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秘密

小说: 豪门暖婚:老婆大人节操掉了 作者: 艾圆圆 更新时间:2016-08-14 10:58:33 字数:3341 阅读进度:83/331

叶简容的母亲眸光闪了闪,同父亲一起应道:“哎。”

“亲家,你们先坐下聊会儿,我去叫笙笙他爸。”唐老夫人说完便朝楼上走去。

唐老夫人以前和叶简容母亲是同学,但是俩孩子结婚后,都亲家亲家地互相叫,一是涂个好玩,二是增进下感情。

“好好好,亲家你去吧。”叶母回道。

唐老夫人一走,唐御笙也按耐不住道:“我去下洗手间。”

留给他们一家人单独的时间。

叶简容接过叶母递来的纸巾,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怎么回来也不说声。”

“亲家说会通知你和女婿……女婿大概是想给你惊喜。”叶母李妈改口道。

叶简容冷哼了俩声,“哼哼,你别为他找借口。”

叶母不自在地改了改坐姿,摸了摸她的发梢,瞧着那张巴掌大的脸,心疼道:“那个圈子要饿成这样,为什么还要进去。”

“女儿高兴就好,你也别瞎操心。”叶父坐在叶母身边道。

叶母瞪了瞪他,后者顷刻缝上嘴巴,她才满意地收回视线,“女人说话,男人插什么嘴。”

“噗。”叶简容忍不住笑道,“爸,你怎么还这么没人权。”

“本来就要惯着媳妇儿。”叶父一双深情的眸子紧攥着叶母,被叶母撞了撞肩膀,才收敛了几分。

叶简容忍不住笑:“都老夫老妻了,还这么肉麻。”

又抬手指了指自己胳膊,夸张道:“瞧瞧,我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别贫。”叶母拍了拍叶简容手背,示意她安分点。

叶简容乖巧地坐端正了,双腿合并,手放在膝盖上,像个三好学生样,“哦。”

叶母因她的动作忍俊不禁,好不容易稳定了情绪,才言归正传道:“他对你好不好?”

叶简容愣了愣,眨巴了下眼,才反应过来叶母说的是谁。

她想起这几日,唐御笙引人遐想的所作所为,点了点头,“挺好的。”

叶母不放心地追问:“真的?没有欺负你?”

“噗。”叶简容忍不住笑出声,“妈,怎么感觉你像我被欺负了,达成了你心底猜想了才甘心,不再追问?”

“这孩子,乱说什么话。”叶母责怪地扫了眼叶简容,及时上了年纪,发丝染上白色,依旧不减女人该有的风韵。

叶简容眼睛眨了眨,叶母年轻的时候,是乡里一枝花,在镇子上可出名了,最后居然被老实巴拉长得还不怎样的父亲追到,也是个奇迹。

父亲有不孕不育,母亲也依旧追随,领养了她,简直把她当己出。

她在想,如果当年没有父母的领养,她得到世间难得的亲情,她现在会长成什么样?

至少不会像现在一样,幸福、豁达。

“大实话呐。”叶简容抱着叶母的胳膊,额头又凑了凑母亲胳膊,粘人的打紧。

叶母也忍不住笑出声,“嗯,只要你没事,就没事。”

唐御笙回来后,叶母跟着盘问了几句,叶简容便陪父亲下棋。

她的技术依旧渣,被秒了。

叶父忍不住拍了拍她脑袋瓜,“年轻人,多学着点。”

他这句话刚说完,唐老夫人便携着唐老爷走下了楼梯,唐老爷如鹰隼般锐利的眸扫视了圈,目光最终停在唐御笙身上。

唐御笙视线不闪不躲地对上唐老爷,“父亲。”

唐老爷率先提到将叶简容带m市的事,“容容还在拍戏,你就善做主张地将人带去m市,你知不知道会影响她的星途!”

唐老爷表面上说不赞同叶简容进娱乐圈,但叶简容坚持,家里长辈没一个出来反对,反而默默支持她的梦想。

瞧着一见面,唐老爷就为她训自己儿子,不管出于亲家在不在场,是不是做样子,叶简容心底依旧流过一阵暖流,“爸,你别怪老公,他只是想带我去看看那里的雪景,我一直都想看雪来着,刚好那里离得近。”

唐御笙视线落在叶简容身上,女人在为自己说话……

不过,他还没懦弱到要一个女人来庇护!

唐御笙倔强地扬起下颚,“不干她的事,我就是看不惯另一个投资商,和隔壁剧组的一名演员。”

“是不是穆衣和姓尹的明星?”唐老夫人早就一副名侦探柯南看穿事实的模样。

唐御笙咬着后槽牙,提到这俩个人就来气,敢消想他的女人,活得不耐烦了!

“是!”唐御笙干脆利落道。

唐老夫人笑着回:“穆衣那孩子在跟你闹着玩,这你还看不出来?至于姓尹的,当初容容不也在一个剧组吗?这都没什么,更别说现在还在隔壁剧组了。”

“我不是担心叶简容……”不知为何,唐御笙对叶简容态度很笃定。

叶简容不会重新回头,看上尹欧那个小白脸,至于穆衣,经过他这几年的经验,鉴定叶简容性取向百分之百正常。

“那是害怕人家用强?啧啧,你这是担心容容?”

他本来就担心叶简容……

唐御笙视线移向叶简容身上,起初,想得到她的信任,到现在想将这个圈养在身边,他早已分不清自己对她的感情。

她呢,活得还是没心没肺。

似乎,在她身边,除了亲情友情,其他都是屁。

他在她心中,更是连号都站不上。

晚上睡觉,叶简容跟叶母一个房间,唐御笙和叶父分别单操。

自从上了大学,叶简容便没跟叶母一起睡了,大学毕业又直接嫁了人。

她抱着叶母的腰肢,笑着玩笑:“都上了年纪,腰肢还那么细。”

叶母打着她肩膀,“说什么话,妈的玩笑都敢开。”

叶母的巴掌落得也不是很重,但叶简容夸张地鬼哭狼嚎,“疼疼疼,妈,亲妈,你下手轻点行不。”

“好好。”叶母收回手后,又想起白天唐御笙和亲家的对话,忍不住问道:“亲家不知道尹欧的事?你……”

她欲言又止,良久又问道:“容容,你老实告诉我,你还喜不喜欢尹欧?”

叶简容明白母亲为何这么问。

她当初太痴迷尹欧这个男人,将这个男人带回家后,尽管父亲不满意尹欧,她依旧维护尹欧,可想而知对尹欧的情深。

当初的情深,在她现在的眼底就是傻。

她现在想想,当初是不是吃错了药,或者哪根筋儿抽了,居然看上尹欧那种表里不如一的男人,仅看上尹欧的那副皮囊就算了,那时候连尹欧刻意露出的坏脾气也爱。

人人的叛逆期啊,她也不避免。

父亲不喜欢尹欧,她就越是爱尹欧那个调调。

现在啪啪打脸了吧。

叶简容尴尬地捂脸,“妈,你能不能别提当年年少无知?当初我们家有困难,他消失得无踪无影,我早就死心了,现在想想还后悔呢,怎么眼瞎看上那种男的。”

“你别这么说……”叶母眼神闪烁了俩下,眼底恢复平静后,才叹了口气,“我和你爸过几天就走,你……”

叶简容手顷刻移开,露出一双瞪大的瞳,不可置信道:“我们才见面不到一天呢,你就说离开的事了,妈,你和爸是不是不爱我了?”

说着说着,她就哭丧着脸,那可怜巴巴的模样,跟小时候差点走丢,后来被找到时一模一样。

叶母忍俊不禁,“不爱谁都不能不爱你,你这鬼灵精,你爸日子……我想单独陪他走过。”

叶简容沉默了半响,点了点头,“好,你们去吃喝玩乐吧,别担心我,钱没了找我要,养我这么大,这点用处还是有的。”

“我们当初收养你不是……”

“我知道我知道。”叶简容抱住叶母的腰肢,头埋在她胸口,像个撒娇的小孩,贪婪地吮吸着母亲身上的香气,“妈和爸收养我没有出于任何目的,爸妈你们都是世界上最好的爸妈。”

眼看春节降至,但叶简容父母依旧四处游玩,叶简容父亲的日子不多了……

唐家俩老都明白状况,并未阻拦,只是叶简容父母走后,唐老夫人忍不住叹息,“容容这孩子,从小到大都靠自己,嫁入唐家来……你管管你儿子,哪有这么欺负人家姑娘的。”

唐老爷坐在棋盘边研究棋局,听到老伴儿长吁短叹,放下手中书走到老伴儿身边,拍了拍她肩膀,将她半个身体揽入怀中,“儿孙自有儿孙福,你我刚开始的时候,不也是商业婚姻吗?容容是个好姑娘,咱儿子会发现她的好的。”

“想起就来气,当初儿砸带回来的女人,你看看像什么样,估计现在都还没走出那个坎儿呢……”

“你小声点,当心被人听见,事情都过去了,还提它做什么。”

门外,初雪飞扬,叶简容端着从下人那里抢来的托盘,正想到俩老面前邀功,听到里面的对话,忍不住扬起下颚看向天空。

阴沉沉的天空,泛着寒气,冷彻如骨。

唐御笙果然有喜欢的人,这个人呢估计还在唐御笙心中,唐御笙亲妈都这么说呢……

她就说小泉的猜测有误吧,小泉还一意孤行地以为唐御笙对她有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