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章 腥风血雨

小说: 回到三国做枭雄 作者: 回到三国做枭雄 更新时间:2015-01-21 15:36:43 字数:3710 阅读进度:113/458

他现在把王杰及其党羽清除完,便在王修的拥护下接管了王家堡,杨凌继续让王修管理王家堡,这让王修感激涕零。《+棋+子+小+说+网www.qiZi.cc奉献》(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

第二天午时中,杨凌见经过一天的休息,众伏虎军士卒已吃饱喝足,由于杨凌担心张鹏部的安危,便下令伏虎军继续往东阿推进,而赵文龙则继续执行先前的命令。

毕竟黄巾军是整整的八万人哪!一旦卜己所部与陆战队遭遇后,就不顾一切地对陆战队发起总攻,吃亏的绝对是陆战队!陆战战队全军覆没,已是有可能的。

赵文龙率领的六百虎豹骑,在济南郊外掀起一阵腥风血雨,四处攻击那些作恶多端的地主、士家、大族所修建的坞褒,扫荡地主私兵武装。虎豹骑所到之处,那可是如摧枯拉朽,杀得济南郊外的地主、士家、大族的私兵哭爹叫娘。

此刻东阿县丞王度,却是焦急万分,接二连三地派出好几泼探子出城打听情况。事关太平道的大业啊!王度能不焦急吗?

王度闻讯后,大怒,说道:“气煞老夫!”

又有探子返回衙中,向王度禀报道:“起禀大人,济南官兵亦没有动静,听说今天济南城外,有好几家大族被一队来历不明的骑兵攻击。”

王度闻讯后,大怒,也顾不上官员的体面了,大声喝斥道:“放你娘的屁!济南郊外乃是山区,根本就不适合骑兵驰骋,再说兖、青两州境内哪来的骑兵?你小子分明是在外偷懒,竟然编造这样的谎言来蒙骗本官!来人,将这偷懒的家伙拿下,重责二十大板!”

“遵命!”两个衙差应了一声后,立即将探子押下,一顿板子打得探子皮开肉绽。

话分两头,却说卜己率领近八万黄巾军,浩浩荡荡地朝着东阿推进,来到了管承所率的黄巾军前锋与裴元绍部交战的地点,只见堆码整齐的黄巾军尸体,象小山一般似的,矗立着在黄巾军前进的路上!

更夸张的是,管承被用树枝支撑着,站立起来,手中仍然紧握着其长矛,而其首级,距离肩膀起码有一尺多高,一眼就可看出,管承的首级也是被人用一根树枝穿着插在身驱上的!

此情此景,真的惨不忍睹!而这样惨无人道的行径,也只有裴元绍这种山贼出身的屠夫,才能想得出来,并付诸实施!当然了,在这个视人命如草芥的年代,是不会有人谴责裴元绍如此行径的,更不会有人指责裴元绍不讲人道!

众黄巾军静悄悄地望着堆积如山的死尸,一句话也没说,一齐朝着主将卜己望去,希望卜己能拿出有效的应对之策。

顿时,黄巾军阵中一片寂静,由于黄巾军士卒的死尸,堆码了十多层,压力自然很大,底下几层的死尸受压后,从尸身上不断地渗出血水来,一滴滴的血水掉在地上的血水中,发出滴答,滴答,的响声。

众黄巾军士卒见此情形后,一个个恨得咬牙切齿的!顿时黄巾军士卒咬牙切齿的声音,和尸水掉落于地下血水中,所发出的滴答,滴答的声音,混在一起后,令人感到毛骨悚然!此情景,若是在夜间的话,非得吓死人不可!

“咻!”就在此时,一支响箭伴发出凄厉的声音,升上了天空。

“杀啊!”黄巾军的东北面,裴元绍率领五百水军呐喊着,向黄巾军冲杀过来。

“给我杀!一个不留,为死去的弟兄报仇!”卜己发飙了。

“杀啊!”近八万黄巾军呐喊着向伏虎水军迎去。刹那间,喊杀声、各种呐喊声,地动山摇,天地为之变色。

两军相距三百步,两百步,“一轮抛射!射完掉头就跑!”裴元绍高喝道。

“嗖嗖嗖…”顿时,箭如雨下,密集的箭雨淋向已经疯狂了的黄巾军,象割麦子般似的,收割着黄巾士卒的性命。

“啊…”冲锋在前面的黄巾军,接二连三地惨叫着栽倒在地。

伏虎水军射完这一轮后,一个转身,朝着黄河岸边就是一个趟子,更可气的是,有的水军士卒在逃遁前,竟然脱掉裤子,露出白花花的屁股,朝着黄巾军一阵猛摇晃,然后就是一个趟子。

卜己见此情形后,气得只差要吐血!此时,卜己如同一头发怒的雄狮,高声嘶吼道:“哼!往河边跑!自寻死路!老子看你逃到黄河岸边后,还能逃到哪儿去?弟兄们,给我追!追上后,将其碎尸万断!”

“杀啊!”近八万黄巾军呐喊着向伏虎水军逃遁的方向追去。

此刻,赵云的所率领的千余虎豹骑,也没有闲着,正在对着黄巾军的后队疯狂的冲杀,期待着能吸引卜己的注意力,好延缓黄巾军的推进进度。

“杀啊!”千余虎豹骑在赵云的带领下,朝着黄巾军的后队一阵冲杀,锋利朴刀准确无误地劈向黄巾士卒,未劈中,也不要紧,还有战马的贱踏!顿时,黄巾军军阵内,又是一片惨嚎声响起!

由于大多黄巾士卒是被胁裹而来的,并不懂得列阵对抗骑兵,众黄巾士卒只得哭喊着四散奔逃,躲避虎豹骑的攻击。

此时的黄巾后队跟屠宰场没有区别,有的黄巾士卒被一刀劈为两截,有的被战马踩成肉泥,不成人形!有的四肢被削去,只留下躯体倒睡在血泊之中,发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比当场断气还凄惨万分!

虎豹骑冲杀一阵后,也不恋战,吕屠夫一声胡哨后,千余虎豹骑呼啸着,扬长而去,只留下一片扬起的尘土。

午时末,陆战队木制的指挥塔上,斥候向张鹏禀报道:“禀张将军,裴统领的水军已接近黄河边上,卜己率领其太平道黄巾军的大队人马,正由西南方向朝着此处追赶过来,距此不足五里。”

张鹏闻讯后,大喜,卜己所率的黄巾军终于任由伏虎水军摆布了,也就是说两军交战的战场,按照他与裴元绍的意思发展,被引诱在黄河岸边上了,如此一来,陆战队与水军的远程打击力度,可就强大许多了!

因为裴元绍部为配合陆战队协防东阿,就在此处部署了八艘三桅大船,每艘三桅大船上装配得有十门霹雳发石车、三具**弩、三架投石机!再加上,陆战队的三十多具**弩和二十余架投石机!光凭伏虎水军跟陆战队的这些远程武器,就够黄巾军喝一壶的了。

而卜己的黄巾军,除了在人数上占了很大的优势以外,其装备跟本不值一提,黄巾军手中的武器是五花八门的,甚至连锄头、木棍、扁担、钉耙等农具都有!

却连最基本的弓箭手没有,只不过有几百块破门板充当盾牌而已!这样的军队,如果不是占了人数上的绝对优势,如何能够跟武装到牙齿的伏虎水军和陆战队相抗衡?

此时,卜己率领黄巾军大队,不顾其后队被虎豹骑的骚扰,一路狠命追赶追赶裴元绍所率领的五百伏虎水军,就快要追到了黄河岸边,忽听到一阵“嘀哒哒哒…”的怪异非常的号声响起。

“轰轰…”接着便是一阵轰轰隆隆的闷雷声响起。

一个黄巾士卒见此情形后,忍不住骂道:“***,这怪事还多了,晴空万里,竟然还要打闷雷!”

“嗙!嗙!嗙…”数十枚铁弹由霹雳车发出,呼啸着砸向黄巾军阵中。

随即,就有数十黄巾士卒,被从天而降的铁弹砸成肉饼,而被砸中的黄巾士卒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就变成了肉泥!

然而,还没有完!那该死的铁弹,又弹跳着,继续砸向附近的黄巾士卒,继续扩大战果!顿时,铁弹的弹着点的黄巾军士卒,你推我攘的一片混乱,惨叫声,哭喊声混作一片,黄巾军的厄运,亦随着炮弹的轰砸,开始了。

“轰轰…”陆战队及三桅大船上大炮经过一轮试射后,校准了抛物线,随即一百二十余门大炮轰轰隆隆地对着黄巾军阵内,不停地进行饱和的轰砸。

“妈呀!”黄巾军阵中不断有人被铁弹砸中或擦伤,被弹跳着的铁弹擦伤的黄巾军士卒发出一阵阵惨叫!

“举盾!”黄巾军中的刀盾手举起了手中的门板,妄图想用门板抵挡从天而降的铁弹!

而区区寸余厚的门板如何能抵御得了十几斤重的铁弹,再加上其巨大的冲击力!但凡是被铁弹砸中的门板,只听咔嚓一声,便被十余斤重的铁弹轻易砸碎,铁弹亦朝着刀盾手的身上招呼。

此时的黄巾军阵中,一片混乱,惨叫声,哭喊声,混成一片。众黄巾士卒哭喊着,四处躲避从天而降的铁弹。

随着陆战队跟水军的炮击,有很多黄巾士卒,被从天而降的铁弹的砸中或擦伤,眨眼间,就有好几百黄巾士卒,惨叫着倒在了血泊之中。

由于众黄巾士卒,你推我攘的四处躲避铁弹,便发生了互相推挤和贱踏,有不少黄巾士卒是被其袍泽活活踩死的!无形之中,又增加了黄巾士卒的伤亡!才盏茶时分不到,卜己的黄巾军便折损了千余士卒!

而这折损了的区区千余黄巾士卒,对于接近八万之数的黄巾军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散开!休得慌张,稳住!注意规避天空中的飞蛋!”卜己经过片刻的仔细观察,终于看出了门道,这些铁弹只不过是声势吓人,只要士卒用心躲避,还是能够躲开的!

由于太平道黄巾军士卒中的部分骨干分子,平时对卜己之言奉若神明,随即依令散开,躲避从天而降的铁弹,使北斗水军跟陆战队的大炮杀伤力大为减弱。

站在指挥塔上的张鹏,见此情形后,立即下令停止霹雳车,待黄巾军集聚于一块之时再打。因为战果并不理想,再**,只不过是浪费铁蛋!

张鹏曾经去过特配坊,知道特配坊生产火yao不易,在战果不好的情形下,也就没必要再开炮了。

伏虎水军及陆战队停止了对黄巾军的炮击,可就让黄巾军的主将卜己,狂喜不已,随即向前锋万人队下令道:“道友们!伏虎山贼技止于此了!我们的人数是其的几十倍,冲啊!为惨死的道友复仇!”

“冲啊!”

“杀啊!”

--over-->(回到三国做枭雄../12/12784/)-- ( 回到三国做枭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