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委书记 第2461章 国际风云

小说: 官道天骄 作者: 西楼月 更新时间:2015-02-20 11:30:41 字数:2774 阅读进度:2445/2586

第2461章国际风云

刘晓轩的妈妈居然走了,张一凡挂了电话。

发生这样的事情,自己竟然不知道,说起来也太不关心了点。张一凡突然想到胡雷,这小子也没有跟自己吭一声,看来他们早就通过气了。

这段时间进常委的事情,搞得很紧张,他们估计是怕(%¥#%¥#%¥·¥#·#)

一个杀手的成功与否,不在于她的杀人计划有多完美,而在于最后的结果。有时最直接的方式,往往是最有效的。

这名女杀手以学生的身份进入校园,成功接近了张一凡。

只不过这一刀没有要了他的命,反而让他借这个机会,把一个高大伟岸的角sè演译得淋漓尽致。

媒体上播放了张一凡遇刺的新闻,很多人看到这里,纷纷大骂愚蠢。

妄想用这种手段来解决问题,绝对是一个白痴想出来的办法。照目前的进程,两岸一统势在必行,任何阻力都只是徒劳。应该从其他途径想办法制约,用这种愚蠢的法子,最终的结果就是适得其反。

张一凡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张雪峰提出要去查主谋。张一凡说不,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什么都不要管,等!

以静制动,守株待兔。

看到由学生代表送来的慰问,张一凡很亲切地接见了他们。

宝岛当局对于此事,一个劲地道歉。张一凡说,这不是重点。

几个领导人都懵了,不过马上就有人反应过来。既然张一凡同志说了,自己被刺的事情不是重点,那么重点就在于两岸一统。

把这个事情落实了,那就是中华民族天大的事情。

张一凡在医院只躺了三天,接见了不少新闻媒体的记者,他就是要利用这件事情,来博取民众的好感。的确,他做到了。

至于那些行刺自己的人,自然有他的处理方法。

回京之后,张一凡继续疗养。

其实他也没有去医院,就在家里呆着。

这一刀下去,至少十天半个月是少不了的。

京城方面收到张一凡在宝岛遇事的消息,当时就打电话强烈遣责了宝岛当局,要求他们严惩凶手,追杀幕后主谋。但张一凡说,为了大局着想,此事先不要提了,只要能把两岸问题解决,自己吃这一刀倒是值得。

很多人听到这个消息,都来看张一凡。

大多数人被拒之门外,少数人进了张府,但是没有机会见到张一凡。一来,他们不敢打挠首长休息,二来,他们只是过来看看,表示自己的存在。不是常有人说,没事出来晃晃,否则时间一久,就会被人忘了。

真正见到张一凡的,只有极少数人。

李天柱亲自登门,看望张一凡同志。

张一凡正躺床上休息,听说李天柱来了,立刻爬起来。

董小凡也很巧,在张一凡刚刚准备爬起来的时候,她就带着李天柱进来了。李天柱说,“你就躺下,不要乱动。我坐几分钟。”

张一凡说我没事,这都几天下来了,很快就能复元。

李天柱一来看望张一凡,二来打听一下宝岛那边的情况。

他摆摆手,“躺下!”

张一凡还是爬起来了,董小凡扶他躺在沙发上。小腹上一刀,你说不痛那是假的。虽然没有伤到要害,毕竟是肉啊!

这几天伤口正愈合,不能有大幅度的动作。

李天柱首先问过他的病情,这才谈起那边的形式。从媒体上的反应,张一凡此次宝岛之行是成功的,起到了意想中的效果。李天柱对此很满意,高度赞扬了张一凡的工作作风。

说他用自己血肉之躯,做了一件利民利国的好事。

相信此次事件之后,民众的支持率就更高了。

临走的时候,李天柱拍拍他的肩膀,叫他好好休息。

第二个见到张一凡的是沈婉云,沈婉云即将再次前往小菲,继续之前的工作。大使馆撤了足有一年之久,两国重新修好,令人意外的,此次出任总统的竟然是前任外长,他的呼声最高,一场牢狱之灾下来,倒是成全了他的总统之梦。

此番再度修好,两国建交,依然是沈婉云担任大使。

也不知道董小凡是有意还是无意,沈婉云来的时候,她刚好不在,据说公司里很忙。沈婉云在房间里陪了他一上午,张一凡说,“明天我没有给你送行了,保重!”

沈婉云拉着他的手,笑了笑,在张一凡额头上吻了下,这才离去。

刘晓轩倒是想来,却不敢来,生怕人家看出来了什么。只能打个电话问候。她在电话里担心死了,听到张一凡说没事,真的没事。这只是小伤口,就象割阑尾一样轻松,真没什么大碍。

刘晓轩在京城住了好几年了,一直深居简出。

她把素素送到了舞蹈班,平时自己倒是轻松下来。刘晓轩老妈也来了京城,不过最近身体不大好,张一凡有些担心她这身体。

上了年纪的人,容易生病,刘晓轩妈也是孤苦伶仃大半辈子的女人,这老人家的身体说不清楚的,万一哪天就走就走了,因此张一凡这才让她把老妈带过来,一起生活,好有个照应。

挂了刘晓轩的电话,李虹同志来了。

李虹穿着一件高领的毛线,将她的脖子修饰得完美无暇。

两人虽然都在京城当职,但是很少在私人场合下见面。工作中倒是多有交往,李虹总是将自己保持着那种若即若离的关系。

今天的探望也很官方,倒是董小凡和柳红见了,挺亲热地留李虹下来吃饭。

李虹倒也痛痛快快答应下来,在董小凡和柳红不在的时候,李虹这才走近张一凡,关切地问他怎么样了?并看过他的伤口。

伤口不大,三公分宽,深寸许。

李虹伸手触摸着这伤口,幽幽地叹了口气,“你也太较真了,怎么可以带伤演讲?坚持二十几分钟,铁人的血也流干了。”

在没人的时候,李虹才显出一个女人应有的关心。

张一凡感受着她手指上传来的温度,“没事,当初就包扎好了,出不了事。”

李虹还是有些心痛,“要多注意,千万不能拿生命开玩笑。有些事情勉强不了的,只能用时间来解决一切。”

张一凡道:“李记可比我们都急,你是知道的。”

李虹嗔怪地道:“再急也不能这样,虽然博取了口碑,却差点伤了自己xìng命,这就不划算了。”

张一凡拉着她的手,“放心,我没事。我们还有一个共同的愿望!”李虹俏然一红,有些不太自然了。

外面响起了脚步声,董小凡进来喊李虹吃饭了。

李虹迅速把手抽离,恢复了正常神sè。

家里的人不少,有张敬轩夫妇,刚好这天苗苗也回来了,看到李虹时,苗苗特别兴奋。以前在江淮的时候,苗苗就特喜欢这位阿姨。

拉着李虹的手臂,“李虹阿姨,你来啦?”

李虹笑笑,摸着苗苗的头,“嗯,阿姨来看你了。”

苗苗挺高兴的,啵地亲了一口,“谢谢李虹阿姨。”

张敬轩在旁边看着相当李虹真若进了常委,绝对是现代史上一位了不起的女强人。

吃饭的时候,李虹端着茶水敬张敬轩,张敬轩微笑着点点头,眼中带着一丝赞许。

做为张一凡的政虽然她亲眼见过张一凡为救李虹,在宋昊天面前如此视死如归,但她还是相信,这只是一种纯洁的友谊。尤其是现在这种形式下,李虹与张一凡结盟,这是最佳的搭档。

李虹吃了饭离开后,张敬轩走进了儿子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