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十倍疼痛药剂

小说: 海贼之随身空间 作者: 死亡记 更新时间:2020-09-05 06:56:23 字数:2398 阅读进度:40/51

“好吧,卧底这件事,你们海军自己确认了就行。”

李斯特不置可否,这样看来,确实是他多心了。

这时,重力室里的麦克走了出来,神采奕奕,状态比第一次的时候要好上许多,显然是实力又有精进。

“弗里曼,我们今天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李斯特要去码头一趟,是为了调查“夜枭”,他可没忘了6月5号那天发生的一切,更没忘了要为格罗报仇。

报仇,李斯特承诺过死党索亚,而去伟大航路之前,他一定要完成这个承诺。

这几天整日泡在海军基地,李斯特终于发现了一丝端疑。

海军管理码头船只,大大小小的船都会记录在案。

资料显示,就在6月5号不久前,一家贸易公司登记了旗下的一艘轮船遭受海难,沉没大海。

这不是很巧么?

要知道,维尔市坐落在海岛之上,“夜枭”能连夜逃离,肯定是要乘坐轮船,那轮船是哪里来的呢?

总不能是白天“夜枭”自己开过来的吧?那样太明显了,而且会导致他晚上的作案时间不够,所以肯定是有人晚上趁着夜色替他将轮船开过来的。

李斯特怀疑那个贸易公司就是为“夜枭”提供轮船、帮其开船的帮手,或许见过“夜枭”,又或许知道“夜枭”的去向。

可惜,27号那天,也就是李斯特来海军基地档案室寻找卧底的那天,那名登记海难轮船信息的船长,已经领航前往托比市运送货物了,一直到今天才回来。

好在,一回来,李斯特就拜托弗里曼命令海军士兵扣住了对方。

码头区的一处堆放货物的平房内。

“老子要喝酒,老子要玩女人,妈蛋,真是晦气。”

一个嘴巴很大,镶着一颗大金牙的男子唾了一口唾沫在地上,气愤难平。

四个海军士兵围着他,不让他出去,关键是,大金牙船长根本不知道自己犯了啥事。

“你们这小崽子,快给本大爷让开,不然的话,我就…我就…给市长打举报电话。”

大金牙船长撸起袖子,本来想要硬生生动手打出去,突然注意到四个士兵的军衔,一个上尉,三个中士,一下就怂了,靠,打不过,只能掏出手机软绵绵地威胁。

领头的上尉嘴角抽搐了一下,给市长打举报电话?在维尔市,谁不知道海军基地长和市长是穿一条裤子的,他们受基地长命令做事,会怕这种威胁?

不过这样做,确实是违反纪律了。

“各位,辛苦了,接下来交给我吧。”

上尉听到声音,转头看到李斯特走了进来,长舒一口气。

“嗯,别做过火。”潜意思就是别给弄死了。

上尉怕了拍李斯特的肩膀,和属下一起出去,关上门。

房间内,瞬间冷清下来。

李斯特阴测测地看向大金牙船长,麦克则在一旁拳头捏得嘎吱作响,缓缓移动脚步,欺身相前。

“你们…你们想干啥?”

大金牙船长想到了某些大人物一些特殊的癖好,不由得捂住了菊花。

“我长得很丑的。”

李斯特脸一下僵住了,这个人,怕不是脑子有坑?

他咳嗽一声,缓解了尴尬,说道,“我找你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

大金牙船长一脸疑窦,他身高不高,仰视看着面前的青年,面容俊朗,衣着精致,立刻堆满笑容。

“一看您就是有钱的主儿,只要有钱,我大金牙有问必答。”

大金牙船长一边说着,一边揉搓着手指,眼睛里像冒着金光一样。

“呵呵。”

李斯特冷笑两声,手中一发匕首射出,直接从大金牙船长两条腿间的缝隙穿过,划开了一道口子。

“还想要钱?有命拿就不错了。”

大金牙船长大惊失色,后退几步,跌坐在地上,赶紧看了看有点凉的裤裆。

还在,还在。

他手捂住胸口,大口喘气,缓了缓,赶紧说道。

“问,您随便问,只要别动手,啥都好说。”

对付这种人,直接下狠手就是了。

李斯特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下,笑了笑,“你还记得你登记失踪的那艘船么?说,你把它给了谁?”

“什么给了谁?海难啊,海难懂不懂,大浪一拍过来,那个船哟,直接就没了。”

大金牙船长用很夸张的动作比划着,极其滑稽的样子。

“哈哈哈哈。”

李斯特忽地大笑,很神经质的笑。

“很遗憾呢,我没有听到想要的答案呢。”

“接下来,要打针了哟。”

从一开始,李斯特就打算用他那能够放大疼痛的药剂严刑逼供。

什么都不做,问出来的答案,谁知道是真是假,他才懒得跟大金牙扯皮。

麦克听到少爷的命令后,面露凶光,恶魔果实人猿形态变身,变身后体型比刚来维尔市的那天要大上许多。

他猛地一蹿,速度飞快,已经有了“剃”招式的雏形,训练效果显著。

“猿掌——掌拍击”

双掌死死地压住大金牙的身体。

“变态,变态呀!来人,救命!”

大金牙船长挣脱不开,只能使劲喊着,希望引起外面人注意。

他身子忍不住颤抖,惊恐地看着那个青年,拿着针筒慢慢靠近,扎在自己手臂上,将无色透明的液体推了进去。

原本针孔扎入手臂的轻微疼痛一下子就跟中了枪伤一样。

“啊!疼疼疼疼疼。”

大金牙船长满脸涨红,两眼暴突,脑子里一片空白。

李斯特拿起之前掉落地上的匕首,轻轻地在大金牙手臂上划了一道口子。

“再给你一个机会,说,你把那艘船给了谁?”

“海…难…,没…了…”

大金牙船长牙缝里挤出回答,他还想再挣扎一下,因为不确定对方什么目的,若是说了实话,死了怎么办?

“是么?这才第一刀,还有九十九刀,如果第一百刀,你还是这个回答,或许我就信了。”

李斯特刀锋往下一厘米,呲啦,鲜血淋漓。

痛,痛,痛。

放大十倍的痛,大金牙船长一想到还要再承受九十多刀,快要疯了。

“我说,我说,是哈金斯。”

李斯特动作一顿,很意外会在这里听到这个名字。

他一直以为大金牙会说“夜枭”,然后自己再顺势逼问对方关于“夜枭”的情报。

“你是说,城市管理局局长,哈金斯?”

“是他,是他,就是他。”大金牙船长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放过我吧,跟我没有关系啊!”