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不想我的女人,看我老子的脸色

小说: 豪门暖婚:老婆大人节操掉了 作者: 艾圆圆 更新时间:2018-01-24 01:20:00 字数:3369 阅读进度:133/331

“不行!”唐老夫人一口否决了,“当年要不是她母亲,还有现在的我吗?我们以前可是好姐妹,虽然后来的关系淡了,但我还记得这份恩情。 再说了,容容她怎么了,我看容容就挺好,管那些传闻干嘛,都是虚的。”

“哎,真拿你没办法……”

叶简容刚嫁进唐家时,唐老爷比唐御笙反应还激烈,还是她死活逼着,才同意下来的。

这几年,老伴儿对容容态度有所改观了,没想到就一次小小失误,又对容容产生了分节……

病房外走廊上。

“叶简容!”唐御笙叫住急匆匆的身影。

叶简容脚步这才慢下来,等到身后的男人跟上,追问道:“叶简容,你刚刚什么意思?再有下次,你主动离婚?你把我们婚姻当什么了!”

叶简容唇角勾起嘲讽的笑,“当什么?你不是有蓝若柳吗?和我现在还保持着婚姻,全是因为爸妈喜欢我的缘故,现在,爸已经判我出局了,妈再出什么事,唐家还真没我什么事了。”

唐御笙:“……”

什么是拿石头砸自己脚,他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为了留女人在自己身边,胡乱编了个借口,没想到却被这个借口反坑了。

如果他现在说出口,和她的婚姻,并不存在什么蓝若柳,只有她!

她会不会信?

叶简容端着水壶走进了打水间。

vip病房里有饮水机,但有病人要求提供水壶,说饮水机杀菌效果不好,水温不高来刁难医院。

现在打水间只有他们俩人,只听得到水注入水壶中的声音,刷刷刷的。

叶简容盖上水壶盖,想提着水壶回去,却被唐御笙阻止道:“你现在回去,还是会被轰出来的。”

叶简容犹豫地扫了眼手中的水壶,才扬起头道:“好,我在门口守着,你把水壶提进去吧。”

俩人走到门口,唐御笙才接过叶简容手中的水壶,“要是饿了,就下去买点吃的。”

“不饿。”叶简容言简意赅道。

唐御笙看了她几秒,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唐老爷正替老夫人削着苹果,看到儿子进来,不动声色地问道:“她呢?”

唐御笙倒了点水壶的热水进水杯,给母亲凉在那里,就是不回答唐老爷的话。

唐老爷怒声道:“问你话呢!”

“当年。”唐御笙刻意顿了下,迎上唐老爷的视线,“你把我和蓝若柳拆散,现在也想拆散我的家庭吗?”

唐老夫人扯动了下唐老爷的袖口,冲唐御笙道:“儿子,刚刚你爸是气头上,才会说那种混账话,你把容容叫进来,你爸不会再乱说话了。”

“别,妈,我不想我的女人,看我老子的脸色,我怕帮着自己女人,又被按上不孝的大罪名。”唐御笙冷嘲热讽的拒绝。

唐老爷捂着胸口,隔空手指颤~抖地指着唐御笙,“你、你!不孝子!”

“看吧看吧,这人还没请进来,又给我按罪名了。”唐御笙扯动着唇角,不咸不淡地笑了笑。

“你!”唐老爷又是一阵心肌梗塞。

唐老夫人瞧这俩父子,又开始不和,便转移话题道:“对了,那几个女星,你打算怎么处置?”

“暂不处置。”唐御笙言简意赅地回答。

唐老爷反应过度道:“怎么可能!”

唐御笙扫了眼老当益壮的中年男人,“爸,我叫你一声爸,是感谢你这几年抚养我长大,可我并不希望你是我爸,因为有些事,我们意见不和,如果硬要遵从你的,那我就不得不使用极端的手法,到时候可别怪我不念父子之情!”

“呵呵,我还需要你留情?我横扫整个市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

“但现在,整个市早就是我的天下了,没有那个权利,就别在妈面前瞎逼逼。”

“你们吵够了吧!”唐老夫人愤怒地大吼一声,俩父子随即禁了声。

唐御笙将温水递到唐老夫人跟前,坐在床头的唐老夫人接过后,才问:“为什么放过那些女星?这不像你的作风。”

想到门口的女人,他的眸光渐渐变柔起来。

时常迷糊,但一到关键时刻为了大局着想的女人,他以前只是欣赏,现在却变成了深深的感情。

“这件事本就是因为剧组太拖延而起,再大量换女配,只会导致工作人员对叶简容的意见更大。那些人,没本事闲聊你儿子人中龙这样的人,就朝弱的下手,这种事我们看见不止一次俩次了。”

唐老夫人微微颔首,“的确是,你出去陪陪她吧,这里有你爸在,这件事由你做主。”

唐御笙点了点头,冲唐老爷敷衍地颔了颔首,才走出了门外。

女人木讷地看着地面,听到开门声,才抬起下巴,“妈有没有说什么?”

“能说什么,让你好好休息。”

唐御笙睨了眼女人,他都待在里面那么久了,但是女人依旧保持站立的姿势,寻常情况下,她若是累了,背脊早就靠着墙壁小憩会儿了。

眸光危险地半阖,当众想撩开叶简容的衣摆,却被叶简容急忙地打开,“你干嘛呀,这大庭广众下的!”

唐御笙收回手后,对上叶简容怪嗔的视线,才道:“你背上是不是也有伤?我记得当时医生没有给你……”

“嗯,她们踢过我背,但没脱皮,不用这么麻烦,过几个月就自动消了。”

“叶简容!”

“嗯?”叶简容迷茫地看着男人。

唐御笙胸口有一丝疼,“你能不能让人省心点,你还想离婚……我看,没了我的你,以后该怎么办。”

“又不是活不下去。”叶简容走了俩步,才扭头对上男人的视线,“走呐,还愣着干嘛。”

唐御笙不肯让男医生查看她伤势,非得要个女医生。

叶简容脱了衣服躺在床上,女医生一边上着药,一边对对面目不转睛望着女人伤势的男人道:“先生对夫人的占有欲真大,真羡慕夫人。”

“呵呵。”叶简容牵强地笑了笑。

女医生瞧着这淤青,心有余悸道:“这谁弄的呀,真下得了狠手。”

唐御笙凝视着女人雪白的背脊,本来完美无瑕,现在却有大片淤青……

该死!

他如果当时想着,任由剧组的人怎么说,死活不走,守护在叶简容身边的话,是不是之后的事就不会发生了?

还让叶简容遭了父亲一顿骂。

“医生,刚刚从e市调来个急诊病人,院长让你亲自主刀!”小~护~士探个脑袋焦急喊道。

女医生见这里差不多了,并抱歉地冲俩人点了点头,“差不多了,这几天注意点,别磕磕碰碰到就行,那我先……”

叶简容边穿衣服,边回道:“医生若是有事,就先走吧。”

待限量空间内只剩下俩人,和刺鼻的消毒水味,叶简容拉开帘子,朝外面走去。

唐御笙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追了上去,“你现在这样,去哪儿?”

“妈是因为我受伤的,我当然要回去照看妈。”

唐御笙拽过她手臂,阻止她前行,“回去?现在有爸在,不需要任何人照顾,况且,爸现在对你……”

叶简容眸光黯了黯,“那我们回剧组吧。”

“回哪儿?”唐御笙不确定地再度问道。

叶简容扬起下颚,坚定地重复,“回剧组。”

面对叶简容的执着,唐御笙头疼扶额,“叶简容,你现在状况接二连三,需要好好休息,而不是……”

“看。”叶简容打断男人的话,“你都知道,我的状况接二连三,在剧组里没人乱嚼舌根,因为有你在,可难保风声吹进娱记的耳中,到时候我……”

“不会!我不会让娱记有爆出的一丝机会!”唐御笙坚定地保证。

叶简容嘴角勾起嘲讽的笑,“你能护我一辈子吗?”

“我……”

那个“会”字还没说出,便被叶简容不耐烦地举手阻止,“唐御笙,你知道的,我一点都不信任你。”

她唯一信任的人,只有养父母,还有小泉。

别看她表面吊儿郎当的,其实内心隐藏着深沉的戒备,就算和眼前男人上过n次床,但那也只是肉~体上的结合。

他自己也说了,他爱的是蓝若柳。

上次,她差点因为节目组丧命,这个男人明明查出来,究竟是谁最后搞鬼,但他选择沉默,就足够证明一切。

如果以后的事,都与蓝若柳有关联呢?她能靠谁?

她唯一能靠的只有自己,还有筹码。

唐御笙神色变得灰暗,薄唇并拢,看着脸颊轮廓线条越来越冰冷,似乎有点不想她自己了。

就是因为她的不相信,他说出口了,她也会当做儿戏。

他不止一次说过守护她。

这次,还与父母顶嘴,就是为了防止她感到孤独,为何迟钝的她还是没发现……

“好。”唐御笙总算妥协地点了点头,“我送你回剧组吧,妈现在出了事,我会派新的经纪人来上任。”

华灯初上,车水马龙。

劳斯莱斯幻影停在酒店门口,唐御笙刚将车钥匙甩给服务生,就见叶简容被一个男人堵住了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