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终身为奴,好生侍寝 大结局

小说: 皇上,本宫和太监爱过 作者: 覃婄瑶 更新时间:2018-01-12 22:28:58 字数:3323 阅读进度:261/261

“萧朗叔叔,你快走了,不要欺负我娘。”

不悔嘟着小嘴道。

“来,我的小不悔,叔叔啊现在就走了。”

萧朗亲切的蹲下,将不悔揽入怀中,在她粉嘟嘟的脸上亲了一口,道:“以后要听你娘的话哦!不然萧朗叔叔会打你屁屁的。”

不悔哼了一声,就冲到我怀中,两只小手都拿了一个红鸡蛋,有些不解的看着萧朗。

而我听见萧朗说今夜就走,我也有些不舍,我不知道自己这是什么样的心情,我想说过了今夜再走,可是我却说不出来,王府里还有等了两年多,不应该是有三年了,应该是等了他三年的香珠瑶还望穿秋水。

我连忙到抽屉里找了找,一只白玉手镯还能拿得出手,便交到萧朗手中道:“我希望香珠瑶能幸福。”

萧朗微微一笑,也紧紧的握住我的手,“我也希望你能幸福。”

听见萧朗这么说,我忍不住的又哭了,不悔看见我哭也跟着哭,“娘,娘你怎么了,是不是不悔不乖啊!”

听着不悔那稚嫩的童声还哭着,可现在我已经没法儿去安慰不悔,我的心也很疼,那么久了,萧朗他要走了,在一起那么久的家人就要离开了,我能不哭,能不伤心吗?

“以后一定要带香珠瑶来看我们啊!”

我哽咽着说,而门外萧朗的家仆轻微的咳嗽声我已经听见了,感受到离别的压迫,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萧朗笑道:“以后我还是王爷,是辅助你儿子当好皇上的王爷,若是谁敢觊觎你儿子的皇位,本王第一个不饶他。”

说完他挣开我的手,他的话说得那么潇洒,可是他的眼角我看见了,那是泪,是一滴刚刚滑落的泪。

“萧朗......”

我哭喊一声,连不悔也哭得更凶,紧紧的抱着我的大腿,深怕我抛弃她一般。

萧朗只是顿了顿身子,头也不回道:“如果你不幸福,我的怀抱一直向你敞开着,就是倾尽所有我都愿意,我不会让爱我的人伤心,只是我的心,只装你这个蠢笨的女人。”

他轻轻的拉开门,那门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他出去后还替我将们关上,我的眼只看得见那一扇门,一扇黑漆漆的门,一扇不知冷暖的门。

“娘......娘,是不是不悔不乖了?”

不悔还在哭着,我连忙蹲身将不悔抱在怀中,吻着她脸颊上的泪痕,笑道:“不悔永远都是娘的宝贝,娘永远都不悔抛弃不悔的。”

不悔哽咽着问是否真的,哄了她好久她才睡着,可是我却睡不着了,我的床还是靠着窗户的,这一日夜空的星星格外的闪亮。

萧朗走了,而我的心似乎也空了。

也许我是在害怕,我害怕三年之期到了,朱顺他会给我怎样的交代?

迷迷糊糊中我进入了梦乡,我梦见了在现代上学的日子,梦见了在包子铺的爸爸妈妈忙忙碌碌的身影,梦见了朱顺和我的治儿,治儿眉目间虽有些像我,可却十足的是个小朱顺,他和朱顺一样有些冷酷,可是冷酷中带着一点儿小含蓄。

“娘...母后.....”

听见不悔唤我,又有一个稚嫩的男孩声唤母后,我吓得浑身发颤,直到感觉到一双温暖的大手将我的肩膀紧固着,我才从梦魇中醒来,当我看见是朱顺后,我整个人都吓傻了,再看去不悔和一个小男孩手拉手的看着我,而且这个小男孩眉目间像我,脸型却像朱顺,还有那眼神特别的像朱顺。

“母后.....”

小男孩再一次唤我,然后对着我跪下道:“儿臣拜见母后。”

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

天是白的,天亮了。

我哭得已经无法叫治儿起身,只是抬手示意他起身,治儿像是看懂了,连忙起身。

朱顺伸手将我的泪拭去,笑道:“这么大的人了还哭,我以为两年多不见你已经长大了,现在看来你还是像个小姑娘。”

我撇了撇嘴,“你,你为什么不先派人,派人知会一声,让我在孩子面前哭,都是你的错。”

“喂,难道你不想见到我们父子吗?”

朱顺冷道,“若是你不喜欢那我也跟皇儿回宫了,你呀就一个人留在这儿吧!”

我心中一紧,我好不容易才看见治儿,怎么可以让他把治儿带走,手伸了好长,治儿也懂事的朝我靠近,我一把将治儿揽在怀中,我仔细的看着治儿的面容,仔细瞧着他,心已经高兴得无法形容了。

“娘......”

不悔轻轻的喊了我一声,我连忙将不悔也揽入怀中,苦笑道:“不悔,这就是你爹,这就是你朱治哥哥。”

不悔一笑,“不悔早就知道了。”

高兴了好久,我才算清醒了,忙道:“你方才说要回宫?”

其实我在这儿住得挺开心的,如果可以选择我真的想在这里住下去。

朱顺想来抱我,可是我抱着不悔和治儿,他只好作罢,却不想治儿这孩子太可爱,他居然挣脱我的怀抱,也拉着不悔退了下,让朱顺好抱着我。

“皇儿乖,太平公主也乖。”

朱顺淡淡的说。

“是谢父皇。”

不悔和治儿齐声说道。

“我已经让皇儿封不悔为太平公主了。”

朱顺淡淡的说,我“哦”了一声,只道:“什么时候回宫?”

朱顺一脸的不爽,“你和萧朗在这儿逍遥快活,却不让我快活吗?”

“没有啊,我跟他什么也没有的,你相信我,真的没有......”

我话还没有说完,朱顺就伸手封住我的唇,然后对着治儿和不悔道:“父皇和你们母后有悄悄话说,不悔你带你皇兄到蝴蝶兰花海中瞧瞧,好吗?”

治儿一笑,对着不悔道:“皇妹,快带朕去。”

不悔有些疑惑的看着我,我笑了笑,不悔才跟着治儿手拉手的出去,看着那两个步伐酿跄的小朋友,我心里说不出的喜悦和幸福感。

等不悔和治儿离开后,我还没有反应得过来,朱顺就迅速吻住我的唇,狠狠的吻住我的唇,吸气的时候朱顺道:“你这个小笨笨,怎么没有听出来呢?我现在可是太上皇,以后就被你这个太后在这儿享福,他日想皇儿了又可以进宫看皇儿,这样不好吗?”

“啊,你看我真笨。”我懊恼得敲了自己脑袋,方才朱顺说,皇儿封了不悔为公主,不就是说现在的皇上是朱治,而非朱顺吗?

“我答应你的,是不是做到了?”

朱顺笑着问我,我也回笑道:“我答应你的也做到了,我的身心都是你的。”

朱顺满意的点头,道:“我也没想到萧朗会提前让我来见你,这一次他输得心甘情愿,以后他应该也会幸福的。”

我“嗯”了一声,朱顺和萧朗之间的约定从这一刻就解散了,而我的人生却从这一刻重新开始。

“蕙儿,让我们为皇儿和不悔再添兄弟姐妹吧!”

朱顺说着就要泪吻我,我忙挡开他道:“大清早的呢,再说皇家的兄弟姐妹多了反而不是好事儿。”

朱顺一把将我压在身下,笑道:“那我可不管,我要你一直生到不能生为止。”

我亦反抗着,“你休想。”

一吵一闹,拉拉扯扯,这一刻我等了那么久,这才是真正的解放,这才是真正的与昨天告别。

朱顺拿薄被将我们两人盖住,躲在被窝里朱顺说:“现在可不就是大晚上了?为了你我洁身自好两年多啊,你还不补偿我么?”

我封住朱顺的唇,齿缝间传出话道:“那你先答应我,让皇上在蝴蝶园多陪我几天,还要答应我不让别人欺负我们的小皇上。”

朱顺呵呵一笑,已经将他自己剥了个精光,而我也是一样。

“萧朗是辅政大臣,张安更会尽心尽力的照顾皇儿,而你爹孙权自然更不会让别人觊觎他外孙的皇位......”

我笑了,也放心,不管怎样我在这个时代也就只有孙权这个爹了,来日方长,我也应该为治儿和不悔做个榜样,好好的孝敬我的爹,我的孙权孙丞相爹爹了。

那种久别重逢的幸福,激动、兴奋、快乐、已经将我包围,我咬着朱顺的耳朵道:“以前你就是一个暴君,现在你都得听我的。”

朱顺吃痛,“好!”

“以后我就是暴妻,你就终生为奴,好生侍寝吧!”

我更加得意,朱顺早已轻车熟路的路过我身体的每一寸,随着这些熟悉,这些快乐,我告诉自己以后我也会落泪,但是我只为幸福落泪......

《作者文外话:皇上,本宫和太监爱过终于结局了,秉承瑶瑶一贯作风完美大结局哈,嘿嘿,这个结局也算是我心中的一个梦,幸福快乐是最美好的结局,女主想要过宫廷那种富贵的生活,也可以借回去看皇子回去,女主想过陶渊明笔下桃花运那种隐居生活隐居生活呢就一直和朱顺住下去,还不愁吃穿,这农作物嘛爱种不种,是不是不是很爽?哈哈......好了,有什么意见都要给瑶瑶留言哈!请继续关注瑶瑶,瑶瑶会尽快开新文的,不过瑶瑶要疯狂休息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