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蠢女人

小说: 豪门暖婚:老婆大人节操掉了 作者: 艾圆圆 更新时间:2018-01-23 20:21:30 字数:3345 阅读进度:89/331

一直陪在唐御笙身边……

这怎么可能,她早就明白,总有一天,俩人得离婚,然后各奔东西,从此见面是路人。(品#书¥网)!

唐御笙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见她又是一阵发怔,他手中的力道不由地重了些,心跳加速,有些急切又不想知道答案,“叶简容……”

“好啊。”叶简容脸上洋溢着阳光灿烂的笑容。

反正只是个约定而已,她不一定要遵守,未来的事谁说得准呢。

现在,最重要的是先稳定这个随时可能发飙的男人。

明明看到她眼底涌动着什么,眨眼间被掩盖,明明知道她有可能撒谎,但他还是忍不住心神荡漾。

抱起她的腰肢,她的双腿顺势夹住他的窄腰。

他将她按在冰凉的瓷砖壁上,一手扶住她的腰肢,一手插进她的发丝间,疯狂地席卷她的香舌,想将她整个人都揉进身体里。

叶简容,叶简容……

唐老夫人等了许久,都没见儿砸儿媳的身影,招来佣人,吩咐将早餐再热下,便起身去找那对小夫妻。

却被唐老爷按住手背,“你不用亲自去。”

唐老夫人最开始也是这么想得,这个点还没来,说不定在做羞羞的事,让佣人去叫俩人,万一看到不该看的……还不如便宜自家人。

“没事,就当锻炼锻炼。”唐老夫人拍了拍自家老伴儿的手背。

还不待唐老夫人起身,穆衣就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起身过程中,幸好爵爷眼疾手快地接住她身后的椅子。

穆衣:“阿姨还是我去吧,我年轻跑得快。”

唐老夫人还来不及阻止,穆衣便转了身正要出门,就见到叶简容穿着羽绒服,围了条毛巾,边咳边挽着唐御笙手臂往里走。

唐御笙难得绅士地替叶简容拉开座椅,叶简容则脑抽地以为他是为自己拉的,绕过男人走到他旁边的位置坐下。

刚坐下,就觉得四周的眼光不太对劲,叶简容扭头一瞧,唐御笙正一顺不顺地望着自己,脖颈有些僵硬。

见女人纹丝不动,他幽幽地叹了口气,怎么碰上这么个蠢女人……

唐御笙下颚点了点拉开的座椅,女人才恍然大悟,忙不迭离开位置,顺带将座椅归位,才朝他点了点头,坐到了他拉开的座椅上。

这事完全不能怪她,她怎么知道唐御笙今天又吃错什么药……

“容容呐,这室内开了地暖,不用穿这么多,外套脱了吧。”唐老夫人眯着眼说道。

叶简容听话地脱了羽绒服,交给身后的佣人,刚想起筷,又听老夫人道:“吃饭围什么围巾,也取了吧。”

“咳咳。”

在叶简容还没来得及犯难,唐御笙干咳了俩声,眸光扫了眼自家母亲,示意她适可而止后,才将目光回归到斜对面的穆衣身上,声音不疾不徐道:“爵爷,吃完饭我们就该回去了。”

这句话,是说给穆衣听的。

爵爷不以为意地继续享用眼前的美食,在这种情况下,要做到听不到看不见才是最明智的。

穆衣手肘撑着桌面,手掌拖着下巴,目光一顺不顺地望着叶简容,“昨晚还在听说今天会有游街活动,这么早回去了,不是可惜吗?”

本来唐御笙也打算过了游街活动再回去,但是现在完全没心情……

他目光如炬地扫了眼穆衣,当视线落在埋头苦干眼前食物,装作空气人的女人时,心底那股无名火仿佛浇熄了许多。

“是啊,儿砸,今晚过了再说吧,下次你们来都不知道是多久了。”唐老夫人说及此,眼底闪烁着泪花,生怕儿砸下秒反对似的。

见到自家母亲这幅模样,唐御笙刚想反对的词儿咽回喉咙。

该死的,眼瞎的人都看得明白,穆衣摆明了想借叶简容的手找他的麻烦,自家亲妈也不知怎么想的!

唐老夫人能怎么想?将好好的叶家闺女交到自家儿砸手里,没见叶家闺女过过几天好日子。

男人嘛,总要受到挫折才知道,野花再香也没有家花好这个真理。

现在也只有穆衣能敲响自家儿子的警钟,人家叶家闺女也不是没人要……

至少她年轻的时候,还没被个女人追过,儿媳的魅力真哒!儿砸加油!唐老夫人在心底默念道。

唐御笙吃过早餐,就拽着叶简容回房间。

其实叶简容有点不情愿,毕竟刚吃过早餐,得逛逛消消食,动不动就回房间坐着躺着,很容易长膘。

唐御笙刚进房间,就将行李箱放在显眼顺手的位置,才拍了拍手走到床上坐下,腿上放着笔记本,刚跟几个主管聊了几句,就觉得不太对劲。

他扬起刚毅的下颚,瞧见叶简容在门口渡来渡去,便勾了勾纤长的手指,“过来。”

“干嘛?”没看到她正在消食么。

唐御笙不满地蹙了蹙剑眉,“同样的话别让我说第二次。”

她好怕怕……

叶简容还是没出息地走向了男人,走到床沿边,便不想再踏上去,“有话就说,这么近我听得到了。”

“上来陪我。”唐御笙拍了拍身旁的位置道。

叶简容面部表情有些怪异,“我躺在你旁边,你就不怕我看到商业机密?”

“商业机密?噗。”唐御笙嗤之以鼻,“这只是冰山一角。”

其他男人说这句话的时候,叶简容只当听笑话了,可唐御笙说的时候不一样。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神色平常,眸色不变,并且语气也跟吃粗茶淡饭时无二,她就觉得这不是夸大其词了。

现在娱乐圈龙头公司,在唐御笙眼底只算冰山一角,那么什么才上得了他的眼。

叶简容从未打听过唐御笙还在做其他什么,下意识地认为,那些不是她能知道的,便一次没过问过,没想到他实力会这么雄厚。

她感觉到俩人之间的悬殊。

夫妻间悬殊太大,久而久之会导致误会矛盾,她更坚定了和唐御笙离婚的心。

面上却不动声色地爬上了床,背脊刚靠到竖立的枕头,就被唐御笙按住脑袋,强行靠在他的肩头。

叶简容微微一怔,眼珠拼命往上翻,想瞧瞧唐御笙此时的神情,但无奈对于她来说翻眼的弧度太大,脑袋还不能动。

太困难的动作果真不适合她。

她目光移向笔记本电脑上,他聊天也没什么好看的,公事公办的语气实在生闷。

昨晚和今早被这个男人折腾,消耗了不少力气,她眼皮越来越重,最终沉入梦乡。

唐御笙将某些猪头主管挨着挨着骂了个遍,听到耳畔传来轻轻浅浅的鼾声,微微一怔。

发了封邮件后,才将笔记本从腿上移开,扭头只能看到女人的发根,手环上她的纤腰。

折腾了她好几次,她是累了。

这么安静的叶简容,虚幻的,却又是真实存在的。

削薄的红唇轻轻地在她的额头,烙上浅浅的吻,收敛后的他,头疼扶额,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从最初的挣扎抗拒,到现在的接受甚至欣喜,不过才几个月的时间,怎么办,好像越来越喜欢这个女人了。

街灯游行是在晚上,几人用过晚餐,穆衣便提议提前逛逛。

唐御笙面露不耐,叶简容也不肯来着,却被唐老夫人催着赶着走,“年轻人怎么能经常窝家里,出去多逛逛,有好吃的好玩的,别忘了我这个老太婆。”

唐御笙额角抽了抽,最终没能扭过自家亲妈,只好揽过叶简容的肩,率先朝外面走。

穆衣快步跟上,爵爷也紧随在后。

看着年轻人活跃的身影,唐老夫人忍不住感叹:“年轻真好。”

唐老爷吃过晚饭就开始钻研棋,他现在这年纪,这是唯一的爱好,听到老伴儿的感叹,忍不住问道:“晚辈的事,你怎么喜欢插手?”

“能不插手嘛。”唐老夫人吹胡子瞪眼,“儿砸跟你一个德行,不对,是唐家的孩子都跟你一个脾性,明白感情得晚,我当年可没少受罪,也是我意志坚定,才能修成正果。现在情况可不一样,儿媳一看就没将心思放在儿砸身上,而儿砸明显上心了,我不推着点,以后儿媳跑了,儿砸找谁哭去?”

“你怎么老拿年轻时候说事……”唐老爷摘了老花镜,捏了捏额角道。

“呵呵,我说的有错吗?”

唐老爷只好转移话题:“你怎么看出儿子对容容上心了?不是还有那个什么女人嘛?”

唐老爷一时间将那个女人的名字忘了。

“呵呵,这是秘密。”唐老夫人神秘地回道。

为什么……

她这个当亲妈的可没少操儿子的心!老伴儿估计都不知道,当年儿砸和那个恶毒的女人在一起时,根本没爱爱过,她每次都派人从中作梗。

所以,儿砸的第一次是容容。

对于男人来说,第一次尤其重要……

若不是这个,她和老伴儿以前也不会闹出那么多事端来,到现在她都不知道对方是谁。

不过,罢了罢了,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也没什么好追究的了,老都老了,早就过了闹腾的时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