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分房睡

小说: 豪门暖婚:老婆大人节操掉了 作者: 艾圆圆 更新时间:2016-08-14 10:58:10 字数:3427 阅读进度:51/331

唐御笙没跟上来。(品@书¥网)!

守在门口的俩个人,像是认识她般,对她做出请的姿势,她才更放心地朝里走。

肚子有些饿了,她眼尖地在大厅发现冰箱,刚叼出一串葡萄,就在冰箱门后瞧见装饰反光镜,镜前的自己妆容虽不是很厚,但……

“自己有那么好看吗?”

身后响起调侃声,是道女声,她确定不是甩不掉的唐御笙。

她转身,刚好对上一双笑盈盈的双眸。

女人纵然打扮很有女人味,七厘米高跟,包臀裙将她衬得前凸后翘,但依旧不减眉宇间那股英气。

来人正是爵爷的夫人。

叶简容想不通,年纪轻轻的为什么可以为了钱,屈身给一个可以当爸的男人,多学学她吧,年纪轻轻的,长相也好看不到哪里去,还可以为了钱屈身个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

“爵夫人。”叶简容微微颔首。

女人眉头微蹙,似乎不满她的称呼,思索了半天,才舒展眉头道:“嗯,我很喜欢你的剧,很喜欢你这样的女人。”

喜欢她这样的女人……呃,能不能别说令人误会的话。

瞧眼前女人坦荡荡的模样,叶简容心底扇了自己个耳光,叶简容啊叶简容,当谁都像你一样,整天东想西歪?

“谢谢爵夫人抬爱。”叶简容忍不住捏了颗葡萄丢进嘴里。

太饿了,忍不住了。

爵夫人笑了笑,“脸上的妆还没卸呢,这样吃不自在,走,去我那儿,我那里有卸妆油。”

唐御笙事前没打招呼,她小包里除了手机和他给她的卡,没有卸妆油,她还在困扰怎么卸妆呢,救星就自动出现了。

“正好我没带,爵夫人麻烦你了。”

爵夫人领着她到自己房间门口。

叶简容望着冷清的过道,觉得有些奇怪,唐御笙不是说了,请的夫妇不止他俩吗?又或许其他夫妇还没到吧。

叶简容走近房间,才想起其他问题,“呃,会不会打扰到爵爷?”

爵夫人打开灯开关后,走到梳妆桌前打开化妆盒,取出一罐精致小瓶,拧开盖后倒在卸妆棉上,冲她招了招手,“不会的,他和我分房睡。”

“分房?为什么?”叶简容走了过去,被爵夫人轻按了下双肩,坐在凳子上。

下颚被对方轻轻勾起,在化妆棉沾到肌肤后,双眸微微阖上,以至于没看见爵夫人眼底的错愕,“你老公没跟你说过?”

“说什么?”叶简容不解问道。

爵夫人收敛错愕,目光渐柔,“我看你很喜欢吃东西。”

“呃?你怎么知道?”

“倾华传有很多花絮,摄影师扑捉到很多你偷吃的场面……很可爱。”

叶简容有些不好意思,“那就是贪吃。”

“说起来,我还是你粉丝,你得给我签个字再走。”

睁开眼拍了拍胸脯,“那有什么问题。”

她好感动,粉丝里具有有个这么有内涵和身份的,将她贪吃看成可爱,啊啊啊啊,突然喜欢上眼前这位年轻貌美虽然脑子傻嫁给中年大叔的女人。

爵夫人轻笑,“偶像,为了增进咱们的距离,我叫你容容吧?我看花絮里很多剧组工作人员都这么叫你。”

“行,那我叫你……”

说起来惭愧,好不容易遇到个真爱粉,聊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人家名字。

“穆衣,我的名字。”

“哦,你要不要吃葡萄?”叶简容友好地举起手,还紧握不放从冰箱翻箱倒柜来的葡萄呢。

“你吃吧,我去阳台抽会儿烟。”穆衣说完便打开抽屉,拿出里面的烟盒和打火机,走到阳台上。

叶简容微微一楞,反应过来才望向阳台。

她不介意女人喝酒,但很讨厌女人抽烟,但这个穆衣抽烟却令她不反感。

最主要是,穆衣不像唐御笙,明知道二手烟有害,还可以喷在她脸上,对她身体间接造成伤害。

穆衣比她高个头,让她突然想起东北大美女,个个牛高马大,但穆衣又不如那些人骨架大,在夜风摇曳中,穆衣身板显得很淡薄。

叶简容想了下,拿起梳妆台上烟灰缸,走到阳台上,递给穆衣。

穆衣看着她手中玻璃钻烟灰缸,又看了看月光下她柔和的侧脸,忽而微笑,一圈烟从她笑意中溢出,有些鬼魅,有些诱人。

穆衣将烟掐灭了,接过烟灰缸放在脚边。

“呃,我不是让你灭烟,只是不想你到处抖烟灰……”唐御笙解释道。

这样解释也不对,显得她好鸡婆,可再想解释,又不知拿什么借口。

穆衣淡淡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你闻多了二手烟不好。”

“你知道烟对女人身体不好,还抽它?”叶简容眉梢微蹙。

这个陌生的女人对她存有好意善心,她也不吝啬同等对待。

穆衣:“这么多年,都习惯了,想戒都戒不了。”

叶简容瞧她一副悲伤逆流成河的模样,一张小脸仿佛盛满很多故事,不禁想到她名义上的老公,再想到现在俩人分房睡。

那个爵爷不会找到新相好,就抛弃现在年轻貌美的老婆了吧?

叶简容顿时同情心起,一脸义愤填膺地劝导:“穆衣,男人不算什么,咱还有自己,女人当自强,我们可以向他们证明,没有他们,我们也能活得很精彩!别自暴自弃!”

她拍了拍穆衣的肩膀。

穆衣扫了眼肩上玉白的小手,转而悲伤一扫而空,她轻笑道:“你果真和花絮一样好玩。”

好……好玩?

叶简容面色微僵,她难得一本正经劝导人,结果被这人判定为好玩?

她可是活生生的人!不是什么玩偶!怎么能用好玩来形容她呢!

叶简容默默地收回手,脸持续僵硬,大步朝门口走去,既然这里没她什么事,她还是先告辞了。

“哎,说俩句就动怒了?真喜怒无常。”穆衣瞧着一会儿义愤填膺正义感十足的脸,下秒变成僵尸脸,调侃道。

“草!到底谁喜怒无常!”叶简容忍不住骂出口,“一会儿像死了爹娘,一会儿又开劳资玩笑,说劳资好玩,劳资是人!不是你玩偶!”

穆衣因突然发怒的叶简容,愣了愣。

眼睛眨巴了俩下,转而笑地拍了拍她头颅,“谁说你是玩偶了,你是我见过最可爱的人。”

她曾被小泉评过,是她见过最猥琐的女人没有之一,结果这个女人评论她可爱?她有些受宠若惊……

咚咚敲门声打断俩人交谈,穆衣抬脚朝门口走去。

叶简容探个头望去,门口正站着袖口挽着,白衬衫纽扣解开俩颗看似潇洒随意的男人。

“老婆,我们回房。”

听到唐御笙这么叫她,她还真没适应过来,浑身泛起鸡皮疙瘩,像看怪物一样看着门口的男人,是不是被附身了?

唐御笙睨了眼被卖还要帮凶手数钱的蠢女人,勾了勾食指,眼底写满不容拒绝的威胁,“老婆,过来,咱们回房,别打扰夫人休息。”

威胁她?

呵,她偏不如他所愿。

叶简容仰了仰头,傲娇地嘟嘴拒绝:“不。”

听到这个回答,他感觉额角的青筋抽了抽,现在真想将蠢女人吊起来打。

深吸了口气,暂时平息胸口的怒火后,唐御笙又不耐其烦地勾手指,“过来。”

在这个地方,她不能意气用事,太违逆这个男人。

偶尔耍耍嘴皮子功夫就够了,别真的惹火了唐御笙,免得小肚鸡肠的男人将她扔在这里,或者找人将她活埋了,她爹妈还得求他寻找她的下落,那就得不偿失了。

她不相信唐御笙,更不可能相信刚刚认识的穆衣吧。

虽然不讨厌穆衣,但也构不成最基本的信任。

“我饿了。”叶简容砸吧了下嘴唇,提出意见。

唐御笙微微点头,“好,带你去吃大餐。”

哼,这还差不多。

叶简容像胜利的孔雀,高傲地抬起步伐,走到唐御笙身旁,冲穆衣挥了挥手,“我们明天再见咯。”

“嗯,明天见。”穆衣话是对她说的,但视线却高深莫测地望向唐御笙。

待门被关上,唐御笙脸彻底摆下来,也不打声招呼,转身就走。

叶简容望着他的背影,心底又冷哼了俩下,这喜怒无常的男人,又在生什么气。

不过为了接下来的大餐,她暂时决定不生他的气了。

叶简容跳着脚蹦到男人身侧,跟上他的脚步后,兴高采烈地问道:“我们去吃什么大餐?让我猜猜,这是大海边,不会是海鲜大餐吧?”

啊,她喜欢海鲜!

唐御笙忽地停下脚步,看向沉寂自己世界里双眼锃亮的女人,冷不伶仃地回道:“方、便、面。”

他的回答无意是个棒槌,打得她一时楞得反应不过来。

她掏了掏耳朵,笑容渐渐僵硬下来,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的男人,“你刚刚说什么?不不不,你刚刚一定是在玩笑是不是?”

“你看我的表情,像开玩笑吗?”

眼前男人眉梢微拧,整张脸有些严肃时的紧绷,除了办公时,也只有讨论正经话题才会有这样的表情了。

叶简容心瞬间拔凉拔凉的,一顺不顺地望着男人,咬着后槽牙问道:“你有本事再说一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