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她走了

小说: 豪门暖婚:老婆大人节操掉了 作者: 艾圆圆 更新时间:2018-01-30 05:39:04 字数:3362 阅读进度:328/331

唐御笙猛地站了起来,椅子随之后倾倒!发出嘭地一声脆响!

叶简容脸色有些苍白,不由地看向反常的唐御笙,唇色泛白,“小柠檬刚刚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小孩子没睡醒,天色还早,我再带他上去眯会儿。”唐御笙绕到小柠檬跟前,伸出大掌,威胁地瞥了眼小柠檬。

小柠檬这才不甘不愿地被唐御笙拽着往楼上走去。

叶简容目光最终落在戴面具的说小泉身上,“孩子向来不说假话,我们以前认识?可是,你表现得却和我不认识一样。”

“现在吃饭是不是有点早?你要不要先晨跑?”小泉反问道。

叶简容猛地站了起来,并走到小泉身边半蹲下,手覆上小泉的面具,试图将那层伪装拿掉。

小泉却快她一步,手覆盖她的手上,并不解地看着叶简容,“你想做什么?”

“你再让我好好看看你,说不定看到你,我会记起来以前的事情。”

小泉却打开了她的手,“我们以前根本不认识,刚刚是小柠檬在胡言乱语,小孩子也有犯糊涂的时候,你别信以为真,再说了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多的去了,我不一定就是你以前认识的那个。”

“可是,与你与我以前认识的人,有联系。”叶简容指的是唐御笙。

小泉垂下头,沉声道:“主人是无意间捡到我的,而且培养我这么多年,我一直待在主人的视线范围内,为主人卖命,从未和你相处过。”

叶简容笑了笑:“那我身上熟悉的感觉怎么来的?别否认了,你就是我熟悉人!”

“不!我不是!”小泉猛地从凳子上弹跳了起来,急匆匆地朝门外走去。

叶简容追了俩步,追不上去,只得作罢。

她一转身,就瞧见唐御笙那颀长的身影,斜靠在门口,见她走近,才站直了身体,“你还是不信我们?”

叶简容怀疑越大,就代表事情越有可疑,“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行迹已经败露了,还要尽力隐藏,我有点累了,我先上楼休息了。”

唐御笙望着她疲惫的背影,收回视线后才摇头苦笑,如果让她知道事情的真相,她只会更加痛苦。

小泉为了叶简容好,才尽力隐瞒真相,而他呢,是出于私心,怕叶简容情绪不稳定。

说到底,他不是中央空调,何必在意其他人那么多?他看准了一个人,只会在意那个人的感受罢了。

唐御笙走出别墅,没走了俩步,就顿住脚步,轻咳了俩声,才道:“出来吧。”

小泉这才阴暗出跳了出来,她声线异常沙哑,“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你打算怎么做?”

“还能怎么做,当然是离她远远的,既然我决定了走这条路,就没打算出现在她身边,暴露自己,只能徒增悲伤而已。”

“好。”唐御笙言简意赅道。

小泉双臂环胸,扫了眼男人冷清的背影,反问道:“你不阻止我?你就不怕她以后知道吗?”

“你是她的好朋友。”

“所以?”

唐御笙:“所以,我不会逼你离开,走还是留,全由你自己决定。还有,她以后也不会知道。”

毕竟,小泉已经决定要走了。

小泉点了点头,“对了,忘记告诉你件事,这几天一直有她守着,我没来得及跟你说。”

“什么事?”唐御笙反问道。

“尹欧并没有死。”

尹欧,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死。

茶爷的死,是唐御笙早就计划好的,茶爷死在常理,但是尹欧……本来计划,让小泉绊住的,但当时的情况有变,给尹欧钻了篓子。

唐御笙指甲深深嵌入掌心,他反问道:“是吗?那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当时情况太困难,但我的情况比他困难些,我都能活下来,没道理他死了。”

“好,我明白了……我吩咐人给你买机票,现在障碍都扫清了,你可以先去韩国整个容,新的身份,我已经给你办好了。”

小泉抚摸了下自己的面具,其实,说实话,恢复以前自然的面貌,是不太可能,但整容后,比现在能见人就是了。

“好,谢谢你。”

唐御笙顿了俩秒,又道:“应该是我谢谢你,叶简容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这辈子的福气。”

他平生最佩服的俩个人里,一个是他母亲,知道自己老公出墙后,几十年的夫妻感情可以说断就断,还断的那么干脆利落。另一个就是眼前的人,为了友情居然牺牲到现在的地步。

不过,他相信,如果换做叶简容,也会为小泉做到这个地步的。

“嗯……你好好对她。”小泉再次嘱咐道。

唐御笙点了点头,“我会每个月定时在你的新户头里汇款,你好好放宽现在的心情吧。”

“好,那我走了,你给她说声。”

唐御笙没转身,只是挥了挥手,尔后,听到一阵刮风声,他才收起手,扫了眼前方,才继续抬脚走去。

他只不过绕了别墅一圈,又回来了。

刚到别墅门口换鞋,叶简容就迫不及待地探出个脑袋问道:“小泉呢?你有没有帮我追回来?”

“追?”唐御笙眉梢微扬,很明显,不满意叶简容这用词。

叶简容拍了拍他手臂,“哎呀,都什么时候,就不用在意这些细节了吧,你快告诉我,她人呢?”

唐御笙穿好室内拖,才朝冰箱走去,刚打开冰箱门,就被这女人猛地关上了!

“你快告诉我呀!”

唐御笙才刻意幽幽地叹了口气,“她当然是走了。”

“走了?”叶简容彻底怔住了,好半天才继续问道:“怎么就走了呢?是不是我哪里惹到她呢?还是她不喜欢我刚刚那么问?那你让她回来呐,我不是故意的,我改行不行?”

不知道为何,听到小泉走的消息,叶简容心情异常沉重,胸口仿佛被压着什么,呼吸都有些难受。

唐御笙却道:“她本来就决定,做完这次任务,就好好休息,而我之前就答应好她,会放她个长假。你让人家跟着我们来市,就显得有些为难,她是个内向的女生,不然为何茶爷下面的人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你现在还逼着她承认自己是你朋友……她不走,难道留着每天被你逼?”

他这句话说的是有些重了,但也好比叶简容整日搀着他,去将小泉追回来的好。

在他和小泉看来,只有小泉走了,将过去的事掩埋,才是最好的结局。

“好了,儿子现在看到了,你是不是对我的话不再有所怀疑了?”唐御笙见她神情落寞,不由地换了个话题。

提到小柠檬,叶简容才有了点精神,并思虑了会儿,才道:“我可以肯定,那是我的儿子,就算不是我亲生的,也是我亲人,那感觉太奇妙了……反正他做什么事,我都不会生气,反而看到他,我会很安心,甚至……”

“甚至什么?”

“甚至,想哭。”

唐御笙打开冰箱,抽出俩罐啤酒,一**丢给了叶简容,“要不要陪我喝一杯?”

“庆祝我终于看到小柠檬?”

“这个理由也不错。”

俩人坐在餐桌旁,喝着闷酒,一句话也没说。

还是唐御笙打破了僵局,提道:“其实在你见到小柠檬前,你想的是怎么带走小柠檬,怎么逃跑的吧?”

“呃……没有的事。”叶简容显然回答得底气不足。

她很意外,这个男人居然将她心中的小九九,猜测得那么准。

唐御笙勾唇笑了笑,“没关系,你五年前就逃跑过一次,这次我不介意你再逃跑,只不过是想告诉你,有个心理准备。”

“什么心理准备?”叶简容反问道。

唐御笙扫了眼俩眸水汪汪的叶简容,灌了俩口啤酒后,才缓慢道:“无论你逃到天涯海角,我都会在最短时间内找到你,我不介意和你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但你也要适可而止。”

“……”什么猫捉老鼠的游戏!她很认真的想要逃跑好嘛!

“不过,最近你还是别出去了。”

“为什么?”

“刚刚小泉走的时候,还告诉了我一件事。”

叶简容来了兴致,反问道:“什么事情?”

“尹欧,或许还没死。”

“呃,这不是好事吗?”

听叶简容这么说,唐御笙也不回答,而是尝了口手中的啤酒,陷入沉思。

这算什么好事?

尹欧这个人很危险,得不到的就要毁掉,当初不就是这个思想,才被茶爷纳为己用,从此走向黑暗的道路了吗?

当初,尹欧就算知道自己内心还是喜欢叶简容,也没心慈手软下来,更别说现在……

只怕会想方设法将叶简容抢回去,但凭尹欧现在的地位,还不够格和他竞争的。

他怕就怕,对方使用极端的手法。

尹欧在暗,他在明,真是防不胜防。

见对方一直不说话,还陷入沉思,叶简容自讨没趣,灌完一**,又跑到冰箱处,拿出一罐来。

还没喝完,就被一双大掌夺了过去。

叶简容红着张脸,怒声道:“你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