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迟早,你都会再爱上我!

小说: 豪门暖婚:老婆大人节操掉了 作者: 艾圆圆 更新时间:2018-01-28 04:34:12 字数:2370 阅读进度:225/331

白戈云脸色难看,扫了眼身旁的女人。<a href="://" target="_bnk" css="linktent"></a>

别瞧穆衣现在垂下眼帘,一句话都没说,其实心底不是不愿他。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爱太疯狂,越是想靠近穆衣,穆衣就越是躲避。

刚刚……他已经惹哭了这个女人,现在再做什么亲昵的行为,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穆衣会和他彻底翻脸的。

穆衣会答应他,下了床来见这些人,完全是因为他答应帮忙,爵爷可以出来,但她不能闹小脾气。

想到自己还要帮爵爷,穆衣的前夫出来,虽然俩人并未做过什么,但他心底还是非常不爽。

白戈云烦躁地抽出兜里的烟,刚想点上,却被唐御笙一把抽了过去。

唐御笙蹙着眉将那条白烟捏碎了,才下颚点了点身后的女人,“她怀着孕。”

“抱歉。”白戈云将打火机放在茶几上,起身便微微颔首道:“我送你们回去吧。”

“好。”见白戈云脸色不太好,兴许是为穆衣的事心烦了,便一口应下了。

来的时候,天空上还朗朗晴空,出去的时候已经下了绵绵细雨。

管家将已经准备好的俩把雨伞递给了俩个男人。

唐御笙与白戈云便为自己的女人撑起一片天。

唐御笙笑着点了点下颚,“现在路面是湿的,你这没底的鞋,是不是侵了水进去?”

“没有。”叶简容咬着牙回道。

她还以为男人是在幸灾乐祸,才态度恶劣了些。

这里到停车场有段距离,唐御笙望着叶简容半响,眉头微蹙,勾起唇~瓣笑了笑,“叶简容,你总是爱逞能。<a href="://arget="_bnk" css="linktent"></a>”

他将顿住脚步,将雨伞交给了女人。

叶简容迷茫地看着男人,瞧着他俯下身,单膝跪在地上,地面明明全是水,但这个有洁癖的男人丝毫不为所动……

感受到女人的视线,唐御笙勾唇笑了笑,脱下自己的鞋,抬起女人的脚放在自己大~腿上。

将女人平底鞋脱掉后,看到里面确实湿润的不像话,将袜子也给女人脱了。

大掌握着小脚丫子,感受到女人脚掌的微凉,将女人脚握热了些,才套进他的皮鞋里。

另一只脚也是一样的操作,他边低沉嗓音道:“叶简容,鞋子太大,你走路小心点。”

见唐御笙在雨地里下跪,她已经很震惊了,再听到男人这么说,她更是说不出话来。

她想起以前,唐御笙遇到一坑雨水的时候,是将自己的鞋子脱了,踩着她的鞋子,将她公主抱进车内的。

当时,唐御笙还不会委屈自己,现在……

叶简容眼眶有些发热,问道:“那你怎么办?”

唐御笙浑身微微一怔,仿佛不相信这话是从叶简容口中听到的。

好半天才扬起下颚,笑得阳光灿烂,“一点与雨水而已。”

叶简容,好像是从这刻,开始对唐御笙改观的。

之前,一直对唐御笙的话猜疑,怀疑他对自己的真心,怀疑自己又无声跳入了另一个陷阱。

但看到这刻的唐御笙,仿佛瞧见另一个唐御笙,全新的,一心只为她,而连自己都忽略的男人。

白戈云与穆衣一直在雨中观察了许久,感受到俩人气场的变化,情不自禁地扫了眼身旁的女人。

她何时也能变化下,对他不再冷漠,至少回应下他的感情。

穆衣看到这幕也感受颇深,她也渴望有个像样的爱情,但是身旁有个白戈云在,恐怕这辈子都不太可能了。

唐御笙俩人上了车,白戈云才与穆衣离开。

叶简容坐在副驾上,垂头扫了眼被小脚包住的大皮鞋,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

眸光又扫到踩在油门上湿了袜子的脚掌,叶简容眉头微蹙,问道:“唐御笙,穿着是湿袜子很不舒服吧?”

“还好。”唐御笙直视着前方,车速一直调整在三十。

“可是,皮肤沾了湿的东西容易感冒,特别是脚。”叶简容胡诌道。

唐御笙勾唇笑了笑,“叶简容,你这是在关心我?”

他根本无暇扭头看叶简容有趣的小表情,生怕自己小小的失误出了什么意外。

叶简容愣了俩秒,随即坚决否认道:“当然不是!”

“哦?既然不是关心,那干嘛还说这么多。”唐御笙尾音微微上扬,打趣道。

叶简容扭过头,异常别扭道:“当、当然是……”

“是什么?”唐御笙调侃意味颇浓。

叶简容脱口而出:“你为了我才脱的鞋,你感冒了,我就会欠下更大的人情!”

叶简容说完才舒了口气。

可眸光无意间扫到男人黯然失色的墨眸,胸腔却遭到一万点击打。

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无意伤害到了他。

他既然是真心对待自己,但没得到真实的回应,多少会失望的吧?

叶简容绯色唇~瓣微启,刚想说点什么,却听男人开口道:“没关系,叶简容。”

叶简容愣愣地瞧着男人侧脸。

轮廓分明,鼻梁高~耸,黝黑的皮肤,竟出奇地衬出漆黑墨亮的眸子。

他的眼睛仿佛能说话,令她沦陷其中。

她听唐御笙霸道地宣言:“迟早,你都会再爱上我。”

迟早,她都会……等等,为什么要用“再”这个字?

她好像没对唐御笙说过爱,那这个男人是怎么看出来,她以前喜欢过他?

“唐御笙。”她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答案。

“嗯?”

“你知道我喜欢过你?什么时候的事?”

唐御笙沉默了片刻,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想到小泉,说不定能勾起叶简容的伤感。

但犹豫了片刻,他还是说了出来,“有天晚上,你从酒吧跑了出去,我也跟了出去,结果就听到你对小泉说的话。”

仿佛记忆起不好的回忆,叶简容没再做声。

也是那晚,她与小泉彻底隔绝,直到后来,才明白,那只是小泉不愿意连累到自己。

她……

怎么办,现在的情绪很影响孕妇体质。

唐御笙见四周车辆不多,前面也没有转弯和障碍物,才抽空扫了眼叶简容。

见叶简容陷入回忆中,他胸口有些闷。

他一直都知道,现在的叶简容,还没从过去中走出来,不然也不会一次也没敢去看望小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