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前程

小说: 红楼之贵妃是个小花精 作者: 香溪河畔草 更新时间:2020-03-23 02:50:31 字数:3808 阅读进度:34/158

贾敏出嫁。

元春荣升荣府大姑娘。

贾敏三朝回门时提议, 葳蕤轩便成了元春的居所。

王氏很高兴。

小姑子这回总算心眼正一回。

小花精其实无所谓, 相比代表地位与宠爱的葳蕤轩, 她更喜欢福天宝地的花园子小别墅。

张氏自己没来,却是派人给元春的新居所换了新的被褥账幔, 墙上的名家字画, 都给原样保存。

王氏想挑礼, 也没得挑。

王氏以为张氏要闹一闹,她再反手打脸。

让公婆看看他们喜欢个什么东西。

张氏其实想得很通透。

贾赦有了两个爵位。

荣庆堂也很宽敞。

大房都是小子,又要读书。

公婆稀罕小孙女,正好让元春承欢膝下。

瑚儿琏儿琮儿好生读书才是正经。

再者说, 元春是个女儿家家,也不能占住院子一辈子, 十五六岁就出嫁了。

公婆在自己娘家出事的时候,力挺自己,没有半点亏待。

她犯不着惹得公婆不开心。

这一年四月, 张氏便出孝。

她带着三个儿子去道观给张老爷点了长明灯,做了七天道场,把孝服除了。

王氏一是觉得给张氏做管家娘子丢份。

二也是跟贾政的关系恢复了新婚的腻味。

三来也要照顾元春。

四月十五,她把管理钥匙, 送去了荣禧堂,交还婆婆。

贾母到愣住了。

她预备抬着王氏平抑张氏的傲气。

再没想到,王氏竟然撂挑子。

贾母询问赖嬷嬷:“你看这个老二媳妇, 住了几天花园子, 是不是变得聪明了?”

贾代善一病不起的时候, 贾母心里其实有所打算。

一旦老公爷走了,她有心依靠二儿子。

毕竟,贾赦是婆婆养大,跟她不亲。

其中也有张家的事情。

贾代善走了,贾赦未必撑得住。

王氏却有王家船行与王子腾的才敢。

如今贾代善活着,就另当别论。

赖嬷嬷笑道:“这个奴婢还真知道,您怕是不知道吧。

二太太亲手做羹汤,照顾二爷,哦,是照顾二老爷。

二老爷、珠儿少爷,元大姑娘的饮食,都是二太太亲手料理。

二太太憋着一股劲,要辅助二老爷科举入仕呢。”

贾母道:“你从那个奴才嘴里掏出来的话?”

赖嬷嬷笑道:“这回主子冤枉奴婢了,奴婢忙着四姑奶奶的婚事,哪有这个闲心呢?

却是我们家的老大在老公爷身边得了消息。

二老爷喜欢甜食,二太太天天亲自带人去莲湖挖藕,用石磨现磨莲藕打粉呢。”

贾母这些日子也一门心思的忙碌贾敏的婚事,真是没有注意王氏,只要她不惹麻烦就好了。

如今得知王氏一心辅助贾政读书,心里对她的看法顿时拔高了许多。

身为女人出嫁从夫。

王氏终于知道夫君才是最好的依靠。

这才对。

她可不喜欢王氏动不动拿多少陪嫁说事,压制她的爱子。

贾政的表现,虽让贾母不满意。

错不过是她亲自带在身边,细心教养十年的幼子。

如今幺女敏儿也出嫁了,贾赦在锦衣卫混得人模人样。

贾母的心思,也集中到贾政身上了。

贾代善的意思是让贾母荣养,把家务交给张氏打理。

贾母派人把钥匙直接送去荣庆堂,交给张氏。

王氏说是移交管家权,不过就是一串钥匙。

她整个就是掌管着钥匙的丫头,钱财账目,她都没法子沾手。

张氏接到钥匙,也愣了下:王氏终于回过味儿了。

张福家里十分高兴:“这也是太太的手段了得,安排的管事嬷嬷把上上下下把控的严严实实。

王氏想要安插她手下的人,根本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

王氏的钥匙还回来,肯定是张氏的陪房掌管。

张氏却知道,这是公婆不支持王氏。

不然,她的人手根本守不住。

贾政这厮就是个享乐主义。

上一回秋闱,他跟王氏不对付,觉得王氏不可心,进了三月,天气刚一暖和,他就带着人启程去了金陵。

俊俏丫头陪着,金陵无人拘管,会文访友,四处玩赏景致。

这一回,都过了五月了,这爷们还在享受媳妇的精心伺候,窝在家里读书习文。

六月中旬。

贾代善找了贾政说话:“明年大比,你不准备参加 ?”

贾政顿时脑子清醒了。

不知是不是小花精给他茶水参汤里面度灵起了作用。

贾政比从前反应机敏了许多。

他躬身作揖:“回禀父亲,儿子努力功书习文,就是为了参加秋闱。之所以尚未动身南下,却是儿子每隔七日都要去妹夫家里请教文章,颇有所得,一时间竟然舍不得动身了。“

贾代善闻言暗暗惊讶:“这倒是好事。

不过,最迟七月也要动身,时间要安排的宽裕些。”

薯天外出容易生病。

贾代善这是连恢复期也算上了。

贾政从梨香院回来,终于警觉,他竟然忘记了南下这嘛事。

为了什么忘记了?

他也不清楚。

或许是他夫人做的饭菜太合口味。

或者是一双儿女聪明可爱。

让他眷恋。

既然贾代善已经过问了,贾政就吩咐王氏开始打点行装。

上一回贾政回金陵的时候,小花精还在做着生存争斗。

这一回,因王氏的要求,小花精参加了收拾行装的队伍。

好家伙!

贾政只说简单收拾行装。

结果,收拾的东西拉了八辆马车。

因为八月秋闱之后回京已经是秋后了。

故而,衣衫要准备夏秋两季。

贾政准备的衣衫鞋袜,足可以穿戴一个月不重复。

这就占去了八只黄铜锁背的樟木箱。

然后,秋季的夹袍,也收拾八只箱子。

再就是被褥账幔,吃的喝的用的。

贾政特特指定,要小花精制作的荷叶茶,再有王氏亲手炮制的连藕粉。

当然,还有王氏悄悄腌制的野鸭蛋,也带上一箱子。

贾代善规定贾政七月出京。

贾政有些自觉性,把出行日期定在六月底。

这已经是动身得比较晚了。

别人家回原籍考试的秀才,早在三四月乘着凉爽动身。

贾代善没有娇惯儿子的心思。

贾政来磕头。

他叮嘱几句:注意身体,考得中考不中,都早点回京,免得你母亲挂怀。

出行头一日傍晚,贾母乘着调养落山,亲自带人到了菡萏院。

花园子凉快。

她顺便逛逛,也检查一下贾政的行装,看看缺什么,提点提点。

贾母一看之下顿时吓得跳。

二房院子里,竟摆着八辆马车。

乖乖,这是搬家呢?

贾母遂问王氏:“这是给亲家公捎带了东西吗?”

王氏把脸一红。

她真没给她爹捎带东西。

她爹却不在金陵,在海疆坐镇海上的船行贸易呢。

贾母见王氏满脸尴尬,方才觉得这话问得突兀了。

这却是因为王氏的改变有些大。

从前的王氏却是把娘家当成重中之重。

让女婿带礼物看望岳丈也是应该。

再没想到,这一回,王氏把夫君摆在娘家前面了。

这却是小花精日日劝道的成果。

小花精成功的让母亲认识到,娘家哥哥再能干,不能替她挣诰命。

替她争面子挣诰命的人,只有父亲贾政与兄长贾珠。

贾母对小花精很不错。

小花精也不想让父母尴尬,忙着上前邀请祖母吃茶:“祖母,孙女最近又做了连蕊茶,最是消暑了。”

总算是把贾母从尴尬里解脱出来。

贾政离京赶考,王氏比贾政还要紧张。

贾政已经二十六。

七月开始,王氏开始吃素,不仅吃素,还每日抄写两个时辰金刚经。

抄好了佛经,便让人送去皇觉寺供奉,替贾政祈福。

她虽字儿差强人意,这一份心意却是让贾母很满意。

这一年,小花精四岁,修为已经到了第八层。

小花精修为越高,壁障越难突破。

精灵却没有壁障。

这一年。

再上了翠微山,贾代善允诺她可以不带丫头,自由活动。

但是,贾代善要求元春,回到荣府内,一切按照大家闺秀的派头。

出门的时候,身边至少要带上两个丫头,一个嬷嬷。

小花精答应了祖父的条件,得到了上山游逛的自由。

如今,小花精身高已四尺,在这个时代属于高挑个儿。

相当于人家十岁的姑娘。

她姑姑十八岁出嫁之时,身高才五尺。

小花精这个身高已经很打眼了。

贾代善与贾母商议,没有必要,尽量不带小花精出门应酬。

贾母奉命转告儿媳王氏:“元春的身高异于常人,尽量不要让外人瞧见,免得引起非议。”

贾母却想带元春去碧云寺,请主持尼姑摸骨问前程。

贾代善喝住她:“她出生的时候闹出的动静,你还嫌不够引人瞩目?咱们遮盖不及,哪有自己主动招惹?”

贾母狐疑的看着贾代善,道:“老爷跟妾身说句实话。

我觉得这个丫头是个有福气的。

当初公爷那般厉害,妾身真是六神无主。

元儿开口断言公爷一定能好,果不然公爷就好了。

我心里想着,这样有福气的丫头,我们得为她做些什么,不能这般埋没她。

再者说,女孩子前程好,将来也能帮助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