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此处不留爷

小说: 海贼之随身空间 作者: 死亡记 更新时间:2020-09-05 06:56:15 字数:2433 阅读进度:31/51

噼里啪啦。

男子和李斯特短暂的对拼了几招,退后数步。

“你是谁?”

“架子真大呀,问别人名字前不应该先自报家门么?”

“维尔市,革命军,基地长,鲍勃。”

“平安到家公司董事会成员,李斯特。”

鲍勃脑海里回忆了一番,平安到家公司里叫得上名字的他都知道,但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他还真不认识。

他脸色难看,刚才想越过对方的封锁线,但失败了。

面子丢大发了。

在眼皮子底下,任凭自己刚任命的队长被人暴打。

鲍勃视线落在李斯特身后的两个人上,场景和预想中的不符,他的手下,战斗经验终归不足,并且刚开始的时候因为轻敌受了伤,此时正处于劣势。

他心中暗骂,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鲍勃有心以基地长的身份召集部队,但是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了。

他刚刚上任,根基未稳,多有不服者,更不用说他要对付的陶特以前也是基地的一员,和许多人都关系不错,一个处理不好事情就容易闹大。

训练基地,重力室外的校场,一边战况激烈,飞沙走石,一边紧张对峙,凛然肃杀。

好在这段时间不是基地使用重力室的日子,没有人来。

“啪!”

陶特一个擒拿掐住了奥利弗的后颈,右膝抵住对方腰部,将其压在地上。

奥利弗面朝大地,满脸尘土,扑腾着身子,想要挣脱。

但陶特哪能如其所愿,死死地压制住。

战局已定。

陶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双下巴一起一伏,“笑?你还敢笑?”

奥利弗嘴角勉强扯出笑容,“呵,我笑怎么了?这里可是革命军基地,难道你敢杀我不成。”

陶特眼中闪过一丝杀机,手上加重了力气。

奥利弗顿时感觉呼吸困难,奋力用手去扒拉背后的手臂,无果。

要死?

他有点怕了,竭力朝着鲍勃的方向喊着,“鲍勃大人,救我,救……”,脸色涨红,已然说不出话。

鲍勃眼神阴晴不定,他这手下虽然事情办的不怎么样,但是实力还是有的,同时也算是自己的亲信,就这么放弃实在是太可惜了。

“陶特,杀了他,你也得死,没有人保得住你。”

“你觉得我会怕死么?”陶特依旧掐着地上人的脖子,不依不饶。

“那你说,怎么才能放过他?”

“告诉我,基地长是怎么死的。”

“好。”

听到肯定的回答,陶特略微放松了手掌。

鲍勃看到手下使劲地咳嗽着,没了大碍,叹了口气,说道。

“你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这么莽撞,八年前,你就是因为这样的性格才输给我,弄得一身是伤。”

“哼,你不也还是一点没变,依旧这么虚伪,假惺惺的。”陶特一脸不屑,“废话真多,说基地长的事情。”

“我现在才是基地长。”鲍勃明显对称呼抱有执念,吐槽了一下,紧接着说道。

“老上司,一个月前被安格鲁大陆基地抽调补充战力,前几天在回程的路上,被安博利国的人埋伏,当场死亡。”

李斯特听到后,精神一振。

又是这样!

简直和维尔市海军基地长遭遇的情形一摸一样。

最开始同样是被抽调,时间同样是几天前,地点同样是安格鲁大陆不远,凶手同样是安博利国。

如果说是意外,那也太巧了。

航海科技的迅速发展,军舰的性能早已不可同日而语,没有有组织性的围剿,根本拦不住一艘军舰。

而且革命军、海军各有其隐蔽的航海线路,大海茫茫,一艘船如此渺小,安博利国的人又是如何定位到回程的军舰的?

种种蹊跷,难道说皮耶鲁国总部没有人察觉么?抑或是真实消息被隐瞒?

李斯特忍不住问道,“安博利国的人是怎么埋伏的?”

“我怎么知道?”鲍勃头转了过来,双手一摊,“这个问题,或许你该去问安博利国的人。”

“会不会是内部有人泄漏消息?”

“呵,回程的线路有很多条,若是内部的人泄露消息,那么只能是当时那条船上的人。”鲍勃不自觉用舌头舔了下嘴唇,“而回程的时候,通讯可是切断的呀。”

李斯特哑然,不再言语。

通讯切断,那确实是不可能会有消息传递出来。

他隐约觉得不对,闭上眼睛,仔细思考,各种想法纷至沓来。

突然灵光乍现。

不对。

电话虫!

海贼王漫画中曾经出现过的电话虫。

李斯特习惯了都市化的海贼王世界,习惯了通过电话交流,竟是忘了还有生物手段——电话虫可以实现远程通信。

不过也不怪他,四海能量贫瘠,电话虫早已绝迹。

而若是那个掌握了能晶矿脉很久的安博利国的话,还真说不对能搞到电话虫这种东西。

李斯特大脑皮层极度活跃,有一股想揪头发的冲动,但还是忍住了。

这可真是太有趣了呀。

“好了,你想知道的我已经告诉你了,把我的手下放了,另外,通行证也给我交出来,刚才你殴打革命军官员,严重违反规定,剥夺终身荣誉称号。”鲍勃越说越兴奋,“要是你不交的话,我会将你告你上军事法庭。”

“给你就给你。”

鲍勃接过飞过来的通行证,“啧啧,是个好东西,我都没资格拥有。”

他听到重力室传来动静,转头一看。

哦,是那个少年。

鲍勃这次过来除了收回通行证之外其实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收服眼前的少年。

他从监控室里面看到了少年在重力室内的表现,见猎心喜,眼下他正是缺人的时候,急需要强力的手下支持他。

收回通行证只是第一步,是为了让少年明白陶特一行人已经没有进入革命军的训练基地的资格,更没有办法使用重力室。

“少年,我是维尔市基地长,鲍勃。”鲍勃尽量让自己的笑容显得温文尔雅,“他们已经没有通行证带你进来了,加入革命军,以后跟着我吧。”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麦克其实醒了有一会儿了,只是他刚才浑身无力,肌肉酸痛,根本站不起来。

重力室的门一直打开着,他躺在房间地上,看到外面的战斗,听到外面的声音,对场上的局势有也一定的了解。

麦克倚靠着门扉,保持着站立。

想要招揽自己?

他扫视了场上一圈,尤其是看到少爷平静的表情,看不出任何想法。

麦克心中坚定,回答道。

“叫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