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你是不是和那个小白脸联系?

小说: 豪门暖婚:老婆大人节操掉了 作者: 艾圆圆 更新时间:2018-01-28 04:34:53 字数:2340 阅读进度:246/331

叶简容对上那双如墨的眸子,胸口似乎流淌着什么。<a href="://" target="_bnk" css="linktent"></a>

这个男人,是小柠檬的亲生父亲。

她不敢想象,前几天还敢开她玩笑,力气大到她无可奈何的男人,今天却虚弱得她随手一捏,就可以致对方于死地。

她更不敢想象,当这个男人去世后,她与小柠檬的生活,该是怎样的场景。

叶简容将酒精灯的盖子打开,点燃后,才将小刀放在酒精灯上正反俩面烤了番。

待消毒完成后,叶简容才感觉唐御笙的程序走,快准狠!

她一刀而下!

唐御笙回来的路上流淌着不少血迹,她将那些工具清理完毕后,才拿了洗手间的消毒水和拖把进行清理,就连唐御笙的车上也不放过。

忙完之后,她才发现自己这一身血迹,她又在浴室清理了番,才将一身沾满血的衣服烧得一干二净。

重新回到卧室,叶简容才发现床单上也有很多血迹,她如果对佣人宣称是大姨妈,肯定不会有人信,还有唐御笙这一身衣服……

“唐御笙,你别睡,咱们来聊聊天。”

她是怕对方这么睡着了,就永远没可能再醒来。

“嗯,你说。”唐御笙继续合上眼。

叶简容故作生气道:“唐御笙,你幼儿园老师没教过你,别人说话的时候,必须看着对方嘛!”

唐御笙有些困难地掀开眼皮,望着眼眶通红的叶简容,抬起手臂,指腹摩挲了下女人的脸颊,才道:“嗯,你说。”

“那我们继续刚刚的话题。”叶简容眼泪簌簌,说来就来,犹如凶猛的洪水样。<a href="://" target="_bnk" css="linktent"></a>

唐御笙目不转睛地望着这样的叶简容,心底有些欣喜,不由地问道:“你是不是担心我。”

看着唐御笙眸底,居然还流动着流光溢彩,叶简容没好气道:“是啊是啊,我担心我一~夜间成了寡~妇。”

“哼,你不会的。”唐御笙言简意赅道。

叶简容瞧着他话比之前多了,便小心地问道:“你是不是不疼了?”

“没有。”

“没有之前疼了?”

“嗯。”

叶简容总算松了口气,又道:“你别说,咱们继续来智力题,刚刚说到哪儿了?哦……哥哥比弟弟大一半,哥哥四岁,弟弟呢?”

唐御笙本来是拒绝回答这样的问题的,但瞧女人这么兴奋,便不忍心打断,无奈只好回答这连幼稚园小朋友都不屑回答的问题:“俩岁。”

“那哥哥一百岁的时候呢?”叶简容双眸发亮地望着气若游丝的男人,就是欺负男人现在紧要关头,神智有可能不清晰。

唐御笙知道有俩种回答。

一种人笨点,顺势就回答五十岁了,还有一种人聪明点,回答九十八岁。

他当然属于顶级聪明的那种,俩种情况都在一瞬间猜测出来。

但瞧着蠢女人那般兴奋的模样,现在如果他回答得太聪明,且不是让女人失望了?如果回答得太愚钝,他那里也过不去。

唐御笙便非常自然而然地转移话题道:“血迹清理干净了?”

“呃?哦,清理干净了。”叶简容想到刚刚起床的场景,问道:“家里的佣人呢?对了,小柠檬!”

叶简容才后知后觉地跳起来,想去看隔壁婴儿房的儿子,却被唐御笙无奈出声制止,“他被李妈带走了。”

“哦。”叶简容摸了摸灰溜溜地鼻头,重新坐回床边。

“在预感我要出事前,我就给李妈打了电话,让他们所有人去了我另一栋别墅。”

“锁满哈根达斯那栋?”

“我不止那栋。”

“好嘛。”

瞧着女人那张圆润的脸,唐御笙又道:“叶简容,我困了。”

“不许睡!”叶简容强烈要求道。

“伤口已经处理好了,病人就该保持休息。”唐御笙实在不想戳穿女人脑袋瓜,构造也太奇葩了点。

“呃?”叶简容尴尬地勾唇笑了笑,才道:“是吗,那你就好好睡一觉吧……明天我帮你把这一身衣服换了。”

唐御笙点了点头,才进入梦想。

叶简容望着男人的睡眼发呆,唐御笙这枪来得太不凑巧了,医生说手术越快越好,可是唐御笙现在……

她本来还打算今天就告诉唐御笙的,现在看来,只有等到男人好了之后,再说了。

与唐御笙有血缘关系的,只有唐老爷了,可唐老爷年纪大了,连追唐老夫人都心有余而力不足,更别说动手术了。

若是因为这手术,唐老爷出了什么意外,那她一辈子都会感到不安的。

她现在根本不能离开家,毕竟有个奄奄一息的男人在,她便给医生打了个电话,向医生说明了情况。

“巧了。”医生惊奇地看着眼前的报告单,“刚好我们这里有个自愿捐赠骨髓的男人,与你儿子骨髓可能温和。”

“呃?”叶简容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眸。

世间太多巧合,惊得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多久带你儿子过来,我们提取样本配对。”

和医生言简地聊了句,叶简容便挂了电话。

“在和谁打电话?”

身后突然出现一道声音,吓得叶简容手中手机差点滑落。

叶简容扭身,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你怎么就下床了!”

“嗯,想上个厕所,你不在。”

他一出门,就瞧见她在这里鬼鬼祟祟地和谁打电话。

唐御笙眉头微蹙,本身嘴唇就白得发雪,现在青得发紫,“你是不是和那个小白脸联系?”

叶简容翻了翻白眼,走过去搀扶着男人回到房间,边道:“你能不能省省,都现在这副造型了,还有心思吃醋。”

唐御笙睨了眼身旁的女人,不由地问道:“那你说说,为什么鬼鬼祟祟的,到底跟谁打电话?!”

叶简容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圈,唐御笙便隔空指着女人的眼睛道:“你瞅瞅你瞅瞅,你眼珠子一般这样转圆了,就代表在想怎么应对了,叶简容,你还是老实说吧。”

“我就想不明白,前几天还在床上奄奄一息的男人,今天怎么就生龙活虎了!”叶简容叉着腰盛世凌人,“这也就算了,你特么还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