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他生日

小说: 豪门暖婚:老婆大人节操掉了 作者: 艾圆圆 更新时间:2018-01-23 20:21:42 字数:3370 阅读进度:97/331

叶简容以为这次又会是一次旅行,没想到却被唐御笙带到了他办公室,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办公。(品书¥¥网)!

除了午饭时间,叶简容觉得自己还有点用,提醒唐御笙吃饭外,其他时候,她觉得自己坐在那里一无是处。

也不知道唐御笙为什么办公都得带上她。

为了不影响唐御笙单身传闻,更为了维护自己公众人物的形象,叶简容在室内,也得戴口罩和墨镜。

“总裁。”助理带着合作商进来,恭敬道。

唐御笙淡淡地“嗯”了声,先将手头的活放在一旁,吩咐道:“去泡俩杯茶送进来。”

助理犹豫不决地扫了眼叶简容,唐御笙对合作商做出请的姿势,回身见助理还在,眉梢微微上扬,“怎么?还有事?”

“没、没。”助理结巴了俩声,朝唐御笙恭敬地屈了屈身,才转身离开。

合作商是位看起来挺有风度的中年男人,瞧见就算谈合作,唐御笙也依旧放任女人在办公室内,很快明了俩者之间的关系。

如果不是特别信任的人,唐御笙不会放任女人听取商谈内容。

叶简容本来没兴趣听,玩着手机刷着微博,但越到后面越觉得不对劲,待俩者爆出合作金额,她人差点没从沙发上摔下去。

对于她来说,这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呐!

而且听俩人的谈话内容,似乎跟娱乐圈并无关系。

叶简容由衷地感叹,看来唐御笙背后的势力,不可计量。

待合作商走后,叶简容才拿起跟前的杯子,喝了口水压了压惊。

也不知过了多久,瞌睡虫渐渐袭来,耳畔倏地响起偌大响指声,惊得她反射性弹跳而起,擦着嘴角的哈喇子,边迷糊地左右扭头,“谁?谁!”

“谁?我在这里累得要死,你睡得可舒服,嗯?”唐御笙尾音上扬道。

叶简容尴尬地扯动了下唇角,目光扫了眼他身后的办公桌,惊奇地问道:“你完事了?”

“嗯,收拾下,回家。”

叶简容有些缓不过神,“回家?今天不是你生日吗?”

“你以为呢?”

“为什么不去开派对,或者去酒吧之类的。”

在叶简容印象中,有钱人过生都比较浓重吧,怎么唐御笙恰恰相反?

“走吧,回家。”唐御笙并未回答她的话。

他说不出肉麻的情话,但是他此刻心底所想,便是叶简容陪他一整天,无论做多无聊的事,他都会觉得心安。

“神马?回家?就这么回去了?今天可是你生日呐,我生日还有蛋糕呢……唐御笙!趁着现在天色还早,我们去买蛋糕吧!”叶简容忽然对那道身影小吼道。

唐御笙步调一顿,他并未回身。

他的嗓音略微有些沙哑,“叶简容,买蛋糕是你自愿的,这我没逼你。”

“是啊,我自愿的。”叶简容走到他并排,打了个响指,好奇地问道:“你喜欢吃什么蛋糕?唔,男人喜欢吃那种甜腻腻的东西吗?”

“比起买,我更想吃你亲手做的。”唐御笙若有其事道。

叶简容一脸懵逼:“……”

“唐御笙!你别得寸进尺!”反应过来的叶简容怒声道。

唐御笙薄唇犹如夜空上的玄月,浅浅地弯弯地,还有点欠揍,“走吧,回家做蛋糕。”

“……”

她没同意好嘛!叶简容脸颊气鼓鼓地膨大。

好嘛,今天看在他是寿星的面子上,她勉为其难地同意了,反正做蛋糕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李妈以前跟着唐老夫人,从小看着唐御笙长大,怎么可能忘了少爷生日。

她可比少爷亲妈还亲,早早给唐老夫人打了电话,布置了下别墅,就等着少爷少夫人一起回来。

“嘭”地一声惊喜响起,叶简容打开家门,就被拉花迎接。

叶简容笑着看众人一脸懵逼样,一定是为浪费了拉花,而迎接的不是本人而傻了。

“李妈,唐御笙……”叶简容倏地发现众人后面还藏着笑得贼兮兮的唐老夫人,又改口道:“老公还在后面呢,妈!你怎么也来了。”

唐老夫人和蔼可亲地上前,柔和地拍了拍叶简容手背,“今天笙笙的生日,我怎么能不来。”

“爸呢?”叶简容左瞧右看,都没瞅到唐老爷的身影。

说起这就来气,唐老夫人脸说变就变,阴沉得就跟下雨天前兆样,“臭老头说有事办,说走就走,孩子生日都能错过。”

“或许爸真的有什么要紧的事呢。”叶简容替公公解释。

“算了,不说他,你俩上哪儿去玩了。”唐老夫人像看到玩偶兴奋的孩子。

叶简容支支吾吾了半天,总不能打破唐老夫人此时此刻的美好幻想吧?

唐御笙从她身后绕过,换了室内拖,外套被李妈挂好后,环视了眼经过装扮过的室内,目光最终落在唐老夫人身上,“妈。”

“儿砸!来,这是妈送你的礼物。”唐老夫人接过佣人递过来的包装礼盒。

唐御笙接过包装礼盒后,将之交给了李妈,眸色淡淡道:“妈,我是成人,生日真不用搞这么浓重。”

“怎么不用!在妈眼里,你始终是那个爱流鼻涕撒尿撒裤子里的……”

唐御笙急急地打断唐老夫人的话,“妈!都过去那么久的事了,你能不能别老是拿出来提。”

叶简容忍俊不禁,唐老夫人不愧是专业卖儿几十年。

“好好好,不说了,寿星得戴寿星帽,我专为今天定做了个,你戴上看看。”

唐老夫人朝佣人招了招手,佣人便从身后鞋柜上拿着一款纸质皇冠递给了唐老夫人。

唐御笙扫了眼那皇冠,头疼扶额道:“妈,既然礼物也送了,祝福也说了,你先回去吧。”

“儿砸,你赶妈走?”唐老夫人委屈得不行。

瞧着明明上了年纪,却还要卖萌八卦的老妈,不仅是叶简容,唐老夫人也是他致命的克星呐。

唐御笙委婉地劝说:“当然不是,你可是我亲妈,我怎么可能赶你走,但是你想想,今天是我生日,我和……”

话点到即止,唐御笙用行动来说明,他伸手揽过叶简容肩膀。

叶简容心底由衷地评价,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大约说的就是唐家这对母子。

唐老夫人含笑地点头,“行行行,你们年轻人的天下,那我把这先放在这里,你记得戴呀,妈先走了,你们年轻人好好玩。”

唐御笙幽幽地叹了口气,转眼,强装精神地冲唐老夫人挥了挥手,“妈,你慢走。”

“妈,记得下次再来。”叶简容不怕死地填了句。

直到目送唐老夫人身影消失匿迹,唐御笙才示意李妈关上房门。

“李妈,晚上吃什么?”叶简容好奇地问道。

察觉李妈对自己打眼色,叶简容顺着视线望去,唐御笙正双臂环着胸,居高临下地俯瞰自己,“吃什么?叶简容,去做蛋糕。”

“……蛋糕?”叶简容迷茫地看着唐御笙。

这幅木讷模样,彻底激怒了男人。

“叶简容,你不会前脚承诺的话,后脚就忘了吧。”

瞧着唐御笙脸色不太好,叶简容才心怀忐忑地想,貌似她好像真的说过这句话……

那双清澈的双眸顿时恍然大悟,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仿佛祈求原谅的小狗模样,令他怒气消失匿迹。

但他面上,依旧摆着脸色,“看着我干嘛?既然想起来了,就立刻、马上去厨房呐。”

叶简容跑了俩步,又从兜里掏出手机,上蛋糕的制作方法。

让她做几道家常菜,她还行,但让她挑大梁,做什么法国菜日本菜,亦或者是自己没经历过的领域,做蛋糕,她就不行了。

跟着上面的操作方法走,她还觉得挺简单,但至于加多少量,她只估摸着来。

“叶简容,需要帮忙吗?”唐御笙在门口悠闲地问道。

叶简容冲门口喊:“好啊好啊。”

“……”他只是随口问问。

虽然心头是那么想,但脚步止不住朝里走,边打下手边聊着天,“叶简容,继续拍戏,记得和无论是男演员还是女演员保持距离。”

叶简容手中的活儿不由地一顿,有些迷茫地扫了眼男人,才道:“安啦,我如果真要有什么,还用的着等现在?”

现在才来管她,会不会为时过晚了。

“我会给你制造些无关紧要的绯闻,提高一些曝光度……穆衣她已经和爵爷移市了,你暂时可以松口气。”他犹豫了几秒,又道出穆衣她们的近况。

叶简容手上没闲着,只是当家常便饭随口问了句:“呃?移市了?为什么。”

她还记得,前不久穆衣还说拿她当朋友呢,这才过了多久,就跑了。

“……”唐御笙沉默是金。

他绝不可能告诉叶简容,逼迫穆衣的罪魁祸首是自己。

不过,叶简容也不是很在意,无谓地耸了耸肩,没再追问下去。

将蛋糕放进烤箱后,叶简容按照手机上的步骤,调了个时间,又道:“如果明天剧组恢复进度,我就要去其他市拍摄,暂时没法给你做粥了,你要记得好好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