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转头南顾1

小说: 黄天乱世 作者: 光鹜 更新时间:2018-12-06 17:09:32 字数:2141 阅读进度:300/317

本来以为加那开门之人不过也只三人,然入得屋中,却见数名大汉正并立一排而往这边望来。其人个个头裹白巾、身形魁梧,倒是颇有当年黄巾风范。随即赵锦便向云涯儿介绍,此些之人本是赵慈旧部,当时以为山中已再无人,才落草为寇,这般于汝阳偶然相遇,便将赵锦迎回,立为新主,而欲为赵慈复仇。

听得此些之话,云涯儿倒觉往日似乎见过相同场景,只不过那主角乃是楚阙罢了。这般再听,倒不愿信了,毕竟那书生在时,不知将楚阙捧至多高,最后还不是为一己私利而胡作非为?哪曾顾及过楚阙感受。想这赵慈旧部倒极喜复仇,前番遵从赵慈之命复得张曼成之仇,这般又改为赵慈复仇,若此次又再成功,还不知下次又要为谁复仇,冤冤相报,何时能休。

最为蹊跷之事,襄阳离此也有些路途,真不知此些之人如何落草为寇,才能落至汝阳来。不过此些之事乃各人自由,自也懒再多思,且不好多作劝阻,如今知晓赵锦无事,便是好事一桩,其他大小事务倒可从长计议。只是从头至尾,赵锦皆未提及箱内之物,想来大概是其觉耳目众多,而怕他人得知。

然待众人散去,赵锦便又说道:“如今那袁公路久等不归,而你我亦已难在此处久留,不如随各位叔伯一同前往长沙,虽不能替蔡郎取得功绩,但应能先将我妹母迎回。而我若与妹同嫁于你,此些部众,便能为你所用,暂且于长沙等待时机,天下一变,便可挺身而出,如那当年刘玄德一般,谋得一官半职。”已将话题完全岔开。

而听罢其言,,云涯儿自也再无心思去想屋内蹊跷,只觉赵锦之计好自极好,如今正缺可靠人手调查区星之事,但不但其要嫁之,竟连其妹也要搭上,这可怎行。犹豫再三,也只得宁愿另觅他法调查,也绝不可答应此事,遂而以此途艰险相推,劝赵锦若能救回妹母自应去往安稳之处,复仇之事交由于己便可。

但此简单之言,显然不能令赵锦信服,其立又正色而道:“虽蔡郎那灭族只仇远比我这杀父之仇深厚,此事交由蔡郎办之,奴家自应一百个安心。但奴家与妹母如今于这时间早已再无可依附之人,若蔡郎不在身边,苟活性命又有何用?还且蔡郎莫要担心,有诸位叔伯相助,我母女三人自不会拖累蔡郎成就大业,而替蔡郎扫清后顾之忧,生儿育女。此去虽是同行,但绝不会暴露身份而陷蔡郎不利。”

话虽如此,但云涯儿哪里是怕受其母女拖累,反倒赵锦这般越是表达决心,云涯儿心中越是不安,其中复杂,却又不能道尽。为难之际,只得以模棱两可之辞暂且敷衍,待寻得时机再作解释。得此答复,赵锦虽并不同意,却又言情况紧急,需先混出城去,而不再相辩。随即赵锦便又领云涯儿乔装打扮,与其部一同混出县外。

本来以为经得前番之事各处通行之处应当戒严才是,然过之时,守卫慵懒怠倦,甚至连望也多懒望一眼,便将云涯儿等人放行,这般想来自己所行之事倒也并不紧要。

顺利来至县郊,仍是步行赶路,云涯儿才又想起马车之事,但这般观来赵锦与众人神态,似乎本该如此,欲问而又不敢相问。只得又于心中默想,看来赵锦并不知晓此事,大概那贼人是于赵锦离去之后,才潜入屋中,盗走马物。这般若是贸然询问,倒只会徒增其忧,遂而作罢,老实跟随。

又行一阵,只觉此去望南,似真往长沙,倒未多想,身旁一人却按捺不住,而向赵锦询问,为何要绕去长沙,沿途关隘众多,如此之众,恐怕难不引官兵警觉。但又恐若是分散去往,路上遇得不测,又难照应。

经其提醒,赵锦觉此颇有道理,而又令人一齐商议,然各人分成两波,一方坚持仍旧这般,到时遇得岗哨再作应对;一方则认为各自分散,各自留下记号,隔之几日再作汇合,一来可以探得更多情报,二来则可互相为援,一处之人若遇闪失,其他之人便能戒备,并前往相救。

片刻之后,两方竟为此事争得难解难分,云涯儿倒觉两方之意皆为下策,实不宜此事行之。不由想来往日龚都等人处理此事,倒从未起得分歧,无论是否恰当,皆言听计从,今日遇得如此,终归还是未有人统领之故。此些之人面上虽服从赵锦,但却全无听从之意,难怪赵锦又再劝说于己。

心想此事,不禁瞥去赵锦一眼,果然已是愁容满面、欲言又止,顿生心疼,忽又鬼使神差举起右臂喊之一声,“还请诸位稍静,可否先听在下一言,再作定夺?”嘴上虽是如此,然话一出口便心生悔意,毕竟自己实也未想出何周全之计来。

但观众人皆已望来,客气有加,已是骑虎难下,只好认真思来。先前自己返回之时,早已探得沿途岗哨松懈,哪里有兵愿管如此闲事,却也不能排除那兵为令贼人松懈而故意为之,断不可贸然尝试。而此些之人难得汇合,不免又有趁机离去之意,自也不可让其得逞。最为要紧之事,此些大概只是身强力壮了些,若真与人起了冲突,多半也只是些乌合之众,怎可分头行事。

思来想去,忽而望得前方有一浅溪,心中顿时有了想法。而清嗓两声,再与众人相告,“我曾于江夏鄂县观得那处水路发达,能去往周边之处,而那河上除港口之处有些许官兵,沿途随处可以靠岸,官兵并不拦船盘问,我等可否扮作渔人,先行离开汝南,再寻时机入得长沙?”

不过细细斟酌一番,这乘船之事,不也将人分散,与那陆路分散又有何分别,正欲驳回而向众人承认冒失,赵锦却趁此之机站至己侧而道:“我夫身经百战,曾为黄巾大方,此话自有道理,你等莫疑,照办即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