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十年后的他们

小说: 豪门暖婚:老婆大人节操掉了 作者: 艾圆圆 更新时间:2018-01-24 01:20:05 字数:3407 阅读进度:138/331

“你等会儿,我再回你电话。(品&书¥网)!”

唐御笙匆匆地挂断电话。

叶简容瞪了眼手机,嘀咕道:“也不知最近在干什么,连电话都不接个。”

乐乐瞧了乐得嘻哈笑,“要不是知道你和唐总是亲兄妹,还以为……嘿嘿,你和唐总感情真好。”

叶简容砸吧了下嘴~巴,再度把旺旺碎冰冰塞进了嘴里。

得,又成闷葫芦了。

叶简容等了许久,也不见男人回电话。

进了洗手间,冲了个澡出来,手机屏幕还是没亮。

躺在床上许久,欣喜地看着屏幕亮了,但看到来电显示,眸光又黯了黯,还是划开了接听键,“喂?穆衣,有事吗?”

“叶简容,你一定要救救我……”

穆衣自从唐老夫人出事后,就不见了踪影。

在她印象中,穆衣是外强内柔的女人,决不在外人面前表现柔弱的一面。

若不是真出了什么事,绝不会……声音带一丝哭丧。

叶简容从床上弹跳起来,安抚道:“你别着急,慢慢说。”

穆衣哽咽了下,才对叶简容道:“我现在你所在酒店门口,你出来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叶简容换了身便装下楼,酒店门口停着一辆拉风跑车,主驾上坐着一位短发女人,戴着墨镜,再加上逆着光,她看不清女人的神情。

她拉开了车门,小心翼翼地看着穆衣,刚想开口,就灌了一阵冷风。

穆衣将油门踩到了底,也不怕出事,她屏息阖上唇~瓣,抓紧了安全带,凝望远方。

风吹得她眼睛都疼了,泪水都模糊了双眼,对方才停靠好车。

叶简容打量着眼前的别墅,没看出有什么特别,便问道:“穆衣……”

“你老公和白戈云挖了个坑,爵爷不小心真着了道,现在被他们困在这里,他们想弄死爵爷。”

叶简容眼角抽了抽,不可置信地吞了吞唾液,并艰难地回道:“你是让我来阻止唐御笙的?”

见穆衣坚定地点了点头,叶简容脸瞬间不挂,艰难地摇了摇头,晃了晃手,“这怎么能行呢,外面的人不知道,难道你还不知道吗?唐御笙对我并没有外界说的那么好,况且,我们的婚姻只是……”

“叶简容。”穆衣打断她的滔滔不绝道,“这个忙,你帮不帮?”

叶简容犹豫不决。

若是小忙吧,或者再大点的忙,在涉及到除唐御笙以外,她或许还会帮,毕竟她现在欠唐御笙太多,也不想再欠下去。

唐御笙帮她,有一半原因看在唐家俩老身上,还有一半肯定是自己面子了。

如果唐御笙对她的耐心耗光,她还怎么混下去?

况且,唐御笙和极品变~态对抗爵爷呐……这么盛大的场面,怎么能让她参合进来呢?

“帮的话,以后就是姐妹,以后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答应你!”穆衣夸下海口。

“好!爽快!”叶简容一口应下。

管他的,不管成不成功,让穆衣欠着她,总比一直依附着唐御笙好吧。

穆衣领着叶简容,刚走到门口,还不待门卫赶人,她就掏出了小刀,对着自己手腕就是一口子!

叶简容看得触目惊心,惊愕了半天,才掏出兜里的纸巾,想为她止止血,却被穆衣夺过。

穆衣白着脸威胁道:“放我进去,不然我难保做出什么!”

想闯进去,应该拿刀对着敌人的胸口呐!哪有对着自己手腕的!叶简容心中翻了翻白眼。

结果出乎意料,这些人相互看了眼,果真放心。

刚放行,叶简容就撕了衣角的布条,为穆衣包扎伤口,瞧着血液止不住往外侵,叶简容不由地蹙了蹙眉,“你怎么知道他们会放行的?”

“因为,我了解白戈云,而这里全是他的人。”穆衣冷声回道。

白戈云对她有极度变~态的占有欲,就算她跟谁,身体早就不干净了,也无所谓,唯独受不了她身上有块伤。

小时候捧玫瑰花的时候,不小心被玫瑰花的刺扎破了皮,流了一滴血出来,白戈云一声令下,就毁了整个玫瑰园。

多么可怕的爱,令她从小就记忆犹新。

领着叶简容走到一道门前,穆衣直接哐当踹开了门。

里面的男人,猛地回眸。

在看到穆衣时,唐御笙并不意外,所有人都知道,她迟早回来,但看到穆衣身后的叶简容,他就无法保持淡定了……

除了唐御笙,身侧的男人,就应该是传说中的极品变~态,白戈云了吧。

金丝边框的眼镜,显得男人斯文儒雅,男人在看到穆衣手腕上的伤时,嘴角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阴测测的,令人生寒。

“你总算来了。”白戈云冷漠的语气中,夹杂着难以平复的惊喜。

他都有多久没见到她了?

她总是躲着他……

“爵爷!”穆衣对着俩男人身后的一道影子喊道。

叶简容歪着头,顺着视线望去。

她印象中的爵爷,虽然上了年纪,但从行为举止间看得出,不减当年风范。

可她现在眼前的算什么?

被绑在凳子上,脸血肉模糊,身上似乎受到了皮鞭之苦,衣服炸开了。

男人似乎听到声音,扬起下颚望过来,再看到穆衣的时候,嘴角扯动苍白的笑,“穆、衣……”

叶简容实在受不了了,刚收回视线,手腕就被一个男人拽动,直接往房间外面拉扯。

呃,不用她亲自待唐御笙走,男人拽着她呢……

她又情不自禁地扫了眼里面的场景。

穆衣哭着想要靠近爵爷,却被白戈云拦住了。

唐御笙将她扯到了另一个房间,脸色不太好看,“平时随便你怎么胡闹,今天这种场合是你该来的嘛!”

叶简容像个好奇宝宝似的,不耻下问:“刚刚那个男的是白戈云吧?”

“我送你回去!”

叶简容锲而不舍道:“唔,你不是说穆衣和爵爷是形婚吗?”

“叶简容!”

叶简容掏了掏耳朵,也不满地回了去:“你为什么话说到一半就挂电话!”

唐御笙头疼扶额……真是拿她没办法。

“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

见唐御笙口头总算有些松懈,叶简容屁颠屁颠地跟着唐御笙,问道:“唐御笙,你和白戈云为什么这么对爵爷?”

她记得第一次见面,唐御笙挺尊敬爵爷的,怎么转眼一变,爵爷就成了这俩人的阶下囚。

“白戈云的原因很简单,穆衣。”

叶简容点了点头,从各种小道消息听得出,白戈云对穆衣的变~态占有欲,怎么容得下爵爷。

她就是比较好奇……

“那你呢?为什么这么对爵爷?我记得第一次见面……”

“叶简容,你要透过表象看本质。”唐御笙打断她道,顺带为她倒了杯开水,“爵爷垄断了市场,我怎么可能让他继续站在这个早就不该属于他的舞台上!”

叶简容了然地点了点头,原来是断了唐御笙的财路呐……

虽然她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但也明白,有些话不该问,她便没问。

“那刚刚穆衣……她不会喜欢上爵爷了吧?”

“我有时候真的很佩服你的想象能力。”唐御笙无奈地摇了摇头,解答好奇宝宝的问题:“我不是解释过嘛,他俩形婚的时间长了,便有了生生相惜的感觉,就和亲人差不多,这也是白戈云最不能忍受的。”

“嗦嘎……你的意思是,白戈云忍受不了穆衣对除血缘关系外的异性,露出依赖的感觉?”

“嗯。”唐御笙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才问道:“这个时间点,你应该已经上~床睡觉了,我送你回去。”

“可是……”叶简容不放心地扫了眼隔壁的房间。

唐御笙顺着她的视线望去,随后才笑了笑,“你放心,只要她来了,白戈云就不会怎样的,他这样做,也是为了逼出她。”

叶简容点了点头,跟上唐御笙的脚步,又止不住问道:“你说他是为了逼出穆衣,这话是什么意思?”

“穆衣躲他躲了接近十年……”

狭小的空间内,她闻到浓烈的血腥味,喉咙有些哽咽,望着眼前接近十年没见的男人。

是啊,十年。

她居然有能耐,躲着这个男人十年。

十年的转变,白戈云变得更加内敛,或许是能力足够了,才裁决了他早就看不顺眼的爵爷。

被这个男人逮住了,就相当于鸟儿被折了翅,再也飞不起来了。

被绑在凳上的爵爷,率先打破沉默:“穆、穆衣……你怎么又回来了?”

“爵爷!我不能抛下你不管!”穆衣英气的眉宇间,闪烁着坚定的光芒。

“傻啊……我老命一条,没什么的。”

“够了!”白戈云打断俩人的聊天,直接从手里抽出一份合同,看着穆衣的眼神,充满了眷恋和向往,“衣衣,这是离婚协议,他已经签了字,轮到你了。”

离婚协议……

穆衣身体温度瞬间冷却!

她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白戈云想逼她离婚……然后呢?再逼她和他结婚?

那她这生都被这个变~态男人套牢了!

“我不要!”穆衣惊声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