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章 饥渴的张绣

小说: 回到三国做枭雄 作者: 回到三国做枭雄 更新时间:2015-01-21 15:40:09 字数:3779 阅读进度:328/458

刘辟这几天可真谓逍遥快活啊!收了吕布送来的兵器、美女不说,自从出了泰山后,还因为有吕布的人引路,刘辟带着手下的三万贼寇几乎每过一城都能肆无忌惮的奸淫掳掠一番,比起在山上穷巴巴吃菜咽糠的日子不知要舒爽多少倍,要是每天都能过上这样的日子,那是神仙来了都不换。(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

不过今天有人打搅了刘辟的好心情,吕布的人居然跑过来说有北域的部队从徐州方向杀过来了,派人去打探一番后发现不过是北域运来的一万多人马,主将是张绣。

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刘辟拿了吕布的好处,自然也要有所回报,如果主将是赵子龙,如果杀过来的人马超过了三万,刘辟会毫不犹豫的走人。

现在发现主将是张绣,而且只有一万多兵力,所以刘辟没再向下邳靠拢,而是大大咧咧的在东莞城停了下来,想趁此机会杀散这一路人马给吕布送个见面礼,毕竟张绣在江南还不算名气响亮的将领。

休息了一个晚上,到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刘辟终于等到了风尘仆仆的张绣部队。兵法有云:以逸待劳。老婆想那张绣一路攻城拔寨而来,士卒必定已稍有倦怠,且如今营寨未立,阵脚未牢,正是破敌之时,而他手下的儿郎这几天吃得好睡得好玩得好,所以刘辟直接带着他手下的三万贼寇就呼天抢地一窝蜂的朝刚刚到达的张绣部杀去。

张绣这段时间也是异常郁闷,自从加入丞相麾下后就没打过大仗,眼巴巴看着以前西凉将领徐荣他们都已经混得风生水起,他青春年少却几乎寸功未立,这怎能不让他急?

南征的时候,张鹏仗着资格老抢了攻打庐江那一路,结果张绣这边就只做些虚张声势的事,真正的大仗一场没打,跟着甘宁的水军来到建业以为会有点收获,哪里知道刚上岸还没活动开手脚,建业就被黄甘宁的水军给破了,这下别说张绣。

连着跟了张绣几年却没什么机会立功的将士望着甘宁的眼神都犹如立着贞节牌坊的深闺**看到精壮男人般幽怨。

幸好水军不可离岸太远,受不了这群“性**”的甘宁赶紧打发他继续深入淮南扩大战果,喜得张绣马上大张旗鼓的朝着蔡城前进,对路上的探子和报信的敌军斥候不闻不问,如果不是这些探子和敌军斥候不敢靠近,张绣都想直接跑去告诉他们:我在这里,快来打我!

结果天不从人愿,张扬的结果就是一路走过来,吕布的军队不是投降就是望风而逃,城池占领了无数,可仗却一次也没打,如果不是有着严明的军纪而且一路上遇到的投降官绅极尽献媚之能事,张绣简直想屠城来发泄。《+棋+子+小+说+网www.qiZi.cc更多更全》

所以,当张绣遇见了刘辟带着大批贼寇冲过来的时候,心情真是那个感动啊,即使干柴遇烈火也不能形容此刻兴奋之万一,当下就舞起大刀吼吼大叫,连阵势都懒得布就犹如一群**犯遇上了没穿衣服的小娘皮一样冲了上去。

“兄弟们,等了好几年的军功来了,要升官发财的上啊!”手起刀落、肢体横飞,见了血的北域军如同闻到腥味的鲨鱼般开始发狂,两边都是乱哄哄的前锋人马就这样撞到了一起。

刘辟这时才发现他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兵贵精而不贵多,他的手下是山贼而不是正规军,如果说敌人是疲师不可持,那他手下山贼的持久力更差,几乎毫无纪律可言的山贼吓唬那些平头老百姓可能没问题,可现在面对面的和正规军冲杀起来,参差不齐的人员素质就成了致命伤,那些当过兵杀过人的山贼还好点。

可那些平时只会仗着人多混饭吃却胆小怕事没见过同伴被杀的山贼只一个照面就成了软脚虾,居然哭爹喊娘的往回跑,冲得后面的弟兄混乱不说,还大泄士气,后面看不见战场情况的人还以为战事不利,任凭刘辟如何催促却始终畏手畏脚的犹疑不前。

战场上的犹豫就是丧失战机,一开始双方正面接触撕杀的也就几千人而已,刘辟这边后面的山贼推推搡搡的不肯前进,北域军那边赶上来的人却是越聚越多,局面上的优势逐渐对北域军倾斜,山贼的前锋开始出现溃退,这下后面的人更不敢上前了。

张绣这时却是越杀越爽,多少年才碰到这么大一股敌人啊,这次如果不捞军功捞个够本,下次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有机会,特别是当他看见坐在马上朝后方大叫大喊的刘辟时,眼睛都泛绿了,“兀那花姑娘……不是,兀那贼头,还不前来送死!”边喊边举着大刀朝刘辟冲。

刘辟正在声嘶力竭的催促后面的贼寇往前冲,如果后面的弟兄再踌躇不前,前面可就顶不住了,到时一旦全军溃败,跑不跑得了都成了问题,这时突然听见喊声才发现张绣正朝这边杀来,正好,斩杀北域军大将也是摆脱目前困境的办法之一,当下不再催促后面的部队前进,而是招呼身边的弟兄一哄而上,径直迎上张绣。

张绣见刘辟没逃反而冲了上来心中大喜,带着身边的亲兵奋力向前冲杀,斩杀敌军大将可是大功劳啊!连续劈翻数个挡路的山贼,挨着刘辟刚一靠近,张绣挥刀一个横扫就要将其腰斩。

刘辟也不是省油的灯,双手持刀以刀柄格开这致命一击,顺势一个直劈欲将张绣连人带马砍为两片。

张绣立即收刀上举,同时一脚朝刘辟的腰眼踹去,刘辟刀被架住急收不可回,曲膝相挡,三回合间两人错马而过,各自冲入对方阵势。

拨开四方北域兵的攒刺,刘辟此时已心生惧意,原本以为张绣不过是北域二流武将,凭自己的身手应该能几合搞定,哪知道刚刚交手那几下竟是不分伯仲,短时间里恐怕难以分出胜负,可周围的山贼未必能坚持到那个时候,到时如果身陷重围,想出去就难了。

想清楚个中道理,刘辟哪里还敢与夏侯?争斗,荡开周围的北域兵,拨马就斜刺里往回跑。

张绣看到刘辟要逃心中大急,连续几个狠劈杀得周围残肢断臂满天飞,把周围山贼吓得四散而逃,找得空挡立即就拍马直追,“兀那贼头,给老子站住!”

刘辟听到后面张绣的喊声跑得更快。

“妈的,前面喊你花姑娘还真没喊错,是爷们的就别跑!”

吕布在城楼上转来转去,焦虑不安的望着西南方向。

这些天从四处聚拢来的士卒只有区区不到三万人,从各处回来的人嘴里得到的消息竟是杨凌分兵数路从四面八方围攻而来,总兵力估计不下二十万。

自赤壁被袭后,张辽已不知所踪,据说是逃进了彭城北方的九里山中,以目前的形式恐怕是指望不上了;剩下的唯一助力刘辟又被张绣的人马拖在了东莞,据说战事非常不利,能不能过得来还是未知之数。

而杨凌的主力和乐进的两万青州兵正向蔡城开来,离城不过百余里,为了打上一个时间差,吕布让高顺带着骑兵去骚扰杨凌主力的进军速度,希望能在杨凌赶到之前先把乐进给消灭掉。可三天过去了,高顺没回来,乐进的影子也没看到,这如何能不让吕布心急?

夕阳西下,在吕布的耐心就快消耗怠尽的时候,远处弥漫的烟尘在落日余辉的照应下升腾而起,“传令下去,全军戒备!”

一支骑兵在所有人紧张的眺望中由远及近,大旗上的“高”字让大家稍稍松了口气。吕布待看清走在前面的确实是高顺和自己手下的人马后下令打开了城门,亲自迎了出去。

“情况怎么样?”见高顺一脸疲惫,手下骑兵身上又多有杀伐过的痕迹,吕布带着满脸期待的问到。

哪知高顺无奈的摇了摇头从马上跳了下来,“杨凌一路上步步为营,每日行军不过二十里,根本找不到下手的机会。而且杨凌可能前段时间在塞北弄了些战马,我本想在其周边袭击他的斥候,结果和赶来的虎豹骑小打了一场,虽然对方只有几百骑,不过我怕被他们缠住,没敢久留。后来我又想去乐进那边看看情况,他那边和杨凌一样,也是每天行军不过二十里,戒备十分森严!”说完就单膝跪下,“属下出战不利,请将军责罚!”

吕布听到高顺这次出去没有一点收获也确实心中有火,不过现在正是用人之际,高顺又历来忠心耿耿,实在是不好发作,只好强压下心中的不快把高顺扶起,“此次无功非战之罪,起来吧!”说完拉着站起身的高顺的手慢慢向城中走去,“现在我军形式极为不利,你说说看,我们该怎么办?”

“将军,杨凌势大,我们死守蔡城无异于坐以待毙,不过目前杨凌行军如此之慢,属下建议趁现在还有时间继续向东撤退,和刘辟合力击溃张绣,然后进泰山以待天下形式变化!”

“进泰山?那不是跑去当贼寇?”吕布对高顺的意见有些沉吟不决,去泰山的主意他不是没想过,但刘辟未必敢收留,另一个原因就是和袁绍的战争把粮草给消耗得差不多了,在这蔡城一旦把粮草吃完了还有近十万的百姓可以当肉糜,跑去泰山能吃什么?

草皮?树根?说不定到时候没和杨凌打起来,反倒为了粮草和刘辟这个地头蛇起了冲突!如果路上掳掠些人口,行军速度又会被拖慢,万一被杨凌追上,怎么死都不知道!

而且吕布心中一直有个期望,前段时间他曾派了个叫陈群的去联合孙策、匈奴和马腾共同对付杨凌,以时间来算,陈群现在应该正在马腾那里,如果这家伙聪明点能说服马腾出兵威胁潼关来个围魏救赵,那青州门户临淄的张鹏所部已调到赤壁。

杨凌大军在外,老巢北域不过是空虚之地,不得已之下杨凌肯定要调兵回防,如果调张鹏和于禁回去,陈宫的大军就有机会突破赤壁,如果杨凌率主力回去,那这次淮南的危机也就算过去了。

到底该何去何从呢?可惜陈宫不在这里,不然可以和他合计合计,不过陈登也素有智谋,找他商量一下也不错,想到这里吕布松开了高顺的手说到,“你先下去休息吧,我考虑考虑!”

高顺本来还想劝劝吕布,不过见吕布已经转身快步离去,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对吕布的背影回应到,“是,将军!”

--over-->(回到三国做枭雄../12/12784/)-- ( 回到三国做枭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