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死了

小说: 豪门暖婚:老婆大人节操掉了 作者: 艾圆圆 更新时间:2018-01-30 05:38:58 字数:3426 阅读进度:323/331

叶简容一脚踹开了男孩的房门。

与外面的混乱不同,里面的男孩规矩地坐在书桌前,提笔正在练毛笔。

叶简容怒了,抬脚走了过去,一把夺过他手中的毛笔,小吼道:“你现在还有心思练字!”

男孩扫了眼叶简容,从叶简容手中拿过毛笔,勾唇笑了笑,“为什么没有心情?”

“这场火是不是你干的?”叶简容反问道。

而男孩却是扫了眼外面的天色,和那浓烟,眉头微拢,目光又落在叶简容身上,“你怎么还没走?”

“……要走咱们一起走!”叶简容拉着男孩手就往外跑!

她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不对劲,感觉自己抛下不了他,总感觉他很重要,难道他们以前认识?可一次都没听男孩说过。

“……”男孩猛地甩开叶简容的手,望着她身旁的男人,指着尹欧言简意赅道:“你,留下。”

尹欧眉梢微扬,“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

“呵呵。”男孩知道话是说不通,于是展开武力。

男孩丝毫不落下风,这冠军不是白拿的,尹欧讨不到好。

男孩的目的,好像就只是牵制尹欧而已。

而在一旁看架的叶简容,气败坏道:“都什么时候,你们还有心思打架!性命重要还是打架重要!先离开这里再说!”

然,俩人皆未理会她。

叶简容刚想上前拉开俩人,胳膊却被一双稳厚的大掌握住。

她慕然回头,就对上一双如墨的眼眸,男人声音不似平时那么平缓,“叶简容,跟我走。”

他二话不说,便拽着她的胳膊,往外面走。

叶简容被拽着走了俩步,才似乎想起什么,猛地甩开唐御笙的手掌,倔强道:“尹欧和那个男孩还在打架,我们先分开他们,再一起走……好不好?”

被甩开的唐御笙,一丝生气的迹象都没有,反是看着叶简容良久,才道:“为什么你非得带上他们?”

“我……不知道,总觉得那个男孩很重要。”

唐御笙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望着那纤弱的背影,好半响才点头,“好。”

他想,如果以后某天,她发现了事情真相,依照她重情重义的性格,很难再看到他。

他是冷酷无情,只是对她,永远冷酷无情不起来。

唐御笙只消俩个字便阻止了俩人的打斗!

“住手!”

尹欧听到声音,好奇地扭头,待看到唐御笙的时候,眯起双眸问道:“你怎么回来了?只有你一个人?”

他言下之意,现在这种局面,是唐御笙造成的。

唐御笙扫了眼瘦弱的男孩,才道:“我们先离开这里。”

他当然不会蠢到告诉这里的人,过会儿岛屿就会引爆。

“你是怎么进来的!你有离开的工具?带我离开!”混乱的人群中,有人眼尖地发现了唐御笙的存在,继而像看到了救世主。

其他人也纷纷将目光落在了唐御笙身上。

唐御笙隆起双眸,望着失控的人群,渐渐朝自己靠近,他将叶简容护在了身后。

现在,离开比刚刚有点难了。

男孩双眸半阖,来一人,他打一人!来一双,他打一双!

跟踢足球似的,轻而易举暴击这些失控的人!

而刚刚与男孩对决的尹欧,也与男孩站在了同一战线!

这些人群中,也有些人,挡在唐御笙跟前,与男孩站在同一战线。

“我知道了!你们都是唐御笙安插在这里的奸细!”有人终于领悟过来。

唐御笙捏着疼痛的额头,事情越来越难收场了。

如果刚刚没人发现,他或许可以带尹欧和男孩悄无声息地离开。

但是现在……

“唔!”男孩胳膊受伤了。

这些混杂的人群中,也有带利器的,和其他人联合起来,围攻一人,再使点卑劣手段,伤个人不成问题。

叶简容双眸微紧,眼底染起了怒气,绕开唐御笙,便救助男孩,这才提高了战斗力。

男孩与叶简容背靠背,说起悄悄话来,只有俩人才听得到。

男孩双眸皱成川,“我都让你走了,你怎么还没走?”

“要走一起走!”叶简容不客气地回了回去!

唐御笙犯难了,这些人都是他培养出来的,准备了很久,就是为了现在的牺牲,如果他在这些人面前,带走本属于他们其中的一个人,其他人就会引起愤愤不平。

既然有生的机会,为什么不是自己?

这是人的思想。

死,有人陪着一起死,有人单独活,其他人也不会这么默默死去!

所以,就算叶简容恨他,他现在也无法带走男孩!

否则,场面一旦失控,俩人都别想离开!

他觉得黄泉路上,有她作伴没什么不好,但是他们的儿子怎么办?

虽然,他的儿子一直都是人中之龙,但为人父母的,总希望给自己儿女铺路,当然,以后他们是否领情,也全凭他们自己的意思。

而他生意上有很多对手,他死了,那些人就会找上小柠檬……他怎么舍得。

唐御笙将人踹开后,又开了几枪,才解救男孩和叶简容的困境。

唐御笙皱眉扫了眼男孩胳膊上的伤口,脱了外套,将衬衫下摆撕了条出来,以标准的包扎给男孩系好后,才问道:“还可以?”

男孩扫了眼叶简容,点了点头,“你们先走……替我照顾好她。”最后那句话是说给唐御笙听的。

唐御笙:“好。”

唐御笙刚想拽着叶简容胳膊离开,女人却固执地甩开唐御笙,视线紧盯着男孩不放,“我、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

男孩和唐御笙皆是一震。

男孩沉默了半秒,才坚决果断地摇头,“不认识。”

“你说谎!”

叶简容刚想说什么,唐御笙却已经将她抗上了肩膀!

叶简容愣了俩秒,刚想挣扎,却发现自己的挣扎,犹如菜板上的鱼,毫无作用。

她视线落在浓烟中娇小的身影身上,男孩即使受了伤,依然在搏斗,但战斗力落了下风,再加上人越来越多,他应对地越来越吃力,最终背部还挨了一刀!

情不自禁地,她眼泪簌簌地跟着留了下来。

期间,也有人拦路,但对于唐御笙来说,即使扛着一个女人,这些障碍都不算障碍。

他终于找到潜艇,刚把叶简容放下来,对方就急切地跑向火海中!

唐御笙抱着她的腰肢,浑身都透着无力,“我们走吧。”

叶简容总觉得现在这幕太过熟悉,火海中,无能为力,唐御笙阻止她进火海!

“不!我要回去!我一定要回去!”

唐御笙却一掌将她劈晕了,抗上了游艇!

他刚上游艇,下属便恭敬地弯腰,尔后,想伸出双手,上接过他肩膀上的女人。

唐御笙躲过男人的手,转而继续朝室内走去。

将叶简容放置好,才命人开游艇,走了大约几分钟,才让人引爆地雷。

他替叶简容擦汗的功夫,一个偌大的岛屿,很快地化为乌有。

“不要!”叶简容猛地从梦中惊醒。

她拉开被单就要下床,却被一双大掌重新按回床上。

叶简容对了好会儿焦,才认出眼前的男人是谁,瞬间,她的声音就有些尖锐。

“为什么不带他出来!”

唐御笙自然知道她口中的他指的是谁。

他沉默半响,才解释道:“当时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如果再放任你的行为,别说是救他了,我们自己也逃脱不了。”

“那就让我死了算了!”

“我活着,你就别想死。”唐御笙冷声严谨道。

叶简容冷哼了俩声,“哼哼,那就一起死吧,难道你还胆小怕死吗?”

唐御笙摇了摇头,“不是,但我似乎没告诉过你,我们有个孩子。”

“……你、你说什么?”叶简容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唐御笙就知道她是这个反应。

不过,这个讯息,能令她冷静下来。

唐御笙安抚地拍了拍女人脑袋瓜,才道:“我们有个孩子,难道你想他小小年纪,就父母双亡?”

“我……尹欧呢?!”叶简容这会儿才想起自己张开眼,就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唐御笙勾唇笑了笑,“死了。”

叶简容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将死字说得这么轻描淡写!

将别人的死,看得犹如家常便饭!

叶简容挣扎地又要起来,却被唐御笙再度重新按回床上。

他眉心少有的动怒,“你还想回去看他?那座岛被我炸为平地了,连尸体都看不到。”

“……”叶简容惊愕地对上男人的视线,才讪讪笑道:“我当初是为了救他才进去的,没想到现在只有我出来了,而他……”

唐御笙将她拥入怀中,“少了他不是很好吗?我带你找回失去的记忆,然后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不好。”叶简容冷酷无情地拒绝,顺带推开了这道明明很温暖,实则令她心寒的拥抱,望着男人深邃的眼眸,咬着下嘴唇的她,深深陷入痛苦,“你说我以前很爱你,可是我怎么会爱上这样冷酷无情的你。”

唐御笙脸色刷的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