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如此

小说: 华娱之逆流 作者: 一弘 更新时间:2018-12-06 16:53:20 字数:2490 阅读进度:222/238

一部电影里面,导演和演员,拍摄的,道具灯光服装造型美术动作……

方方面面的太多了,要协调要整合在一起,最后是出现在电影院里在观众眼前的画面。请百度搜索

自己越是学习越是敬畏了,不知道他能够做什么,能够学到什么,能学会什么。

可还是认真的学着。

他满脑子『乱』糟糟的,像是一时失去了方向。

『迷』茫无助。

钥匙开门的声音,直到柳雪卉回来了,他还趴在床一动也不动。

柳雪卉马发现了他不对劲,赶紧走过来拍着他。“小尘,你怎么了,生病了吗?”

还认真的『摸』了『摸』他额头。

“姐,我没事。”王尘翻过身来,看向她。

“那你是怎么了?”柳雪卉脸『色』不变,主动抓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膛。

“姐,之前我见到严导了,对了,那些钱他让我们收着,他本来也不缺那点钱。”

王尘像平常那样『揉』了起来,却很明显地没什么心情。『揉』了几下便住了手,认真说道。“姐,我以后一定会有出息的!”

“嗯,姐信你,一直信你呢。”柳雪卉『摸』了『摸』他头发,轻声安慰道。“真的很努力呢。”

不由抱住王尘,让他的脸颊埋在自己胸前。

“严导对我们那么好,那先记着,以后可不能忘恩负义。”

“嗯,这当然了!”王尘认真点点头。

心头慰籍了不少。

以后的事情走一步看一步吧,自己要努力的学着各种各样的知识。

听说通过了工会的考核,以后在剧组拿到的薪酬不是普通人能的。

以后,是在京城也饿不死了。

居之不易。

还是不难的。

“对了姐,你也要过去吗?后面还有没有表演?”王尘问她道。

“要的。你也赶紧过去吧,勤快点。现在不急,你先洗个澡,在外面不知道还方不方便。”柳雪卉说道。

王尘从床爬了起来。“那我去洗澡了。”

柳雪卉笑了起来。“今天怎么不吵着和姐一起洗。”

王尘愣了愣,不想让她担心,想往常一样,坏坏地笑道。“反正我不叫,姐你也会自己来。”

“才不会。”

“会的。”

“不会。”

“会。”

“呵!……哎呀,你干什么,你放开我。唔唔……讨厌死了……”

……

“这车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少女瓜子脸,鼻梁挺巧,双唇晶莹狭长,有几分娇俏温婉的秀气。长长的睫『毛』交错着,看起来娇柔的惹人爱怜。

“你喜欢好。”严桓抚额。

租这车又花了好多钱,纯粹是私人用了,跟拍电影没太大关系。

预算在燃烧啊。

李欣发现车门也有点怪,打开了之后看到里面的布置,惊了一下。

“这是房车啊。”严桓解释道。

了车,两人往着郊外直奔过去,赶下一场了。

在电影里面一个场景里的事情,需要在三个地方拍摄完成然后合成在一起,甚至更多。

像是这个电影里面,房间里面的镜头是在a地搭镜完成的。像主角出来了房间在走廊的镜头是在这工厂的走廊拍的,b地。最后还是打斗时候打破墙壁的镜头是他们在楼下搭镜拍完成的,这里是c。

被褥也有了,严桓拿了一个毯子裹在她身,抓起一双冰冷的小手放在怀里捂着。

“后面几天你睡这儿吧,没那么冷,嗯,让小诗陪你。”严桓说道。

都是年轻人,而且女孩子。

拍摄这阵子,也都很熟悉了。

严桓自己也感觉,她们两个人身有不少共同点。

剧组吃苦算了,他不会让自己女人也跟着吃苦。

“那你呢?”李欣问道。

“我没事的,大家都这么住。不然你晚给我偷偷开门。”严桓抬头望了一眼。“理论这是五人的配置。”

到时候又要干坏事了。

李欣羞红着脸,没有应他。

而且有别人在场的话,她脸皮薄。

“你演的很不错呢,办狠时候那种凶戾无情,把握的很好呢,我跟你对手戏我都怕怕的。”严桓笑了笑,这个时候夸奖对方不知道还有什么意味了,叹了口气。“你以后会取得很高的成的,年轻一代我最看好你了。以后的时代也许很繁荣很浮夸,你要记着你是个演员够了。”

像是一直循循教导着孩童在骑车一般。

终于有一天是自己也放开手了,她能够自己骑的稳稳,然后越走越远。

或许在某个瞬间,能够回头望了望,那道身影。

李欣一时间鼻头有些发酸,双眼氤氲望向他。

“我会一直看着你的。”

严桓放下了捂热的双手,抱了抱她。“短头发也很好看呢,不过以后还是留长吧,拍完这个电影之后,也是美美的。”

“嗯。”李欣呢喃着,点点头。

“这几天呢,有点辛苦,快点拍完吧,忍一下。”严桓叹了口气。

这种天气了,刚才还是让她穿着短袖t恤拍的,鸡皮疙瘩都要冻起来了的感觉。

后面还好,多了一件外套,可是很单薄。

也是挺辛苦的。

自己还能穿『毛』衣穿大衣。

其他角『色』也没有这么凉快的。

“其实我有点想,等到入冬之后,天空下着细细的雪,后面那场戏的意境会更好一些。”严桓苦笑道。

“没事的,按你说的拍。”李欣说道。

她可以的。

“还没影儿的事情,等初雪的话太辛苦太累了,现在不需要什么敬业精神和完美追求那份苛刻。”严桓摇头道。“现在这种暮秋的萧瑟已经很贴切了。”

严桓这才注意到,他对于原作的升华大概是在这种地方吧。

或许真是会呈现不一样的效果,在一些小细节面。

这么干了。

“哦,你记住,你演的不是个坏人。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坏对错之分。立场不一样而已。”严桓摇摇头。“你那种凶狠不是发自骨子里的,也不用矫『揉』刻意,所以在面对我们的时候,是用那种形似而不是神似,而且还是隐藏下来的形似。表现的很稀松平常的样子再透『露』出那种狠劲。”

作为导演,严桓最后指点了一下后面的戏份。

是这样子了。

李欣似懂非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