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采花仙大战拈花医之三

小说: 虎狼妇人美少年 作者: 狗吃西瓜 更新时间:2015-10-29 13:59:10 字数:2139 阅读进度:259/676

冷怡满以为就要按摩到小肚肚以下,正紧张的不行,郑天豪却绕过敏感部位,继续揉搓大腿外侧,暗自好笑着,一个道德高尚的主任,照顾女病人,不让难堪,一定有一整套的方案嘛,于是极其随意的和他闲聊着,咨询关于女人保养的诸多问题,于是按摩室的气氛,显的无比轻松愉快。

估计冷怡的马奇诺防线,已经解除了戒备状态,郑天豪的邪医之手,再次回到小肚肚上边,揉搓穴位,力道增加了两三成,使得她巢穴里的酸胀感,更加的强烈。

一位人民教师,在学校里工作不咋样,美貌却出了名,一副娇弱样儿,叫男人们见了,以为是好欺负的,好几年来,在教师办公室,主任和校长办公室,受过不少的幸骚扰,却义正词严,一一回绝,从没吃过什么亏,学校的同事,还送了个刺玫瑰的外号呢。

哎呀,不知咋的,和这郑主任独处一室,觉的他相貌英俊,风流倜傥,学识渊博,比自家男人强的多,有点仰视了,按摩到此时,竟有点恍兮惚兮,凭着妇人家的本能,仿佛要他奉献点良种的基因片段什么的,当他的手,再回到小肚肚上边,没按压几下,又一股泉流,咕嘟的涌出来,这一回,来的有点猛,弄的白色圣洁的小裤裤,黏乎乎的,极不舒服哦。

郑天豪见她面颊绯红,眉头微微的皱着,明白巢穴里的水资源,已经开始泛滥,却并不急于掏窝,将她提出的女人养生,用很专业的术语,扯到小姨妈的周期啦,口子啦,花心啦,白代啦什么的,甚至对巢穴的保养和清洁,也从中医的角度,提出了一套自己的见解。

按摩室的隔音设计,处于一流,即便里边的人高声的哼哼呀呀,外边也无人听的见。

“我这套全方位的按摩,把所有穴位按压完毕后,对你腰酸腿疼的老问题,多少有点效果。”估计着她已经进入运行的平台了,拈花邪医的手,才慢慢试探着,撩开新潮短裙裙,就要肌肤相触,按摩小肚肚的下边,撩拨浓密的毛毛喽。

冷怡听他发表着说说,像是给催眠一般,有点晕乎乎的,一闭上眼,浮想联翩着,仿佛要给他捧着,托着,揉着,搓着,轻飘飘的飞升极乐了,而感觉他的将要掏窝,又惊,又怒,又羞,人民教师的防线,忽然变的无比坚固,挡开他的手,却不敢对病人的上帝直接发作,面色一凝,歉意的道:“郑主任,全方位的按摩,我看还是免了吧。”

郑天豪淡淡的道:“没事,冷老师不乐意全方位按摩,可以多开几副中药,多接受艾草火熏的治疗。”尽管处变不惊,却明白这可心的美人儿,已经从他手心里逃脱了,于是平静的托住她后背,让她坐起,打开房门,摊了摊手,做个请的姿势,“请回吧,希望住院期间,放松心情,好好调养,有问题,可以直接到主任办公室来找我。”虽然面带微笑,心里却毛火的很,这冷艳,果然是一棵刺玫瑰呀,掐指算来,包括刘小静在内,她算是从掌心逃脱的第第六个妇人家了,另外几个,时间一长,实在记不清了。

“谢谢。”冷怡站在床边,理了理有点乱的短裙裙,感觉丰富的水资源,正从腿缝子间朝下流淌着,有点心慌意乱,哎呀,要是走出去,给谁看清了下边的情况,岂不羞死人喽,于是夹住双腿,有点别扭的走出按摩室,故意朝下拉了拉裙裙,暂时遮一下,以免丢人现眼的。

“不客气。”郑天豪掩上门,走向电梯前,朝她意味深长的望一眼,暗自发誓,在她住院期间,一定要找准机会,把她及时的给办了。

这康复科的病人,纯属郑天豪精选过的,要么是老弱病残,要么是小的妇科毛病,多数为妇人家,住在里边,一般无须家属作陪,悠哉悠哉的,享受的是一流服务,过的是慢生活,里边虽然人不多,却来来去去,随意走动,就像住在家里一般。

再说林乐眼看一位可心的美人儿,进了按摩室,好半天不出来,也不知为哈,明明和自家毫无关系的,却干巴巴的着急,生怕她在按摩的当儿,给主任轻易的办了,却不敢贴在门上听动静,又怕护士盯着,只好借其他病人作掩护,转来转去,始终没远离这间紧闭的屋子。

约摸半小时后,冷怡走出门来,那超短裙裙,竟莫名其妙的,拉的很低,仿佛要遮丑一般,凭借采花人的独特眼光,林乐装作系鞋带,略略的一弯腰,一眼就看出,哟喂,那裙裙下边,有一线亮闪闪的水水什么的,正一个劲儿的朝下流呢,而瞧她脸上红霞飞着,紧皱眉头,有点气呼呼的,就明白了个大概,猜测那拈花邪医,并没得手,于是幸灾乐祸,差点哼着小曲儿呢,暗暗发誓,你主任办不了的,倒要看看我草神门弟子,有木有更强的本事喽。

按摩室距离冷怡的房间,还有几个转角,冷怡一手拉裙裙,一手捂着腿杆子,此时最要紧的,就是找到个卫生间,一面当众丢丑呀,没头苍蝇似的,东窜窜,西窜窜,让林乐跟在后边,扑哧的,差点笑出声来。

转了一圈,冷怡估计走道尽头一定有卫生间,于是样儿怪怪的,急急的朝前走着。

林乐住的38号房,隔着个开水房,就是男女卫生间,于是不远不近的跟在她屁股后边,从病房里提了水瓶,装作进开水房,暗中观察她的动静。

冷怡走进卫生间,解了个小的手手,又弄了好半天,把里外收拾干净了,才放心的走出来,腿疼的老毛病忽然犯了,脚下一滑,就要栽倒,而开水房门口站着个娃,顺手就把她扶起来,还殷勤的道:“姐呀,走路可要小心点哟。”

“谢谢你了,”冷怡一抬头,见一个乖巧的娃,十**岁,看样儿是乡下来的,顿时有了好感,问着,“你年纪轻轻,为哈要住医院呀?”腿上疼着,不敢放开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