙道:“不用,不用了,晚上我有事。”

然后她就有些狼狈不堪的挂了电话。

还让你下班再谈,你这臭小子,哼!想到昨天晚上这事,李虹哼了一声,暗道自己不会再给他机会了。

张一凡却在那边有些无奈地笑了,刚才他明显感觉到李虹的狼狈,到是从来没想到过,李虹会有这种表情。可能是昨天晚上的事,给她留下的后遗症吧,不过张一凡发现,李虹改变了不少。

而且令人兴奋的是,她的改变只为自己。想到这里,他就暗暗高兴。

下午,吕强要来省城,张一凡已经跟腾飞打了招呼。

只要吕强一到,立刻通知自己。

中午吃饭,在省委餐厅的小招待所里见到了李虹,李虹眼中闪过一丝令人不易察觉的神色,狠狠地剜了张一凡一眼。然后两人就形同陌人,你吃你的,我吃我的。

这种感觉,让张一凡觉得就象tou情似的,暗地里跟人家的老婆媚来眼去。

下午吕强赶到了省城,在政府办公室见到了张副省长,吕强不知道张省长找自己有什么事情,只是让他来一下省城。

对于张省长的命令,他自然绝对执行。

在办公室里,吕强带来了一些茶叶,他知道张一凡喜欢喝茶。这是他特意托人多杭州弄过来的。将茶叶送给张省长,张一凡看了眼,就明白了。

“呵呵……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一套?这茶叶价格不菲吧?”

上好的龙井,至少几百块一两,一斤茶叶就得好几千,最贵的上万也有。吕全文~字强送的这个茶,档次不低,张一凡这才说了他一句。

在官场上,送礼是免不了的,大家都在送,你不送反而被人看不起。而人家都在收,你不收的话,也会被人称之为假清高。

张一凡对他们下面这些人,总不会让他们吃亏的。毕竟自己现在是暴发户,有钱,跟他们相比,是他们几辈子也达不到的这种财富。

董小凡就是自己的金矿,用之不尽,取之不竭。

他说:“晚上的时候不要走,一起吃个饭。我们先谈一下正事。”

吕强点点头,也不知道张省长会跟自己谈什么,因为这事情还没谱,外人根本不会得到任何消息。

张一凡道:“你觉得怀州这个地方怎么样?”

怀州算是全省,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地方,政绩平平,经济也是不怎么有起色,它的崛起完全是靠纵横交错的几条干线。

怀州官场的震动,吕强也听说了,他听到这话,猜出了个大概。吕强道:“总体上来说,怀州与永林是一个档次上的城市,彼此半斤八两。不过,他的交通起了重要作用,巨大的人流量,让这座城市迅速发展。”

吕强说得一点不错,尤其是改革开放以后,外出务工人员增多,全国流动性很强,这是直接导致巨大人流量增多的重要原因。

由于东西部地区的贫富悬殊,象内地的无业人员,不得不远赴沿海打工。这就让我国的铁路和公路事业迅速壮大。

但遗憾的是,这些号称上帝的顾客,却在铁老大这样的交通巨鳄面前,找不到半点优越的感觉。反过来,他们是老子,顾客是儿子。这种现象,堪称一奇。

张一凡说,“你到怀州去吧,进纪检系统。”

吕强一愣,原以为张省长要自己去怀州,担任个什么别的职务,或者是政府部门,没想到却进了纪检系统,他本来想问,不过想到张省长这样安排,肯定有他的道理,吕强就点点头,“坚决服从领导安排,感谢张省长对我的栽培!”

吕强比张一凡大好几岁,在张一凡面前说这种话,一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他很早就适应了这种身份,更何况很多厅级干部,在张一凡面前还不是照样毕恭毕敬的?

张一凡欣赏吕强的是,他这个人能不骄不躁,而且性格有些沉默,这可能与宋翠萍的事有关。做纪检工作的,正是需要他这样的人才。

张一凡说,“你在怀州的职务是纪委副书记,正处级干部。过几天,组织部将会找你谈话,你准备一下。”

吕强立刻就变得诚惶诚恳起来,纪委的副书记,正处,无遗又给自己提了半级。他心里万分感激,却不知道说什么。

张一凡道:“你先去吧,晚上一起吃饭。”

看到吕强离开的背影,张一凡想,但愿吕强能有一个新的开始。

PS:第一更求花!104了!大家给点力啊!看看这个月能不能保住前三。你们冲,我负责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