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风起云涌

小说: 回到三国做枭雄 作者: 回到三国做枭雄 更新时间:2015-01-21 15:36:23 字数:2937 阅读进度:97/458

正月二十三,丑时初,首都洛阳东门,寂静得连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听得见,封谞正在城门楼上,焦急地等待着太平道同伴的到来。『推荐百度/棋-子*小/说/网阅读』.

“蟋蟋簌簌…”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

封谞慌忙探出头来,朝传来脚步声的方向望去。

“嘘…”封谞很轻声的吹了一声口哨,这是徐奉、马元义、封谞三人约好的暗号。

“嘘…”对方亦轻声回了一声口哨,是太平道的人没错。

封谞迎上来人,见领头的是马元义,便问道:“弟兄们都通知完了吗?”

“事起突然,仓促间只通知了几位重要的分坛主,不过我在几个分坛处,都留下了事情已暴露,要大伙撤出的暗号。”马元义说道。

“蟋蟋簌簌…”又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

“仓!”两百余太平道人见此情形后,以为是廷尉府的衙差追来了,如同惊弓之鸟,慌忙拔出手中刀剑,严阵以待。

“嘘…”还是封谞见的世面多,不慌不忙地,轻声吹了一下约好的暗号。

“嘘…”对方回暗号。原来是徐奉领着几个分坛主朝此走来。众人见状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快点,洒家在此等你们很久了。”封谞有些着急地,说道。

徐奉喘着粗气,说道:“咱家这不是来了嘛。”

封谞喝道:“开门!”

“吱嘎…”洛阳城的东门缓缓的打开。

马元义一挥手,喝道:“走!目标冀州!”

马元义一行近三百人出城后,朝着冀州方向扬长而去。

历史车轮转动到这里后,因为有了杨凌的介入,出现了偏差,原本要被汉朝廷抓捕而处以车裂的马元义等人,并没有象正史上的那样被车裂惨死,而是逃向了冀州。《+棋+子+小+说+网www.qiZi.cc更多更全》

正月二十三,寅时三刻,廷尉衙门,太尉袁隗衙正准备前往朝堂上朝,衙差就进入大堂禀报道:“起禀大人,封谞、徐奉两位公公及其家人,都不在其府中!封谞、徐奉两位公公的家中只有几个下人!另外,马元义领着一伙贼人将守城士卒砍翻后,打开东门逃遁了!”

“啊!”

袁隗闻讯后,大惊。

袁隗再确认一遍,向衙差问道:“此事,属实否?”

封谞可是中常侍,徐奉亦是中常侍的人,可不是闹着玩的!连皇上都叫中常侍里的张让作阿父,袁隗虽然位列三公,担任太尉要职,但是袁隗还是惹不起中常侍。

衙差跪在地上,拜道:“起禀大人,绝对错不了,小的有几个脑袋够大人砍,怎敢哄骗大人?”

“哈哈…”袁隗闻言后,大笑不已。

这样一来,封谞、徐奉两位可就是畏罪潜逃!看来,那太平道准备扯旗造反之事,绝对属实了,否则,马元义为何率众将东门守卫砍翻后,打开东门逃遁?袁隗立功了。

但是,袁隗知道晚了!

就在此时,何进已在禁宫内,正跪在刘宏软榻前禀奏此事。

何进跪伏在地,奏道:“起奏陛下,臣近日获报,太平道妖人假借传道之名,暗中鼓惑无知民众,跟随其于三月初五造反。”

原来是戴朝盛派人盯住封谞、徐奉、马元义等人,见太平道的人打开东门往冀州逃遁后,戴朝盛立即率人将东门还剩下的守卫全杀掉,随后又悄悄地向何进禀报,太平道已率众逃遁,送了一个天大的功劳给何进。

“将奏章呈上来。”刘宏打着呵欠,说道,并用眼神示意身边的张让接奏章。

“臣遵旨。”何进说着,从袖口内取出了写好的奏章,呈递与张让。

“啊!”刘宏匆匆阅览了一遍奏章后,大惊,没想到连中常侍内的封谞也参与此事,并且已畏罪潜逃!

“侍中为何不派人将其拿下?”刘宏问道。

“起奏陛下,微臣于丑时末已派出衙差追赶。只是,可惜了前几天抓捕贼人的大好良机了。”何进奏到这里后,瞟了一眼刘宏。

刘宏:“喔,说来听听。”

何进闻言后,继续奏道:“起奏陛下,此案本属太尉袁隗主管,臣前几日就已向太尉大人建议,先将反贼抓起来严刑拷问,奈何臣官轻言微,所进之言,袁太尉又怎么会放在心上。”

何进趁此机会,对袁隗大肆攻击。因为袁隗平时仗着其门生故史多,又是文人,跟本就瞧不起屠夫出身的何进,经常挖苦嘲讽何进。

而何进此时好不容易逮着了这个机会,如何能不对袁隗猛下烂药。再说袁隗倒了之后,那太傅,太尉之位,还不就是何进的了。

刘宏亦是嫌袁隗对灵帝平时的言行挑三拣四的,亦对袁隗有些不满,闻言后,稍微点了一下头。

那张让是何等人物,见了灵帝的这细小动作后,又怎么会放过对付袁隗的这样大好良机,立即说道:“袁太尉是有些跋扈,平时是有点听不进下属之言。”张让说着,朝何进递了一个眼色。

何进与张让互递一个眼色之后,继续向灵帝,奏道:“正月二十日,太平道中就有被骗之人唐周,识破了太平道的阴谋诡计,并向廷尉府举报,当时人证、物证俱有,袁太尉硬说太平道是劝人为善的善道!硬是不肯下令抓人!”何进这厮下起烂药来,也是很有一套的。

“嗯。”刘宏应了一声。

此时,小黄门进来,跪下叩首,禀报道:“起禀陛下,太尉袁隗在外求见。”

“传。”刘宏抬手,说道。

片刻后,袁隗进入殿中,向刘宏跪拜道:“老臣太傅、太尉袁隗,参见陛下,愿吾皇万岁,万万岁!”

“免礼,平身。”刘宏挥手,说道。

袁隗喘着气,爬起来后,躬身奏道:“起奏陛下,臣近日获报,太平道妖人假借传道之名,暗中鼓惑无知民众、勾结封谞、徐奉做内应,定于三月初五造反。臣正要将其一举成擒之际,洛阳城内的主谋马元义及其内应封谞、徐奉等人皆携家潜逃,去向不知。”

刘宏淡淡地,说道:“此事,朕已知晓。”

“啊!”袁隗闻言后,大惊。

张让阴阳怪起地,说道:“何大人已派出衙差追赶了。”

赵忠一扬手中的拂尘,尖声尖气地,说道:“真不知道太傅、太尉大人是怎么办的事,如此大的案子,竟然此时才来禀报。”

真是墙倒众人推,张让、赵忠、何进等人联手对付袁隗,一起向太傅、太尉袁隗发难。

此时刘宏已瞧出端倪来了,训道:“如此大的案子,尔等不想办法抓捕贼人,竟然在此互相指责攻讦,成何体统。”

袁隗暂时逃过了一劫。不过,事后还是逃不过处罚的,因为刘宏已动了真火。试想一个平时不怎么理政的帝王,为何忽然间要催促着尽快抓捕贼人呢?为何忽然关心起朝政之事了?

太平道鼓惑民众、勾结封谞、徐奉做内应,定于三月初五造反,如此一来,太平道即将造反一事,已严重地威胁到了汉朝廷的统治了,此事,已超出刘宏忍受的底线,刘宏又如何能不动真火呢?

于是,汉朝廷的国家机器立即高速转动,廷尉府、中常侍、何进等联手突审唐周,一切水落石出,张角号称大贤良师,相约其信众于三月初五起事,以“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为口号,兴兵反汉!

正月二十四,卯时早朝,袁隗、张让、赵忠、何进等人递交其昨天连夜联手审理结果的联名奏章。

刘宏阅览后,大怒,朝议一番后,立即下旨,令大汉朝管辖内的百余郡县,大肆抓捕太平道人员,并下发海捕文书通缉张角、封谞、徐奉三个大逆不道的贼子及其家人。

一时之间,风云变色,大汉朝境内风起云涌,太平道在紧锣密鼓的准备起事的同时,朝廷亦要抓捕曾经被公认为善道的太平道。

--over-->(回到三国做枭雄../12/12784/)-- ( 回到三国做枭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