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亲爱的

小说: 豪门暖婚:老婆大人节操掉了 作者: 艾圆圆 更新时间:2018-01-23 20:21:31 字数:3385 阅读进度:90/331

唐家四合院外,是纵横交错的古街小巷,夜幕渐渐降临,商贩小店打开摊位店里的灯,五颜六色五花八门的灯笼,在一条热闹的街道上,别有一番色彩。(品&书¥网)!

可是,叶简容没心思欣赏这些。

一想到身后跟着对自己图谋不轨的女人,叶简容小心肝就忍不住颤啊颤。

这样比起来,身边的唐御笙头一次给予她了安全感。

被一个男人污也比被女人污的好啊!

叶简容朝唐御笙的臂弯靠了靠,头一次这么小鸟依人地靠近男人,男人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冷峻的眸底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叶简容,你就那么怕她?”唐御笙咬着叶简容耳根。

叶简容当然明白他指的是谁,可偏要逞强地装作自己很强大,不用怕任何的模样,昂首挺胸道:“不怕,我是谁!”

她可是叶简容……

唐御笙轻笑了俩声,“呵呵,你是叶简容。”

也不知是不是眼花,对面街道闪过熟悉的身影,他眉头紧蹙,表情略微严肃起来。

受到感染的叶简容,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没发现什么人,便问:“怎么了?”

男人揽住她肩膀的手,缓缓放下,睨了眼叶简容迷茫的视线,最终做出了决定。

“既然你不怕,那我离开会儿,好不好?”

叶简容面色一僵,想到身后那个女人还在呢,万一找她玩亲亲之类的限制**,她可吃不消。

“不……”当她对上唐御笙的视线,她才明白过来。

叶简容,你是不是傻!她心底骂自己。

唐御笙会这么问,完全不是在询问她,他去的心已决,怎么可能会因为她更改,她说了“不”只会给自己难堪。

幸好她及时改口道:“你去吧,我一个人能应付。”

唐御笙深邃的眸光紧攥着她半响,才略微点了点头,穿梭过人群,走向对面街道,寻找那道熟悉的身影。

刚目送着唐御笙离开,身旁就响起一道声音,“既然舍不得他离开,就说啊。”

叶简容心噔地漏了半拍,扭头就见穆衣不知何时并排走到自己身旁,视线四周扫描,就是没找到爵爷的身影。

“别找了宝贝,爵爷他最识时务者为俊杰了。”

宝贝……能不能别叫她宝贝。

叶简容忍不住浑身恶寒。

穆衣掏出裤兜的女士香烟,点上一根后才不疾不徐道:“我说过,我只是闹着玩,你怎么就不信呢?”

“人贩也从不说自己是人贩。”叶简容警惕地看着女人,举例道。

“噗。”穆衣忍不住轻笑,“宝贝,你怎么能把我形容人贩呢。”

叶简容拢了拢外套,忍不住小弧度移动小碎步,现在最机智的行为就是不说话,离危险女人远点,免得大庭广众下,又做出令人误解的事来。

想起穆衣胆大地错位吻呐,还是在唐家二老,还有唐御笙和她名义上老公面前,她又忍不住颤了颤。

“想不想看戏?”穆衣神秘地勾起唇角,神色诡异地扫向叶简容。

叶简容还来不及问,就被穆衣拽着手腕,朝某个方向奔去。

看着穆衣兴奋的背影,她暂时忘记了挣扎,有什么事让她这么兴奋?

很快,叶简容就好奇不起来了。

穆衣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俩个女人躲在大树后,不远处枯井边,矗立着俩个男人。

不远处小溪流淌声,巷口外叫卖声,都不若唐御笙的声音来得清晰,深沉。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回来了?”

唐御笙对面的少年,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耳朵上叛逆地打了大约四五颗叛逆的耳钉,说话有点冲:“我怎么会在这里?当然是找你不规矩的证据!”

少年晃了晃手中的单反,鄙夷地扫了眼唐御笙。

唐御笙抽过单反,当场就砸向地面,“嘭”地一声脆响,单反当即四分五裂。

叶简容点了点头,这才是她认识的唐御笙,敢在他面前搞小动作,他就要人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暴力!

少年傻眼了俩秒,才跪在地上鬼哭狼嚎:“你干什么!这是姐姐送我的礼物,你怎么能摔碎了!”

“再赔你个就行了。”唐御笙不以为意道,想了想,他追上来的目的不就是这个么,问的时候还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问出了口,“她……回国了?”

他心底其实没以前那么大的渴望,甚至期待少年回答“不”。

他又想起追出来前,叶简容那双祈求又倔强的眼神,他又有些后悔追了上来。

一开始以为是某些熟悉的不知死活的狗仔,为了叶简容以后的前途,他才追了上来,没想到是她的弟弟。

她知道他现在的情况,他也不介意她知道。

想通透后,他似乎有些释然,又有些解脱。

都决定了跟叶简容过一辈子了,她回不回来又与他何干?

叶简容有些听不下去接下来的话了,毕竟电视上情节都是这么演的嘛,想也知道,唐御笙该激动地晃少年的肩膀,追问心上人到底在哪儿,然后俩人双栖双宿,再一脚踹开她这个多余的女人。

穆衣听得正起劲儿,关键是现在身旁还有个唐御笙在意的女人呢。

见叶简容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穆衣提步追了上去。

观察着叶简容无波澜的神情,穆衣又抽出一根烟问道:“怎么?看你神情,好像早就知道唐御笙心底有其他女人了?”

“你就想让我知道这个?”叶简容睨了眼她问道。

“我以为你情绪会很大……至少不是现在这么平静。”

叶简容耸了耸肩,“我和他结婚前,就做好了离婚的准备。”

穆衣手指微僵,略微打量的目光扫了眼叶简容。

她从见到叶简容,就觉得这个女人一定很好玩,没想到看事这么通透。

很多女人,就算到了唐老夫人那个年龄,面对叶简容这种状况,都不一定能接受,叶简容不但接受了,还陪着唐御笙隐婚了这几年。

她想起自己年轻时的经历,恶心极了,所以导致她性冷淡,对任何人都不感冒,出柜也是明面上的伪装。

头一次她这么冲动,脱口而出想知道答案:“如果你看到喜欢的男友和一对情侣玩三p,你会……”

“啊?这种电视上的情节,会发生在现实生活中?”叶简容扭头刚好对上穆衣正经的视线,一时间哑言。

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看着穆衣眼眶中过往的街灯,那么深沉老练的眸一沉不变。

她思索了会儿,才正儿八经地回答:“如果是这样,我为什么还要喜欢这种人渣?”

叶简容小心翼翼地打探穆衣的神色,发觉她似乎在沉思,叶简容忍不住想,穆衣出柜的原因,该不会是自己男友……

在娱乐圈这种事还真不算什么,不过发生在自己周围,那还真有点什么,难怪会转了性取向。

“嗯,你说得对,那如果邀请你观看这场表演的男人,爱你呢?”

“嗯?啊?”叶简容一时怔住。

穆衣忍不住冷笑,“如果打碎你美好爱情泡沫的男人,说爱你想娶你,你会怎么做?”

好劲爆的消息呐,她能不能尖叫呐……

叶简容没出息地咽了咽口水,想到这个场合,容不得自己放肆,便压抑心中的**,面色不改地提议:“真的有这种男人存在,他一定是变态,神经不正常。”

穆衣夹烟的手抖了抖,狠狠地抽了口,眼底闪过一丝恨意,及时隔了这么多年,那一幕依旧历历在目。

“他确实是变态。”

就算她声明自己出柜了,亲眼见到她和另一个女人光不溜秋地躺在同一张床上,就算亲眼看到她的婚礼,那个男人依旧对她锲而不舍。

他神经本来就不正常,本来就变态!

“那这种变态,咱不理就行了嘛。”

穆衣扫了眼神色泰然的叶简容,摇了摇头,“他不是我不理,就能敬而远之的。”

叶简容突然想起唐御笙说过的话,似乎从她被带到m市后,穆衣就被男人压制住了,难道这个男人就是穆衣现在口里的变态男?

不过,这种男人确实有点极品。

如果想打破穆衣美好的幻想,照个男女同进出一个房间的照片就好了嘛,非得去看那限制级的场面……

她看小huang片都是看传统的男女来着,现场版三p呐……那得流多少鼻血呐。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遇到过的变态就唐御笙一个,还没你遇到的那个级别高。”

穆衣微微颔首,和这个女人聊天,心中烦闷驱散了不少。

她略含笑意地扫了眼叶简容,“这会儿说了这么多,不怕我了?”

“谁怕你了!”叶简容胆子也肥了,昂首挺胸,分贝也提高了好几个档。

“不过,我挺羡慕你这种豁达的态度的,宝贝,做不了恋人,咱们做朋友怎么样?”

“……”叶简容额头浮现三根黑线。

如果说这句话的是男人,她还能接受点,换做是女人,她怎么听怎么别扭。

“做朋友可以呐,不过能不能别叫我宝贝?”

“呵呵,这有什么,闺蜜间还‘亲爱的’‘亲爱的’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