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章 北域王

小说: 回到三国做枭雄 作者: 回到三国做枭雄 更新时间:2015-01-21 15:37:33 字数:3804 阅读进度:187/458

杨凌刚听到这厮尖声细气的话音后,便知道这厮绝对是太监!那么此行应该是这死太监作主,虽然明面上是说袁逢前来传旨策封于杨凌。《+棋+子+小+说+网www.qiZi.cc奉献》(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ziyouge.

杨凌慌忙跳了起来,快速将死太监正要往下跪的身形托住:“这又何必呢,草民当不起公公代袁太仆的大礼。”

虽然杨凌握着死太监的手,令他心里恶心不已,但是杨凌还是将这死太监拉往侧面的椅子边上,“公公请坐!只是不知公公在哪个宫殿当差?”

死太监奸笑一声顺势坐在太师椅上,尖声说道:“洒家赵忠,蒙陛下不弃,得以随侍圣上左右!”

哦哟哟!原来是大汉朝廷的太监头儿赵忠来啦!看来刘宏这厮对自己还是颇给面子的嘛!杨凌心里想到。

“原来是赵常侍呀,兴失礼了,还请莫怪才是。”杨凌向他作揖,说道。

赵忠指着袁逢和另外的一个官员,向杨凌尖声道:“洒家此行是陪同袁太仆、伍大人来传旨策封杨小哥儿为北域王的。”

他又向那个叫伍大人的官员,说道:“伍大人,汝乃宣抚使,又饱读诗书,应知晓变通之道,此处乃是军营,那些繁文缛节洒家看就免了吧?还不将圣旨交与北域王!”

难怪这死太监会深得刘宏**信,其太会来事了,知道在这营中要想自己按礼仪接旨,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赵常侍此言甚是,下官伍孚这就将圣旨传与北域王。”伍孚说着从袖中抽出一卷黄色的布来,朝杨凌走过来要将圣旨递给他。

典韦却一闪身,拦在中间,说道:“大人莫怪,韦有职分在身,古有荆柯刺秦,韦看不清这黄布中所裹何物,故…”杨凌记得这个叫伍孚的家伙就曾经刺杀过董卓,典韦此举完全是防范于未然。

伍孚见状,轻蔑地一笑,说道:“看不出北域王的防卫还颇为深严呐。”说着将圣旨递于典韦:“那就有劳将军将圣旨转呈于北域王罢了。”

典韦从伍孚手中接过圣旨后,展开一看,并无异状,这才转呈与杨凌,恭喜道“韦恭贺大哥荣任北域王!”

杨凌大喜,道:“同喜!同喜!”随即转身向护卫喝道:“传令,上酒菜款待贵客。”

“遵命。”护卫高兴地跑出营帐往厨房传膳去了。

杨凌伸手向袁逢等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换了一种口气,道:“赵常侍,袁大人,伍宣抚使,本王已备下薄酒,还请诸位入席。『推荐百度/棋-子*小/说/网阅读』”

“慢!”一幅卖牛肉的袁逢见状,慌忙阻止道:“北域王,朝廷也按尔的要求策封于汝,可是贵国的军队却还在洛阳的东门及其女墙上对帝都虎视眈眈。”

“是啊,北域王,贵军是否可以撤兵了?”伍孚闻言后,亦附和着向杨凌说道。

“朝廷也按北域王的要求策封北域王了,还赏百金,赐绢五十匹呢!”赵忠亦陪着笑小心问道:“贵军是否可以撤兵了?”

“唉!”

杨凌叹了一声后,说道:“凌也想撤兵啊,奈何天色已暗,不易调兵啊!要是几位大人早些来就好了。”

杨凌刚说到此处后,便见袁逢等人闻言后,顿时脸色大变,生怕杨凌不答应撤兵,他变知道朝廷也是非常害怕杨凌率军趁势攻入城中,又继续说道:“不过,无妨!本公这就命人传令给张鹏,要他不得往城内进攻,明日天亮就撤军。”

袁逢闻言后,一颗悬于心头的石头这才勉强落了下来,脸上又勉强挤出了一小点笑容,向杨凌道:“还请北域王莫要失言,明日天一亮便退兵。”

“本王说话算数,明日一早必定撤兵。”杨凌的嘴上虽然答应撤兵,但是却在心内暗道,撤兵?汉朝廷对军费赔偿以及诸如开放口岸、建埠通商之类的事一字不提,只不过是弄了一道华而不实策封绍书,就想要老子退兵?这算盘未免也太如意了。

杨凌又见酒菜已端了上来,遂伸手向袁逢等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三位大人,酒菜已备好,还请入席,席中再谈不迟。”

“请。”袁逢亦知道此时想要伏虎军连夜撤兵的确有些不现实,遂客随主便,客套一声后,便入席坐下。伍孚、赵忠亦步入席中坐下,伍孚不经意间见桥瑁亦在帐中,便问道:“这位不就是桥元伟么?”

杨凌闻言后,这才发觉匆忙中,竟然未令护卫将桥瑁带往它处,他此刻仍然在帐内!然而此时要想转移他也是多有不便,遂向伍孚等人照实道:“哦!本王正在劝降桥将军呢,奈何元伟兄嫌弃本王的官儿太小,并不愿在本王帐下屈就呢!还请二位大人及公公帮忙开解开解桥将军。”

典韦等人见状后,狂晕,暗自叹服,主公太嚣张啦,竟然要袁逢等汉朝高官帮忙劝降桥瑁!

袁逢渴了一声,有点尴尬的说道:“北域王此言差矣,北域王已是朝廷策封的官员,桥将军又是朝廷官员,大家即是同殿为臣,怎能有谁降谁之说呢?”

袁逢好厉害的口舌!杨凌听了老贼的话后,不由仔细打量起他来,只见这厮大概一米七上下,身材也十分齐整,面如冠玉,天庭饱满,虽然衣着与伍孚差不多,看起来似乎十分平常,就是一个和善的普通官员。

但杨凌却能感觉到这个人身上有种绝对不寻常的气势!虽然被他深藏起来,却还是让人不敢轻视,此人心思慎密的人,尤其那双眼睛,虽然乍一看似乎只有温和与冷静,但却像一汪深潭,让人永远猜不透。看来这厮在正史上若不是被董卓干掉的话,其必定也是一方霸主!

“哦!是本王口误了,应是将元伟兄调入本王帐下吖!”杨凌朝袁逢一拱手道:“如此就劳烦太仆转奏陛下,桥瑁就调任为本王大军陆战队中队长,本王的任命桥队长的表奏待忙完这一阵后,自会送呈御览。”

袁逢听了杨凌的话后,刚开始还好,并无多大的反应,又听了杨凌接着的话后,脸色随即一变,稍微楞了一下,这才发觉已落入了杨凌的算计中。

杨凌说罢后,暗自得意不已,嘿嘿!袁老贼,老子会有口误么?本王要的就是大家同殿为臣的这句话,朝廷不是才刚刚策封老子么,总得有点表示吧?这下看你桥元伟还有何话可说?

想到此处后,杨凌又转身向桥瑁道:

“元伟兄,汝可听好了,你已是汉华国北斗军陆战队的中队长了,还不过来陪太仆大人等用餐。”

典韦见状,哪会不知道杨凌的心思,遂连推带攘地将桥瑁拉入席中。

桥瑁此时才知道他也落入刚刚被朝廷招安的杨凌的算计中,凭眼下的情形,朝廷对北域王将他调入麾下的奏请,朝廷必定恩准,而他桥家世代忠良,必须遵旨行事,如此一来,以后他桥瑁想要离开贼窟恐怕比登天还要难哦,此时他心内的那个郁闷啊,简直不是言词能形容的!

袁逢、伍孚见状后,则是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却又不便说啥反对的语言,因为杨凌有数万武装到了牙齿的大军在此枕戈待旦,只须这位所谓的北域王一声令下,便要攻城而入!

最要命的是东门及其女墙上亦有不少的虎贲对着洛阳虎视眈眈的呐,眼前的这位弱冠少年虽说年纪不大,行事风格却是吃人不吐骨头!

杨凌却不管袁逢等人如何看待他,端起盛满了上等烈酒的碗来,大声说道:“为袁太仆、赵公公、伍大人洗尘,诸位请满饮此碗。”说罢后,杨凌便带头浅抿了一口酒水,袁逢等人无奈,只得随遇而安,先祭过五脏庙再说。

酒过三巡后,宾主相谈甚欢,袁逢与伍孚交换了一个眼色后,向杨凌说道:“北域王,朝廷已策封汝为北域王了,犬子袁术前些日子被贵军俘获,不知何时能放还。”

杨凌闻言后,心忖道,这厮好狡猾,竟然半句不提赎金之事!不过杨凌也不是省油的灯,遂向袁逢道:“释放令郎啊,如果本王记得没错的话,本王已令公路兄的随扈将释放他的条件带与太仆大人了,难道大人还未接到令郎的亲笔书信么?”

“甚么?”袁逢惊诧地道:“朝廷已策封于汝,犬子与汝就是同殿为官,北域王总不会也表奏朝廷,连犬子也调入麾下吧?”

“本王的池塘太小,容不下令郎那样的大鱼。不过其十万金的赎金,太仆大人还是要付的!”杨凌挟了一筷子菜送入嘴中后,继续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否则,公路兄就在我北域作客啦。”

“北域王,你这是擅扣朝廷官员,于制不符。”袁逢闻言后,大怒,遂乱扣帽子,也不想想他家袁术是在朝廷策封杨凌之前被我军俘虏的!

不过他瞬息间便又恢复了理智,只见他又温和地向杨凌说道:“再则大家同殿为臣,北域王何来赎买之说?何况北域又不是匈奴、鲜卑等游牧民族,抓获别人后还要赎金。”

“本王擅扣朝廷官员,于制不符?”杨凌遂即轻蔑地一笑,说道:“太仆大人,朝廷虽说已策封于我,但是本王说过,只要朝廷策封于本王,便下令不再攻打洛阳,随即退兵!但本王没有说过退往何处,更没有说过朝廷一旦策封于本王,便释放俘虏!”

“啊!”袁逢和伍孚听了杨凌的言辞后,大惊,齐惊愕地道:“北域王,军国大事岂能言而无信,出尔反尔?”

“本王言而无信,出尔反尔?”杨凌轻蔑地一笑,说道:“二位大人,本王给朝廷的书信上说过,只要朝廷策封于本王,本王便下令不再攻打洛阳,随即退兵,诸如军费赔偿、开放口岸、建埠通商之类的事,可稍后再谈!而朝廷只不过是弄了一道华而不实策封绍书和些许赏赐,对军费赔偿以及诸如开放口岸、建埠通商之类的事却一字不提,这样怎能令人信服呢?”

袁逢、伍孚二人闻言后,又是一惊!他们没想到眼前的这位少年如此的强势,竟然还要求甚么军费赔偿,他们辞别天子之时虽说听刘宏提起过,但是他们并不怎么意,认为那只不过是刘宏为他们与杨凌洽谈退兵的琐事而划的一道底线罢了!

谁知杨凌不但不按朝廷礼仪受封,还要趁火打劫,索要军费赔偿,要求朝廷开放口岸、建埠通商,与他行那所谓互通有无的低贱商贩之事!

--over-->(回到三国做枭雄../12/12784/)-- ( 回到三国做枭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