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县府 第1056章 问鼎省府

小说: 官道天骄 作者: 西楼月 更新时间:2015-02-20 11:29:11 字数:2846 阅读进度:829/2586

第1056章问鼎省府

第1056章问鼎省府我不激动,保持更新,让时间来证明一切!谢谢大家的关心!西楼有礼了。我们继续!继续看书,我继续码字,求花!

正文:郭少朝另一个使了个眼色,早在旁边接耐不住的一个马仔扑上去,“草,不行就不要担误时间嘛。”

那人一下来,这人就扑上来,用力一挺,金兰珠喉咙里发出一声古怪的声音。扑在她身上的那家伙便兴奋了,一个劲地抽动,抽动!

干死这婊子!

那家伙极度兴奋,身影如弓,象条狗一样趴在金兰珠身上,耸动,耸动。

旁边的豪猪,狗B,吞着口水,举着相机和DV,显得有些忙碌。

拍这个也是需要技术的,不能随随便便,镜头要对好,而且要捕捉到关键的地方,这个真有难度。而且这是现场直播,没有经过排练的,一次过了,没有第二次。

郭少看了眼,朝两人骂道:“拍好一点,老子留着当纪念品呢!”

两人流着口水嗯嗯地应道。就在此时,门板上传来一声哦哦的叫声,那混蛋居然不到五分钟,就交货了。看着抽出软不拉搭的玩艺,豪猪就靠过去,拍了一个特写。

“老大,这个正点吧!”

他还在炫耀,这次真正捕捉到了一个很醒目的镜头。

另一个人实在忍不住了,扑上去,狠狠地草!

金兰珠皱着眉头,披头散发,身体抗拒不住地扭动起来。狗B就兴奋地大笑,“她有反应了。真她娘的骚。这样都能有反应。”

有句话说,越坠落越快乐,郭少踢了他一脚,“正业一点,少说废话。”

一个下来,第二个补上。第二个下来,第三个补上……

终于,这六个马仔都轮完了,郭少这才走过来,拍拍金兰珠的脸,“感觉怎么样?说还是不说?”

金兰珠瞪了他一眼,挣扎了几下,只感觉到下面一阵湿漉漉的,正有一股体液往外面流。她朝郭少投来一个不屑的眼神,郭少哼了一声,“有种,再来!”

狗B扔下相机,“该我了!”

金兰珠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狗B在自己身上不安的抽动。她就想起了十五年前的那个晚上。当时自己还只有十来岁。她和老妈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了一群醉鬼。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依然记得当时的情影,对方也是七八个人。而且个个喝得七晕八素的,连走路都打着颤。

这些人在胡同里截住了母女两,然后就在胡同的地方,发生了跟今天同样的一幕。只不过她当时还少,但是她依稀记得,这七八个醉汉的体力,可不比眼前这几个家伙。

现在他们六个人,居然没有撑过一个小时,因此,她刚才那一瞥,完全是对这些人的鄙视。金兰珠老妈,为了保护十岁的女儿,心甘情愿地充当了这七八个醉汉的发泄对象。

幸好当时是夏天,等这些醉汉累得一个个象死人一样躺在地上的时候,金兰珠老妈才爬起来,穿上裤子拉着女儿慌里慌张地离开。

这段记忆,一直留在金兰珠的脑袋里,多少年也不会磨灭,她没想到这样的故事,会在自己身上重演。只不过,在这些人轮番上阵的时候,她已经麻木了。

而且从心里鄙视这些人,真没用。八个人战了二个回合,居然没有将自己放倒。金兰珠躺在那里,无由地想起了一件事。当时老妈不是也没事?照样被八个醉汉照顾了二回,老妈回去一点事都没有。金兰珠就在想,是不是得了老妈的真传,这些畜生在自己身上作践,自己居然还能承受得住,这不能不说是奇迹了。

郭少看到她躺在那里,象个死人一样,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心里就奇了。这个贱货还真的是行啊!八个人了,居然一点事没有。

等八人满足了,他才走过去。

金兰珠就躺在那里,狠狠地瞪着他,郭少道:“你牛,绑上钱局这样的大人物,敢不把我放在眼里。”

他用力一扯,金兰珠嘴里的内ku就被拉出来了。“自己的内ku,味道不错吧!”

金兰珠瞪着眼睛骂了句,“你混蛋!”

郭少伸手就是一巴掌,“小贱人,你出卖钱总,还好意思骂人?狗B,去牵两头狼狗来!我看她是还没有满足。”

金兰珠气得一阵打着颤,“姓郭的,有种你自己来,老娘不怕你!”

“草——你激我?”郭少瞪着金兰珠,“就你这破样,老子才看不上眼。”他伸手接过那台DV,“老子手里有你的录相,我就不相信姓胡的看到这玩艺,还能要你?”

金兰珠的脸气得通红,“你——卑鄙无耻!”

“老子就卑鄙,可你也不是个好东西。姓胡的给你钱,你就出卖钱总。老子这就送你上西天!”

说着,郭少手里的刀,霍地一声剁下来,“啊——”

金兰珠吓得一阵花容失色,控制不住地惊叫起来。

郭乘风这一刀,来势如风,照着金兰珠的脖子一刀斩下。临到脖子处的时候,却刀锋一转,重重地落在门板上。

金兰珠这一惊吓,当时就小便失禁了。哗啦啦流了一门板。

刀锋过后,却发现是虚惊一场,郭少就哈哈大笑了起来,“老子还真以为你很牛B,有本事不要吓得小便失禁!快说,你跟柳海和姓胡的,都说了什么?”

刚才这一刀,可是比八个马仔轮着上还要恐怖吓人,金兰珠咬着牙齿,那脸憋得通红。泪水忍不住就哗啦啦流出来了。

看到金兰珠这表情,郭乘风就明白了,原来这女人不怕日,怕死!

这倒令郭乘风刮目相看了,一般的女人,都怕被人强J,而这个贱人,却有意思。找八个人轮了她,她也浑看书~就~来O然无事。倒是自己一刀子下去,就让她吓得屁滚尿流了。

郭乘风这才计上心头,拿着明晃晃的匕首,在她脸上晃了晃。

“老子就不信,割了你这鼻子,再在你脸上划几刀,弄得你人不人,鬼不鬼的,看你怎么见人!”

金兰珠就哭了,“你浑蛋,人家早就想说了,你拿内ku塞住人家的嘴,叫人家怎么说。你浑蛋,故意整我!你干脆杀了我!”

郭乘风微微一愣,突然就哈哈大笑起来,原来这贱人早就想招了,没想到是被内ku塞住了嘴,有苦难言。我还真经为她这么能耐了,倒是高估了她。

旁边的狗B喊道:“风哥,狼狗来了,要不要?”

郭乘风嘿嘿地笑道:“这就要看某些人合不合作了。”

这厮也够狠的,居然真的牵来了两条狼狗。

金兰珠一声尖叫,“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了!”

……

金兰珠将自己给柳海当线人一事,全部吐了出来。

郭乘风满意地捏了捏她的胸,拍拍道:“该隆胸了——”

很奇怪,明明之前还很高耸的,被几个家伙一玩,这胸就没了。郭乘风是行家,一眼就看出这胸原来是水货。

打听到了这些消息,他就道:“你记住,今天的事,不许给任何人讲,回去之后你还继续呆在姓胡的身边,也不要让姓柳的怀疑,否则老子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我知道了!”

金兰珠低低地道。

郭乘风招了下手,“放开她!”

几个人将金兰珠放下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大腿已经麻木了,连站都站不稳。于是她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动了。

郭乘风说了句,“给她件衣服!”

有人丢过一件衣服,金兰珠捡了衣服穿上,还是一动不动。郭乘风道:“记住我说的话。”

金兰珠咬着牙齿点点头,“嗯!”

郭乘风喊了一声,“送她回去!”

PS:五更了,求花,撕心裂肺地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