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县府 第1036章 问鼎省府

小说: 官道天骄 作者: 西楼月 更新时间:2015-02-20 11:29:10 字数:3219 阅读进度:808/2586

第1036章问鼎省府张雪峰原以为自己这次计划天衣无缝,对方不可能这么快就发现帐本被丢失的事情,没想到第二天钢铁厂的人就发现了。

真是怪事,难道自己的人做得不够彻底?

不!

他马上否定了这个答案,这个五人小组都是久经训练,部队出来的特种兵,象这样的小事件都办不好,如何干大事?

有些人还从枪林弹雨中走过来,做过特级情报人员,张雪峰相信他们的身手不致于犯这种低级错误。

因此,他在电话跟领导请罪。

张一凡当初也以为是张雪峰领导下的闪电小组没有做好工作,让对方发现了什么线索,当时他的确很不高兴。后来才发现,事情很凑巧。

因为张副省长即将去安阳视察,此去安阳,必定要去钢铁厂走走。为了以防万一,熊桂林老婆,也就是钢铁厂管财务的副总经理,她就亲自去查帐。想把这些帐本转移一个地方,没想到打开保险箱的时候,才发现帐本不见了。

这一巧合,导致了熊桂林过早的知道钢铁厂出事了。

第二天,张一凡在工业和信息化厅厅长,以及省政府秘书长李志的陪同下,前往安阳进行视察。

与此同时,省纪委办公室收到关于安阳钢铁厂几位高管的举报信。信中检举了刚铁厂高层一些内幕交易,以及管理人员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

李虹拿着这些信件,以及大量的举证,立刻到省委李书记那里做了请示。

李天柱听取了李虹的汇报,针对钢铁厂的事情,做出了一条重要指示。对于钢铁厂连年亏损,内部高管严重贪污腐改的事情,由省纪委书记李虹全权处理。

李虹拿到这个指示,立刻就展开了对安阳钢铁厂的审查工作。

那一刻,李天柱这才意识到,当天晚上,张一凡为什么在竭力留下熊桂林,难道这一切,只不过是他的缓兵之计?

虽然他不知道这些举检信是不是出自张一凡之手,但他隐约感觉到,这应该是张一凡布下的局。

中午时分,张一凡一行赶到了安阳。

分管工业的张副省长来安阳视察工作,下面的人自然得热情接待,而且这个通知早下达了半个月之久,安阳市委市政府早就做好了接待工作。

熊桂林是随省长一道回来的,张一凡在路上就给了熊桂林指示,中午将在安阳钢铁厂的交待所里吃饭,他要听取钢铁厂里高管们的意见。

这次视察的重中之重,就是安阳钢铁厂,因此,他也不去市里逗留了。

在高速出口,张一凡下了车,跟安阳领导班子见了面。在安阳领导班子后面,还有一个庞大的团队,那就是安阳钢铁厂的领导班子。

一位总经理,六位副总经理全部到齐,恭恭敬敬迎接张副省长和省政府领导的到来。

张一凡在上车的时候说了话,今天中午的饭就在钢铁厂的交待所里吃,市政府的同志们,只要留下一个分管工业的副市长相陪就行了,人不要太多。

虽然张副省长表了这个态,安阳班子还是决定由市长亲自相陪,市委书记带着其他的人打道回府。

有人就在心里暗自琢磨,到底还是官官相护啊,张副省长居然不进城市,而且直接去安阳钢铁厂,这说明了什么?大家心里都很清楚。

张副省长这是在给郭万年示好?还有有其他的原因?

很多人都理所当然地认为,张副省长还是冲着郭万年的面子,奔着钢铁厂去了。这次去钢铁厂,张副省长没有让安阳市委书记相陪,市委书记还在心里琢磨,是不是张副省长对自己有看法?

就在张一凡一行赶往安阳钢铁厂的时候,省纪委副书记林东海亲自带人也赶到了安阳。

林东海的出现,令安阳市委书记感到很震惊,纪委副书记来临,这对他和安阳领导班子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而且这次是突袭,事先并没有通知任何人,这让市委书记很为担心。但是林东海到了市委之后,并没有跟他透露此行的目的,这让市委书记更加担心。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张副省长前脚刚到,林副书记后腿就跟来了,他脑海里灵光一闪,突然明白了。

看来张副省长前往钢铁厂吃这个午饭,的确是有其深远的意义。

时值中午,市委书记留林东海吃饭,林东海说不急,这饭等下再吃,先办正事。

与此同时,张一凡一行已经在钢铁厂豪华的宾馆餐厅里吃饭了。

熊桂林以及钢铁厂其他六位副总经理都陪着张副省长和省政府秘书长,还有省工业信息化厅的厅长坐在一起。

熊桂林瞅了个空当,悄悄地询问过了他的妻子,帐本的事情怎么样了?

他妻子暗暗着急,看到妻子这脸色,熊桂林心头总是笼罩着一层阴影。因此,在饭局上,他格外热情,想探探张副省长的语气。

张一凡打量着七人道:“此番我来安阳,主要是关心你们钢铁厂的事,钢铁厂是一个十几万人的大国企,你们这几个人的决策,将影响到整个企业的发展和十几万职工的生活保障,在喝这酒之前,我想问大家一句话,什么时候可以扭亏?”

自三年前,钢铁厂开始亏损,从五亿,十亿,到现在的二十亿,这个巨大的黑洞是怎么产生的,在座的人心里最清楚。张副省长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几个老总面面相觑。

而管技术这一块的副总吴有才,则低着头不说话。他看到今天这架势,就知道张副省长决定拿钢铁厂开刀了。

熊桂林是钢铁厂的大当家,他心里最清楚钢铁厂亏损的原因,在七个老总之中,他是一把手。听到张副省长提及这个问题,他只得站起来,讪讪地道:“我们七手机}人立刻下军令状,明年一定把局势扭转,今年的形势已经比去年好了许多,预计今年的亏损将控制在五亿以内。”

张副省长似乎很欣赏熊桂林,他点点头,“好!有熊总这句话,我放心。不过,我想问一句的话,要实现扭亏为盈,你有什么具体的措施?这几年真正亏损的原因是什么?”

这可不是纸上谈兵的事,你说行就行啊?总得有个计划,有个步骤,还有,你明白钢铁厂亏损的真正原因么?

原因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连原因都不知道,扭亏就是一句空话。

熊桂林当然不会说是自己这些人管理不当,裙带关系严重,他看了眼大家,很慎重地道:“据我的分析,主要还是技术落后,产品更新跟不上市场的需要,其实就是市场竞争过于激励,我们以前习惯于计划经济,在思想和行为上有些跟不上步伐。”

放屁!

这句话是吴有才在心里骂的,钢铁厂的冶炼技术根本就不落后,虽然说先进谈不上,落后绝对没有这说法。熊桂林这是把责任都推到自己的头上。

还有什么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那简直就是扯蛋的事情。

改革开放多少年了?在此之前的一段时间里,产值高达三百亿,这又是怎么来的?难道这也叫跟不上市场的步伐?当初几年完全跑在了市场的前头,创造了超过安阳市一半的GDP。吴有才用力握着杯子,显然在极力压抑自己的情绪。

要是张副省长听了他的话,把自己这个管技术的副总经理给下了,这才是鸡飞蛋打的事。关键是吴有才也不知道张副省长的心思,到底是点到为止,还是彻底整顿?

说到这裙带关系,他自己也有,毕竟他是副总经理,什么亲朋好友的托他帮点忙,他多少也给点面子。吴有才就有心里想,要是熊桂林真要落井下石,他就只好拼个鱼死网破了。

熊桂林的解释,显然不能令张副省长满意,酒菜都上来了,他迟迟不肯动杯子。省政府秘书长就在心里耐闷,张副省长到底想干嘛?

还有安阳市的市长,其实他地熊桂林是有看法的,熊桂林这人太仗势欺人,只不过安阳市市长不敢与他翻脸,毕竟人家的老丈人是副省长。

时间将近一点,省政府秘书长提醒了一句,“张省长,大家都饭了,还是先吃了饭再谈工作。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啊!

张一凡听了这话,点点头,这顿饭当是给他们饯行吧!于是他高举杯子,对大家道:“秘书长说得对,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今天中午大家一定要吃好,喝好。吃完了,我们再谈工作”其实,他心里还有一句话,身体的确是革命的本钱,那就等吃完了饭,再革你们的命!这些王八蛋,看你们一个个养得体肥膘壮的!

据张一凡得到的情报,钢铁厂在这几年里,已经成功地诞生了几十个千万富翁。还有数以百计的百万富翁,些次安阳之行,这些人就是今天的下酒菜了!

PS:第二更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