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家产瓜分

小说: 豪门暖婚:老婆大人节操掉了 作者: 艾圆圆 更新时间:2018-01-24 01:20:47 字数:2281 阅读进度:174/331

见对方正儿八经地想钻出去,再给别人一笔横祸,叶简容立马拉着男人的胳膊,阻止道:“回来回来。 ”

唐御笙果真听话地回到原地,嘴角微微上扬,轻声吐出一个字:“笑。”

“嘿嘿。”叶简容扯动嘴皮勉强笑了声,便抽过男人手里的钞票,“送给陌生人还不如送给我。”

唐御笙瞧着她那股小财迷的模样,笑着勾唇,“好,以后都给你。”

“对了,刚刚那些人……”钱数到一半,叶简容才忽地想起来,问道。

唐御笙这才正襟危坐,“白戈云并未给我消息,这些人一定是引导我们来巴黎的势力来的,目的只有一个——杀。”

叶简容忍不住冷汗涔涔,连数钞票的闲心都没有了,“那给我们资料的那个人?”

“肯定死了。”唐御笙毫不犹豫地回道。

“唐御笙,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

唐御笙微微颔首。

当夜,唐御笙带着叶简容,躲过所有可疑人的眼线登上回国的机场。

其实,那个提供资料的人,也只是查了个大概,并未指名道姓点出到底谁是幕后主谋。

不过,这次经历,明显是冲着他们来了,陈橙橙只是个引子。

这个幕后主谋似乎有些忌惮白戈云,难道是忌惮白戈云背后的势力?

俩人回国后,率先回到了别墅。

叶简容累了一整天,就只奇葩回去就能泡个热水澡。

可刚给李妈打电话,脚还没跨进别墅,就听电话那端道:“少夫人!夫人她同老爷离婚了!”

“啊?”叶简容甚至都没缓过神来。

她还以为,唐老爷的本事,能挽留唐老夫人至死呢,没想到这才几天……

叶简容扫了眼身旁的男人,还没做出表示呢,大约是自己的眼神太过特别,令还在开车的唐御笙冷声道:“开扩音。”

叶简容听话地开了扩音,将手机贴在靠在他下颚的地方。

手机那端像是有感应似的,还未等唐御笙开口询问,就迫不及待地再次重复道:“少爷!夫人同老爷离婚了,现在在分割家产!”

怎么一回来就得到这种消息……

只见唐御笙方向盘打转,朝相反的方向驰骋而去。

叶简容卸了气地倒在座位上,又听唐御笙安抚道:“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

叶简容扭头望着外面的风景,想起俩老第一次闹离婚的场景,不该出现的女人,便问道:“唐御笙,第一次爸妈闹离婚的时候,蓝若柳怎么在?”

唐御笙唇线微微上扬。

她问了,就证明已经释然了,证明她愿意相信他了。

“我根本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混进我们唐家的。”想到蓝若柳,唐御笙也是一阵头疼,“以前,因为爸妈的缘故,我从未带蓝若柳回家过,我也不知道她怎么知道爸妈的住址,还主动跑了过来……你别误会。”

“哦。”叶简容收敛唇角的笑容,淡淡道。

她是他带回家的第一个女人。

之前,他的恋情被穆衣搅和得感情几乎为零,好不容易同蓝若柳交往了,又因为唐老夫人的缘故,经验为零……

严格说来,叶简容确实是他第一个带回家的女人。

唐御笙勾唇笑了笑,仿佛经历了这次旅行,他俩的关系贴近了些。

这一条街,就唐家的四合院还亮着灯。

而堵在唐家四合院门口的豪车,不计其数,唐御笙想找个停位的都很困难。

好不容易找了个偏远的地方停下了,老远就听到争吵声。

叶简容刚想下车,就被唐御笙按住手背。

叶简容不解地望向男人。

唐御笙干咳了俩声才道:“你在车上休憩,我来解决就好。”

“这怎么可以!”叶简容开口否决,“我嫁给你,现在也是家里的一份子,就有资格陪你一起劝妈……”

“妈和爸现在情绪肯定不稳定,我怕伤害到你。”

叶简容却不以为意地解开了安全带,并开车门往下走,见男人绕过车头,堵在自己跟前,叶简容笑着回道:“妈对我那么好,如果我在这个时候,连个面都不出,且不是对不起当初她对我的好?什么叫伤害……我叶简容是那种能被轻易伤害的人吗?”

“叶简容……”

“放心。”叶简容拍了拍男人的肩膀,朝四合院院口走去。

唐御笙凝望着她的背影,这个女人还真是蠢的可以……

难道她就没觉得奇怪吗?他这么奋力地阻止,就是不希望她再出现在妈的眼前。

妈现在看到她,就会想起去世的叶妈吧……说不定反而会加剧爸妈之间的矛盾。

叶简容倒是察觉出了奇怪。

为什么唐御笙会阻止她进去?可越是奇怪,她就越忍不住去探寻真相。

唐御笙快步上前,大掌圈住纤细的小手,与叶简容对视一眼后,一同跨过了门槛儿。

盛满芒果香气的庭院,朗朗晴空,宽广的院子里,站着一排与叶简容年龄相仿的人,而为首的坐在太师椅上的中年妇女,正是唐老夫人。

唐御笙似乎想退缩,却被叶简容拉手制止。

唐御笙有些头疼扶额,他想退缩的原因是谁?

唐老夫人站在一排人跟前,气势中足,“今天就是谁来,都不能劝阻我和你们爸再待一起过日子!”

一对对儿女,你看我我看你,皆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唐老夫人又道:“你们既然来了,那我就将家产瓜分下。”

唐老夫人无意间瞥到门槛儿处,眸光在瞧见叶简容时,一顿。

这孩子还是来了……

唐老爷虽然最近被老伴儿折腾得不成人形,在这个家里也没了自尊,但是见到叶简容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道:“你怎么也来了?”

那话语里的嫌弃,任谁都能听出来。

唐老夫人却惯性道:“她怎么就不能来?你说那则杀人案吧,明显是网友乱传的,我相信容容的人品,她绝对不是那种人!”

唐御笙心底流淌暖流,纵然自家妈对叶简容有心里疙瘩,但依旧能站在客观角度客观评价。

唐老夫人说完就咬舌后悔了,闷声了好半天,才收回了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