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大结局

小说: 豪门专宠,前妻不好惹 作者: 胭脂芸 更新时间:2019-08-13 13:15:33 字数:5612 阅读进度:275/275

对于苏靖晨来说这一次的打击是致命的,他最疼爱的小妻子竟然会遭到这样子的变故,现如今还躺在床上没有清醒过来。他到为止都还觉得这一切是在做梦。可是心里的疼痛却时时刻刻的提醒着他,这是现实。

“你要做什么都可以,我不反对,但现在必须要保证你是健康平安的。”柳妍微清冷的声音说。

苏靖晨点了点头,被劝说以后也不再继续坚持了。想到要报仇,他慢慢的找回了一点斗志。

他离开以后柳妍微在医院守夜。现在已经差不多是晚上11点多钟了。

时间已经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后天就是他和江俞娉订婚的日子了。

她觉得……那是一件让自己特别心疼的事情。但却没有办法可以不面对的事情。

但是,总还是会有过去的一天。毕竟曾经最难过的日子,自己已经熬过去了。

只不过这一次,恐怕又要从新慢慢的适应没有他的日子了。

————

这边,顾安泽离开江家以后又带着单起君去了江家的各大赌场砸场子。

江氏集团他动不了,那就从这些江家副业开始!总有一个漏洞足够让他折腾好长的一段时间了。

这些小动作看上去也许是无伤大雅的,但这样的事情多了,对江家来说,到底也还是有害无益的。

江俞娉在中同夜总会现场处理那些琐事。因为害怕她受伤,所以现场的工作人员也就把她隔离开了。

不少的达官贵人都受伤了,今晚如果处理不好,明天肯定会上新闻,现在的网络是一件很可怕的东西。这件事情对于他们江家来说会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不过他们人脉广,势力大,也有数不尽的金钱去处理这些事情,因此她也没有太在意。

可是隐隐约约之中,她也感觉到了不太对劲。江家的场子,从来就没有人真的敢去砸。这样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会是意外,很明显是有人故意而为之。

她叫来了人去调查,这件事情总还是需要一个答案的,背后的人是谁,她必须要知道。

————

柳妍微的礼服设计初赛已经过了,她接下来也许还要用更多的时间去设计。

她已经决定了,抢到儿子以后她就回国,然后专心的去设计拿下冠军。

多年前她就有一个设计梦,只是因为这几年的事情太多了,所以一直都没能够成为最伟大的那个设计师。她想总有一天,她会在这一片天地里,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位。

回酒店的时候她看到了许玲,虽然许邻是和简璇一起来的,不过她一直没有露面,今天是第一次出现在柳妍微面前。

“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许邻这样对柳妍微说。

柳妍微迟钝了片刻后笑道,“你说。”

“我喜欢简璇。”许邻很爽快的说。

她为人一向非常的直爽,性格也很古怪,所以她想说什么,自然也就说什么,从来也不会顾及什么。

柳妍微是有些吃惊的,但是她想了想也能理解。毕竟这几年简璇一直和她形影不离。喜欢也很正常。何况简璇这么优秀。

“所以呢?”柳妍微笑了笑问。

许玲伸了一个懒腰,云淡风轻道,“我听到你们那天的对话了。你不用假装做他女朋友,太大费周章了。我替你收拾江家!”

“……”柳妍微有些无言以对。

和许邻聊天,其实真的是一件非常的辛苦的事情。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她下一句会说什么。

“然后……你是想让我把简璇让给你吗?”柳妍微哭笑不得的问。

许邻冷哼了一声,“你想太多了,我不需要。我只是不希望你挡着我追求他的路。”

她认为简璇一定是她的。

柳妍微笑了一声,她居然没有办法反驳她的自信。

“那你打算怎么帮我?”柳妍微好奇的问。

她左右不就是一个医生,在这件事情上怎么帮?

许玲笑了笑,“我最近两天来这里以后做了一件事情,查到江家揽到了一家企业的人力资源外包项目,这可能听上去没有什么,但实际他们暗中进行的是烟草、黄金买卖,这是非法经营。只要我一个电话给我爸爸,我爸爸就会打电话联系M国的工商局。那么他们就犯了非法经营罪,公司的法人、主要负责人、都会追责。”

“……”柳妍微差点忘记了,许玲是官家小姐出生。

她的后台不是普通人可以动摇的。

如果她这样做了,对江家又是一种打击。再强大的江家,也经不住一再的打击。

“可以。我接受你这个忙,也提前谢谢你。但是这个不是交易,未来,有用的到我的,我一定会回报你。”柳妍微真诚的说。

许玲冷笑了一声,耸耸肩,“其实我觉得你真的是有够了不起的,一个苏家和简璇还不够你使唤,连我也被你用上了。”

虽然她说话的语气很不耐烦,可是却莫名的让柳妍微觉得暖心。

她本来以为她是该孤苦无依的,结果大家都出来维护和帮助她。

江老爷子看着电视里的新闻,气得苍老的脸上乌黑发紫。全身的肌肉都在颤抖着。

他的大孙女居然出轨了!

而且这种事情居然还被爆料了。

“爷爷……”江俞娉有些担忧的叫了一声。江老爷子摇了摇手让她不要说话。

他年纪大了,心脏承受能力不好。

他坐了很久才缓过来。“你大姐这一次是彻底的得罪皇家了。如今新闻闹得这么厉害,想要压下去是不可能了。让你大姐安分守几的待着,你明天订婚她就不要出来了。”

“可是爷爷,我们江家这两天的负面新闻这么多,我明天订婚会不会把江家带入更麻烦的境地?”毕竟这是一场不小的规模,她此刻内心突然开始有些不安起来。

江老爷子心累的闭上了眼睛,“就算会带来不好的影响,我们现在也没有退路了。请帖都发出去了,多少的达官贵人都来了,怎么推?”

江俞娉没有在说话,如今确实只能这样了。

两天之内发生这么多的事情,她不得不怀疑这是一起针对江家的阴谋。

而背后的人是谁?

简璇和苏靖晨是肯定跑不掉的,除了他们,还会不会有谁?

她脑海中隐隐约约的想到些什么,但是却不愿意相信。

————

第二天很早江俞娉就起来了,因为心里有事情,所以她睡得并不好。

六个化妆师和服装师一大早的就出现帮她打扮了。

纯洁的雪白束腰礼服让她看上去很美丽漂亮,即便是有些憔悴的脸,化妆过后也看不出来了。

顾安泽一身黑色的正装,冷峻的脸在今天染上了一些笑意。

只是那笑,莫名其妙就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豪华的酒店布置得很浪漫。酒店里已经来了很多的达官贵人,他们都在为这对新人喝彩,只不过有多少是真心的就不得而知了。

江老爷子因为年纪大了,身体不适,所以也就没有出场。其实最大的缘故是因为大孙女的绯闻让他没有脸出现。所以躲避是最好的。

新人交换信物的时候,顾安泽刚刚掏出一个小盒子准备把里面的戒指拿出来,一个穿着小西装的瓜娃子溜进来狠狠地推开了穿着高跟鞋的江俞娉,然后大骂她是坏女人。“坏女人坏小三,我不许我爸爸娶你。你是一个坏女人。”

场面因为孩子的捣乱而发生了微妙的气息。再坐的人都忍不住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一脸看好戏的样子看着江俞娉。

江俞娉脸色很难看,谁也没有预料这个孩子居然会在这么重要的日子出现来捣乱。

她觉得自己的脸都已经彻底的丢光了。从来也没有想过她会变得这么狼狈。

江俞娉看向了一言不发的顾安泽,她以为他会维护她的,可是他居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架势。只是任由孩子胡闹。

“安泽你什么意思?”她原本精致的脸上有些怒意和苍白。

顾安泽正准备说话,酒店的大屏幕突然亮了起来。里面的视屏是江俞娉挟持夏晓叮,然后辱骂夏晓叮以及夏晓叮被送入医院抢救的视屏。

顾安泽勾了勾嘴唇,在江俞娉耳边小声的说,“这是我今天送给你的订婚大礼。是不是感觉很出乎意料?”

这是在她的行车记录仪上面发现的,不小心纪录了一些不该纪录下来的东西。

江俞娉身子抽了一下,瞪大了眸子看向顾安泽,颤抖着嘴唇半天没有说出话来,“这怎么可能呢,你怎么可能会这样对我?”

她的双脚微微地颤抖着,背上冒着丝丝寒气,仿佛有一阵凛冽的寒风穿透了她的躯体,让她的心一片冰冷,她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顾安泽嘲讽的笑了一声。“当初你那么狠心的推波助澜,让顾劵楠取我性命,你说,现如今我又有什么理由去对你心软?”

江俞娉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真的没有失忆?”

“你给我下的药我换了。说实话,这样的手段真的还是太卑鄙了一点。我根本不屑一顾。”顾安泽冷冷的说。

他果然是一头带着野性的豹子,他们根本就无法驯服。

她突然好后悔,她如果知道会这样,当初就该让他死在海里。

至少,也可以留个念想。

她苦涩的笑了一声,眼里慢慢的溢出泪水,“你当真对我这样绝情?”

“我从来不是多情之人,何况对于你?”顾安泽冷漠的说。

曾几何时,他是真心把她当朋友的。但是她没有珍惜。他可以把她当朋友,自然也可以接受她这个敌人。

她本来还想问点儿什么,助理冲进来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她身子一软,差点昏厥了。

江氏集团突然被工商局给查了,现在江氏陷入了僵局。

更要命的是,江氏绯闻太多,股票猛跌,江老爷子承受不住这个打击已经送往医院了。

江俞娉痛苦的闭上了双眼,片刻之后一片狠辣,不知道她从哪里掏出了一把枪直接对着顾安泽,“你把江家毁了。我要杀了你!如果我得不到你,我就和你一起同归于尽。”

见她掏出枪,宾客都逃离了,场面很混乱。

顾安泽拉了一把小顾新,让他躲在自己身后。

江俞娉此刻的心情是很偏激的。何况她本来就是这种性格,她情愿鱼死网破也不会甘心接受事实。

昨天晚上她就已经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只是不愿意去相信,但到底,她还是带了一把枪。

顾安泽冷若寒冰的俊脸没有任何变化,他睥睨着她,讥讽的说道,“你以为你可以做得到?”

“为什么不可以?”江俞娉反问。

她的话刚刚落下,她身后的助理一巴掌拍掉了她手里的枪,冷冷的说道,“江总,女孩子碰枪不好。”

江俞娉咬牙切齿的看着助理。她懂了,这个助理是顾安泽的人,今天的一切都不是偶然。而是顾安泽一直都在策划的。

他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可是她却没能识破他。

她试图挣扎,试图重新去捡地上的枪,一队警察冲了进来控制了现场,直接给江俞娉拷上了手拷。

“不,顾安泽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江俞娉情绪崩溃了,痛哭流涕的大叫着。

顾安泽用怜悯的眼神看了她一眼,抱着小顾新悄悄的离开了。

她这就是自食恶果。当初的微微,不知道比这痛苦多少倍。

————

酒店的门口,柳妍微已经在等候着他了。

她穿着白色的婚纱站在他的面前,“我来找我的新郎,你看到了吗?”

上午的眼光很暖,轻轻的洒在她的身上,让她美丽的婚纱渡上了一层白色的光芒。

她的眼睛淡静如海。居然没有被脖子上的项链夺取丝毫光彩。

她美得就像异域传说中的天使,神秘而纯洁。

这么美的她,是属于他的。

顾安泽把小顾新放下,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她的面前。“很多年前,我有一个梦想,和我爱的人一起等日出,看日落。和她一起携手,一起白头。柳妍微,我想做你的新郎,你愿意做我的爱人吗?”

他说的很认真,这些话,他每天都想告诉她,他想佣着她,一起慢慢的青丝变白发。

有多久,她没有听到他这样温柔的声音了。

如果不是小顾新早上打电话告诉她真相,她真的以为他不要她了。

她含着泪望着他,随即又笑了,“我愿意。”

他走过去,用力的把她搂住。很用力很用力。他把头埋在她的秀发里,用早已经嘶哑的声音告诉她,“我想你了,很想你。”

“我也很想很想你。”柳妍微回抱住他,内心突然觉得很充实。

小顾新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们,难道他是捡来的吗?为什么没有人说想他?

顾安泽松开了柳妍微,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长发,“微微,这三年多来,我做了好多梦,梦中都是你长发飘飘的样子,那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

柳妍微笑了,她踮起脚,轻轻的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顾安泽搂住她的腰,本想尝尝久违的味道,突然有个圆溜溜的东西顶住了他的肚子,他低头,看到了小顾新一脸笑咪咪的样子。他居然强行挤到了柳妍微和顾安泽的怀里。“你们亲,你们闭上眼睛就看不到我了。”

他得研究一下怎么玩亲亲,回去就可以给妞妞一个小浪漫了。

为了不教坏小朋友,顾安泽不得不松开了柳妍微,然后把小朋友从中间拎了出去。“顾新,男子汉大丈夫,偷看人家夫妻是不道德的。”

“你们还不是夫妻。你们还没有办婚礼。”小朋友不服气的说。

“我现在就回去办。”顾安泽握住柳妍微的手说。

“是吗?那能不能顺便帮我一起把妞妞娶了?可以为你们以后娶儿媳妇省不少的钱。”小朋友亮晶晶的眼眸说。

柳妍微嘴角抽了一下,狠狠地瞪了一下顾新,“你就不怕你晓叮阿姨拿刀追着你砍?”

“妞妞是谁?”顾安泽困惑的问。

“夏晓叮和苏靖晨的女儿。”

顾安泽看了一眼眼巴巴盯着他的小家伙,沉思了一会儿说道,“那就娶了吧,这是一个不错的想法。”

和儿子一起办婚礼,多么有创意和意义的事情,他觉得可取。

柳妍微超级无语的看着他们父子俩这对活宝。

“叮……”手机铃声响起,她赶紧接的电话。电话是医院打来的,说是半个小时之前,夏晓叮醒来了。

柳妍微惊喜的拉着顾安泽往医院跑。为了找存在感的小顾欣拉着柳妍微八卦说,“妈妈,爹地,我昨天晚上看到许玲阿姨亲我干爸了……”

“你干爸是谁?”顾安泽迷惑的问。

“简璇啊……”

“从明天开始你不需要干爸了,因为你有亲爸了。只能叫他简璇叔叔。”

“哦,爹地我可以给妞妞买一个戒指吗?”

“你有钱吗?”

“没有,你借我点吧?我买戒指求婚。”

“不用了,跟妞妞求婚买一个棒棒糖就可以了。”

“哦,有点道理,还是买两个吧,好事成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