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怕对胎儿不好

小说: 豪门暖婚:老婆大人节操掉了 作者: 艾圆圆 更新时间:2018-01-28 04:33:36 字数:2340 阅读进度:213/331

唐御笙是爱她,但她只看重唐御笙的钱,即使这个男人多金又帅气。。rg

她更喜欢那种文艺的男人,这也是当年她抛下唐御笙的原因。

以后呐,好日子大把大把的,还在乎现在这么丁点等待吗?

本来今天还想套问下,叶简容究竟有没有签字,多久才能签字,结果人家就快递来了。

真是天助她也!

唐御笙上了自己车后,对车后兴奋地挥手的女人视而不见,心烦意乱地对司机道:“去xxx酒店。”

司机不疑有他,踩下油门便赶向目的地。

唐御笙坐在街道旁修建的休憩椅上,掏出烟抽了许久。

他脚边大大小小不少烟头,有的还未完全熄灭。

直到兜里没烟了,他才朝伫立在车旁的司机挥了挥手。

司机得到指示后,才走到唐御笙跟前,恭敬地弯下背脊道:“总裁。”

唐御笙掏出钱夹里的一百块,递给了司机,待司机接过,指腹才重新夹着烟头,长长地呼了口气,烟雾从他的鼻口中冒出,他才道:“在最近的商店,买包烟,要快。”

结婚除了头三年,叶简容太过隐藏自己,他动过离婚的念头外,其他时候,他总想着,与这个女人相守到老也不错的。

现在,这种欲~望越来越强烈了,可……

老天似乎在惩罚他。

以前,他想怎样,叶简容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也许是对他恶劣性格的惩罚,才导致现在想拼命握住,却担惊受怕地害怕她反而渐行渐远。

“总裁?”

外出回来后的乐乐,街道旁休憩椅上的身影,实在是太瞩目外加熟悉,她就不由地多瞧了几眼,没想到还真是唐御笙!

唐御笙手间的烟微僵。<a href="://" target="_bnk" css="linktent"></a>

乐乐顺着视线望去,看到唐御笙脚边的烟头,多得数不清,片刻就恍然大悟,“总裁你是来看容容的?她最近情绪不太稳定。”

“她……怎么了?”唐御笙忍不住问道。

乐乐叹了口气,“哎,他知道你和……同~居的消息后,我看她最近挺消沉的,推掉了所有公告,就怕对胎儿不好。”

“你,好好照顾她。”

唐御笙踩灭了烟头,头也不回地朝车走去。

看着那颀长的背影,乐乐忍不住询问道:“总裁,既然来了,不上去看看她吗?”

“不了。”唐御笙坐上车后,发动引擎离开。

不是不想去看她,而是担心看到她后,她的情绪会更不稳定。

只有收拾完该收拾的人后,他才有权利重新站到她跟前,祈求她的原谅。

至于那份离婚协议,他是绝对不会签的。

看着车尾消失,乐乐才提了提肩膀上的挎包,不理解这俩人的感情,弄得这么复杂干嘛。

刚想走,就听到身旁响起忽大忽小的狐疑声,“呃,总裁人呢?”

乐乐一撇过头,就瞧见男人望着刚刚停放唐御笙车的位置,又是狐疑道:“车呢?”

乐乐上前询问道:“你好,你是唐御笙的?”

男人见乐乐道出唐御笙的名字,狐疑地扫了眼眼前的女人,才回道:“司机。”

“刚刚他坐在这里多久了?”乐乐忍不住问道。

“你是?”

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乐乐很快道出自己的职位:“你好,我叫乐乐,现在是叶简容的经纪人。”

哦,原来是少夫人跟前的人。

司机伸出右手,与之相握,“我是总裁新请的司机,所以没见过乐乐小姐。总裁刚刚坐在这里大约半个小时了。”

“总裁刚刚坐在对面的街道休憩椅上,待了整整三个小时,要不是我随后赶到,他估计能坐上一天。”乐乐边摆放水果边向阳台上晒阳光的女人道。

叶简容眼皮都不睁下,冷声回道:“那又怎么样,他都已经和其他女人同~居了,难道你还想着撮合我们俩?”

“我的意思,你前几天就不该那么快寄离婚协议书。”

“不寄?又被蓝若柳那群男粉丝淹没在唾液的海洋里?”

乐乐无奈地翻了翻白眼,“就算这件事是真的,你真的愿意看到俩个人双宿双栖?”

“他们幸不幸福管我什么事。”叶简容满是不在乎道。

乐乐只想将叶简容脑袋瓜撬开,看看里面究竟装了什么!

“是不管你的事,但你有没有想过孩子生下来后的打算?就算你在这个演艺圈成为天后,也不会是总裁的对手,更何况在怀孕这短期间,这种假设根本不可能成立。”

“能怎么办?跑路呗。”叶简容偏了偏头,望向客厅里忙碌的身影,笑得阴森,“你现在是替唐御笙办事,但有些只属于我们俩之间的秘密,我不希望第三个人知道。”

叶简容刚警告完,身旁的手机便响了。

她扫了眼来电显示,眉头微蹙。

本来关于唐御笙的任何事,她都不该再联系的,但李妈和她的感情深厚,她接起了电话。

“喂?李妈?”

“少夫人,少爷为那个姓蓝的举办生日会。”

叶简容叹了口气,“李妈,我已经签了离婚协议,等着和唐御笙离婚呢,他想给哪只阿猫阿狗办生日会,与我有什么关系吗?”

“我看到邀请名单里有你的名字……”

“我靠!”叶简容差点从躺椅上栽了下来,好半天才稳定情绪,不由地冷哼道:“谁的注意?”

“蓝若柳的。”

“那个贱人。”

“贱人!”李妈也附和着叶简容骂道,又问道:“少夫人,这次你肯定要回来吧?”

叶简容唇角勾起冷漠地笑容来,“既然请了,我当然要去,而且会让蓝若柳度过永生难忘的生日。”

可怜的蓝若柳,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俩个人算计了。

自从唐御笙答应给她办生日宴会后,她便以女主人身份在别墅内自居。

邀请叶简容确实是她提的。

唐御笙不会亲自填写名单的事,所以她直接找到了唐御笙的助理,并要求名单里一定会有叶简容。

要知道,若是被邀请了,人已经到了,却被挡在门外不让进,会有怎样的尴尬?

看守门的人,她请了自己的人。

唐御笙最近几天回家,都瞧见门口伫立着陌生人,后来才知道这是蓝若柳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