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格罗之死

小说: 海贼之随身空间 作者: 死亡记 更新时间:2020-09-05 06:53:23 字数:4109 阅读进度:3/51

维尔市城西不远处就是海滩,在夜幕之下,一艘大船静静的停在海岸边,没有点灯,看起来仿佛潜伏在天幕之后的巨人。

甲板上,哈金斯杵着文明杖静静地站着,穿着一身熨烫的很妥帖的黑色西装,打着领带,戴着一顶绅士帽,眼窝深陷,瘦削的下巴,高挺的鼻梁下留着两撇卷卷的八字胡。

黑暗之中,一辆皮卡乘着夜色飞速靠近,一个急刹车,停在了路边。

哈金斯眯着眼睛看到不远处皮卡出来的人小跑过来,像猎豹一样的急驰。

即使是在一片黑暗之中,海边复杂的礁石环境依然无法阻碍那人前进,对方很快就冲到了大船的下方,纵身一跃,在船身上几个踩踏,轻松地落到了甲板上。

“怎么样?你要办的事情还顺利么?”哈金斯感觉来人气息紊乱,浑身上下散发着血腥味,没有初见时候的淡定从容,试探道。

“有些事,你还是少打听为妙。”黑衣人心情本就糟糕,面对哈金斯的试探,冷冷地说道。

哈金斯额头不禁冒出冷汗,脑中浮现出那天的场景,这个名为“夜枭”的男人,像鬼一样地出现在自己的卧室里,拿出了让自己心动的筹码,让自己提供一定的帮助。

从刚才上船的动作来看,尽管这家伙现在状态不妙,但是对付自己应该还是绰绰有余的。

“夜枭”会不会突然对自己下手?哈金斯不敢肯定了,自然下垂的右手不禁摸向了腰间的手枪,这是他今天敢一个人来这里的依仗。

“嗖。”哈金斯只感觉眼前一花,一道黑影掠过,手臂就被一张大手死死地按住。

“别紧张,你的小玩意儿可打不到我。你要的东西我一会儿就给你,我们之间也没有深仇大恨不是么?再说了,我们以后有的是合作。”“夜枭”戏谑地说道,“另外,这艘船加足油了么?”

“加…加足了。”哈金斯不敢动了,生怕这个疯子一言不合就扭断自己的脖子。

“咚。”“夜枭”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裹,扔到了地上,“拿着你的东西,赶紧滚。”说完,向后退了几步,很是不耐烦的样子。

刚才露了一手震慑住了哈金斯,牵动了伤口,他有点快压抑不住身上的伤势了。

此时的哈金斯眼神狂热,注意力完全被那个包裹吸引住了,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只见包裹那边隐隐约约能够看到里面的东西闪着光芒。

能晶!

哈金斯是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呆了,三步并作两步,捡起地上的包裹,转过身来,拱了拱手,说道:“多谢,以后有在下需要帮忙的尽管吩咐,今天就不叨扰了。”

说罢,他纵身一跃,从甲板跳到了沙滩上,离开了船只,往旁边的树林奔去。

“夜枭”目送着哈金斯离开,确认没有人了后,不再压抑自己的伤势,吐了口血,身体有些踉跄,但还是稳住了没有摔倒。

他抹了抹嘴角,喃喃自语道,“看来这次任务失败了呢,那个叫格罗的巨人族真是难缠。”说罢,往船长室走去,启动了船只,让船离开了海滩,朝着西方开去。

在船长室,“夜枭”从怀里掏出了能晶,集中注意力,开始引导能晶内的能量修复自己的身躯,特别是肩部的枪伤。

他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差一点自己都交代在那里了,自己用“指枪——攻城炮”贯穿了格罗的头后,体力近乎用光。

正欲去追那两个小鬼,没想到突然被远处的枪打中,只能翻身进车,狼狈逃窜。

说来也是幸运,要是没有提前爆发杀了格罗,被他缠住的话,等那个神枪手靠近,那被击中的就不是肩,而是脑袋了。

想来那个神枪手就是情报里说的目前“平安到家贸易公司”的老板——迪恩·库安。

怪不得自己完全没有发现他的存在,“夜枭”心中暗暗想到,他从怀里掏出了老大给自己的名单和情报,上面都是老大给自己的任务,其中维尔市这一页上面,库安两个字被红笔重重圈住。

“夜枭”一边持续着用能晶修复自己的伤势,一边拨通了老大的电话。

“老板,维尔市的任务失败了,情报上说的灵酒没有拿到。”

“…”电话那边的人沉默不语,连呼吸都十分清浅。

“夜枭”背脊冒出细细的冷汗来,他知道这次事情办砸了,老大很不高兴。

过了许久,“准备下一个任务吧,我会再派人过去,你协助他,不允许失败,如果失败,你知道下场。”电话那头传来声音,说完就挂掉了。

“呼~”“夜枭”长舒一口气,手上翻到了任务册的下一页,“安博利国”,深深地映入眼帘。

……

话说另一头,哈金斯强忍住翻看包裹的冲动,驱车从小路行驶返回维尔市。

“前面的车,麻烦停一下。”哈金斯听到车后传来声音,看了看后视镜,发现是“平安到家公司”的车,这个公司他知道,跟公司的老板库安也打过交道,尽管心里有点奇怪,但还是停下了车。

“原来是哈金斯议员先生呀,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去?”一个员工扮相的人从后面的车下来,看到了打开车窗的哈金斯先生说道。

“我这不是白天去考察工厂去了嘛,耽搁的有点晚。”哈金斯早有腹稿,他白天的行程早早地安排了考察郊外的一个工厂,表面上是考察,其实是为了给他竞选市长拉票,但最终目的是给“夜枭”办事。

老千层饼了。

“你有见过一个蒙着面的人,或者一辆漆黑的皮卡么?”员工按照上面的吩咐照例询问道。

哈金斯眼神一缩,是他!看来“夜枭”今天晚上办的事情跟库安有关系,有意思,哈金斯想到。

“没见到过。”哈金斯一脸疑惑地问道,“这是发生了什么?”

“哈金斯先生,那你可要小心了。这个人好像是要抢老板什么东西,结果被老板发现,现在受了伤正在逃窜,我们受老板命令正在搜索。”员工明显很尊敬哈金斯,在维尔市,哈金斯一直都是为公为民的形象,且跟很多大人物都有良好的关系。

“那你们赶紧去吧,辛苦你们了。”

“好的。”说完,员工转身开车离开了这里。

哈金斯也钻进了车,脑中思绪万千,了解了这么重磅的消息,怎么能不好好计划计划呢?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回去看看这次的收获。

他继续驱车向着维尔市开去,这次路上没有出现什么阻碍,一路通畅地到了家。

客厅里静悄悄的,空无一人。

“哗啦啦”,哈金斯迫不及待地把包裹往桌上一倒,“一颗,两颗…二十颗,哈哈哈”,标准鸽子蛋大小的能晶,足足有20个。

他快要笑疯了,自己不过就提供了一艘船而已,就得到这么丰厚的报酬。

要知道,这东西现在在黑市上一千万贝利一颗,而且还有价无市,自己还可以用这东西招募一些强者,他们修炼可都是靠的这个。

哈金斯把东西藏在房间的暗格里,露出了狰狞的面容,很快,整个维尔市就要在自己的掌控下了。

时间悄然流逝,天空逐渐泛起了鱼肚白,对维尔市的大部分人而言,这是日复一日平凡的一天,相对的,对小部分人而言,这则是天翻地覆的一天,例如,索亚。

原本的索亚,十七八岁的年纪,金色的头发就像是碎金一样闪耀,很帅气,身形修长而矫健。

而此时,站在“格罗的餐厅”的后院里,索亚形容枯槁,双眼肿胀,庞大的身躯佝偻着,脸上的泪痕依稀残留。

他看着身前枯枝上架着的父亲的尸体,回想着过去十七年的日日夜夜,愈加悲伤。

“你决定了么?”旁边的库安举着手中的火把问道。

“嗯,父亲以前一直跟我说想要回家乡,要是他死了,也要把他的骨灰撒在巨人族的祖地——艾尔巴夫。我要替他完成这个梦想,所以,接下来我要去伟大航路了。”

索亚知道那个铁塔一样的汉子,内心深处是渴望回家的,当初选择留在这里是为了完成当初的一个承诺。

索亚内心沉重,说道:“昨天那个人的情况能麻烦告诉我一下么?”

库安把手中的火把往前一扔,熊熊大火瞬间点燃了枯枝,燃烧着格罗的尸体,“老兄弟,一路走好。”

他平静的眼眸里满是藏不住的忧伤,自出生三十四年内,他经历了太多这样的生死离别,本以为早已习惯,但当这位认识了十多年的老兄弟离去,他又一次感受到了深深的悲伤与孤独。

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七年前大哥——迪恩·库平失踪的时候。

“那个人很强,我当时远远地射了一枪,本来是瞄准的头部,但是被他硬生生躲掉了,只打到了肩膀。”库安面色凝重,要知道,他最引以为豪的就是百发百中的枪法,“而且,那个人可能是一个组织的成员,最近西海有点不太平,就是那个组织的手笔,不过那个组织的来历,我就查不出来了。”

索亚感受到了深深的无力感,他是何等想要为父亲报仇,而且他如果去了艾尔巴夫,那就是进了伟大航路,而进了伟大航路再出来就容易了。

尽管近三千年多年,整个海贼世界能量减弱,但到了联邦历13世纪,与四海不同,伟大航路能量浓度下降到一定的程度后便不再下降,这就导致了四海和伟大航路能量相差过大,形成了能量罡风。

联邦历25世纪后,已经几乎没有人能从罡风中通过。

一个地方除外,那就是颠倒山,红土大陆和伟大航路的交汇处,只不过那里只能进,不能出。

索亚想起了很多往事,说到。

“父亲曾跟我讲过,当初他年轻气盛,和库平叔叔出来冒险,却误入险地,再醒来的时候就来到了库平叔叔的家乡——西海,并在这里认识了我的母亲,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

“但自从母亲因为生我而难产死亡后,父亲便愈加消沉,是你们的鼓励才使其从失落中走出。”

“自从库平叔叔失踪后,支撑父亲留在这里的抚养李到十八岁的承诺了,结果,还没等到承诺完成,父亲就…”索亚再也忍耐不住,热泪涌出眼眶,嚎啕大哭。

库安望着熊熊燃烧的火焰,沉默不语。格罗的事情他也知道,当初谁也没有想到索亚的母亲竟会难产而死,是伟大航路的巨人族和四海的巨人族产生了生殖隔离么?

当初索亚还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保下来的,甚至消耗了不少从伟大航路带回来的灵物。

过了许久,火焰开始渐渐变小,库安上前收拾好骨灰,装在骨灰盒里,放到了索亚的身旁,说到。

“我这边已经安排好了船,送你到西拉亚岛,那里是西海联邦伟大航路驻地,拿着我的介绍信找到我信上写的那个人,海军不会拦你。”

“你可以从颠倒山进入伟大航路,之后你就只能靠自己了,毕竟我也没有去过,不过或许你可以凭借巨人族的身份寻求帮助,听说海军内部巨人族还是挺多的。”

索亚渐渐恢复平静,问到:“李斯特还好么?”

库安顿了顿身子,“怎么了?”

“我父亲的仇我就交给他了,我相信他能够帮我报仇!”

“好,等他醒来,我会告诉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