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功能缺陷

小说: 官运红途 作者: 三三五五 更新时间:2019-09-11 13:43:31 字数:3827 阅读进度:242/242

“正因为有感情,所以才把他杀了!”

少云云咬牙切齿地说。

听着少云云的话,曾警官不禁地上下打量着少云云,眼前这位漂亮性感的女人,是真的爱任勇吗?是真的是因为爱而残忍地把任勇杀害吗?

“你跟任勇到底有多大的仇?要这样血光之见?”

曾警官不解地问少云云。

“实话跟你说,早在一年前,我跟任勇已经秘密离婚,但要面子的我,唯一的条件就是不要公开我们离婚的事,而且在我找到房子之前,我必须还跟任勇住在一起……”

少云云的话,让曾警官吃惊不已。

“你既然不愿意离婚,可当初为什么要同意离婚?”

“我是没办法!我跟在外有婚外情,被任勇发现,任勇死不原凉,非要离婚不可,我怎么求他都没用。”

“你太可恶了!你出轨在先,竟然还有理由把任勇杀了……”

“可你为什么不问问我为什么出轨?为什么到外面偷吃?”

少云云说着,声音突然颤抖起来。

“为什么?”

“我忍受不了他功能残缺!”

“功能残缺?什么意思?你们不是有了一个女儿吗?”

曾警官很是吃惊,少云云所说的功能残缺,似乎不能自圆其说。

“本来他就很弱,刚结婚的时候,跟他过夫妻生活,不到几分钟他就完蛋,可是生了女儿之后,他几乎完全没有了功能……这怪我吗?”

少云云说着低下了头。

看着眼前这位漂亮性感的少妇,曾警官突然对她有点可怜起来。

俗话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她刚好迈入如虎的年龄,却遇到了功能不健全的任勇,这是何等的悲凉!

“为了他功能好起来,我费尽心思买了A片一集集地跟他看,还偷偷买了早泄的药,可这些对任勇一点用处都没有,后来,只要我让他看A片,他就破口大骂……”

“知道他为什么骂吗?”

少云云看着曾警官摇了摇头。

“你这样做是为他好,可是一旦他没有希望好起来的时候,你这样更激起他的反感。”

“自此之后,我便不敢让他看A看,更不敢让他吃药……可是,我是一个正常的人,我有正常的生理需求……刚好这个时候,我遇上了到我们单位办事的开煤炭公司的谭总。”

“叫谭什么?

“叫谭远山。他很喜欢我,不知不觉我们走到了一块。说实话,我心里还是爱任勇的,可是任勇给不了我正常人的生理需要,谭总不仅可以给我,而且完全可以满足我。”

“你们在一起的时间有多长?”

“我跟他啪啪啪都四十分钟以上。”

听着少云云的话,曾警官在心里不禁笑骂了一句:真是个**啊,我没问那个意思,她全给我答到那个意思去了。

心里这么骂着,嘴上却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做谭远山的情人,做了几年?”

“直到现在,我们还是情人……”

“少云云,你在外面一直有着情人,你为什么还要残忍地将任勇杀害?”

“是他逼着我这么干的!”

少云云咬着牙说道。

“就因为他的功能不全,这个理由不足以你要任勇的命啊,你们是夫妻,难道最起码的一点夫妻情都没吗?”

“如果他活着的时候,这个问题你应该问问他,他对我有夫妻情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

“他跟我离婚之后,有一天他回来告诉我,他的功能是好的,是我让他强硬不起来……”

少云云突然抬着看着曾警官。

“哦?”

“他说,他在外面遇上了一个心仪的女人,他跟她啪啪啪,可以持续半个小时……”

“任勇亲自跟你说的?”

“是他亲自跟我说的,你说,我哪点不好?我不漂亮吗?我不性感吗?”

“任勇会不会说这话气你?你跟外面的男人,让他戴了绿帽,他心里不舒服。”

“可是,我为什么要给他戴绿帽,他心里不清楚吗?我每次要求他的时候,他起不来,总是骂我太淫荡……请问,我要求过正常的夫妻生活,这叫淫荡吗?”

少云云的话,让曾警官无言以对,低下头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可是,你总不能到外面玩婚外情来惩罚他吧?你知道,一个男人最害怕的是戴绿帽子,更害怕的是别人知道他功能残缺。”

“所以,他说他跟外面的女人啪啪三十来分钟,是骗我的?”

“有这个可能!他要极力在你面前争回面子,只有这样把责任推到你身上,他才能自圆其说!”

“怪不得,自他说过这事之后,我几次要跟他啪啪啪,他都拒绝,说我们已经不是夫妻,再啪啪就是违法的。再说了,跟我也啪不起来,我没有魅力让他强硬起来……”

“你们离婚后,一直住在一起,没有啪啪啪过吗?”

“没有!一次都没有!每当他拒绝我的时候,我就想到他在外面跟其他女人可以啪啪三十来分钟,我的血就直往头上涌……”

“所以你就想好了,找个机会把他杀了?”

“不,说实话,我没想过要杀他,我只想过送他进监狱。”

“送他进监狱?”

“对,我匿名写了一封举报信给市纪委,列举了他几条罪状……”

“哎,你打住,什么时候写的?”

“就是把他杀害的前几天。”

“好,你休息一会儿。”

曾警官说完,走出了询问室,直接拨通了洪峰的电话。

“曾警官,有什么好消息了吗?”

洪峰在电话里笑呵呵地问。

“当然有好消息了,这不是急着给你打电话吗?”

“哦,说说,什么好消息。”

“你上次不是跟我们说,你们收到了举报任勇的举报信吗?刚才少云云说了,她前一阵子写过匿名举报信给市纪委,你如有时间,马上过来吧,跟我一起讯问。”

“太好了!我跟吴一楠主任马上过去。你早说呀,我们刚从你那回来十来分钟。”

“呵,好的,等你啊,我出来透透气抽根烟等你,你来了我们一起进行。”

曾警官说着,从兜里掏出香烟来……

十分钟后,洪峰和吴一楠到达市公安局。

曾警官简单地向洪峰和吴一楠讲了讯问情况。

“啊,杀害任勇的理由,竟然是正常的生理需求不得满足,太奇葩了吧?”

吴一楠忍不住叫了起来。

“好了,别惊奇了,进去吧,看看举报信的情况,这样我们在那边也好交差了。好奇的事往后再说。”

洪峰笑道,推了吴一楠一把,跟着曾警官走进了讯问室。

“少云云,你什么时候向纪委投了匿名举报信?”

此时在吴一楠的嘴里,少云云再也不是“嫂子”,是一个罪犯。

“大概十天前吧。”

“你举报的是谁?”

“市财政局办公室主任任勇。”

“举报的内容?”

“他用钱买官,他当上财政局办公室主任,是用钱买来的。还有我看到人家给他送了很多礼,这些礼品,现在还放在我们家里。再就是他作为国家公务员,却在搞婚外情,玩女人。”

少云云答道。

“你刚才不是说,你们已经离婚了的吗?任勇还存在玩婚外情?你们离婚之后,他跟任何单身女人交往,都属正常行为,不存在婚外情!”

曾警官看着少云云说。

“在我们没离婚之前,他就已经在外有情人了!”

“证据?你有证据吗?据你刚才所说,他到是有你婚外情的证据,所以你才不得不离的婚。”

曾警官又说道。

“你说说,他这个官是什么买来的?”

吴一楠问道。

“他当这个官,整个过程我都知道,有些是我跟他一起操作的。他给财政局的某些领导送礼,得到了财政局要换掉老住任的消息后,便找到了主管办公室工作的副局长。”

“副局长是谁?叫什么名字?”

“叫阳春。”

“他找到阳春之后,明确表示,如果这个主任让他上的话,他可以付给阳春2万元。”

“阳春什么态度?”

“阳春同意了,但也明确表示,真正能让任勇坐上主任位置的不是他,是局长庞华伟。于是,任勇又想方设法接近庞华伟,但几次都不成功。”

“你说的不成功,是指什么?”

吴一楠问道。

“就是庞华伟没有给他送钱的机会。”

“后来呢?”

“后来,他回来跟我说,我说这个事,你交给我吧。后来我就直接找到庞华伟,没想到庞华伟是一个老色狼!”

“哦,庞华伟跟你有权色交易?”

“确切地说,是权钱色交易!我到他办公室找他的时候,给他送上了五万元,他照单收下之后,还强行跟我发生了关系。”

“就在他的办公室里?”

“是的,就在他的办公室里,他说任勇当主任还欠些火候,但是强行跟我发生关系之后,任勇的火候就不欠了。”

“还有,你说任勇收受别人的礼品,那些送礼的都是些什么人?”

“他们是什么人我不知道,但是每次任勇回家,手里都拿着一些礼品,大到红包,小到水果之类的。”

“那些也许是朋友或熟人托任勇办事的吧。”洪峰把话插了进来。

“我不知道,现在我们家都堆满了这些东西。”

话说到这里,洪峰向曾警官低声说道:“我们的问题问完了,曾警官,你看看……”

曾警官点了点头,对少云云说:“今天就到这吧,明天继续。”

从讯问室里出来,曾警官长长地吸了口气,摇着头说道:“任勇最错的一点,就是没有把握好自己的性无能,不敢直面自己的这个缺陷,如果他把这个事情处理好,或许不会招来杀身之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