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又一个女孩到了瓜熟蒂落的时候了

小说: 荒恋 作者: zxs1115 更新时间:2015-05-10 09:52:53 字数:2600 阅读进度:112/189

又一个女孩到了瓜熟蒂落的时候了。

这天,吴胖子趁着旁边没人,悄声对白梅说:“我发现了一个洞。”

白梅说:“什么洞?”

吴胖子诡异地说:“一个很神秘的洞,那儿能抓到猱头,哪天我带你去抓。”

“真得?”白梅高兴地要蹦起来了。

“说话算数。”

“当然算数,不过,你别告诉别人。”吴胖子笑眯眯地看着她。

白梅马上把声音放低,甜甜的调皮地一笑,压抑着兴奋的心情说:“好,我一定保密。”

一丝诡异地微笑显露在吴胖子的嘴角,心里早已百爪闹心,他想:“你不是爱玩吗?那好呀,那种事一定会像你说的,‘很好玩’的。”

在吴胖子家玩时,白梅看见过一顶挂在墙上的猱头皮的帽子。

“真漂亮,太好玩了。”她抚摸着柔软的绒毛,把它贴在自己的脸上。黑白相间的针毛,根根直立着,针毛下是厚厚的极柔软的绒毛,戴在头上很是威武,既好看又暖和,和它媲美的只有狐狸皮的帽子,可狐狸皮的帽子显得过于奢华,而且好看不中用,它的毛极易折断,相比之下,猱头皮的帽子就即好看又耐用。难怪白梅看得直发呆。

它为它的美丽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谁让它有这么美丽的皮毛呢。

狐狸皮的帽子随便就可以买到,而猱头皮的帽子在商店里根本看不到,要自己到地里去抓。

她向往那顶帽子已经很久了,

这天,趁着休息,白梅假装有事,如约来到村头,看见吴胖子果然在村头徘徊。

吴胖子带着白梅走到离村几里远的一个洼地里,他回头看看,后面的村庄已经看不见了。

“别出声。”吴胖子煞有介事地弯下腰,蹑手蹑脚地走到一个土堆旁,白梅也学着他弯下腰,屏声静气跟着走到土堆的另一边,土堆上好像还有小动物的爪印,

“就在这里吗?”白梅悄声问。

“就在这。”

这时,天色已经暗淡下来。俩人靠的很近。互相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别出声。”贾把她的嘴堵上了,手顺势从她酥软的胸前滑过,手指上有了绵软的,赋有弹性的感觉。他感到了那里传来的急促的呼吸。

她小声地问:“猱头在哪儿呢?”

吴胖子指指地上的一个洞说:“看,那就是猱头窝。”他蹲了下来,拽了拽她,她也不由地蹲在了洞边,俩人的头挨得很近,他嗅到了她身上发出的的奶香一般的香气。

“你身上怎么有股香气。”

“是吗?”

他故意把头靠近她的脖颈,嗅着从领口散出的香气,他靠的太近,弄得她脖颈感到痒痒,她顾不得这些,一心要抓住那长有褐色绒毛的小动物。

“它为什么还不出来?”她问。

“得等一会,好玩吗?”

“真好玩。”她不由得说着。在一个夜色阑珊时分,在野地里抓猱头,这太刺激惊险了,她觉得自己很兴奋,她说不清,那兴奋好像不完全是来自洞穴里的猱头。

突然,吴胖子向前扑去,好像真有一只猱头钻出了藏身的洞穴。

“抓住了吗?”她兴奋地喊着。

“抓住了!”吴胖子好似双手按住了那小东西。

“快让我看看。”她小声地惊叫着。

“来,帮帮我。”他腾出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往自己的身下摸去,另一只手解开了裤带,慢慢地把裤子褪了下去,她直直地看着被他的手捂住的地方,那里真的是毛茸茸的,像是有只小动物在蠕动。她呼吸几乎停止了,颤声说:“那不是猱头——”

“是,你看。”吴胖子张开了捂住的手,一团黑糊糊的东西显现在她的面前。

她有了异样的感觉。

“来,你摸摸。”他把她的手拉着摩挲着那团黑毛,“抓住,别叫它跑了。”

她紧张地闭上了眼,手却被拉着抓住了“猱头”。

他断定她已经有点身不由己了。他搂住她的腰,把她的身子一点点向后仰,她稍稍坚持了一下,大概是怕弄脏自己的衣服,但不知为什么,她放弃了,原始本能和后天的培养让她变得顺从,他终于把她放倒了,她已经无法逃跑了。

他解开了她的上衣,一对还未完全发育成熟的乳房显现在他面前,稍稍隆起的乳房被一小圈乳晕包围着,使她隐约有了些女性的特征,她的小手纤细得像是孩子的手,不过,她的嘴唇是十分丰满的,是很有性感的那种女人的嘴唇。

他轻吻了一下她的嘴唇。他的手在那对还未完全发育成熟的乳房上摩挲着,他感到了她身体的悸动,那是紧张,也是出于兴奋,他自己也变得亢奋起来。

“好玩吗?”他柔声地在她耳边问道。

“好——玩。”她呢喃着,鼻翼张合着。这可是她有生以来从没玩过的游戏,她的手还抓着那只“猱头”。

“放了它吧。”

“为什么?”

“让它回家。”

“回家?它的家在哪儿?”

回家,白梅身子一颤,她想起妈妈为什么让她放学了就回家,隐约间,好像真的有一个声音在召唤,是妈妈的声音,急切而又担忧,妈妈在叫她,叫贪玩的白梅回家,她感到了旷野的空旷和可怖,她要回家了,不让妈妈着急。

“我妈叫我呢,我要回家……”她喃喃地。

“你妈?”吴胖子一紧张,把手松开了。转念一想,这不是扯淡。

这孩子真好笑,到这时候了还要回家,不太晚了吗?吴胖子把她抱住了,说:“你妈怎么会在这儿。”

白梅挣扎了一下,想从吴胖子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妈妈在叫我……”

吴胖子笑了,把她抱得更紧了说:“太晚了。”

“不晚,我妈说天一擦黑,我就得回家。”

吴胖子怕她真的跑了,抱得更紧了,说:“乖一点,你听错了,没人叫你,你听。”

白梅竖起耳朵听了听,四周死一般的寂静,一点声响也没有,怎么会没有声呢?她明明听到的,是妈妈在叫她。

难道是心灵的感应。其实,这遥远的距离早把她和妈妈隔开了。

“我说得没错吧,乖乖的,听话。”

“乖乖的,听话”,多熟悉的声音呀,这个人说着和妈妈一样的话,自己是和一个和妈妈说着一样的话的人在一起,白梅变得安静下来。

吴胖子深谙女孩心,这时候,绝不强讨硬来,要把女孩的反感降到最低,女孩反抗的可能性也就无从谈起。

和往常一样,他把手伸到她内裤的裆部,内裤已经被**渗透,濡湿了一片。吴胖子明察秋毫,验明正身,什么妈妈,天黑,那不过是托词,女孩濡湿的内裤已经把她的欲望暴露无疑。

那股占有的欲望在心里升腾,他放心大胆地翻身把她压在身下,脱下她的内裤,开始把他的**对准了她的花蕊,每次他把那红头赤脸的棒棒插进女孩的*中,看着她惶恐继而颤抖的神态,一种优越和成就感就油然而生,感叹自己真是不白来一世。此时的女孩丧失了一切思维,只能任由他疯狂地折腾。

未完待续,欲知后事如何,请登录新浪原创订阅更多章节。支持作者,支持正版。

新浪原创:#vip.book.sina.njm.c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