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县府 第1454章 江淮风云

小说: 官道天骄 作者: 西楼月 更新时间:2015-02-20 11:29:32 字数:4598 阅读进度:1227/2586

第1454章江淮风云(两章连更求鲜花)

贾诗文在这个小镇上折腾了大半夜,通过私人关系,寻找陆雅晴的下落。

只可惜,两人早已经离开小镇,去了人工湖。而且事后两人又回了省城的酒店里,舒舒服服躺在大床上,陆雅晴似乎有永远说不完的话,跟张一凡叨唠到了天亮。

而贾诗文又不敢过于张扬,只能通过自己的关系,悄悄地寻找她的下落。

在小镇上忙了一个通宵,连半个人影也没有,小镇上的酒店几乎被搜遍了,等他第二天心身疲惫,无可奈何回到家里的时候,陆雅晴正坐在沙发上看早间新闻。

贾诗文看着自己的女人,很优雅地喝着咖啡,吃着早点,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陆雅晴道:“你怎么啦?”

换了以前,她才不问贾诗文死活,今天本小姐心情好,所以给你一个面子。贾诗文却在昨天半夜喝得七晕八素的,又看到自己老婆若无其事坐在那里,不由有些郁闷。

经过昨天晚上的滋润,陆雅晴脸上焕发着无穷的魅力,整个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朝气蓬勃。那是一种人心底焕发出来的青春与甜**,大波浪似的秀发,披在肩上,不论从哪个角度看,她都是一个十分妩媚成熟的女人。

贾诗文有些狐疑地打量着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陆雅晴从厨房里拿出一份早点,“你是不是喝糊涂了?”

将早点放在贾诗文面前,“昨天晚上老妈打电话过来,叫我们回去吃饭。”陆雅晴拿起包,“该上班了,我得走了。”

贾诗文愣在那里,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

昨天晚上自己明明看到她打扮得象个妖精似的,挽着一个男人的胳膊,今天怎么就象没事一样?

由于昨晚折腾了一宿,后来又跟几个朋友喝了很多酒,现在这酒还没醒。眼睁睁地看着陆雅晴那俏丽的身影离开,贾诗文愣是没有反应过来。

眼前的一切,跟以前没什么两样,陆雅晴一高兴的时候,就是今天这样子。难道自己真的弄错了?

他拿出手机,看到上面拨过的电话号码,没错,在昨天晚上**点钟的时候,他的确打过电话给陆雅晴。可他已经记不得昨天跟陆雅晴说了什么,一切都懵懵懂懂的。

这一天,贾诗文没有去上班,一个人在家里琢磨了一天,等到下午五点过后,陆雅晴打来电话,让他一起回娘家吃饭。贾诗文这才开着车子与陆雅晴会舍。

省委大院九号别墅,陆雅晴老妈让保姆准备了一桌子的菜,陆天旷也回来了,一家人热热闹闹的聚在一起。贾诗文从陆雅晴的脸上,愣是没有看出什么不妥。

陆天旷则意外地发现老姐身上那惊人的变化,他隐隐感觉到陆雅晴有些不同,却说不上具体是哪里不同。陆天旷老妈也发现了,感觉到女儿和女婿的关系特别好,她还在心里奇怪,难道两人之间的小情绪化解了?

饭后,陈夫人特意把女儿叫到房间里问道:“诗文现在的身体怎么样了?”

陆雅晴看着老妈,“什么怎么样了?”

陈夫人看到女儿故意装傻,便气恼地瞪了一眼,“他那个……他身体,到医院看过了吗?你们两个结婚这么久,人家贾家正盼着抱孙子呢?”

陆雅晴这才假装恍然大悟,“妈,诗文挺好的,没什么不对啊?”

看到女儿装糊涂,陈夫人道:“那你怎么还没有怀上?”

上次到普陀山求过菩萨之后,她才知道贾诗文有问题,但她没有想得这么严重,以为只是小问题。如果让她知道这个女婿,连女儿的城门都攻不破,她肯定就不会这么问了。

陆雅晴带着一丝娇羞,“妈,他早就没事了,你担心这个干嘛。”

“是吗?”陈夫人一脸狐疑。

女人的心思通常比较细,陆雅晴还真怕老妈看出什么,立刻起身告辞。

而陈夫人始终有些怀疑女儿的话,目光落在女儿那跟妖精一样的身材上,心里暗暗觉得有些古怪。

走出家门,两在坐在车上,贾诗文脸色不怎么好,显然还在怀疑什么。

陆雅晴坐在副驾驶室,“怎么啦?”

贾诗文道:“我们离婚吧?”

陆雅晴心头一跳,扭过头定定地看着贾诗文,这个混蛋居然敢跟自己提出离婚?有病吧?

结婚三年,为了贾诗文的面子,为了贾家的面子,自己忍气吞声,硬生生守了三年活寡,没有想相信自己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贾诗文居然敢跟自己提出离婚,太过份了。

陆雅晴咬咬唇,一张脸憋得通红。突然拉开车门,跳下车去,掉头就走。

贾诗文本来怄着一肚子的气,此刻反而没了主见。看到陆雅晴这委屈的模样,慌神了。

难道自己冤枉了她?可是……

想到昨天晚上那不明不白的事,他的心里乱七八糟的。

贾诗文跳下车,朝陆雅晴追上去。

“雅晴,雅晴!你听我说!”

他去拉陆雅晴,陆雅晴气得将胳膊一甩,抹着泪水,头也不回地走着。

贾诗文紧追几步,“雅晴,雅晴!”

陆雅晴停下了,站在那里很气愤地看着他,“不要碰我,从今以后,我们两个再也没有任何关系。离就离!”

甩开贾诗文,她就朝前走了。

贾诗文看到老婆那落雨梨花的样,在心里暗自后悔。自己这是犯了哪根筋?这么好的老婆居然要离婚,如果跟陆雅晴离婚了,再找一个女人又能怎么样?

为了证实自己的能力和病情,贾诗文曾经悄悄地跟人家一起去找过小姐,可他在酒店的房间里,依然没有办法让自己**。这会,他真的死心了。离了婚,再找一个女人,只能让这个世界上多一个女人了解自己,知道自己的缺点和隐情糊涂!真的糊涂!

贾诗文后悔了,此刻他哪里还有勇气和陆雅晴理论?

就算陆雅晴昨天晚上真有和小白脸去做什么了,自己找到她,又有什么用?

看到陆雅晴气乎乎地朝前面跑去,拦下一辆出租车走了,贾诗文给了自己一巴掌!

又是一个失落的夜,贾诗文心里的结始终无法打开,他一个人跑到酒吧里去了。

陆雅晴这会,老老实实回了家,大半夜的时候,贾诗文才回来。她当时就意识到,昨天晚上贾诗文打电话给自己,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现在她越发相信自己的判断,如果贾诗文没有发现什么,以他懦弱的性格,根本不敢跟自己说这样的话,离婚?看来这小子是皮痒了,想跟本小姐离婚。

陆雅晴狠狠地哼了一声,这个乌龟王八蛋害自己守了三年活寡,绿帽子还没戴热,居然就想走人?陆雅晴一直琢磨着,如何生个孩子。如果跟贾诗文离了婚,这个梦想就不能实现了。

想到昨天与张一凡同床共枕,陆雅晴脸上那会心的笑,简直就是迷死人了。

听到客厅里的门响,陆雅晴又把头埋在被子里,小声的抽泣。

贾诗文果然回来了,他喝得有些高,摇摇晃晃的,来到客厅,看到陆雅晴的包放在沙发上,他就四处望望,然后朝陆雅晴的房间走进来。

房间是虚掩的,陆雅晴正在被子里低声抽泣,贾诗文摇摇晃晃走进来,“雅晴,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给你道歉了。”

陆雅晴没有理他,贾诗文拉开被子,这么多年,两人真正在睡在一起的机会太少了,除了回京城,或者老丈人家里,他们才睡在一起,在自己的这个小家,通常是分床而睡。

看到被子里正哭泣的陆雅晴,贾诗文一点脾气都没有了,一个劲地道歉。

“你回来干嘛?不是要离婚吗?明天就去民政局!”

陆雅晴气乎乎地道。

贾诗文陪着笑脸,“雅晴,我错了,我错了!”

陆雅晴悄悄瞟了眼贾诗文那脸色,严肃地道:“贾诗文,我就不相信再找一个老婆,能象我这样对你。这么多年,我帮你掩饰了多少?你自己心里清楚,明白。每次你家里埋怨的时候,都是我一个人帮你担着,你自己说,我哪一点对不起你?”

贾家一直盼望着抱孙子的事,跟两人提了不少回了,上次贾秘书长也在饭桌上提到这个问题,陆雅晴可是一口答应。当时就把贾诗文给急得,差点地撞墙了。老爸要他们在今年怀个孩子,可自己这病一直没有得到解决,而这么多年,贾诗文也不敢四处求医,因为这种事情太难启齿了。

抛开他对陆雅晴的感情不说,光是这件事,他的确对不起陆雅晴,换了任何一个女人,结果都一样,除非这个女人也跟他一样,对这种事情没有欲求。

贾诗文曾经在心里有过千百种想法,但他还是接受不了陆雅晴在外面有情人的事实,因此上一次看到陆雅晴在名流商务会所发生的那一幕,首先受到冲击的,还是他的自尊心。

而陆雅晴知道真相之后,立刻改变了对他的看法,贾诗文是一个极度自私,自立的家伙,按正常的反应,他第一时间应该是关心自己的身体,才考虑其他的,而他只关心那方面的事,因此陆雅晴早就看透了。只不过贾诗文害自己白等了这么多年,自己也不能放过他。

有一个想法,在陆雅晴的脑海里渐渐形成。

看到贾诗文在自己面前沮丧的样子,陆雅晴好解气。

然后,贾诗文就一个劲地自责,“雅晴,我发誓,我从此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陆雅晴委屈道:“贾诗文,你摸着自己的良心看看,结婚三年,我陆雅晴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

“没有!”以前三年,的确没有半点对不起自己的地方,贾诗文自己也这么认为,事实上,除了遇到张一凡之前,陆雅晴的生活清淡如水,虽然欧阳三号一直对她心存觊觎,但欧阳三号没有得逞。

贾诗文到现在还在怀疑,那小子是不是就是欧阳三号,可昨天晚上,他打电话给欧阳三号,欧阳三号正和几个朋友在喝酒。既然不是欧阳三号,那又是谁?

他望着眼前这个象明星一样的老婆,心里五味俱全。

陆雅晴当然知道他的弱点,看到贾诗文这模样,她又抛出一个杀手锏,“贾诗文,你不要以为我是傻子,其实你做的什么事,能瞒过我的眼睛?你自己说,你在外面找小姐的事,我说过你没有?你今天居然敢跟我提出离婚,你安什么心?你想让天下人耻笑我不守妇道?被你们贾家扫地出门了?还是你在外面找小姐找出感情来了?到我面前耀武扬威?”

嗡贾诗文找小姐的事居然也让她知道了,贾诗文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他找小姐不为别的,只为一试身手,看看自己在那方面的反应。但无法那小姐长得多美,身材多好,皮肤多白,胸有多大,人有多**,都无法引起贾诗文的兴趣。有时心里急得要死,下面一点反应也没有。

但这么隐秘的事,居然让陆雅晴知道了,贾诗文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我……我……”

“不要说了,你出去!”陆雅晴装做生气,就琢磨着如何收拾得贾诗文服服帖贴的。

“我错了,其实,其实,我去找小姐,也只是为了证实一下……你知道的。”

“证实!哼!”陆雅晴把嘴一翘,“天底下象我这么大度的人,只怕是没有了。贾诗文,你自己说我们的事怎么办?”

贾诗文低下头,没有了主见。

陆雅晴看着他的表情,就知道戏演得差不多了,坚决地道:“我答应过你爸,今年一定要怀上孩子,你自己看着办吧,如果再不行,我只好实话实说。告诉你,我实在受够了,再也不想背这黑锅!”

“不要,不要——雅晴!”

贾诗文急了。

陆雅晴叹了口气,坐在床上,“这事情总不能一直瞒下去,终究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回避能解决问题吗?”

贾诗文祈求地望着她,“要不,你说怎么办?我们……我们做个试管的怎么样?”

陆雅晴跳了起来,“凭什么?”

贾诗文哀求道:“雅晴,求求你了,好吗?”

陆雅晴板着脸,一声不吭。

贾诗文便哄着她,“只要你愿意做个试管的,我什么都依了你!行吗?雅晴!”

陆雅晴故意装作很无奈:“好吧!我为你牺牲这么多,你要是敢辜负我……”

“不敢,不敢——”贾诗文如释重负,立刻赔着笑道。

PS:感谢liuzhzh2011打赏,今天三更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