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县府 第1390章 江淮风云

小说: 官道天骄 作者: 西楼月 更新时间:2015-02-20 11:29:30 字数:2914 阅读进度:1163/2586

第139o章江淮风云

贾诗文坐等在家里,不住地看了看墙上的钟。

当十二点的钟声响起的时候,他再也坐不住了,抓起电话机想给6雅晴拨过去,想了想,还是放下。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6雅晴的脾气,她若是真生气了,连6正翁的话都敢当耳边风。贾诗文太爱6雅晴,因此处处相让,再加上自己的问题,贾诗文哪敢惹6雅晴生气?

不过今天事情有点反常,以前就算是她不回来,必先打个电话通知一声。

今天怎么连个电话都没有?开会开到这个时候,不可能吧?

贾诗文冷静下来,就给6雅晴的秘书拨了个号,“我是诗文,你们6总会开完了吗?”

秘书听到贾诗文这话,心里顿时有点奇怪,今天开会了吗?这两个月以来,6总都在一直努力压缩工作,因为资金的问题,很多事情暂时停摆。

不过贾诗文这话里透着玄机,秘书是什么人啊?人精啦!

她立刻回答道:“开完了,我刚到家。6总还没回来?”

一般情况下贾诗文根本不给6雅晴的手下打电话,如果传出去话不好听。自己老婆半夜三更的不回家,算什么事嘛?

听到秘书的回答,贾诗文哦了一声,“谢谢了!”

看来真在开会,我再等等吧!

秘书却在心里琢磨,6总是不是跟老公吵架了?怎么这个时候也没回家?不行,我得去看看,要是6总真生什么意外,自己这个秘书也太不称职了。

于是她匆匆换了鞋出门了。

在路上,秘书给6雅晴打电话,没有人接。秘书又问过其他的人,也没有人知道6雅晴去了哪。于是秘书就想到公司旗下的那家会所。

当她驱车匆匆赶到会所的时候,服务员说6总在楼上睡觉,不允许有人去打扰她。秘书看看表,问6总睡了多久了,服务员说不知道。反正6总吩咐过,没有她叫唤,任何人不许上楼。

秘书就批评了服务员,“都几个小时了,万一6总有什么事,你们担当得起吗?”

几个服务员低下了头,大气都不敢出。毕竟象蓝天地产旗下的公司,她们的工资比其他地方相对高一些,平时要求也高,象这样的工作很难找。

如果老板要开除她们,只要这个秘书一句话,就可以让会所的经理将她们开掉。因此,秘书说她们几句,几个人便老老实实认错。

秘书也懒得跟她们计较,一个人上楼了。

楼上是6雅晴的私密地带,一般人进不去的,而且通往楼上还有一个秘密电梯,6雅晴要是跟人幽会,必定走这秘密电梯。因此,连服务员都不知道什么人会从电梯里上去。

楼上的门没有锁,轻轻一推就开。

房间里的灯光很幽暗,秘书扶了扶眼镜,这才现6雅晴躺在沙上,身上盖着一条毯子。

旁边的茶几上,还有喝得两只剩丁点的红酒瓶子,两只玻璃杯,歪歪斜斜倒地茶几上,6雅晴的一只手臂暴露在空气里,白得诱人。

房间里充斥着一股淡淡的酒气,秘书也是久经商场之人,见惯了大场面。看到这里,不忍微微皱了皱眉,她走近的时候,蓦然现,脚边下有一滩殷红的血迹。

秘书心头顿时笼罩着一层阴影,“6总――”

她扑过去,抱着6雅晴的头喊了一声,6雅晴醉昏昏的,又歪歪斜斜倒下。毯子滑落,秘书现6雅晴的衣襟敞开,只剩两颗扣子胡乱地扣在那里。

“6总,6总――”

秘书慌神了,难道6总遭人――想到这里,秘书几乎不敢再想下去。她赶紧扯起了毯子,盖在6雅晴的身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秘书的目光落在那两只杯子上,有些慌神了。

房间里,似乎有男人来过。还有,地上的血???这是怎么回事?

虚掩的门,来不及收拾的桌面,6总的敞开的衣服?

……

这一切,都让秘书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雅晴,雅晴――”

房间的门再次被推开,一个男人冒冒失失闯进来,看到秘书和躺在沙上的6雅晴时,贾诗文这才松了口气。他扶了扶眼镜,一下扑上过来,“她怎么啦?”

“喝醉了!”秘书有些心虚地回答。

谁知道贾诗文这一扑,刚好膝盖跪在那团不大的血迹上,贾诗文素来爱干净,当他感觉到一股粘粘的液体渗透进皮肤上的时候,伸手抹了一下。

血――秘书吓了一跳,紧张地道:“6总没有受伤!”

谁知道正是这句话,让贾诗文的脸,霎时变得苍白,血,血,血――他看着自己手上的血,又望了望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6雅晴,目光落在那两只杯子和两瓶红酒之上。他的心突然象被什么狠狠地捅了一刀。

那种痛,终生难忘!

“你霸占了我的身体,难道还想剥夺我做女人的权力吗?”贾诗文的耳边响起6雅晴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他只觉得一股热血,止不住地往脑门上冲。突然,他举起手,狠狠地朝6雅晴的脸上扇过去。

“你这是干嘛?”

秘书现他的异常,及时阻止了他。贾诗文的面目,变得狞狰起来。

“啊――”

突然,他吼了一声,绝望地大喊着,疯了一样的朝外面跑了出去。

秘书很不解地看着贾诗文远去的背影,还有楼梯口传来的咚咚的声音,她无语地摇了摇头。

这里到底生了什么事?秘书百思不得其解,但是看到6雅晴躺在那里,醉昏昏的,她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

医院,对,马上送医院!

秘书立刻拨了电话,叫人把6雅晴送往医院。

贾诗文冲到大街上,抱着一根电线竿子疯似的撞了起来,然后,他就很神经质在朝马路中间飞奔过去。

一辆黑色的崭新宝马开过来,差点就撞到了贾诗文,要不是宝马的性能好,刹车及时,贾诗文这小命就交待了。那司机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光溜溜的脑袋探出来,朝贾诗文骂道:“你B的找死啊,不要命了是不?”

贾诗文正一肚子的火气,抓起地上的一块板砖,指着那宝马司机吼道:“你娘希匹的再说一句!”

司机怕谁啊?伸手拨了一下脖子上的金项链,伸出肥胖的大手,“就骂你,***,想找死别在马路上神经。信不信老子撞死你!”

“砰砰砰――”

贾诗文火了,老子是市政府秘书长,老子怕谁?

抡起这板砖,接二连三砸下去,一下,二下,三四下,一口气砸了十几下,然后抡起板砖,指着那个小光头司机吼道:“B的,你撞啊,你撞啊,有种的撞死老子!”

司机看到这个疯子,把自己的新车砸成这样,他心都碎了。

也怒从胆边起,“丫的,老子今天就撞死你――”

砰――贾诗文平时斯斯文文的,一句重话都不说的人,今天这火气大得吓人,听说这***,还要撞死自己。他也火大了。自己是谁啊,市政府秘书长,老爸还是国务务委员、党组成员兼国务院秘书长、按这说法,老子可是堂堂的太子党,居然被人这么臭骂,他一砖头就呼过去。

砸在对方的挡风玻璃上,挡风玻璃应声而裂。

这还不算,他又捡起砖头,对着那个富家子弟光头男子的头,砰的一下砸过去。

一股鲜血冒了出来!

“杀人啦,杀人啦――”

旁边坐着的一位靓女,看到贾诗文这疯狂的模样,尖锐地惊叫起来。

光头冒出的鲜血,让贾诗文变得越焦灼不安起来,一股按耐不住的狂燥,让他整个人变得很疯狂,他的眼里,就只有刚才在会所里,看到的那滩血迹!

“住手,住手――”

两名巡逻的交警刚好看到这一幕,立刻赶过来阻止,当他们现砸车打人的竟然是贾秘书长时,一个个傻眼了。贾秘书长飚了?

p:又四更了,兄弟们,求鲜花!h

【……第139o章江淮风云……】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