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委书记 第2477章 暗战

小说: 官道天骄 作者: 西楼月 更新时间:2015-02-20 11:30:41 字数:2674 阅读进度:2461/2586

第2477章暗战为了制衡岛国发展张一凡研究出了一些对策()。

首先要瓦解他们的联盟()。

在霉国展开经济自救的同时岛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同盟军。

小韩zhèngfǔ就是他们最坚定的合作伙伴小韩之所以跟岛国同盟完全是因为小朝的原因。说实在的他们非常惧怕小韩zhèngfǔ那种恐怖的凝聚力。

有人说人一旦有了钱就怕死。因为他们担心自己无法享受美好的生活。而小朝这国家一穷二白的只要给他们一口饭吃他们就可以给你拼命。

小韩要不是依然其他国家给他撑腰只怕早就给小朝灭了。

2015年七月张一凡应邀出访小韩。

小韩是二十世纪末亚洲地区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它的崛起迅速摆脱了二战时期的yīn影将曾经超越自己的小朝远远抛在脑后在经济独树一帜。

这是张一凡第一次进入小朝也意味着两国关系的友好改善。

一个国家领导人的动向往往带有浓重的政治sè彩。

因此张一凡此去小韩招来了很多猜想。

岛国方面比较紧张外相当庭质问小韩大使为什么张一凡会去小韩他们是不是想撕毁联盟?

小韩大使很委屈关于这样的重大事情他一个小小大使没什么发言权他又哪里知道国家领导人的意图?

只不过两国之间友好访问这很正常是岛国太紧张了。

的确到目前为止岛国与东方大国也没有彻底撕破脸双方之间只是在进行着一场暗战()。一些巨大的财团已经开始运作而zhèngfǔ首脑看起来依然很平静。

可张一凡这个人实在太惹眼了不管他出现在哪里都会招来无尽的猜想。

岛国最为担心的是张一凡去小韩之后会不会掀起一场风波破坏他们与小韩之间的合作联盟。如果小韩zhèngfǔ倒戈一击岛国将彻底孤立。

再加东方大国传言要在海峡两岸修一条跨海大桥这在他们看来也是冲着自己而来的。修桥的目的就是控制岛国方面的进出口动态将他们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之中。

如果东方大国在桥梁修好之后再在桥下设卡凡是进出的船只一律检查岛国就完蛋了。如此一来他们将不再有任何秘密。

或许正是如此小韩也看到了一丝末rì的光茫。如果在这个时候依然执迷不悟他们的下场会更惨。到时小韩杀过来彻底征服整个半岛他们将再无立锥之地。

邀张一凡友好访问他们同样是迫不得已。

张一凡走在首尔的大街看到这个现代化建设的城市张一凡心怀感慨。“你们难道不觉得可惜吗?”

有人茫然失措也不知道张一凡说什么可惜。

在我国市场随处可见小韩品牌三星lg现代起亚大宇等等。这些品牌都在我国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如果离开我国市场虽然不能说他们会绝对倒闭但是在一定程度受到最严重的打击就象岛国产业一样萎缩最后只能另求他路重新开僻市场。

失去了我国市场之后岛国产业的萎缩有目共睹。

小韩zhèngfǔ当然心知肚明他们可不想重蹈岛国覆辙因此与张一凡谈到了合作问题()。张一凡则觉得小韩在经济实力远不如岛国如果我国要对它进行制裁的确很容易。

而且董小凡也早早有小韩布局让其经济崩溃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张一凡提出一点希望小韩与小韩和平相处撤离三八线的兵力双方之间就象亲兄弟一样。这个要求对他们来说实在太难了。

让他们和睦相处在三八线撤军那不是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

当然张一凡只是如此提议他说不希望看到半岛再起战火破坏和平。

小韩当局保证只要小朝不主动挑衅他们绝对不找事。

就这件事情张一凡是非常明白如果没有他人授意小韩是绝对不会主动找事的。

有些时候为了捞取政治资本他们不得不作秀刺激一下小朝。

其实在这方面张一凡看得很明白但他不能说破。

有人让小韩刺激小朝的目的就是让小朝这根神经崩得紧紧的让他们无法放松更没有办法腾出手来搞经济建设。

一个国家和个人在某些事情是相同的当一个人长期以来一直处于jīng神紧崩状态迟早有一天会崩溃。

而小韩正是听了人家的话对小朝采取这种手段。

哪知道小朝zhèngfǔ正需要这种刺激用高凝聚力来管束这些子民。只可惜他们并不知道这种状态下的民众的确可以凝聚成一股巨大的民族魔力但时间太久会让他们在某一瞬间爆发。

有一句话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张一凡看到了事情的本质而小朝zhèngfǔ依然茫然不知。这些年来他们虽然有些改善但始终不愿意解放思想。

照这样下去仅仅只能解决温饱永远无法与小韩经济匹敌。

张一凡希望两国zhèngfǔ冷静理智各自把jīng力放在经济建设。这样大家和和睦睦岂不是更好?

有了小韩方面的保证张一凡又去了小朝。

张一凡指出继续深化改革必须解放思想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这个提议让小朝当局有些犹豫不决。

他们始终把解放思想做为最大的禁忌。

晚张一凡依然住在原来的房间朴真允给他打了洗脚水按以前的习惯依然脱了张一凡的袜子双脚放在水中。

泡个十来分钟这才双手给他洗干净用毛巾擦干净。

朴真允坐在小凳子将张一凡的双脚摆在膝盖顶住自己的胸。

此刻才七月天气不冷不热。

朴真允只穿了一件贴身的衣服他们这边内衣的款式都无法与世界接轨。即便是有几件象样的胸罩也永远是那几种款式。

做工也极为粗糙朴真允穿的是一件没有海绵的内衣软绵绵的张一凡的脚底都能感触到它们的微微颤抖。

享受朴真允这种服务已经不是一年二年了。

朴真允是一个细心的女孩子她对组织的命令从来都是不折不扣的实行()。次组织让她脱衣服她也丝毫不感到羞涩。在她眼里组织命令的事情就是光荣的。

这次朴真允倒是跟张一凡提了一件事“首长听说要派三十多名代表去京城学习我可以报名吗?”

张一凡笑了笑叫朴真允过来。

朴真允乖巧地坐到张一凡身边张一凡抚摸着她的头“想去京城了?”

“嗯!”朴真允点点头表示非常渴望。

张一凡道:“我已经帮你报名了!”

“真的!”

朴真允欣喜若狂“谢谢首长!”

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小朝zhèngfǔ也在慢慢转变目前这几年他们已经实现了解决温饱问题。张一凡给他们说你们下一步的目的就是大力发展生产力直奔小康!

因此小朝全国下到处都是标语大力发展生产力直奔小康。

喊是在喊了行动却十分缓慢。

张一凡其实很想说把你们所谓的军工先放一放没有经济支柱哪来的军事工业?

吃不饱的情况下如何研究得出来jīng堪的军工?

小朝zhèngfǔ这么多年一直孜孜不倦地向军工方面努力哪怕是勒紧裤带过rì子他们也愿了!好歹这一点他们决定派出三十多名代表去京城学习经济建设张一凡借此为朴真允提了名。

ps:求点鲜花这个月鲜花太寒酸了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