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想见我?

小说: 豪门暖婚:老婆大人节操掉了 作者: 艾圆圆 更新时间:2018-01-23 20:21:56 字数:3391 阅读进度:110/331

现在最重要的是,避免俩人见面,免得这里成了火灾现场。

叶简容不解嚷道:“怎么了这是,知道就说呐,别支支吾吾的。”

“找我?”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润耳的声音。

叶简容扭身,就见男人披着外套立在停车场正中央。

“咳咳。”男人拳头放在唇瓣边,有些虚弱地咳了声。

叶简容楞了俩秒,问道:“你感冒了?”

她眉梢微微隆起,感冒了就不好说话了,虽然他答应满足她一切条件,可在他感冒的时候说这些,扰他养病,就有些不道德没良心了。

“嗯,没事,你找我?”男人扬起下颚道。

瞧着那张消瘦了一半的隽脸,叶简容于心不忍地摇了摇头,“没事。”

见叶简容转身便要走,他脚步急切地上前了俩步,“等等,我有事和你说。”

唐御笙眸光扫了眼她身后的李妈,李妈心领会意点了点头,恭敬地退下了。

“什么事?”叶简容疑惑道。

“咳咳。”唐御笙又咳嗽了俩声,“我和蓝若柳的新闻……”

“并不是真的”还未说出口,便被女人不以为意地打断了。

叶简容挥了挥手,“你放心,我不会拿这个在爸妈面前说事的,相反的,我会在爸妈面前夸你的好,说报道纯属有误,行了吧?”

“啊……”叶简容打了个哈,困意渐渐席卷意识,她扫了眼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又道:“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休息了。”

唐御笙凝望了女人半响,才重重地点头,“嗯,去吧。”

待女人身影彻底消失眼前,他那刻沉寂的心才困难地跳着,每一下都像被凌迟过一样。

她越是不在乎,就代表心底越是没有他。

那,那天晚上对李小泉说的话,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她已经遗忘了对他的感情?

所以,现在造成她对他无动于衷,是他自己活该吗?

翌日,叶简容是被吵闹声吵醒的,几道女声中,似乎有李妈的声音?

床边的男人已经走了,余温还在,应该刚走不久。

她披了外套就下床,打开门边揉眼边对一楼客厅道:“李妈,谁呀!大清早的就这么吵!”

因为她的声音,四周似乎寂静了下来。

叶简容微微一楞,有些好奇到底来了谁,脚步加快了些,待看到来人的庐山真面目,有些惊愕了。

作为唐御笙爱的女人,和现在的老婆,叶简容幻想过不下十次俩个女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其中就有九次是以撕逼结尾,剩下那次还是唐御笙在场的情况下,间接制止了女人的泼辣。

她以前是挺羡慕喜欢蓝若柳的,但自从知道她和唐御笙有一腿后,彻底掐掉女人那丁点为数不多的友好。

叶简容客气大度地笑了笑,“蓝小姐?来找老公呐?真是不好意思,他刚刚走。”

李妈一直冲她挤眉弄眼,叶简容还以为她眼神不太好,为表现自己是个体恤佣人的好女主人,关切地问道:“李妈,你是不是昨晚没睡好?要不要再去睡个回笼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个少年在不远处,指着叶简容捧腹大笑。

叶简容不满地扫了眼不懂规矩的少年,待发现对方正是上次,看花灯时唐御笙追出去找的少年,眼珠子瞪的更圆了。

看什么看,再笑你姐也是小三,我是正牌!

“哈哈哈哈哈!”少年笑得更欢了。

李妈幽幽地叹了口气,最终只能从兜里掏出随身携带的小镜子,递到叶简容手上,然后手指了指自己头顶。

叶简容狐疑地将视线移到小镜子上,待看到头顶上那不止一戳的呆毛……

头疼扶额,她刚刚还表现身为正牌夫人的盛气凌人的模样,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毁的彻底了?

原来,唐御笙娶的是这样的女人,呵呵,蓝若柳在心底冷笑。

根本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蓝若柳笑容可掬,声音温婉,犹如潺潺流淌的小溪,“你好,我叫蓝若柳,是这样的,我常年都在国外,今年错过御笙的生日,特意来补给他生日礼物的。”

生日礼物?

叶简容注视着小镜子里那几戳呆毛,理了理,才道:“哦,这样呐,老公刚好出去了,有什么东西交给李妈吧,她会替你保管好,亲自交到老公手上的。”

尽管蓝若柳那张脸精致得与电视上无二,但她此时此刻实在喜欢不起来。

作为女人,知道男人有了婚姻,公然找上门送生日礼物,不是挑衅,谁信?

再有,唐御笙刚走没多久,这个女人就带着家人找上门,时间过巧,像是计划安排好的一样。

叶简容将小镜子归还给了李妈,才对欲言又止的女人道:“怎么?还有什么事吗?”

蓝若柳:“这个……我……”

少年抢在姐姐之前,回应道:“这礼物是我姐送给唐哥的,怎么能交给一个佣人!”

叶简容如鹰隼般厉眸扫了去,待少年接收到视线,禁声后才展颜而笑:“怎么?不能交给佣人?那行,交给我也一样。”

交给她?蓝若柳更不乐意了。

叶简容笑容愈大发,“这也不行?既然蓝小姐这么不信任我们这里的人,可以将礼物放在门口。”

“既然叶小姐不欢迎我,那我改天再来。”

还来?

瞧着蓝若柳那憋屈样,活生生像受了她欺负似的。

上帝作证,她可没对蓝若柳做过任何行为上动作上的强势,纵然蓝若柳想做明目张胆的小三,她也还忍得住!

毕竟,她现在重心在小泉身上,至于唐御笙身边的小三小四,来一打她打退一打。

“这不太好吧。”叶简容为难地蹙眉,“在这里进进出出的都是老公认识的,如果是女性朋友,经常来这里,是不是会给人造成误会?”

蓝若柳一双美眸犹如受惊的小白兔,慌慌张张地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亲自把礼物交到他手上。”

“交给我,我是他老婆,不是下人。”叶简容抬手瞧了瞧时间,委婉道:“你看,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急着出门,要是没什么事,你们先回去吧。”

“可是……”

叶简容将礼盒从蓝若柳手中抽了过来,委婉地下逐客令,“请回。”

“那就麻烦夫人你了。”

还不等叶简容提醒李妈,李妈急忙将这对姐弟送了出去。

叶简容回到楼上换了身简装出来,刚扣好纽扣,就听李妈怒气冲冲道:“少夫人,那个女人明明是来挑衅的!”

“哦。”叶简容淡淡地回应道。

李妈跺了跺脚,又追问:“那个女人送的礼物呢?”

“你干嘛去。”见李妈朝自己卧室冲去,叶简容忙不迭挡在她跟前,压住她肩膀。

“那个礼物必须得扔了,不能让少爷看到!”

叶简容沉思片刻,才转身走到卧室门口,将里面反锁了,才又道:“李妈,想不到你平时看着温温和和的,做起事来这么不道德。”

“少夫人!”李妈小吼着怒道,实在是对叶简容的不争气,伤心欲绝了。

“你放心,就算唐御笙看到那礼物,也不会影响我们的婚姻持续。”叶简容宽慰地拍了拍李妈的肩膀,又才绕过李妈,朝一楼走去,“今天早上吃什么呢,好饿呐。”

吃过早餐,叶简容随意挑了辆唐御笙的豪车,坐在车上,给唐御笙拨电话。

“喂?”唐御笙嗓音有些沙哑。

叶简容换了个档,才又道:“感冒还没好?”

“嗯,有事?”

叶简容直切正题,“刚刚蓝若柳来家里,被我给打发了,卧室放着她给你补的生日礼物,还有,卧室门被给我反锁了。”

“好,知道了。”以为她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他心跟着雀跃一跳,现在又跌入谷底。

叶简容挂断电话后,开车抵达小泉的公寓门口。

她笑着和门卫打招呼,“你好,我来找李小泉。”

“谁?”小区人挺多,门卫根本记不住谁是谁。

叶简容只好形容到:“年纪和我一般大,个头没我高,短发,脸有点圆圆的。”

经过叶简容的描述,门卫恍然大悟,印象中是有这么一个人。

“哦,你说那个小姑娘呐,她搬出去了。”

“搬出去了?”叶简容微微一愣,随即又追问:“你知道她搬去哪儿了吗?”

“不知道,你有她的电话号码?打她电话吧。”

“好,谢谢了。”

叶简容从门卫室出来,就迫不及待给那个女人打了个电话去。

“喂?”

电话刚拨通,叶简容就迫不及待道:“李小泉,你究竟搬去哪里了?我在你公寓门口,他们说你搬走了!我记得你在这里买的房子,是按揭呐!”

“关你什么事。”小泉声线有些冷酷。

叶简容捏了捏眉心,“好,不关我的事,但你好歹也得告诉我,你到底搬哪儿去了吧。”

“想见我?”

叶简容忙不迭点头,“想想想。”

“那等你帮谢哥拉到综艺再说吧。”

“嘟嘟……”

叶简容瞪了眼手机,才又坐上车,朝唐御笙的公司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