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海市蜃楼

小说: 狐惑 作者: 掠水惊鸿 更新时间:2015-04-21 02:19:55 字数:4110 阅读进度:39/64

二十六、海市蜃楼《狐惑》掠水惊鸿ˇ二十六、海市蜃楼ˇ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群,欢迎来玩儿:掠水惊鸿57790012因为不能让别人知道,宣德只好自己给柳云若上药,这时黄俨突然匆匆推开门道:“皇上……”

宣德正满手药膏,登时大怒:“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黄俨吓得跨进去的脚又缩回去,扑通跪倒,颤声禀报道:“皇上息怒,是娘娘来了!”

宣德一怔:“哪个娘娘?”

“太后娘娘!”

宣德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母亲消息这么快,赶紧道:“请太后到前殿,朕马上过去……”

黄俨哭丧着脸瘪着嘴,呵腰用手指窗外道:“迟了……那不是太后娘娘已经进来了!”宣德抬眼一看,果见张太后带着七八名女官太监进来,已经绕过琉璃照壁,似乎吩咐了句什么,女官们便垂手站定,满院宫女太监几十名都齐齐跪了相迎。

宣德急得冒火,他连擦手的功夫都没有,就着床单上乱抹两下,看柳云若穿裤子已来不及,揭开被子盖上他。柳云若回头歉然一笑:“皇上,给您惹麻烦了。”

宣德心里一团乱麻,正不知该如何对太后交代,看他还满镇静,气得隔着被子又拍了他一下:“知道就老实点!一会儿什么都别说!”他赶出去迎接的时候太后已进了内殿,赶紧扶住太后的手臂,勉强笑道:“母后用膳了么?怎么气色不大好,可是身子不舒服?”

柳云若也撑起手臂,在枕上给太后叩了个头。

太后的脸色果然有些苍白,她冷冷一扫室内,看柳云若趴在床上,问:“这是怎么回事?”

宣德事到临头反而冷静下来,知道若不替柳云若隐瞒,他立时就有杀身之祸,放淡了语气道:“哦,朕打了他一顿。这里太乱,母后还是前殿坐吧。”

太后眼波一闪:“为什么?太监犯错自可交给敬事房责罚,值得皇上亲自动手?”

宣德从容一笑道:“朕在孙妃那里遇到一点事,心里正烦乱,恰这奴才端茶烫了朕的手,朕拿他出气来着。”

太后才不相信宣德会因为一盏茶把柳云若打得起不了身,她本来就疑心鸩毒的事,现在已猜到了答案,冷冷道:“烫手?是不是他给皇上的茶里也下了毒啊?”

宣德脸色微微一变,笑道:“母后说笑了。”

太后喘了口气勉强压抑下心头的怒气,缓缓道:“皇后刚才去哀家那里了,她跪在地上哭求哀家救她,哀家想问一问,皇帝到底要把她怎样?”

宣德犹豫了一下,他对皇后多少有怜悯之心,本来并不想把这件事叨登大发。可是母亲问到了眼前,若不让皇后背这个黑锅,就要牺牲柳云若,这是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到。他狠一狠心道:“皇后以鸩毒谋害贵妃,已经玷污了母仪天下的德操,理应废黜!”

“啪!”

声音不大,但事实足以惊人,是太后甩了宣德一个耳光。连一直静静趴在床上的柳云若都忍不住撑起了身子。

宣德大概从来没挨过打,站在那里愣了一会儿,他的手抬了一抬,似乎想摸一下脸颊,却终于垂下。跪下低声道:“母后息怒。”

太后眼中闪着泪光,声音虽低却极为严厉,直接叫出宣德名字斥责道:“朱瞻基!当了皇帝驾驭江山,有时候可以不择手段,但不能泯灭了做人的良心!皇后是什么品xing没有人会比你更清楚,你相信她会下毒?你忍心说得出口?!”

宣德不慌不忙道:“皇后赐给孙妃的燕窝里有毒,宫女彩霞误饮之后当场身亡,储秀宫数百宫女太监皆有目共睹。”

“有目共睹的未必就是真的!”太后冷笑一下,指着柳云若道,“是他做的吧?”

宣德一笑:“母后真高看他了,他左不过一个奴才,在朕眼皮子底下,哪有这样的本事?”

“那是谁?哀家今日要一个真凶!”

宣德的脑中掠过一个异常清明的念头,他知道这样做很疯狂,他从来没这么疯狂过。但是,他已被太后逼到了悬崖边,稍一退缩,掉下去的不是他,而是柳云若。他咬了咬牙,突然抬头干脆利落地回答:“母后,是儿子。”

“你!————”太后被这个答案震得全身一晃,颤抖着手指比到了宣德脸上,不能置信地问:“你说什么?”

宣德说出来就从容多了,“是儿子想要另立皇后,所以命人在皇后赐孙妃的燕窝里下了毒。”

“胡扯!”太后的声音猛然提高,“你说这话配得上皇帝的身份!对的起大明的列祖列宗!”

“儿子一时糊涂,请母后恕罪。”

“你再不说实话,哀家就让东厂的人带柳云若去刑讯!”

“母后要儿子在东厂的人面前承认是朕下毒么?”

“你……”太后被他顶得一口气堵在胸膛,身子竟软了下去。宣德大惊,冲上去扶着她慢慢在椅子上坐下,帮她抚着胸膛,大声向外面吼道:“黄俨,传太医!”

“不必……”太后缓缓摇着手,她喘息了一会儿,掏出帕子轻轻拭去眼角的泪,又恢复了端庄的神情,只是没了刚才的激动。她怔怔看着自己的儿子,见他眼神中全是焦急和担忧,脸上那个淡红的掌印分外刺眼,丧气地叹了口气:“皇帝,还是那句话……真的值得么?”

宣德口中有些苦涩,值不值得他已经算不清了,皇后跟他十年的夫妻生活,原来竟是如此不堪一击,只因为有柳云若在。他是皇帝,握着整个江山,但紧紧攥在手心不愿放弃的,也就是那么几样。柳云若是。他不能失去柳云若。

太后被宣德的固执气得心口直痛,放弃地揉着额头道:“那你说吧,现在怎么办?”

宣德稍稍松了口气,轻声说:“这件事请母后不要追究了,至于皇后——母后劝劝她,让她自己以身体不适上表辞位吧……”

太后狠狠瞪了宣德一眼,但是没有说话,事情闹到了这一步,满宫里都在传言鸩毒一案,若不作出处置舆论难平。她本来当场杀了柳云若的心都有,但看宣德对他的回护之情,已经明白,宣德上次说的那一个“爱”字,竟然是真的。

宣德接着往下说:“……儿子琢磨着,为了保全她的体面,也不必降黜为妃了。皇后不是素来信佛么?朕把长安宫赐给她,让她静修,依旧按照皇后的体统侍候着,可好?”

太后废然点了点头:“你欠她的,你自己看着办……”她撑着椅子扶手要站起来,宣德忙扶住,赔笑道:“也快晚膳了,母后就在儿子这儿用吧?”

太后冷着脸道:“我呆在你这儿闹心!”

宣德无奈:“那儿子送您回去。”

太后回过脸,看定他道:“皇后还在我那儿,你有脸见她?”

宣德一噎,呆在那里说不出话。太后却又叹了口气道:“罢了,我坐肩舆来的,有什么可送的?我心里不舒服,要回去静一静。皇帝,哀家劝你也静一静,哀家今天很失望,这是你第一次让哀家失望,哀家可以放纵你,但是下一次,就不是你编个谎能了结的!该怎么做,你自己想想清楚。”

太后步履沉重,神情悲凉地到了门口,扶着自己的宫女径直走了。

宣德望着母亲的背影消失在照壁后,怔忡了片刻,返身回到殿内,却被看到的情景愣了一下。柳云若不知何时已捡起了荆条放在枕边,他揭开了身上的被子,露出伤痕累累的臀部,静静地趴着。

“你干什么?”宣德强压住心头一蹿一蹿地火,沉声问了一句。

“请皇上责罚。”

宣德冷笑:“你一早就知道是不是?你知道朕会知道,你知道太后会知道,你知道朕要替你遮掩,就不得不废掉皇后?!”他也不觉得自己这一串儿话说得拗口别扭,牙咬得腮帮子都疼。

本以为看破了他的心思,本以为他是铤而走险,原来他是拿自己的宠爱和感情做赌注。他是皇帝,居然被自己的宠儿玩弄于鼓掌之上。

柳云若不承认也不否认,仍然平静地重复:“请皇上责罚。”

宣德握住床头的荆条,刚才和太后对答的时候,真的想打他一顿。可是现在他却疲惫地挥不动手臂,那短短的几句应答,耗费他无数心力。

他闷声喝道:“滚到里边去!”一下倒在床上。他面朝外闭着眼,他有很多问题想柳云若,但是他知道即使问也得不到答案。

感觉到柳云若艰难地爬起来,替自己脱xia靴子,又拉开被子替自己盖上,宣德一直没有理会。可是等那温凉的手指轻轻抚上他还有些烫痛的脸颊时,宣德忍不住了,他猛然睁眼,紧紧握住柳云若的肩膀道:“你还有多少事瞒着朕?”

柳云若摇头:“没有了。”

“朕给你一个机会,现在你说出来,朕可以原谅你,但是下次——朕不会再救你。这不是威胁,太后的话你听到了。”

柳云若微笑一下,机会,他记得半年前,宣德也曾经说过:只要你说实话,朕可以原谅你。他最终没有说,宣德最终原谅了他,但他知道这样的机会并不多。

“没有了。”

上天不曾给过他机会。

宣德凝望着柳云若的眼睛:“朕是不是对你太好?”

“是。”

“朕也知道这样不对,会让朕失去帝王威仪,也会给你招来忌恨。但是上次你给朕讲你的身世,你说你一个人在下雨的巷子里走,找不到路,以为自己会死掉。朕突然心里难过,想照顾你,保护你,用普通人的方式。想让你过普通而正常的生活,觉得温暖,觉得没有缺陷,想让你早上醒来能够牵着朕的手指,想让你因为一盏热汤,一杯美酒,就能在朕对面微笑起来。”

柳云若静静地听着,听着一个皇帝跟他说一段关怀,一段倾慕,早上醒来能够牵着一个人的手指,能够因着一盏热汤而微笑……这不就是他想要的么?跟着汉王那么多年,出生入死,隐约希望,有一天他成功了,能够给自己一个平静的诺言。

现在这幸福如此清晰地摆在他面前,让他如同在一片沙漠里看到了海市蜃楼,先是惊喜,继而是悲酸,因为这幸福的无法把握。他已经不能回头,不管是因为对于那个人的许诺,还是因为对宣德无法挽回的罪孽。

宣德的眼中有宛转的疼惜,也有深重的疑虑:“你到底想要什么?你不告诉朕,朕怎么给你?你为什么一次次都选择伤害自己的方式?”

柳云若凄然一笑,他轻轻伏在了宣德的胸膛上:“我想要的,您已经给我了。我很知足,真的。”

不仅仅是欺骗宣德,他亦想欺骗一下自己,用这短暂幸福。他拥抱住宣德,不再言语,平淡的,深情的,他为自己难过,这一刻他居然没有想到汉王。

史书记载:“孙妃生子,皇后胡氏上表辞位,乃退居长安宫,赐号静慈仙师,而册贵妃为后。诸大臣张辅、蹇义、夏原吉、杨士奇、杨荣等不能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