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3章 别了,我的城

小说: 寒门祸害 作者: 余人 更新时间:2019-01-11 06:01:59 字数:2828 阅读进度:712/833

自上任以来,林晧然对内除掉贾豹等恶霸乡绅,同时消除了两个衙门官吏欺压百姓的弊病,致使雷州城第一次出现了政治清明现象。

对外则动用雷霆之势,先后对东海岛和硇洲岛的海盗进行清剿,恢复了雷州湾的安宁。而后,对东京湾红旗帮的清剿和对远道而来倭寇的迎头痛击,让沿海百姓避免了海盗和倭寇的侵掠之苦。

另外,联合作坊的强势崛起,雷州码头从无到有,还有各方资本的引入,让到雷州城的经济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致使很多百姓的生活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若不是受到雷州城偏小的限制,这里可以称为广州城之下的广东第二城了。雷州城的种种变化,大家现在能过上好日子,这无疑都要归功于林晧然。

特别是今年夏季发生灾情的时候,林晧然更是做出了极大的功绩。

他不仅大力打压米价,而且还极力进行赈灾,同时还为灾民提供了很多的谋生岗位,致使他们很滋润地度过了那一场浩劫。

纵观林晧然在雷州知府任上的所做所为,虽不能说后无来者,但绝对是史无前例,这是真真正正给雷州带来巨变的好知府。

现在林晧然要离任了,百姓无疑都是充满着诸多的不舍,亦有很多百姓是真心实意地想挽留住林晧然,故而自主地前来为着林雷公送行。

黑乎乎的人群挤满了整整一条广潮北街,这足见林晧然已经赢得了雷州百姓的爱戴。

林晧然本是计划悄悄离开雷州城,争取惊动的人越少越好,但看着这条广潮北街,看到如此多的百姓前来为他送行,心里亦是受到了一阵撼动。

“诸位父老乡亲,快快请起!”

林晧然从马车下来,上前先将为首的几位德高望重的老者扶起,然后对着前面跪着的百姓朗声道。

虽然很多时候,他的所做所为都是为了个人仕途,但对这雷州城和雷州百姓无疑是有感情的。如今看着这黑乎乎的人群为他送行,心里更是有一种受宠若惊。

“林大人,请揭匾!”

为首的康老等人向左右让开,指着身后已经准备好的一面牌匾朗声道。

对于离任的官员,百姓都有赠礼,礼品亦是五花八门。如匾联、顶戴、朝服、旌旗、诗歌、对联、文序、万民伞(伞)、万民衣、德政牌等。除了能带走的,还有去思亭、去思碑、德政碑、长生禄位等,这以供当地百姓世世代代对这位父母官的依恋。

匾联是一种很常见的赠礼。不过匾的价值从来不在于它本身,而是上面所写的字,那是对这位官员在任期间的一种评价。

林晧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便是举步上前,伸手捏住了那块红绸子。

一众老者和前面的百姓都齐齐望向林晧然,目光都充满着善意。

在对林晧然的评价一事上,他们一度产生过很激烈的争执。却不是争执林晧然配与不配,而是不知该选用哪个好词来评价,任何一个好评都不能让他们感到满意。

当然,他们经过一番集思广益后,还是得到了一个令大多数人感到满意的评语。

林晧然攥着那块红绸子,心里却是感到一阵紧张,却不知雷州百姓是如何看待于他,如何看待他这一年多来的所作所为。

在暗暗地吸了一口气后,他一咬牙便将红绸拉了下来,却见匾上是黑底的烫金大字:“代天行道”。

代天行道?

林晧然先是一愣,旋即内心涌起了一份感动,泪光微微闪动起来。

这无疑是很正面的评价,彰显着他为政期间的惩恶扬善。最为重要的是,民间对雷神的信仰由来已久,认为其能代天行道,击杀有罪之人,这更是要坐实他“林雷公”的称谓。

雷州百姓能够给予他这个评价,证明雷州百姓亦是耗费了一番脑汁,更是将他高高地捧了起来,都要将他抬到神灵的位置了。

“林大人,这是万民伞!不过时间有些催促,只能赶制出这三把!”

康老招手叫来了几名举着伞的后生,指着把三把伞对着林晧然说道。

这万民伞的伞帽是圆柱体形状,上面写着“万民感戴”,伞上缀着密密麻麻的小绸条,小绸条上又签署赠送人之名氏。

赠送万民伞,意指该官员像伞一样遮蔽着一方的老百姓,送的伞越多越好。

这万民伞不仅是一份礼物,更是官员借以宣扬自己施政功绩的方式。一旦该官员到别处任职,携带着这万民伞一同前往,必然更容易获得当地百姓的认可。

只是从昨天的圣旨到达,再到林晧然的悄然离开,中间不过是一天时间。尽管他们已经很卖力地赶制,但仅是制出这三把万民伞。

“本官受之有愧!”

林晧然朝着康老等人拱着手,感觉到了雷州百姓对他的浓浓善意。

康老自然对着林晧然进行一番褒奖,却是话锋一转道:“老夫和雷州城的百姓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大人莫要推辞!”

“康老,请说!”林晧然虚抬手,脸色认真地回应道。

康老抬手指着那块匾联,提出请求道:“林大人,可否为老夫写下这四个字呢?”

“老大人意欲何为?”林晧然蹙着眉头不解地询问道。

康老语出惊人地道:“我等要为大人建庙!”

去思亭、去思碑、德政碑已经是很高的褒扬,这建庙虽然在雷州亦是有过,但那是对英雄人物的一种最高褒扬,却从来没有出现在离任官员身上。

林晧然却是坚定地摇头拒绝,先不说他自认承受不起,且亦不想如此高调,更不想天天给人焚香祭拜,那太不吉利了一些。

林晧然看着百姓的种种作为后,心里的柔软处被触碰到了,朝北对着众百姓情真意切地朗声道:“本官在此向诸位父老乡亲承诺!虽然本府离开了,但公正不会离开,只要诸位父老乡亲真有需要的话,本府定当竭力为诸位主持公道。”

雷州的百姓天性虽然要强悍一些,但性子无疑是善良的,追求的是一种公正。林晧然的离任,让他们最害怕的不是跌回到贫苦中,而是会遭到不公的欺凌。

只是如今,林晧然公然向着他们做出如此的承诺,这无疑是给了他们吃下了一颗小小的定心丸,心里对林晧然更是尊敬。

“草民谢过林大人!”

众百姓纷纷跪下来,对着林晧然行了大礼,头叩在那青砖地面上。

林晧然的眼睛泛起泪光,但却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对着康老等人拱手道:“康老,秦老,李老,还有诸位,珍重!”

“林大人,珍重!”康老等人避让,并做了一个请字。

前面的百姓亦是让出了一条过道,林晧然领着虎妞缓慢地步行通过,并向着两边送行的百姓拱手作别,林大彪领着马车队伍徐徐地跟在后面。

铁柱是林晧然的保镖,紧跟在林晧然的身后。在看到不少百姓朝着林晧然叩头,头上竟然都叩得黑一片,对于能够追随这样的大人,心里亦是满满的自豪感。

阿丽亦是跟随在虎妞后面,看着这黑压压的人群,心里亦是受到了触动。纵使对这个男人有诸多不满,但却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一个极好的大明官员。

这一条街道并不算太长,但走了足足半个时辰。

朝天门没有按惯例进行关闭,而是仍然大大地敞开着。守门官并不是总旗,而是雷州卫千户石华山,正在门下恭迎着林晧然一行人通过,亲自为着这位离任大人守门。

出了朝天门,林晧然再度朝着广潮街上黑压压的人群深深地施了一礼,然后才领着虎妞登上马车消失在夜幕之中。

再见了,我的雷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