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调查

小说: 豪门暖婚:老婆大人节操掉了 作者: 艾圆圆 更新时间:2018-01-23 20:22:00 字数:3398 阅读进度:114/331

导演倏地感觉身后不太对劲,扭头一瞧,也不知叶简容在身后站了多久了,手里拿着矿泉水,还一个劲儿点头。(品#书……网)!

导演是个处事不惊的,也会看人,知道就算叶简容听了对话全过程,也不会到处乱说,便冲叶简容点了点头,便又同副导聊其他的去了。

叶简容径直朝小泉那边走去,将俩**中的水,递了一**过去,“小泉,喝水。”

“谢谢,我现在不喝矿泉水。”小泉抓起桌上的小苏打,晃动了俩下,礼貌客气地回拒。

叶简容无谓地耸了耸肩,“这次我也答应你了,你该答应我一回了吧?”

小泉眸光淡淡扫了眼叶简容,“答应你什么?”

“我俩都说了好几次,一起去游乐园了,我都应下你俩次要求了,这回你应该应下我的了吧。”

小泉目光落在正在补妆的谢蓝身上,后者无谓地点头。

巧克力广告,以及现在综艺节目,都是叶简容能轻易办到的,而现在,小泉是中间的纽扣,他自然不能怠慢了。

当他是傻瓜嘛,小泉对叶简容的友情,并没有减,友谊哪有那么快说没就没。

指不定李小泉就是想潜伏自己周围,等到拿到视频,毁尸灭迹了,好光明正大的离开,如果李小泉报复心再强点,指不定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好啊。”小泉半眯着双眸回道,“不过,逛我们俩怎么能行,谢哥你也来吧。”

叶简容微微一愣,这可是她和小泉的姐妹一日游呐……

“小泉的要求,有什么问题。”谢蓝温和地回道。

他倒要看看,小泉对叶简容还存不存在所谓的姐妹情。

接下来拍摄的就比较温和了,都是在水里的运动。

叶简容再次庆幸自己吃了药,否则又得姨妈红地面对工作人员,给她十层脸皮,也不够她丢的。

冰凉的水位即将淹没胸膛,水压得胸口有些闷闷的,他们却要听主持人站在台上讲游戏规则。

叶简容很庆幸,自己在女人个头中,还算高的,水位不至于像其他比较矮的女嘉宾一样,淹没到下巴的位置。

游戏挺简单的,在主持人喊出的数字中,找到相应的水球,再抱到台子上。

水球里面如果装着彩带,就算找到了,也得全员受罚。

在寻找过程中,主持人会背对着大家,随意数几声再回头,嘉宾必须定格不动,若动了,就将被淘汰。

“44!”

叶简容开启疯狂寻找模式,完全是因为听到被淘汰的嘉宾,有个残酷摸蛇的环节。

妈的!她叶简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那种冷冰冰还带有毒的生物!

眼看44号水球就在不前方,叶简容抬起右脚就要去抓,却被身后一个女嘉宾抓住裤腰带。

她刚想挣扎,就见主持人已回身。

保持这个姿势太久,再加上主持人持久找她的茬,不怀好意地凝视着她,结果没多久,她就噗通一声落入水池。

“嗷。”她拨了拨脸上的水渍,头发也被打湿了,一想到一会儿要摸蛇,心止不住颤抖。

主持人畅快大笑,“哈哈哈,既然淘汰了,就来接受惩罚吧。”

叶简容龟速地前行,却引来主持人的不满,“快点呐,蛇宝宝已经迫不及待地向你吐信子了。”

叶简容止不住恶颤了下。

“可以让男人来代替惩罚吗?”

镜头回到后期剪辑,节目组采访叶简容时,问到这个场景,关于她的想法。

叶简容毫不犹豫地回答:“感动,嗯,其实我很怕蛇那种生物,小时候有过心理阴影。”

“那这么说,容容喜欢谢蓝这样的男人了?”

“我很喜欢能保护女人的男人,女人毕竟是柔弱的生物,不管外表多强大。”

实则,叶简容内心独白:麻痹的,她当时还不如被蛇啃呢,居然要个连玩游乐园都害怕的男人“救下”!

事实证明,当时谢蓝说完这句话后,就要求节目组请替身。

“来参加节目的,都是亲身体验,没有过替身的说法!”

谢蓝语气有些强硬,“我来开创先河!反正我摸不得蛇,万一对方咬我一口,你们剧组赔得起嘛!”

“放心,我们剧组做的防范措施很安全,你也不会被咬到的。”

“不行!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同行的几个嘉宾都忍不住小声讨论,嗤笑。

“刚刚还信誓旦旦,想顶替女嘉宾,我还想帅了一把,结果没想到却是个怂货。”

“呵呵,可不是嘛,现在找替身?当剧组闲得慌呐?”

经过一番争吵,最终导演迫于谢蓝身后神秘金主的缘故,答应了这个不合情理的请求。

画面镜头切到街头杂耍的环节,几个人玩着蛇,甚至将蛇丢进嘴里的重口味环节,最后再是谢蓝一副无所畏惧,朝着工作人员关好的牢笼中蛇走去。

是条白蛇,对着镜头吐信子,画面中,男人蹲下伸,伸出手朝冰冷的蛇靠近。

工作人员解说着,试图让男嘉宾安心,但对方似乎并没有一丁点退缩之意。

叶简容看着画面中的替身,尽管当事人就站在跟前,她还是忍不住在小泉耳畔打小报告,“如果这一幕被戳穿了,不知道得掉多少分,小泉泉,这就是你看上的艺人?”

李小泉睨了眼身旁幸灾乐祸的女人,“别忘了,是你受惩罚,谢哥才想顶替你,找替身有什么不对?这里最没资格说谢哥的就是你。”

呵呵,她宁愿自己上战场,也不要人渣代替自己!

不过,如果谢蓝顶替她了,而她这期间跳出来反对,就是做作了,到时候这些人就该对准她了。

叶简容摸了摸鼻头,自觉无趣地没再说话。

这期综艺要参与三天俩夜的时间,晚上睡得节目组准备的酒店,她翻来覆去睡不着,被手机铃声吵醒了。

看到来电显示,她划开接听键,“喂?”

“感冒好点没?”唐御笙的声音磁性悦耳。

叶简容从床上坐了起来,抠了抠指甲里的污垢,才道:“快好了,你好了吧?下次别再传染给我了。”

“嗯,放心,下次感冒了,绝不会再做了。”

叶简容:“……”

“唐御笙,能不能利用你现在的关系,帮我查查,为什么小泉会心甘情愿地待在谢蓝身边?我才不相信小泉泉会爱上那种人渣。”

“好。”正合他意,他也想好好调查下小泉这个女人。

掂了掂手中俩份资料,其中一份是他让黄助理查的,毕竟他的行踪可以让那个人知道,他倒想看看那个人到底想耍什么花招。

另一份是他让侦探社查的,黄助理查的资料准确性不高,他想掌控李小泉最真实的情况。

李小泉是孤儿,拼了命想赚钱,却没有那个机遇。

唐御笙摩挲了下光洁的下颚,说不定,李小泉是看在他面子上,才与叶简容成为朋友的。

与叶简容相处的几年,还真没什么特别的。

不过,资料显示,就在最近几天,谢蓝经常出入李小泉酒店房间。

指尖节奏有力地敲打着桌面,唐御笙陷入沉思,这可不秒呐……

叶简容那个蠢女人,这几天跟牛皮膏药样搀着李小泉,相信晚上也不会放过纠缠的机会,如果在李小泉房间过夜,刚好谢蓝也在……

谢蓝这个当红小生,他偶尔经过二楼的时候,听工作人员聊过,强过好几个嫩模,有些还是稚儿,导致精神有些受不了,差点跳楼自杀。

还是谢蓝背后的金主把事情给压下去了。

说起谢蓝这位背后的金主,也是位妙人。

一把年纪的肥婆,也好意思搞年轻力壮的,一次还几人。

唐御笙将资料扔到了一边,摩挲了下光洁的下颚。

这侦探社可真敬业,他只不过让查下李小泉的底细,结果连带着现在李小泉关系对象的底都给扒完了。

合上文件夹刹那,从资料里漏出很多照片,唐御笙俯下身去捡,却瞧见有一张标有时间的照片上,李小泉进入一间酒店房间。

而随后,又见到好几张,同一时间,不同时间段一些男人进入酒店房间,时间正好是前天。

“嗯哼……”唐御笙乐津津看了好会儿,才给侦探社拨了通过去,“喂?我看到你们寄的照片,有好几张男人进入酒店房间,有视频吗?”

翌日,叶简容被手机铃声吵醒,她伸出玉白的手臂,熟稔地将手机关机了,没多久,再次进入梦乡。

“咚咚”震耳欲聋的敲门声,吵得叶简容从床上弹跳而起,不耐烦地怒声朝门口吼道:“妈的!谁呐!”

“我。”门外冷清的男声回道。

唐御笙?

叶简容醒了大半,光着脚从床上跳下来,慢悠悠地扒着脑袋,边走到门口去开门,她打了个哈欠:“唐御笙,大清早的,能不能让人好好睡个懒觉?”

“昨天拍摄的怎么样?”唐御笙开口边道。

叶简容折身走向洗手间,挤了点牙膏,便含糊不清道:“还阔以。”

唐御笙上半身斜靠在门口,眸光清闲地扫了眼女人的大腿,“怎么感觉你声音比离开前,沙哑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