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县府 第1018章 问鼎省府

小说: 官道天骄 作者: 西楼月 更新时间:2015-02-20 11:29:09 字数:2674 阅读进度:790/2586

第1018章问鼎省府从那天起,郭万年就发现自己被人盯上了,不管他到哪里,见什么人,做什么事,第二天都能准时收到一封信。

信里的内容,都是他前一天所作的事情。除了跟他老婆*之外,其他的事情都有记录。甚至连他到茶楼与老板娘私会,照片上也清清楚楚。

刚开始这两天,郭万年十分震惊和愤怒,这肯定是张一凡干的,当然这是他主观这么认为,没有任何根据。于是了就叫了自己在市长安局一个心腹,来个暗中反盯梢。

很遗憾,市公安局的人根本就无能为力,他们暗中跟了二天,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情况。但这两天里,郭万年照样能收到自己每天的行踪报告。

他只能在心里怀疑,是不是张一凡指使人干的,张一凡这段时间一直在下面视察工作,他要把全省的工业区好好整顿一番。这些工作除了开会之外,很多事情需要实地考察。

郭万年恨下心来,自己除了上班,哪儿都不去行了吧?免得去的地方越多,暴露得越多。连他平时一惯喜欢跳舞的活动,也暂时停止。

每天下班之后就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如果憋闷了一个星期,外面总是有人打电话给他,约他出去吃饭,喝酒,跳舞。省歌舞团的团长多次打了电话给他,邀请他去跳舞。

郭万年一直对歌舞团里的一位女孩子念念不忘,听到这电话声,心里痒痒的,可偏偏又不敢去。他知道这一去,肯定就被人厅上。

但是天天闷在家里,让他心里总有一种被猫挠挠似的感觉,难受得要死。

他老婆最能体会他的那种心情,以前的郭万年,在家里呆的日子很少,一天到晚见不到几次人的。她也五十多岁了,幸好对那事没什么要求。

不过,憋疯了的郭万年今天突然想发泄,早早上床睡觉,把老婆推倒在床上。可是当两人脱了衣服,摸到老伴身上皱巴巴的皮肤,还要大肚腩,他就想吐。

尤其是他爬到老伴身上,看着老伴那张脸,实在无法跟茶楼的老板娘相比。跟歌舞厅那些小妖精就更不要说了,人家那是什么身材?水嫩水嫩的模样,摸着哪里哪里舒服。

但是今天晚上他极度郁闷,很想着要发泄,恨心之下就管不上那么多了。憋屈了这么多天,估计只要能他一块猪肉,都能戳个洞搞几下。

当他要进入老伴身体的时候,老伴下面松得让他抓狂,而且干巴巴的,要倒几杯茶水才能顺利的抽动。他老伴看到郭万年今天如此猴急,便骂了句,“你老来疯啊!来点,一点情调都没有。”

情调,娘个麻痹,几十岁的人了还玩情调?有情调老子还在家里跟你搞这事?要不是被憋得没有办法了,才不稀罕跟你做。

用手指抠了几下,总算出来点润滑济,这才捅进去。可是抬头一看。草,那张脸实在扫兴,他就拍拍老伴的屁股,“转过来,趴下!”

他老伴就奈闷了,这家伙真是老来疯,几十年从来没有玩过这种体位,今天居然在从后面进?他老伴也就从毛片里看过这样的情节,顺从地转过身子趴下了。

郭万年这才感觉好了些,总算不要看到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不过他很快又发现一个令人痛苦的问题。满头白发!

唉——真是没得救了,他老婆头发白得早,从后面望去,一眼就看到头上夹着很多的白发。正是这些白发,让他顿时性趣全无。

匆匆弄了几下,交了公粮后坐起来抽烟。

他老伴可郁闷了,她应该算是一个受妇道的女人,跟着郭万年几十年,一直规规矩矩。本来郭万年好久没有碰她了,她也知道,女人一旦进入五十岁,基本上没什么**。

男人不一样,七十公公还有第二春呢?

象有些老不死的家伙,八十岁还能玩女人,太离谱。因为男女之间的差距,她就是明知道郭万年在外面有女人,也装作毫不知情。

这样大度的女人却是少见,但是今天晚上被郭万年这么一折腾,她倒是真有些想要了。看到郭万年刚才的雄纠纠,气昂昂,倒是真爽了一把。可惜还没让她爽完,郭万年就没了性趣。这让她郁闷得恨恨的抓了郭万年的第三条腿,郭万年痛得吼起来。

“干嘛,你疯了!”

老伴道:“你在外面玩也就算了,在我面前应付一下都不肯,是不是太过份了。”

郭万年丢下句,“没心情,别烦了我。”

老伴却是察觉到了,“万年,别的我不想说,本来你工作的事,轮不到我一个妇道人家插嘴,可是我不得不劝你一句。官场中那种勾心斗角太残酷了,你还是本份一点,都这个年纪了,还争什么争?只要人家不来踩你,你就不要去伸手管人家的事。求个安稳吧!”

郭万年抽了口烟,“你说什么?”

老伴爬起来,“这几天每天都会收到一封信,你每天的行踪人家清清楚楚,你被人盯上了难道不知道?”

“什么?”郭万年马上扔了烟蒂,他们竟然把自己每天的行踪,寄到家里来了?太过份!

砰——郭万年狠狠地一拳砸下去。这个张一凡,我跟你誓不两立!

老伴就叹了口气,“你不为自己想,也要为儿子和女儿,女婿想想,别跟人家斗了。”

郭万年吼了句,“你知道什么?现在我在,他就骑到我头上来了,如果我退下了,他还不知道该嚣张成什么样?”

老伴就叹了口气,“你们这种意气之争,该何时了?”

郭万年的儿子在富阳当市政府秘书长,他的女婿在安阳钢铁集团执行董事,法人代表,总经理。安阳钢铁集团是湘省为数不多的大型国企之一,总公司以及旗下分公司在职人员,高达十几万之众。不亚于一座小型城市。

整理一个企业的发展,带动了周边地区,使得安阳钢铁厂附近一带迅速发展起来,让安阳钢铁厂成为了一颗耀眼明星。

郭万年和女婿和女儿,都在钢铁厂任职,他的女婿熊桂林正是安阳钢铁厂的一把手,老总级人物,行政别级与安阳市市长同级,为正厅级干部,省人大代表。

张一凡此去,正是安阳。

郭万年老伴就想到了这事,跟他提了提,没想到郭万年这人脾气暴躁,平时为人斤斤斤计较,在办公室的时候,总是板着脸,装得很威严的样子。

因此,很多人都有些怕这位老副省长,下面的干部对他更是畏之如此。此次张一凡从永林爬上来,居然搅动了他的神经,令人越发局促不安。

与此同时,他还极力煸动包裕民,想挫挫张一凡的锐气,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派人去查柳红。派去的人居然被人剁了手指。

现在,他自己的行踪,又被人盯着,令他下班之后都不敢去外面乱晃。当然,以郭万年的为人,不会轻易认输的,但这种压抑令他实在难受。

如果去找茶楼老板,或者是去跟省歌舞团的女孩子们跳舞,难保不被这些人盯上。令他不解的是,他让市局的人帮他出面,查查那此盯梢人的来历,居然一点头绪都没有。市局的人反应,一切正常。

这只能说明,他们技不如人!

郭万年突然想出了一个毒计,他哼了一声,就不相信这些人不露面!

PS第二更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