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县府 第1097章 问鼎省府

小说: 官道天骄 作者: 西楼月 更新时间:2015-02-20 11:29:13 字数:3308 阅读进度:870/2586

第1097章问鼎省府张一凡轻轻地拍着李虹的肩膀,拥紧了她,感受着她强烈的心跳和呼吸。

李虹在他怀里依偎了会,就恢复了原来的姿势。

依旧这样躺在那里,两人轻言细语地聊着天,“如果我真有了孩子,我想我一定舍不得放弃。”这是李虹的声音,格外轻柔。

张一凡道:“你想孩子啦?”

李虹轻笑了下,长长地叹了口气,“算了,这不是我们该谈的问题。”

李虹是一个非常理性的女子,她不容忍自己的人生有一丝的污点。正视这个问题后,她就改变了心态。张一凡抱着她,感受着这具温软的身子,心情此起彼伏。

上天给自己的眷恋够多了,一定要好好珍惜眼前人。

李虹说,“你真的爱我吗?”

张一凡很认真地回答,“嗯,我爱你!”

李虹这才扬起脸,回头看着张一凡,突然开心地笑了,“你好傻!”

张一凡有些委屈,心里却有种从来没有过的幸福,看来李虹真的开窍了。李虹说,“如果说你爱我,那董小凡怎么办?她可是你名正言顺的妻子,难道你要我做一个夹在你们中间的第三者?”

看到张一凡很为难,李虹道:“算了,你也不需要回答。我也相信你的话是真的,男人与女人不同,男人心里可以同时爱上几个女人,而女人就不一样,她们的心里永远只属于一个男人,。除非她不是真爱!”

这句很有哲理的话,是李虹从一个心理学家那里听来的,其实,她更多的认为,这只是对男人*的一种借口。但是此刻,她却非常体谅张一凡的处境。

她摸着张一凡棱角分明的脸,“爱情有很多种,在我的世界上,永远有很多别人无法理解的东西。不过,我倒是希望你能专一些,在你的池子里,尽量不要养那么多条鱼,否则鱼太多了,水就浑了。水太浑,鱼就没有了氧气,会窒息的。”

张一凡听了这话,竟然有点心虚,他把脸凑过去,跟李虹贴在一起,他本来想说,别担心,我会在池塘里给你们增氧的。但是话到嘴边,却轻轻道:“今天你怎么啦?这么多愁善解?”

李虹晃了晃脑袋,“我突然发现,人生原来有这么多无奈,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身不由己。”她抬起头望着客厅的吊灯,“以前的时候呢,我总是按自己的意愿,不折不扣地去执行。也不理会别人的感受,现在我发现,原来很多时候,都不是这么回事。”

张一凡心里越来越奇怪,李虹这段时间太不对劲了,难道她碰上了什么问题?依稀记得年前她回京之时,也有点心事重重的样子,只是当初时间紧迫,张一凡也没去追问。

“有什么心事就说出来吧!我帮你分析分析。”

李虹幽幽地道:“你说李天柱书记,他应该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说吧,我不会去告你状的。”

李天柱?张一凡心里一阵震憾,他就说了,“李书记在我心里,一直是个值得敬重的人。他这人秉公无私,量才而用,不论是当省长,还是当书记,我觉得他为人还算是最得人心的一个。在工作上,他能力非凡,有气势,有魄力,有敢为天下先的风范。”

李虹轻笑了起来,“虚伪,尽拣好听的话说。”

张一凡认真道:“我说的句句属实,可不是为了拍马屁。”

李虹在他怀里动了一下,“唉,你说的没错,以前他在我眼里,的确也是如此。敢作敢为,雷厉风行,有当年老总理之风范。可是他当上书记之后,日趋稳重,风格变了很多,难道你没发现?”

张一凡笑了,“这就是他的高明之处,以前我还以为,其实沈宏国省长更比他适合当省委书记,现在发现,他这个人不论放在什么样的位置上,都能恰如其分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这才是高人,深不可测。”

“你中毒了!”李虹叹了口气。“我发现你特崇拜他的。”

“这是一种能力,你不得不承认。能让自己不断地适应新的角色,难道你不认为?”

李虹不说话了,似乎在回味张一凡那几句话,过了会,她才缓缓道:“你还记得姚慕晴的事吗?”

说到姚慕晴,张一凡脑海里灵光一闪,莫非与姚慕晴有什么关系???

他在脑海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前段时间李虹一直怀疑自己和姚慕晴有关系,后来又发现姚慕晴与李天柱之间不太正常。张一凡心里便有些紧惕。“怎么啦?她不是失踪了吗?”

“她不是失踪,而是被人刻意安排,离开了国内。”

“有这事?”张一凡震惊了,有人安排姚慕晴出国,这人是谁?

李天柱???

得到这个答案,张一凡心里更是一惊,莫非他与姚慕晴之间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李虹道:“你猜对了,就是你心里想的这个人。当时我也在奇怪,为什么姚慕晴会在我的监视下离开永林,突然消失,原来是这么回事。不过,也正因为这样,我才发现原来他也有身不由己的时候。”

李虹又唉了口气,“为了姚慕晴,他第一次违背了原则。”

这个时候,张一凡就不得不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他和姚慕晴之间真有那事?”

李虹摇摇头,“我们都错了。我比你错得更离谱。”

李虹看着张一凡道:“在男女之间的感情上,他比你把握得有分寸,你太坏了。我想跟你说的是,这正是你的致命缺点。今天你舍不得放弃我,明天我们之间这点事,说不定就成了你仕途上一大致命的阻碍。”

张一凡摇着头,“我不管,真有那么一天,我就辞官回家。”

“可你说服得了小凡吗?”李虹扬了扬漂亮的眉毛。

“手机}看o象你这么纯洁得不食人间烟火冰山女神,我想小凡能接受的。”

“别太自信,凭什么这么肯定?难道小凡允许你来坏我?”李虹居然吃吃地笑了。张一凡道:“不能肯定,但我相信,仙子与仙子之间一定更容易沟通。”

“瞧你这张嘴,象抹了蜜似的。”李虹眉头一皱,竟有种嗔怪的味道,她兰花指一翘,“就算是这样也不行,不许你再在外面乱来!除了小凡,我也不能接受你跟别的女人。”

听说性伴侣多了,会产生交叉感染,李虹是不是担心这个,张一凡不能确定。

“行,我就只跟你乱来。”张一凡笑笑着,抱紧了李虹,“我们去洗澡吧!”

“不要!”李虹绝拒了与张一凡同浴的要求,自己一个人去了,“我先去洗,不许你使坏。”

听到浴室里传来的水声,张一凡就躺在沙发上,琢磨着李虹刚才的话。李天柱到底与姚慕晴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如此难护姚慕晴呢?

既然不是暧昧关系,那又是什么?

难道……

当脑海里闪过这念头的时候,张一凡的心猛地跳了跳,“不会跟董正权一样吧?天啦——姚慕晴会是他的私生女???”

李虹裹着浴巾出来,“发什么愣,快洗洗睡吧!”

张一凡回头一看,立刻就发现李虹今天居然温顺得出奇,以前她从来都不裹浴巾出来的,今天晚上这明显是一个强烈的信号。

这一发现让张一凡格外兴奋,小中腿突然雄纠纠地竖了起来,李虹发现了,皱着眉头瞪了他一眼,“龌龊——”

今天洗澡的速度,明显比以前提高了几倍,张一凡从进去到出来,仅用了五分钟。当他悄悄地出来时,发现李虹早进了卧室,正弯着身子在铺床。浴巾下那一抹春色,顿时让张一凡一阵热血沸腾。

李虹白晰的胸,在浴巾下隆起两座高山,中间隐隐可见那道清淅的沟壑。

在李虹转身的时候,张一凡就扑上去,从背后抱着她,双手捂住了那抹山峰。

李虹提防不住,一屁股坐在张一凡怀里。

张一凡顺势扳过她的身子,狂野地亲吻起来。

灯光下,浴巾滑落,李虹那堪称精品,美丽绝伦的身子,便平躺在粉红色的床单上。

张一凡放开李虹,闻着她身上的气息,忍不住赞叹道:“真香!”

李虹倦起左腿,尽量挡住某处赤白的暴光,那抹森黑立刻被修长精致的大腿遮掩。

唇是张一凡最留恋的地方,百吻不厌,他很喜欢李虹薄唇中淡淡的香味。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弄清楚,李虹的唇为什么会有与众不同的香味,那种泌人心脾的气息,令他回味无穷。

张一凡的手轻轻抚过那片山峦,滑过平原,慢慢袭向黑色的森林。李虹那红扑扑的脸,就象着透明的红色果冻,诱人之极,吹弹可破。

张一凡品味过每一寸肌肤,用手轻轻打开李虹夹紧的双腿,慢慢爬上去,在李虹耳边私语:“我来了!”

李虹微微点着头,薄唇轻咬,“嗯——”

PS:今天四号了,继续保持三更一万字,郑重地求个花!

祝大家节日快乐!满载而归!

第二更时间,12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