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以杀止杀

小说: 回到三国做枭雄 作者: 回到三国做枭雄 更新时间:2015-01-21 15:41:16 字数:3281 阅读进度:364/458

虽然司马懿说得有道理,但马超的心里此时也非常为难,“你想过没有,再守在这里,我们还需要多少援军?杨凌征讨吕布时出兵十五万,我就算他伤亡了部分,又留下了部分在新占领的地方驻守,但后来又加入了张绣部和汝南城防军,现在再怎么算也还有个十万兵力吧?我们东拼西凑的总共才凑起了十万兵力出关,虎牢那里需要两万兵力,颖川一万,樊城那里起码还要个两万防备襄阳方面,其他陈留、洛阳、弘农这些地方民心未附,最少也要有一万兵力驻守各地以防万一,也就是说我们在古城这里能聚集四万人已经是顶天了,但古城城墙矮小,我西凉军又是以骑兵为主,长于野战短于守城,偏偏这南方又是水路纵横之地,再这样下去我们如何与长于打攻城战的十万北域大军对抗?”

司马懿此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实际上现在西凉军已陷入了两难之地,如果是郭嘉用诈,杨凌的主力还留在虎牢附近,马超这边只要一退,虎牢就会危险,虎牢万一失守,到时别说北域军去抢占潼关,只要占领了潼关内庐氏、弘农、函谷关任何一个地方都能卡住西凉军的退路。

但如果此时不是郭嘉使诈,自己又坚持不撤离古城,那就将被迫以少量兵力在此不利地形与北域军决战,这在兵法上可是大大的忌讳!

到底该如何是好?现在关键的问题就是城外到底是不是杨凌的主力!想到这里,司马懿少有的摆出了慎重的神态,一字一句的对马超劝告到,“再坚持几天吧,先想办法摸清杨凌的主力是不是在城外!如果真是在城外,那他做出如此不合常理的安排总会有个原因,我很想知道是什么原因!”

汉中。

贾诩在亲兵的护卫下再一次走进了这个曾令他唯一感受到死亡威胁的城市,这个曾经传闻中在张鲁治理下富足安乐的世外之地如今已成了毁灭和死亡的最佳写照,街道上到处都是残破的尸体,敌军、己军、百姓的痛哭哀号一阵阵刺激着他的听觉,正被浇灭的火焰升腾起滚滚浓烟,随风带起一波又一波刺鼻的焦臭,如此惨烈的景象令他那原本就阴沉的脸现得更加诡异。

面无表情的来到城守府,看到的是奔腾的火焰和四处奔跑救火的士卒,原本应该随他一起进城的主将徐晃正耷拉着脑袋坐在正对大门的街道上,他那粗壮有力的左手不停的在流血,一名随军大夫正在给他处理伤口,他那柄巨大的斧头被随意的丢在了一边,从斧面到斧柄布满了一条条暗红的血痕和细微的肉沫,不知道又收割了多少人命。

“你来了?”望着火焰发呆的徐晃终于发现了站在身后的贾诩,没有意义的招呼声中充满了落寞。

“恩!”贾诩看着徐晃那无精打采的脸色,原本想训斥他主将不得随意冲锋陷阵的话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咙里。

两人就这样都望着对面府邸的大火发起了呆。

“我发现我现在越来越讨厌打仗,越来越讨厌杀人!”片刻之后徐晃打破了沉默,“汉中曾经有人口数十万,你知道现在城里还剩多少人吗?我刚才在里面捡到一本没被烧完的户籍残本,夏税登记在册的居然连十万都不到!一年,仅仅只是过了一年啊!我们***打来打去都是在干些什么?”

贾诩目光凝视着远方,久久才问到,“你还记得去年丞相在培关安葬高沛将军时说的一句话吗?”

“哪句?”

“当兵不是为了杀人,是为保护百姓!”

“当然记得,我当时就在场,就是因为这句话我才问我们到底在干些什么?”

“以杀止杀!”贾诩挥退左右,望着徐晃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到,“拿下汉中,后方的梓潼、上庸、江州的百姓就不用再受战争威胁!消灭了马腾、韩遂、孙策、袁谭,天下就不会再有第二个这样的汉中!你想问丞相和这些人有什么区别是吗?如果是丞相占领汉中,象这样的前沿阵地他早就把百姓牵往后方,记得当年丞相征讨孙坚吗?为了保全百姓,丞相几乎将整个淮南迁空,还耗费大量钱粮进行安置,这就是他与那些诸侯的区别!我们在干些什么?我们干的就是让丞相这样心怀百姓的人统一天下!”

“统一天下?”这四个字背后的含义让徐晃有些惊心。

贾诩冷哼一声,“你以为当初丞相让我俩打破规制建立这只新型军队的目的是什么?你以为我当初为什么放着丞相身边近臣谋士的事不做,却跑来专门给这只部队洗脑?你也是董卓的西凉军出身,西凉军是什么作风你难道不知道?你当初也在朝中待了这么多年,那些皇家贵戚、名门世家出身的这些人都是些什么货色你难道不清楚?董卓、袁绍、袁术、刘璋这些人简直就是蛆虫,刘家王朝养起的这些人已经彻底腐烂,如果江山为这些人所得,我看我华夏离灭族亦不远矣!你再看看伏虎城是什么样子?北域又是什么样子?知道为什么象我这么怕死的人去年在这汉中的时候还拼死保护丞相撤退吗?因为我在北域看到大汉昔日万邦来朝的荣光,为了重现这分盛世,这就是我们现在干的事!”

“大汉昔日的荣光?”徐晃慢慢从地上爬起,重新将巨斧抄在手上,万般珍视的抚摩着斧刃,“我知道以后该干些什么了!”

“哦?干些什么?”

“继续砍人!”

“……”贾诩决定还是换个话题,“把这里安顿好以后,你继续领兵北上,一路最好小心谨慎,后面不必再硬拼,给西凉军保持压力就好!”

徐晃诧异的望着贾诩,“什么意思?你干什么去?”

贾诩的目光转向了东方,“丞相不是让我们便宜行事吗?我准备带三千兵力回北域,西凉军有些什么底牌我很清楚,这场战事的大概走向我已经摸到一点点端倪了,关键不在北方而在北域,我要让马腾永远回不了天水!”

……………………

古城。

黑暗的地牢里传出阵阵惨叫,每天不断的有俘虏被压进这里,墙上的各种刑具已经红得发黑,焦臭的肉味四处弥漫。

现在司马懿每天做的事就是待在这人间地狱里审问每天被抓来的战俘,“谁能告诉我你们军中最近发生了什么大事?比如杨凌有没有什么异样?谁先说谁就能马上出去!”

第一天。“我们什么都不知道,真的,我们是汝南城防军,后面来的部队都下了禁口令,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拖出去砍了!”坑住团号。

第二天,“我们是刚投降的泰山山贼,他们荆州军平日里根本就不理我们,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啊?”

“那你们现在加入我军怎么样?”

“那还不是死路一条?”

“……!拖出去剐了,今晚加餐!”

第三天.

“……好象是丞相大人被马踢伤了……”

“……据说受伤什么的传闻都是假的,要知道丞相什么都好,唯一的缺点就是**,所以丞相大人其实是得了花柳,……”

“把这个吓傻了的疯子拖出去喂狗!恩,等等,喂完以后记得把狗放出城去,据说这种病能一传十、十传百!”

“#%¥¥#%”

挡住了北域军三天疯狂到不死不休的攻城战,西凉军终于在防守中抓到了一批稍微知道点消息的战俘,虽然不是跟随虎豹骑一起过来的那一批北域援军,但这么多天军中总会透露出一点消息。

经过一番严刑拷打、威逼利诱,虽然交代的情况各不相同,但司马懿还是从这些传言中发现了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杨凌不是受伤就是生病了,而且情况非常的糟糕,需要回伏虎城医治,这似乎解释了为什么北域军会来到古城,因为这是回伏虎城最近的路线。

但,这个消息真的可靠吗?

古城外,北域军大营的帅帐里,郭嘉和鲁肃正在悠闲的下着象棋,配合着外面震天的喊杀声,这把下得难分难解棋局倒也有那么几分金戈铁马之势。

鲁肃目前稍稍处于被动,面对郭嘉咄咄逼人的攻势有点举棋不定,“奉孝,你看对面的马超会撤退吗?”

“谁知道呢?主公是给我们出了个难题啊!既要发动猛攻给马超造成压力又不能打得他们溃败,既要让马超退出古城又不能让西凉军在我们总攻之前丧失斗志逃回西北,这轻重之间实在是有点难以把握!喂,破你的连环象了!”

“知道,上士!”连环象被破,鲁肃的棋面更加危险,“主公不是说坚持就是胜利吗?那就看谁的资本够厚了!”

“炮,将军!现在我的资本好象比较厚,看你还能撑多久!”

郭嘉的一车一炮一马都已经围了上来,看起来已经是胜利在望,“对了,象这个东西我在书上见过,好象是南蛮那边作战用的坐骑,但丞相做的这棋为什么马可以过河象却不能过河?”

--over-->(回到三国做枭雄../12/12784/)-- ( 回到三国做枭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