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阶下囚

小说: 豪门暖婚:老婆大人节操掉了 作者: 艾圆圆 更新时间:2018-01-30 05:38:58 字数:3407 阅读进度:322/331

“茶爷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来监视我们?”

“……”

见对方没说话,叶简容岔开话题道:“你为什么戴面具?哈哈哈,是不是太美了?抱歉,让我想到古代的兰陵王。”

男孩干枯纤长的指尖,抚上自己那狰狞的面具,总算给了叶简容一个回应:“并没有,是太丑了。”

他扫了眼不远处的尹欧,又道:“你们为什么被茶爷监视?”

“哎,还不是那老头看上唐御笙的身手,使得阴招,让我们中计呗。”

“所以,你喜欢这个人?”

男孩指的是尹欧。

叶简容发怔了半响,才摇了摇头道:“我失忆了。”

“失忆?”男孩压住心中的震惊,不由地问道:“这种事只有和电视上才有。”

“可偏偏我就是失忆了,不记得自己是谁,不记得认识谁,也不知道自己喜欢谁……不过,在不久前,我确定了一件事。”

“嗯?什么事?”

“秘密。”

她不想尹欧伤心,才没说。

她确定了一件事,她喜欢的人是唐御笙,而不是尹欧。

月朗星稀,望着天空的月色,又扫了眼不远处监视自己的人,男孩钻回了被窝,顺带关上了门窗。

他监视叶简容的同时,茶爷也派了人监视他。

只不过,为了让茶爷放心,他也同尹欧一样,做了相同的决定。

这幅残败的身躯,能有什么用,只要守护好自己想守护的人,才是最真的。

她过了好会儿,凌晨四五点的时候,才钻到了床底下,从取出墙壁上的一块砖,把玩着手中的手机,好会儿才给那边发了短信过去。

“你没告诉我,她失忆了。”

“抱歉,我不知道怎么开口,不想你因担心而分心。”对方很快便回了短信。

男孩想了好会儿,才又发了条信息:“保证她的安全,接下来按原计划进行?”

“是的,她的安全最重要。”

男孩重新趴回床上,取下面具,那是一张面目全非的脸,被火烧火燎后,狰狞的脸。

很快,就能清除障碍,给她一辈子安宁。

唐御笙放下手中的手机,望着窗外的月色,面色很是严峻。

这天,快变了。

茶爷的任务,不是自己创造的,而是每年会消失一段时间,去某个神秘地方,领取任务。

如果一年内,按计划完成任务的百分之八十以上,奖励丰厚。

当然,也有一年惨淡,结果茶爷出现的时候,拒绝见任何人,养了将近三个月才敢出来见人。

距离那天越来越近,虽然给的任务已经超额完成,茶爷还想有更好的成绩,得到更多,人类的**是无穷的,总是那么贪婪,可未曾想过,得到的越多,失去的就越多。

所以当茶爷想亲自查看唐御笙最近任务的情况的时候,对方早已埋好了陷阱,等待他的到来。

这茶爷一走,院落就安静了许多。

男孩总会有无意识地提及这里的地形,叶简容一开始只当听着玩,后来才发现不对劲。

避开暗地里监视的人,叶简容小声问道:“你……不是来监视我们的?是来帮我们的?”

“这是一座岛屿,到时候,他那边完事,会赶在消息彻底送达这里的时候,抵达这里,你只管跟着他往外面逃,只有你安全了,他才会炸了这里。”男孩在她手中一笔一划,一字一字的写到。

叶简容震惊地望着男孩,良久才激动地在他手中写到:“你为什么这么帮我们?”

“我不是帮你们,是帮你。”

叶简容又抓起男孩的手,写到:“那我走了,你怎么办?”

男孩不再执着在她掌心写字了,而是抬起头望着湛蓝的天空,才道:“我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三年,对这里生了感情……你说是吧,在这里生活了近十年的尹欧尹先生?”

尹欧望着俩人掌心,刚刚他们背着自己,也不知在写什么。

他点了点头,“嗯。”

叶简容还想再问什么,男孩指腹才抵在她唇瓣上,小声道:“只有你顺利离开,他才会告诉你前因后果。”

男孩太了解唐御笙了,其他人遇到这种状况,或许会隐瞒叶简容一辈子,但唐御笙重感情,就算他阻拦,唐御笙也会背着他告诉叶简容的,也是作为对他牺牲的补偿。

只是,现在叶简容失忆了,说或者不说,对叶简容应该没什么影响。

反观茶爷,总算赶到自己人给的目的地,可刚到地方,就察觉到不对劲。

这不是废弃的修理汽车厂吗?

茶爷刚想掏出枪支,身侧的男人便眼疾手快地将他制服,膝盖并袭向茶爷的后膝盖!

噗通一声!茶爷径直跪了下来!

茶爷震惊地望着身侧的男人,咆哮道:“你竟然敢背叛我!”

“他并不是背叛你,而是一直是我安插在你身边的人。”

低音穿插在俩人中间,俩人都不由地望向声源处。

在斜阳下,一道颀长的身影,渐行渐近,并把玩着手中的枪,动作看似漫不经心,眼底却是一片杀意。

感受到这片杀意的茶爷,抖了抖肩膀,又才壮胆威胁道:“知道我背后是谁吗?你惹不起!我劝你识相点,最好吧我放了!”

“呵呵。”绯色红唇被舌尖添舐了圈,又才道:“你让我杀的那些人,个个来历可都不一般,我是二话没说帮你解决了……难道你就没想过,我能将你拿下,并安插在你身边这枚猛将,背景也不一般吗?”

茶爷这才察觉到死亡的可怕。

唐御笙明知道自己动手的人是谁,却依然能在最短暂的时间内解决,并摸清自己的性子,设下陷阱让自己跳,可想而知,是有底气的。

上面的人早就对他这几年不满,好不容易创下不小的成绩,还是别人的,还被这个别人逮住要挟了!

别说是唐御笙了,就算活着从这里走出去……就像叶简容说的,他的大限已到。

“你是如何准备好的?”

唐御笙冷笑了俩声,“呵呵,如果不是早有准备,会查清尹欧的底细?尹欧只是顺带而已。”

“五年你不去找自己的女人,原来是给我作秀看的!”

“没错。”

既然茶爷想看他的底细,他为何不大方点?

只有让茶爷看到自己被钳制,因为一个女人,也无可奈何的被钳制,纵然有唐家这个靠山,在茶爷眼底也不堪一击,这样才能放松茶爷对他的警惕。

他花了整整五年,不去见叶简容,这方面目的也有点。

今日,总算能端了这老头的老窝!

不,他不甘心!

他努力了这么久,才爬到现在的位置,今天居然因为一个毛头小子败了!还败得彻底!性命都快没了!

茶爷眸光微凝,见唐御笙从怀中掏出手枪,渐渐靠近自己,他心跳如雷。

在刹那!茶爷挣脱身后人的钳制!

他根本没顾虑过,这么多年没训练的自己,是怎么逃脱专业人士的钳制的,只瞧见拿到手枪刹那,本该喜悦的心情,在看到唐御笙唇角泛起一丝嘲讽的笑容后,微微有些发怔。

他身后的前下属,猛地朝他后膝盖袭来!

他被迫给黄毛小子下跪!紧接着,手跟着一抖,枪支被身后的前下属夺了去!

“你!”茶爷似乎感觉受到了屈辱。

唐御笙接过压制茶爷的男人手中的手枪,冰凉的枪头抵在茶爷的脑门,才轻描淡写道:“你不觉得,在你死前,看你像过梁小丑一样折腾,可无论怎么折腾,都逃脱不了我的手掌心,这种视觉上的感触,很叫人快意吗?”

“唐御笙!你别太过分!”尽管额角因枪头溢出很多冷汗,但茶爷还是禁不住摆着在下属前的姿态。

真是死到临头还不知道低调。

唐御笙心底冷哼了一声。

他勾唇笑了笑,唇红齿白,看上去犹如天人,说出的话却与恶魔没什么区别。

他说:“看来,你是不想死舒坦点。”

唐御笙将手枪交给了茶爷身后的人,茶爷刚想松口气,就感觉菊花被抵到!

茶爷惊悚地瞪圆了双瞳,不可置信地看着唐御笙!

“怎么?不相信我会这么对你?”饱满的指腹轻轻抬起对方的下颚,唐御笙冷笑道:“一个阶下囚,有什么好不满?”

“唐御笙,咱们有话好好说,你不是只想要叶简容吗?我给你,尹欧也给你?这些不够?你说你要多少钱?要多少钱,才能换我这条老命?”

唐御笙冷酷无情道:“多少钱,都不能换你这条老命!茶爷,你的命可金贵着呢!”

从兜里掏出纸巾,将碰过茶爷的指腹,反复擦拭了一遍,才转身而去。

而纸巾落地那刻,也是枪声响起之时!

岛上开始变天了。

茶爷很久没回来,而他的消息也丝毫也没有。

很多人都开始慌了,想不打招呼就这么离开,却发现靠岸的所有船只都被做了手脚!

这更引起了惶恐!

尔后没多久,也不知是谁放了一把火,将整个岛屿都点燃了!

在烟雾弥漫以及人群混乱中,叶简容边咳嗽边寻找男孩的身影,而尹欧护着她的肩膀,一直陪伴在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