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一言不合就囚禁!

小说: 豪门暖婚:老婆大人节操掉了 作者: 艾圆圆 更新时间:2018-01-28 04:34:00 字数:2377 阅读进度:220/331

如果现在蓝若柳重新回到天王齐的身边,那日子也不一定好过。<a href="://" target="_bnk" css="linktent"></a>

清楚这点后的唐御笙宽宏大量地挥了挥手,“带着她走吧,不过你最好警告她,这里可不是国外,以前她搞的小动作我就不斤斤计较了,若是再敢乱说话,只怕以后的下场会比今天还惨。”

一听说放自己一马,蓝若柳又是磕头又是感谢,“谢谢唐总宽宏大量,谢谢叶小姐的谅解!”

被亲生父亲搀扶起来转身刹那,蓝若柳眸底闪过一丝阴狠,别让她找到机会,否则她会让这俩人万劫不复!

送人的功夫根本无需唐御笙亲自来,他只向一旁打了个手势,很快就有人站出来收拾了现场。

总算清净了许多,叶简容才反应过来,是时候看够戏收场了。

冲唐御笙微微颔首,便想离开,却被唐御笙清冷的声音制止,“就这么走了?不上去坐坐?或许你还有很多话想问。”

她有什么话想问?

叶简容纳闷地回眸,陈诉道:“我没有话想问。”

“你只顾着签你那里的字,怎么就不问问,我签没签离婚协议?”唐御笙眉梢微扬反问道。

“你不会没签吧?”

“是没签,所以……叶简容,搬回来住吧。”唐御笙迫不及待地邀请道。

解决完蓝若柳,尹欧就容易多了。

尹欧已经露出了手脚,现在他再反威胁,不怕尹欧会同归于尽,毕竟尹欧筹划了这么久,不会因为小小的变故前功尽弃。

这种人,他太熟了,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就算下地狱,也得等到报完仇。<a href="://" target="_bnk" css="linktent"></a>

现在,他可以放心将叶简容圈在身边了。

唐御笙刚想上前拥住叶简容,却被她一个闪身躲开了。

唐御笙伸起的手臂微僵,好半天才缩回手来。

叶简容冷漠地扫了眼唐御笙,心底告诉自己,一定要铁石心肠,一定要!

面对前女友,都能下这么狠的套子,甚至不惜将人置于死地,那现在唐御笙对她的转眼间的好,是不是也是为新欢铺路?

就像前段时间,对蓝若柳好,只不过是为了能踩死蓝若柳这个女人,那对她好呢?是不是也有其他的目的?

“你签没签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签了,在我心底,我们已经离婚了,已经离婚的人怎么可能再住一起?”叶简容反问道。

“怎么不可能!”唐御笙激动地几乎咆哮。

后知后觉的他才发现,这不是正确地挽回女人留下来的方式,好半天才勾起唇角,温和地笑道:“叶简容,现在外面住一点都不安全,你回来,我会好好保护你。”

“呵,谁知道你以后会不会像今天一样,对蓝若柳那样对付我。我小心脏太脆弱,经不起那般折腾。”

原来她是担心这个。

唐御笙心底松了口气,正想保证,却听女人不耐烦地再度道:“我可不想听你那些承诺,一次都不顶用,你拿出实际行动来。”

“好。”唐御笙墨眸微沉,低声道:“只有将你锁在身边,时间才能证明我对你的在乎,让你看清我的真正目的!”

他的真正目的是没有目的。

只要叶简容在身边,他每天都过得很熟悉,叶简容不在的时间,他总觉缺少了什么,东想西想,总是想到叶简容离开时的场景,害他差点出现了幻觉。

他不会再放开叶简容!

叶简容一脸无语地看着男人,一言不合就囚禁,当她肚子大好欺负?

她情不自禁地掏出电话搬救兵,“乐乐,你来别墅接我,唐御笙现在不准我离开。”

“啊?为什么?”乐乐好奇地问道。

“我哪知道,他神经吧,说什么只有将我锁在身边,时间才能证明他对我的在乎!”

乐乐忍俊不禁,“那感情好啊,正好可以培养感情,我这里有点事先挂了,拜拜~”

叶简容瞪着眼看着被挂断的手机,扭头就对上男人含笑的眸子。

“笑什么笑!”

“现在,我们该算算账了。”唐御笙收敛了笑容,正色道。

叶简容还纳闷了,她都没找他算账,他倒找她算账了?

唐御笙看出她的疑惑,指腹捏着她圆润的下颚,尾音拉得老长道:“破鞋?说我?嗯?”

好嘛,这点确实是她错了……

叶简容惭愧地想垂头,却被男人反而更用力地捏紧了下颚,被迫地抬起视线,对上那双汪洋大海般的眸子。

叶简容微微一怔。

前几天在电视上看到他与蓝若柳进出某些场合亲热的视频,他的眼神却是冷漠的死寂般的……

现在这双锃亮的黑眸,真的是唐御笙吗?

她当时说这俩个字的时候,明明是对着蓝若柳不计后果地说话有些冲,说完她便后悔了,瞧见了唐御笙的黯然失色。

但现在对方还能调侃般的问出来……

叶简容睨了眼唐御笙那张隽脸,呐呐道:“你不生气了?”

唐御笙讪讪着回答:“不。”

还未待叶简容松口气,男人又道:“虽然不生气,但还是该惩罚下你的口无遮拦,不然这张嘴走出了唐家,不知该得罪多少人。”

“呃,我会不会得罪人……”

唐御笙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惩罚。

他捏着手感极好的圆润下颚,缓缓俯下身,心跳加速,面色有些红润。

他已经有很久没捧叶简容,体内有股原始**在叫嚣着,催促着他快些,再快些……

叶简容用手隔在俩人唇瓣中间,瞪了眼微怔的男人。

以为男人可以暂时适可而止了,没想到男人却享受般阖上双眸,伸出滑润的舌,在她的手心翻来覆去,仿若那小小的夹有汗味的掌心,就是她的唇瓣。

激得叶简容全身微颤,忍不住收回手,却给了男人有机可乘!

男人手顺势捞住女人的腰肢,强迫女人踮起脚尖迎合自己,唇落在她的,深深的,带有强力感觉的吻。

叶简容依旧在挣扎着。

但是男女之间的吻很奇怪,一开始明明有一方在反抗,到了最后,却会情不自禁地衍变成迎合。

俩人像戏水的鸳鸯,又像交颈的天鹅,缠缠绵绵。

好半天,唐御笙才喘息地惩罚完,他揽着女人的腰肢,感受女人趴在胸口大喘,笑着问道:“这个惩罚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