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揭穿过去

小说: 豪门暖婚:老婆大人节操掉了 作者: 艾圆圆 更新时间:2016-08-14 10:58:14 字数:3344 阅读进度:57/331

他将zippo丢进裤兜后,食指中指夹着香烟,长长得吸了口,吐出气后,他砸吧了下嘴唇,怒火总算平息大半。

扫了眼眼前迷茫地看着他的女人,他浓眉微扬,“你怎么还愣在那儿?去收拾东西。”

收拾东西?什么东西?她还等着他回话呢!

他越是闭口不谈,越有什么!

叶简容揣着好奇回到餐桌上,清点了下礼品,才发现少了原本想送给穆衣的相思豆。

她边点阅着其他礼物,边问道身后的男人:“你看到那个相思豆没?我记得一起放在桌子上的。”

夹香烟的手抖了抖,男人眸光隐约闪过什么,良久才回道:“什么相思豆,我叫你快点!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人来接我们。”

没看到就没看到,凶什么。

哎……不对呀,唐御笙反应太奇怪了,回答得也奇怪。

叶简容狐疑地转身,凝视着打电话的男人侧影,问道:“唐御笙,我记得出门前,你还刻意提到过相思豆……”

唐御笙眸光幽深,“你纠结那个豆子干什么?便宜货不说,还没送出去的打算。”

“这么想想,确实不值得一提,就是你的反应太反常了。”

反常?经过叶简容细想这俩天,眼前男人反常的表现,还有昨晚呢。

越看越觉得不对。

“昨晚你起床真的是上厕所?”

她不是没撞见过唐御笙半夜三更起床上洗手间,灯可都是开着的,好像电费不是他自己缴似的,一点都不心疼,每个经过的过道都会打开。

昨晚她是太困了,没注意这点小细节,这么想起来……

“叶简容!你还想不想回a市了?你信不信我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我叫你快点收拾东西!”唐御笙恼羞成怒道,脸上逐渐燃烧起可疑的红。

叶简容这会儿聪明得就跟人精似的,嘴角泛起涟漪,“昨晚上洗手间不开灯,被我刚好撞见,今天出门前,还有现在的反应都这么反常……你和相思豆失踪案有直接关系吧?”

为了让自己表现得正常点,唐御笙冷笑:“呵呵,你不去当柯南还真是可惜了。”

“让我再猜猜,在我上洗手间短短功夫内,你藏匿一个东西……东西在客厅的某个角落吧?”

“你还上瘾了,是吧?”唐御笙拉开门,抬脚就要离开。

就让这个女人慢慢磨蹭功夫吧,他待不下去了。

叶简容抠了抠指甲里的污垢,漫不经心道:“如果你走了,我就只能去找穆衣了,毕竟在这里,我只有和她能说上俩句话。”

“但是你也知道穆衣的取向,如果我来的时候和你一起,回去却和穆衣,你让一些明白的人会怎么想?”

“再说了,你这么急迫地带我离开,不就是不想我和她扯上关系吗?你就这么一个人走了,目的达到了吗?”

这个女人,还真能抓重点。

有时候瞧着笨得跟傻瓜似的,有时候又精得跟只猴。

唐御笙折了回去,既然她都看出来了,他就没必要再隐藏了。

又是嘭地大力关上门后,走到盆栽旁,移开盆栽后,取出下面折叠好被压了一个晚上不成形的礼品袋,扔给了叶简容。

“既然这么喜欢它,就好好收藏着。”他冷嘲热讽道。

叶简容扫了眼沾满泥的礼品袋,扔进垃圾桶后,拍了拍手掌,然后望向唐御笙眼神里,写满了好奇,“你知道我到底八卦的是什么。”

唐御笙头疼扶额,“是不是今天不说,你就不会走?”

“真聪明。”

“可我还有个办法,现在和你耗着,等到穆衣走了,再抛下你,看你还有没有浮木。”

叶简容也不慌不忙地掏出手机,“我背下了妈的手机号码,除非你时刻监视妈手机,否则我不介意当只告状狗。”

“呵,今天你那些蠢行为是装的吧。”想着她敷衍了事的歌舞和礼物,愈发肯定这女人属于大智若愚型。

叶简容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你怎么能形容那些行为是蠢的,怎么能用装来修饰那些行为?这么矛盾的语句,以前语文没及格过吧?”

“你非得跟我对着干?”唐御笙咬牙切齿道。

叶简容抱拳承让:“承让承让,言归正传,满足了我这棵八卦心,我就跟着你走。”

唐御笙又止不住掏兜里的烟,又对上那双好奇心颇重的清澈双眸,硬生生掐断了行为,往事不堪回首道:“高中时候,她和我看上的女人在一起了。”

“难怪那么激动了。”

“不止一个。”

叶简容惊愕地双手捂嘴,眼瞪得跟铜铃般大小,“想不到你情窦初开就算了,还小小年纪这么色,暗恋那么多女人。”

唐御笙显然不想纠结这个问题下去,拽着女人的胳膊,眼神凶神恶煞道:“满足了你那颗八卦心,现在肯心甘情愿跟我回去了?”

叶简容砸吧了下嘴唇,毕竟回到a市,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天下,现在知道太多,回去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是暂时吊吊胃口吧。

“行吧,咱们回去。”叶简容点了点头,回身随便抽了个礼品袋,将剩余的一股脑儿倒进垃圾桶后,像个胜利的女王,大摇大摆朝唐御笙走去。

唐御笙眼角抽了抽,“我记得刚刚你在清点东西。”

“是啊,没错。”叶简容正儿八经地小鸡啄米般点头。

“既然在清点东西,为什么不全带上?”

“谁规定清点东西,就得将这些清点过的全部带上?”她回答得理直气壮。

干坏事,就得理直气壮,正儿八经,才能堵得对方哑口无言。

这不,她话才刚说完,唐御笙就跟吃了屎样,脸色臭得难看。

“呵呵,故意磨蹭时间,叶简容,可以啊,长出息了。”

听着男人语气怪怪的,不太对劲,叶简容立马就怂了。

得罪谁,都得罪不得眼前这位以后的财主,叶简容眨巴了下睫毛,非常认真严肃地回道:“要不,我再捡起来,带回a市?”

“……”

来接他俩的是辆直升机,与上次去山区的不同,外观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叶简容瞧着眼前的直升机,思虑着唐御笙到底值多少钱。

绑架了男人,她是不是能得到一笔不义之财,然后敛财去国外,用钱在娱乐圈砸出一条路来,爬上好莱坞迎娶小白脸登上人生巅峰。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

在直升机内,由于她气得唐御笙有够呛,这会儿成了按摩小丫鬟。

“叶简容,晚上吃了那么多肉,现在还没力气,白吃了?”唐御笙趴在铺有毛毯的地上冷哼道。

叶简容知道操控人员全神贯注之余,很有可能偷听他们的对话,她脸皮子薄,低下头小声道:“人多的地方,给我点面子。”

否则,人少的时候,别怪她不给他面子。

“呵呵,女人就是麻烦。”

奇怪的是,唐御笙果真给足了她面子。

她刚想得意,成功驯服了一头公狮,没意识到手中力道又轻了些,又被唐御笙冷嘲热讽道:“肉果然白痴了,既然食物在你身体里得不到有利的利用,那我会在回去后警告厨房那些人,浪费可耻。”

叶简容细想了下,才明白过来他言下之意。

这怎么可以!她手中力气加重了,使出了打娘胎来,最重的力气,还只能换来男人舒服的哼哼。

他们回到a市毫无预兆,直升机直接降落别墅后院大草坪。

沉睡的佣人听到动静,披了件外套就跑到后院紧张查看,看到来人后,纷纷恭敬地躬身:“唐先生,小姐。”

“少夫人?你和少爷穿这么少,冷不冷?”李妈是当中最有发言权的,率先问道,问完见对方抱着手臂发抖,便解开外套,想给叶简容披上,“少夫人,你不嫌弃就先穿我的。”

在海边还是炎夏,回到a市就变成寒冬了。

叶简容见李妈外套里面就薄薄一层睡衣,推了推对方的好意,强笑道:“行了,我还年轻,这点小风小浪都经历不了,太小看我了!”

似乎怕对方不相信,拍了拍自己胸膛,大步朝别墅走去。

唐御笙浅笑着跟在女人身后。

回到开地暖的别墅,叶简容才犹如回到大地回春的季节,推了推李妈,“都这个点了,你们快去睡吧,我们也要好好休息,就别折腾了。”

李妈担心这孩子饿。

叶简容似乎明白她的担心,拍了拍自己圆鼓鼓还来不及消化的腹部,见李妈总算松了口气,离开后,她也朝楼上走去。

唐御笙却阻断了她的去路,嘴角裂开坏坏的笑,眸光深邃如浓得化不开的墨,“既然回来了,就该先处理我们俩之间的问题了。”

叶简容眼珠子滴溜溜转了圈,好不容易转出泪水了,目光不聚焦地扫了眼眼前的男人,眼皮子半阖不阖,疲倦地推了推男人,“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先睡觉。”

“呵呵,今天的账,今天算清了,免得你明天不认账。以前是我小看了你,你可不比那些奸诈狡猾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